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41章 膽大心細臉皮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1章 膽大心細臉皮厚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當我對彩姐說只是朋友,她會想,他怎麼跟別的男人不一樣,靠近我只是做朋友?

特別是在快要臨門一腳的時候,我說這句話,彩姐就納悶了,你來找我,到酒吧和我喝酒那麼多次,等我,只是為了和我做朋友?

她自己問道:「我們只做朋友?」

我說:「要不,彩姐覺得我沒有資格做你朋友嗎?」

彩姐呵呵一笑:「當然不是。」

彩姐自己心中築起了一道牆,覺得我太小,她不想逾越過這道心理障礙,她自己設定的障礙,我如果強行突破,她只會把這道牆築得更厚更高,那我只能以退為進,我不去突破,我後退,吸引她自己放下心中的那道防線,走過來我身旁,徹底從心底接納我。

我說:「彩姐,和你做朋友,我能學到很多的東西,謝謝你。」

彩姐問:「你難道不是因為我漂亮,而接近我?你和別的男人打架,不是為了佔有**?」

我說:「可是你自己說了我太小,你不會考慮。那我也不能強著讓你同意埃」

彩姐笑著說:「原來是這樣,那如果我不介意你小呢?」

我假裝支支吾吾了一下,然後說:「不介意小,那就慢慢再說。」

彩姐馬上問:「慢慢再說是什麼意思啊?」

我說:「就是順其自然的意思。」

彩姐說:「我還沒發現你其實很滑頭埃」

我說:「哪裡滑頭了?」

彩姐說:「你平時談女朋友,是不是從來不會表白過?」

果然是老江湖,她這樣都看得出來了。

實際上,不表白,順其自然的發展,順其自然的牽手親吻,那才是最好的。

一旦表白,就等於給了女孩子拒絕你的機會。

何必呢,何必去表白呢。

她喜歡你自己會靠近你,當你牽她手的時候她不甩開,就算第一次甩開,她還接近你,就說明她心中有你,一旦表白,就等於說:我愛你了,你愛不愛我。

她很可能會說:「你是一個好人,我們只能做好朋友,我不好,會有個更適合你的人讓你找到的,祝你以後幸福。」

然後你就關起門來,在被子里哭上三天三夜,這次第,怎他媽一個慘字了得。

我說道:「表白不表白都一樣,很多時候,順其自然,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也終究得不到。」

彩姐說:「這可不能這麼說,你自己都不去努力,怎麼得到呢?」

我說:「掙錢是要去努力才能得到,而愛情,有時候越努力越傷心,結果就越傷心。」

彩姐點點頭:「我發現你這孩子年紀雖然小,道理確是一套一套的,還很對,而且和大多數人的想法都是反著的。像是看透了人性。」

我說:「彩姐言重了,我沒那個能耐。倒是我發現你很善於對我做評判和總結。」

彩姐笑了:「哈哈是嗎?」

我舉起杯子:「乾杯。」

彩姐抿了一口,說:「順其自然,有意思。那你平時和她們分手,也是順其自然的分嗎?」

我說:「也

許吧。」

彩姐說:「你說話總是模稜兩可的,是喜歡讓別人猜呢?還是不喜歡讓別人知道你真正想法?」

我說:「彩姐多慮了,這隻不過是我個人喜歡的口頭禪。」

彩姐如今跟我講的,是做老公的條件,而我對她,我沒有任何條件。

我只想接近她,得到她,包括身體和秘密。

更重要的是犯罪記錄,能把康雪等人一網打盡的證據。

彩姐問我道:「你對女朋友,有什麼要求?」

我說:「對女朋友,沒多大要求,試著相處唄,合適再往深了考慮,不合適,那就分了。」

彩姐說:「你這人也挺無情的,說分就能分?」

我說:「不合適的人,糾纏著也沒有意義,結果更加痛苦,所謂長痛不如短痛。找一個無論哪個方面,生活,家庭,那方面,性格等等都相處不累的,合適的,舒服的,過日子才是最好。」

彩姐問:「那照你這麼說,你不是要相處很多人,才會找到最合適的?」

我反問她:「你難道不也這麼試著和人相處嗎?我不相信你只處過你一個男朋友。」

她低頭笑笑。

一會兒后,彩姐抬頭說道:「真想不到,你那麼個小孩子,感悟那麼多。和你聊天還是有點收穫的,古人說,三人行必有我師,這話真不假。我發現你越來越像我初戀男友,想東西的時候很投入,很成熟,也很透徹,和常人總是不同,可真正做事。」

她笑了一下,然後繼續說:「卻是處處透著小孩子氣。」

我呵呵笑了一下,看來,她的意思是說,我越來越像她的初戀男友埃

這樣子好,我喜歡這樣。

她的目光中,看著我的時候,已經透出了一絲絲的柔情。

如果一個女人,和你出去的時候,對話聊天,目光中沒有任何一絲關注你的溫柔,那麼,放棄吧哥們。

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說:「我還有事,我要先走了。」

我說:「好的。」

她叫老闆買單,我說:「你走吧,我說了我請客。」

彩姐問我道:「不心疼?」

我說:「心疼也要買埃」

彩姐笑了,問:「明晚還來嗎?」

她已經在期待明天了。

我說:「酒吧還是這裡。」

彩姐說:「酒吧。」

我說:「看心情,如果等下我買單,太心疼的話,就明晚去酒吧買醉。如果買單不心疼,我就不去了,在家看動畫片。」

彩姐奇怪道:「為什麼看動畫片?」

我說:「你不是說我做事很小孩子氣嗎?證明給你看我多小孩子氣埃」

她哈哈笑著,說:「想著明晚你會不會來,能不能見到你,這種感覺很奇妙。」

我說:「估計放你鴿子的感覺也很奇妙。」

她威脅我:「你敢!我兩個保鏢打斷你腿。」

我說:「我可沒答應了你明晚會到,所以不算放你鴿子。再說了,動不動就威脅打斷人家的腿,以後誰願意和你談戀愛

。而且,談戀愛太辛苦不自由了,去哪裡都面對這麼兩個黑色的大電燈泡。下次先滅了他們。」

她問:「我們算戀愛了嗎?」

我說:「你想得美,還沒對我表白呢。」

彩姐哈哈又笑著:「我先走了。再見。」

我搖搖手:「再見。」

彩姐走了,我買了單。

也真有點心疼,一千多塊錢。

吃什麼高檔西餐,高檔西餐!

媽的。

算了,浪漫是需要代價的。

這做底,是需要代價的。

乾脆以後,出來讓彩姐付賬好了,反正她有錢。再說了,就算沒有彩姐,我還有賀蘭婷這堅強的資金後盾埃

我們都是神槍手,每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我們都是飛行軍,哪怕那山高水又深。在密密的樹林里,到處都安排同志們的宿營地,在高高的山岡上,有我們無數的好兄弟。沒有吃沒有穿,自有那敵人送上前,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給我們造。

沒有錢,賀蘭婷表姐和彩姐一起給我造。

愛死你們。

不過我想到另一個點,那就是關於大方。

照彩姐說,她的初戀男友應該是大方的,而且無私,從不計較。

那我,還是不要用彩姐的好,可是我畢竟給自己的定位是小公司的職員,怎麼可能一出來出手就幾千幾千。

以後,要低調,要貼近場合一點,否則露餡可要玩完。

打了的士,讓司機繞了幾圈,看著身後沒有跟蹤的車,我回到了小鎮。

躺下一夜無話。

次日上班,在心理諮詢辦公室搞完了工作,然後去了監區的辦公室。

在沈月徐男的陪同下,晃蕩了一圈,就是巡視了一圈。

女囚們雖然已經開始接受培訓,但是關於考證的問題,還是有點難度,比如有一些證,是需要出去外面去參加的,可是女囚身份特殊,總不能每次考試,一個兩個,幾個,十幾個二十個我們都要押送著去考場,跟外面的人接觸。

這是為了安全形度來考慮。

為此,我想和賀蘭婷說一下,能不能讓考證的那些有關部門,盡量定期來我們監獄,進行考證考試。

坐在辦公室里,我拿著筆在紙上無聊的亂畫著,我這表姐,假表姐,有時候很好說話,有時候又很難說話,不過她確實厲害,有心計,有心機,不然怎麼能和監獄里那麼多牛鬼蛇神斗著,那些人被她放煙霧dan搞得暈頭轉向的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來對付她們的。

所謂的有心計的表姐,就是,心機婊?

我在紙上亂寫:心機婊,心計婊,婊姐。

哈哈,這個有意思,婊姐。

我抽了一支煙看著窗外,今天晚上,又能和彩姐約會,看來人生真是很奇妙埃

縱觀我靠近彩姐的這個過程中,其實成功的幾率非常的渺茫,但是我做的最關鍵一步就像彩姐說的一樣:想要什麼東西,你要去努力啊,你不去做,那你能成功嗎。那些東西會自己送來你面前嗎?

膽大心細臉皮厚,缺一不可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