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39章 做人心軟沒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9章 做人心軟沒用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把酒吧地址發送信息給了他。

半小時后,王達帶著那幾個搞網店的老隊員到場了。

在酒吧門口,我部署了作戰計劃。

當然,計劃的最重要部分,就是彩姐必須在常

我們躲了起來。

我塞進他們車裡一條煙,他們客氣一番后,都收下了。

王達一邊抽煙一邊羨慕的對我說:「真他娘羨慕你,每天過得豐富多彩的。」

我指著自己的眉頭說:「豐富多彩是要付出代價的。」

王達不無幽默的對幾個搞網店的朋友說:「我覺得我們可以在淘寶開一家店,專門幫人打架的店。幫小學生尋仇啊,揍人啊,這些。估計業務不錯,光是做張帆的生意每個月都能拿夠電話費了。」

有個傢伙大聲道:「那不成了黑社會了。」

我心想,你們還開店呢,這種店,人家彩姐都做出成績了,就像可口可樂在飲料界的地位,耐克在運動品牌界的地位一樣,在這個市裡,已經無可動搖了。

你王達去搶人家生意,不想活了。

當然,他也只不過嘴賤吹吹牛而已。

王達聞了聞我身上的藥味,看著我的眉頭說:「他媽,你剛被人打了?」

我說:「摔虜挪皇嗆湍闥盜耍被打你們的那廝給堵了揍了一頓。」

王達說:「哦哦,那改天你想個好法子弄他一把,有什麼需要幫的,記得電話。」

等了一會兒,王達有點不耐煩了:「他奶奶的,還不來嗎?你去看看,也許在店裡了呢。我他媽的還要去送貨啊!這幾個哥們還要去賣東西的。」

我看看時間,這個時間段,應該差不多了。

正說著,看見一輛商務車過來,就是彩姐經常坐的商務車。

她從車上下來,然後兩個保鏢一個在前開路,一個跟著後面進了酒吧。

彩姐在平時坐的位置坐下。

我指著三人說道:「就是那個,是老闆娘,她來了。怎麼樣,長得漂亮吧?」

王達說:「那麼遠,誰知道漂亮不漂亮,但是我知道的是,那兩個保鏢,真的很高大,看起來像是美國那種保護總統的特種保鏢。」

我咳了兩聲。

王達問:「他媽是不是真的是特種保鏢,別讓我們幾個玩得小命都沒了1

我說:「你怕什麼,打兩下,看情況不對勁,他出來,你們馬上跑1

一個哥們說道:「可是我們能跑過他嗎1

眾人馬上質問這個重大問題,跑不過可要被打死的多半,看那兩個高大保鏢,被他們打可不是鬧著玩。

我說:「這樣好吧,如果他追你們,我拉著他,說不要追了,他們有刀1

王達打了一個響指:「好主意!但是你一定要抱住他,不然真出問題。」

我說:「放心好了,最多他也是嚇走你們,又不是什麼深仇大恨,就算打你們,也不至於要你們的命。」

王達說:「那可不一定,那麼高大的保鏢,一拳說不準真能打死我們!好吧不說了,趕緊下去演戲,演完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說著,大家一起下去了。

他們先過去酒吧門口等著

,然後我繞了一大圈。

然後再走向酒吧。

走到酒吧大玻璃外面,在彩姐可以看到的地方,我對彩姐揮揮手,彩姐在裡面,往外看也看到了我。

她卻面無表情。

我的心一沉。

難道說,我的身份已經暴露?

接著,我還沒示意王達幾個動手,他們幾個衝過來大聲喊:「小子終於等到你了!打死他1

接著,王達飛踹一腳。

我當即被踹飛在地。

是的,我沒看錯,真的是飛踹,王達我你這是演戲啊你那麼狠那麼逼真幹什麼!

這還不夠,他上來提起腳就爆踢,那力度,幾乎和剛才揍我的朱麗花男朋友的力度可以相提並論埃

我很想罵他,可是罵他就露餡了。

他越踢越起勁:「打死你!我靠讓你囂張!踢死他1

在他的感染下,眾人們抬腳紛紛上來就踩,估計也是為了演戲逼真,他們忘了我的感受,忘我的朝我身上踩。

王達我回去不打死你!

我在抱著頭的同時,往裡面偷偷看了一眼,只見。

彩姐冷漠的看著我被揍。

我日。

這真的是已經被她查明我的身份了?

還是她知道我接近她的目的不單純?

再這樣下去,我會被打死!

我反抗了,「夠了!疼1

我踩了王達一腳。

王達被我踩了一腳退後兩步子,眾人想不到我會反抗,都靜了下來,停頓了。

王達退後兩步之後,馬上走上來:「我靠你小子還敢反抗!給我狠狠的打!打到不能反抗為止1

上來就是爆踢我的大腿,疼啊!

這貨入戲已深。

完了,今晚真是不作不死了!

眾人在王達帶領下,對我進行了新一輪的毆打。

我想逃都逃不了,就在我絕望的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從酒吧里出來。

一直邊打邊留意裡面的王達眾人,看著那個保鏢出來,都不自覺的退後兩步,王達把戲演到底:「看什麼看!我們揍人關你屁事,不想惹麻煩趕緊滾回去1

誰知那保鏢身手敏捷,兩步上前一腳踹飛王達。

眾人一看,情勢不妙,馬上作鳥獸散。

那保鏢上去就要踩王達,我趕緊顫巍巍爬起來,然後衝過去抱住了他:「別追了他們帶著刀的1

看來,彩姐並沒有拋棄我,她還關心我。

我很欣慰。

保鏢比我高近一個頭,回頭看看我。

就在這時,王達假裝從口袋裡抽東西,然後爬起來。

保鏢對我說:「有刀也不怕。」

他的普通話明顯不怎麼流利,只是聽得懂,他當然不怕,身手不凡,不然怎麼做保鏢。

我急忙說:「怕你出事!你救了我兩次1

王達趁這個機會,趕緊逃之夭夭。

我鬆開保鏢對保鏢說:「謝謝你,救了我兩次。」

他說:「你,謝謝彩姐,是彩姐,叫我來。」

我說:「好的,也謝謝你,我

會進去謝謝她的。」

他轉身回去了酒吧里。

我拍著身上的灰,這裡也疼那裡也疼了,王達這日狗的,真下得了重手,打得我全身都疼。

靠。

最重的就是他那一腳踢在我大腿上,差點沒踢中我命跟子,老子和他有什麼深仇大恨,要假戲真做埃

我一瘸一拐的走進了酒吧里。

來到了彩姐的面前,說:「謝謝你。」

彩姐還是有點淡漠,看看我,說:「他們是什麼人?」

我說:「我不知道啊,聽喊的好像我得罪過他們。但好像不是上次那幫揍我的。」

彩姐問我:「你還為了哪個女的得罪了他們?」

我忙說道:「沒有啊,我沒有為哪個女的。只有上次在這裡,和那三個,打起來的。」

說謊話好累啊,實際上我為了女人,和人家打架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了。

為了美女,為了追求美女,付出的代價總是比追求普通女子的代價高很多。

彩姐看著我,說:「你怎麼得罪人的,你都不知道嗎?」

我說:「我真不知道,他們上來就打,也許和上次那些人一起的也不一定。」

彩姐問我:「那你想不想報仇?」

看來,她還是向著我的,應該是我多想了多懷疑了。

我說:「報仇?算了,冤冤相報何時了,等我搞了他們,他們還不一樣回來繼續搞我。」

彩姐輕蔑的一笑,說:「要是報仇,就讓他們連報仇的力量都沒有。」

我急忙問:「什麼意思?」

彩姐說:「暴力不是萬能的,沒有暴力是萬萬不能的。這世界上有一些人,你對他客氣,對他忍讓,沒有用,他還是一樣侵犯你,找借口對付你,用暴力對待你,唯一最有效的辦法就是使用更大的暴力讓他徹底恐懼,讓他再也不敢找你麻煩。甚至提到你的名字,在大熱天都感到寒冷,你去過的地方他們都不敢去。」

想來,這就是彩姐經常使用的以暴制暴的解決問題的手段之一了。

我說:「彩姐,這樣子,豈不是要把人打得手斷腳斷什麼的啊?打得人殘廢啊?」

彩姐說:「有些人活著的資格都沒有,殘廢算什麼?你有沒有覺得,有一些人,他活著,就是讓別人不好過。這樣的人,還不如死了。」

這個觀點怎麼那麼熟悉。

以前我沒那麼想過的,後來,我到了監獄,我才徹底了解了這個道理。

有些人活著,就不讓別人好活,甚至不讓別人活。

我點頭說:「彩姐,也許你說的是對的。」

彩姐問:「那你到底要不要我幫你?徹底解決他們?」

我說:「謝謝彩姐,我想不用了。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這麼對他們,雖然出了一口氣,可萬一有個殘廢什麼的,萬一他家人靠他養家的,那毀了人家一生,一個家庭了。還是算了。」

彩姐說:「做人心軟沒用。」

我自己拿了杯子,給她倒酒後也給我自己倒酒:「彩姐,謝謝你的出手相助,今晚我請客。」

彩姐舉起杯子:「謝謝你的請客。」

我說:「不用那麼客氣彩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