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37章 小心翼翼的防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7章 小心翼翼的防備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朱麗花男朋友說:「那女的說去拿菜單,怎麼那麼久?」

突然回過神來,說:「糟了她一定跑了1

朱麗花男朋友馬上起身,進去了大排檔去找。

一會兒后,他出來了,說:「沒找到。」

朱麗花看著我,說:「不用找了,剛才是他讓她走了。這小子詭計多端,狡詐姦猾。」

我皺起眉頭:「花姐,在別人面前,不需要這麼對我隆重介紹吧。」

朱麗花問我道:「你做了什麼事,你自己說來給我聽聽可以嗎?」

我說:「我做了什麼啊我?哎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我先走了啊,改天見。」

說完我馬上起身。

去買單。

他們兩人坐著看著我。

但是。

當我要轉身走的時候,我的手被反扣住,我喊疼,忙喊朱麗花男朋友鬆手。

他確實會武功,很有力氣,一把捏著我將我輕輕一推,我就坐回了剛才的凳子上。

朱麗花很有個性的,開了兩套餐具,往杯子裡面倒酒。

她喝了一杯,問我道:「你這麼做,究竟是為什麼?」

我說:「我怎麼不懂你說什麼啊花姐?」

朱麗花男朋友說:「少裝蒜!剛才我被那個女的帶進酒店后出來,就一直懷疑,有人在給我下套,我從酒店出來后,進了電梯就返回去,看到了你,我就明白了。你想利用那個女的,來敗壞我的名聲?還是想劫財?你是想報復我,還是想綁架我?」

我靠這小子提到了綁架的高度,綁架這個詞可不得了,這個罪名,輕則也是要判個三五年的。

我狡辯說:「我沒有啊,我和那個女孩子出來,她是我好朋友,好到可以睡一起的朋友。剛好遇到你,我說這小子曾經罵過我,她說她幫我整整你,就想著和你怎麼怎麼的,然後拍個照片發給你女朋友看,就是這樣。不關我事啊1

我把所有的罪責都推到了麗麗身上,死無對證!

朱麗花男朋友一拍桌子:「你這小子果然不安好心1

我無辜的說:「這怎麼能罵我呢,這能怪我嗎?是她自己說想要幫我出一口氣,我也沒讓她去這麼做啊!她非要去,我攔都攔不住啊1

朱麗花說:「張帆,沒想到你這人這麼陰險!我問你,昨晚他被人圍著打,是不是你叫的人?」

我說:「啊?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朱麗花問:「到底是不是你1

朱麗花男朋友說:「十有**就是這小子找的人。」

我說:「冤枉啊花姐,我有病我找人打他,打他我得到了什麼好處?」

朱麗花男朋友說:「你出了一口惡氣。」

我說:「唉,俗話說得好,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你就沒去調查,一口咬定我找人打了你,你有證據嗎?」

朱麗花男朋友啞口無言。

我對朱麗花說:「行!這個事,的確是我的錯,我不該讓我的朋友去這麼整你的男朋友。那你懲罰我好了。」

朱麗花男朋友馬上說,「好!我早就想揍你一頓了1

說完他站起來,老鷹抓小雞一樣一把扣住我的手就把我拖進大排檔後面。

我急忙要反抗,還沒出招,他一腳就撂倒我在地。

尼瑪,不帶這麼厲害的埃

我一陣心裡不爽,他媽的被他一下子就搞翻在地。

我飛速爬起來,指著他身後:「是你你怎麼還回來啊1

我很大聲的喊,讓他誤以為麗麗又回來,他急忙回頭過去看。

當他回頭看后,一個人也沒有,他回頭過來,這個時候,他不僅發現他上當了,更可怕的是:我剛才爬起來的時候手裡攥了一把沙子,往他臉上就撒過去。

他大叫一聲,沙子進了眼睛。

接著,我一腳踹翻他在地,竟然揍我?

我上去就是一頓踢,而在他看不見的情況下,他竟然還能憑著感覺判斷我的位置,一腳撂翻我在地。我馬上爬起來,媽的這廝太厲害了。

我找了一根棍子,就要往他身上招呼,一隻手抓住了我的手腕,一扭,我疼得鬆開了棍子。

朱麗花罵道:「真是個陰險的小人,各種陰險的招數你都能用出來1

說完,她急忙去看她男朋友的眼睛。

我覺得我也是挺陰險的,我去拿了一大瓶的純凈水,扔在他們的旁邊,然後趕緊的逃之夭夭,為了保險起見,我不得不逃,否則等他的眼睛好起來,兩人一定幹掉我。

我回去了那個剛才麗麗開房的酒店。

麗麗就在那裡等我。

麗麗看到我后,問:「他們沒怎麼樣你吧?」

我說:「沒怎麼樣,我逃了。我們走吧,去別的地方開去,不在這裡了。省得等下他們找來我們麻煩。」

麗麗問我道:「剛才跟他來的那個女的,是誰呀?」

我說:「是他的姐姐,很能打,很厲害。」

麗麗信了。

出了酒店外面,我去取了錢,給了她。

麗麗抱著我親了兩下說謝謝。

拿了錢給她后,我突然想支開她,讓她走人,我想去邂逅彩姐。

於是,我就對她說:「唉,麗麗,這傢伙已經懷疑我是找你來暗算他的了,他很有可能懷疑到他女朋友的身上,我要去找一下他的女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跟她說一說,省得她露餡了,到時候麻煩上身。」

麗麗問我:「他不認識你吧?」

我說:「不認識吧。所以我去找一下我的朋友,和她當面溝通一下,否則麻煩可大了。而且,我是先預支我的錢給你的,我也去跟她拿錢。」

麗麗說:「那今晚你就不能陪我了?」

我說:「你自己去找個朋友出來逛逛街吧埃」

說著我就攔了一部計程車,然後推著她上車:「去吧去吧,反正你有錢吶,去吧買多點東西,先這樣了啊,有事電話聯繫。」

麗麗說:「反正你沒事也不會找我。」

我親了她一下說:「好了去吧以後會經常找的,會的,我會很想念你的拜拜啊,司機快開車吧1

終於把她弄走了。

我接著攔了一部計程車,去了那家酒吧。

還是如常,點了兩支啤酒,喝了起來。

這個點,應該彩姐來了才是埃

鬱悶了,等了一晚上,彩姐沒來。

只好一個人悶悶不樂的出了酒吧,然後等計程車。

等計程車來了之後,我攔下來,計程車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彎腰下去要開車門的時候,車門上的車窗反射出身後遠處,在酒吧的門口,有一個半身的高大背影。

這個!

是彩姐的保鏢。

我看著車窗的倒影中,確定了,這個黑色衣服身材高大的傢伙,的確是彩姐的保鏢!

為此,我多了一個心眼。

他媽的,他倚在門口躲在裡面往我這裡看,如果不是因為剛好車窗反射的影子,和裡面酒吧全關燈了一束燈光照射到他背上,讓我看到這個高大的影子的話,我真不知道我被他盯著了。

我想,是彩姐找人跟蹤我了。

很有可能如此。

對於接近她的每個人,她都是很小心翼翼的跟蹤,找人跟蹤,看看對方什麼人,什麼身份,做什麼的。

所以麗麗才一直警告我,千萬不要去招惹彩姐。

假如,彩姐知道了我名字,可以查到我身份證,一定查到我所在的單位上班,那麼,她不得不懷疑我接近她的目的。

我對彩姐找人跟蹤我的懷疑被證實了,因為,很快的我就意識到,後面有一輛車,不遠不近的跟著我們。

我們走的這幾條街,都是車子少的,而那輛車一直跟著。

我讓司機開往反方向,開去榕樹街那邊。

到了榕樹街,我給了司機錢后,馬上下車,然後鑽進一條小巷子中,車子開不進來的小巷子,然後東拐西彎,我亂走一通,也不知道鑽出了哪裡。

到了一條大街上。

我往後看看,沒人跟著。

然後又攔了一部計程車,上車,讓司機開車開往酒吧門口。

到了酒吧門口不遠處,我讓司機停車,我說我等著看看朋友出不出來。

酒吧門口,一輛黑色的轎車開著到了酒吧門口的路邊停下。

就是這輛車,剛才跟著我的就是這輛車。

然後,車上有人下車,看清楚了,就是黑衣幫的裝扮。

媽的,我真是出了一身冷汗,剛才如果不注意到的話,興許現在已經被跟蹤到了小鎮上,然後,後果不堪設想。

司機師傅問我:「你朋友什麼時候出來嘛?」

我遞給了他一百塊錢,說:「師傅,等下送我到沙鎮,錢不用找了,但是我還想在這裡等半個小時這樣左右,如果超過半小時,我給你繼續加錢。」

他說:「不用加錢不用加錢,這樣夠了,這樣夠了。」

他笑著把錢放進口袋,然後點了一支煙,做好了論持久戰的準備。

我靠著車窗,盯著酒吧門口。

不多時,一輛黑色商務車來了。

果然,彩姐出來了。

一個高大的保鏢,就是剛才我看到的那個躲在門口的那個保鏢開路,然後彩姐走在他身後,後面是一群黑衣幫的人。

彩姐上了後面的商務車。

黑衣幫的人上了轎車。

真是一個聰明的,謹慎的,小心翼翼的女人。

她剛才就在酒吧里,可能就在上面包廂,看到我來,卻不出來,就為了想要找人跟蹤我。

她想查我的身份。

為了她自身的安全,她不得不小心翼翼防備著身邊靠近她的每一個人。

我想,如果她真的查我,不難。

如果查到我是監獄裡面的,她會怎麼樣?

難道說,我告訴她我喜歡了她邂逅她,她相信嗎?

如果她知道康雪懷疑著我,那她又會如何對我?

或許,我也該試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