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42章 有完沒完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2章 有完沒完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抽著抽著煙,感覺身後有聲音。

我把煙頭一扔,轉身,嚇了一跳!

我辦公桌位置,辦公椅坐著一個長發的女子!

這傢伙是人是鬼!

我辦公室門一直關著,她怎麼進來的?

而且,她怎麼無聲無息坐在我的位置上了?

我想到了弔死的大個。

不像。

這個女的,倩影。

倩女幽魂?

我大叫一聲:「你是誰1

然後她沒有回頭。

我繞過去,慢慢繞,看清楚了她的側臉。

靠。

是賀蘭婷。

我鬆一口氣:「你嚇死我啊你1

賀蘭婷說道:「是你想東西想得太入迷,我進來你不知道。」

我奇怪問道:「唉喲進來也不敲門,這他媽的要嚇死人啊,我的心現在還撲通撲通直跳。你怎麼在這裡?」

賀蘭婷問:「我不可以來這裡?」

我說:「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是副監獄長,你來這裡幹嘛?」

賀蘭婷說:「副監獄長出現在這裡很奇怪嗎?我不可以來巡視,看你們每天的工作?」

我說:「那你現在算什麼,微服私訪?」

賀蘭婷舉起一張紙說道:「我私訪不私訪,你管不著,你也別問那麼多。我只問你,這些字你在罵誰?」

我說:「你來這裡就是為了問我這個?我看看埃」

這張紙,就是剛才我隨便在紙上胡亂寫的什麼婊姐,心機婊什麼的。

我急忙要搶,賀蘭婷眼疾手快拿走了,我說:「表姐,那,那個是是,我也不知道誰寫的。」

賀蘭婷拿著我的工作筆記比對了一下,說:「這很明顯就是你寫的。」

我說:「哦好像是我寫的,這也沒什麼,就是寫著玩。」

賀蘭婷指著那兩個字:「婊姐?」

我急忙假裝說:「哎,我好像寫錯字了哎。」

她啪一聲拍桌子,說:「你罵我1

我說:「不不不我哪敢啊,表姐你別生氣,唉,咱在家裡打架沒什麼,到了這裡打,外面有人聽著,不好,影響大大的壞。」

賀蘭婷說道:「你可以啊你張帆,在背後還有這一套。」

我說:「唉表姐我就是隨便寫寫,你不要放在心上,我錯了。」

賀蘭婷說:「那你吃了它。」

她把紙張揉成一團遞給我。

我的面色一下就不好看了起來:「你說真是假?」

賀蘭婷說:「我在你面前說過玩笑話嗎?」

我看著她:「表姐,大家表姐弟一場,就不要那麼認真了嘛。」

賀蘭婷說:「吃了它。」

我問:「如果不吃呢?」

賀蘭婷說:「我剛才突擊檢查了你們監區,讓人查了一下,搜出了不少兇器。你可以不吃,那我就全監獄通報,你們監區監管不力,監區里藏匿大量危險物品。我就讓你背著個黑鍋。」

玩我呢?

騙我呢?

我說:「怎麼可能,我經常去監室,沒見過什麼兇器,而且,你一來,就搜出什麼兇器,你唬誰呢?」

賀蘭婷大聲對門口喊道:「小鄭!把搜到的東西全拿上來!

外面有個女獄警推開門,然後四五個女獄警拿著搜出來的各種危險品和違禁品上來。

有煙,有酒,有藥品,有不良書籍,有女性用品,甚至有摺疊刀,彈簧dao,刀片,牙刷製成的鋒利尖刃等等等等。

我大吃一驚!

把頭探出外面一看,我靠黑壓壓的一大群女獄警武警們,在外面排成了十幾個隊列。

這都什麼時候來我們監區掃蕩的,我怎麼都不知道啊!而且我剛去回來,她們後面就跟著去掃了?那麼神速?

到底在搞什麼?

賀蘭婷叫進來的人出去。

那幾個女獄警出去。

賀蘭婷看著驚訝的我說道:「最近監區經常發生傷人事故,領導們很擔心,就組織了這一次大檢查。其實吧,是我沒事幹,組織她們,來搜你們監區,給你定個罪名,收拾收拾你。」

我問道:「你收拾我幹嘛啊,我也沒得罪你啊?」

賀蘭婷說:「你得罪我還少嗎?我就是閑著慌,找點事來懲罰你,原來呢,我想著就在監獄通報一下你,打擊一下你的囂張氣焰,現在呢,看到了這張紙,在監獄通報你的同時,我還要讓你吃了這張紙。」

我問她:「我不懂了我什麼時候囂張了?」

賀蘭婷說:「你什麼時候不囂張?別廢話,吃不吃,隨你。你知道,監區藏匿有大量違禁物品,等待你的處分是什麼?」

我知道,瀆職,管理不力,等罪名。

那樣是要被開除的。

我央求她道:「表姐,看在大家關係那麼好的份上,就放了我吧。」

她說道:「我放了你?你經常對我不敬。我不跟你來點狠的,你就不會怕我!到底吃不吃1

看著這張紙,吃下去?有點噁心,上面被我塗抹寫著什麼心機婊這些的黑字。

我會不會吐?

我還頂嘴:「我什麼時候不怕你了,?我對你啊,恨不得做一個像你一樣的雕像,或者掛一張照片,像祭拜關大爺一樣的拜你啊1

她說:「是嗎?你對關公也像對我一樣動手動腳嗎?」

我靠,她來是公報私仇來了。

還為了我在她喝醉后對她要下手那個事耿耿於懷。

我說:「表姐我錯了,我以後不敢了。」

我只能認錯。

她說:「吃了就原諒你。」

我看著這張紙,麻痹,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吃下去,死得了我?

我揉成一團,塞進嘴裡,咀嚼幾下,十幾下,然後嚼碎了,不想咽下去,有種反胃想吐的感覺,如果咽下去,我可能真的會吐出來。

我閉上眼睛,咬咬牙,吐就吐吧。

就要咽下去,她突然過來掐住我的臉的牙齒:「行了,吐出來。」

我看著她,停止了咀嚼,不明就裡。

她走出去:「不想吐?好吃就吃下去吧,可能還挺有營養。」

她出了外面,我馬上把碎紙片吐進垃圾桶,然後用水沖洗嘴裡。

太他娘噁心了。

賀蘭婷這傢伙,心胸也不怎麼寬廣嘛。

小肚雞腸。

尼瑪。

下午,監獄就通報了監獄領導組織獄警武警對各個監區監室進行大規模搜查違禁品的事。

我們監區,搜出的是最多的違禁品,尤其是兇器。

對於這個事,給了我們監區長通報批評的處分。

還真處分不到我。

為此,監區長指導員等監區領導馬上組織開會,要求我們下面的人,做好各項防範工作,加強對監室的搜查力度,以後改為每個星期大規模搜查一次,要做到每個監室都藏匿不了任何一點違禁物品。

如果哪個監室將來出現問題,就是監室長和管理監室獄警的責任。

還好賀蘭婷沒有讓我背黑鍋。

不過,我們監區為什麼那麼多違禁品呢?而且是兇器打鬥物品的居多,這麼想來,定是薛明媚和冰冰兩幫人劍拔弩張,大家都在趕製兇器,準備參加大規模械鬥。

太危險了。

不搜出來,真的要打起來,還出人命了都。

賀蘭婷來搜查,難道就是為了整我?肯定不是,她沒那麼無聊。她一定擔心出事,出大事,所以組織人對監區進行搜查。

賀蘭婷,腦子比我好用多了埃

下班后,我出了監獄門口。

遠遠的,又看見了朱麗花男朋友那傢伙。

他看到我,馬上疾走過來。

狗日的!有完沒完了!

我遠遠的對他大喊道:「君子動口不動手!大家有話好商量,天天打,何必呢1

他說道:「我這人向來有仇必報1

我喊道:「我靠你不是報仇了嗎!打了我這樣你還想怎麼樣。」

他說:「我打上癮了1

我急忙邊後退邊喊:「那你到底想怎麼樣嘛!冤冤相報何時了啊大哥1

他說:「打到我打輸給你為止1

我擺好架勢:「好,有種你來啊1

他看我做好了準備,就捲起袖子,要跟我來真的。

他一直都來真的,打架從不含糊。

就在這時,趁他卷衣服袖子和褲子的時候,我轉身就跑。

其實我就是為了逃命而擺的架勢。

他看我跑,急忙要追。

因為離得遠,而且我遠遠的看見了一輛摩的在那邊等客,我衝過去就跳上摩托車叫師傅走人,所以他追不上。

可是,他看起來並不是那種輕易放棄的人。

他馬上發動車子,跟著後面追上來。

我靠不帶你這麼玩的啊!

這又不是玩警匪戰,那麼拚命做什麼?

我對摩托車師傅說:「師傅!走小路!後面那傢伙,欠我的錢,我問他要錢,他不還就算了,還懷恨在心,要置我於死地1

我發覺我厲害的一點就是懂的利用煽動起人民的仇恨。

摩托車師傅說:「太是不人了你借錢給他他還這樣1

說著他拐進田裡面的小路里。

然後東拐西彎的繞過了幾個小村長,然後到了一個好像城郊還是城鎮的繁華地段。

我一看,好像有點熟悉。

師傅說:「你要去哪裡,最好去做班車,不然等下回城你坐我摩托車他也看到。要不我去給你幫你報警?」

我下了車:「報警沒用的這種事。這裡是哪裡啊0

師傅說:「沙鎮。」

我看了兩眼,果真是沙鎮啊,怎麼從這個角度看,我都有點不認識了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