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44章 終於讓她怕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4章 終於讓她怕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想掙脫開這條該死的繩子。

朱麗花男朋友這傢伙,綁得好嚴實,這根本掙脫不開。

他說道:「別折騰了,弄不開的。」

車子停在了一家小診所門口,車子一停好。

這傢伙下車,從副駕駛座開副駕駛座的車門把我拉出去,就開揍。

下手又特重。

朱麗花趕緊的來幫忙擋駕:「別打了,會死的。他跟你不一樣。」

我跟他不一樣?

是的我確實跟他不一樣,他能打,也能抗打。

朱麗花男朋友氣著說:「這小子,故意推著我的手,一碗面全潑在那一桌人身上,那些人還很能打,還好警察來了我跑了。」

朱麗花看著我。

我看著朱麗花。

我說道:「朱麗花!老子對你也夠好了吧,你就這麼讓你男朋友每天揍我一頓,你又於心何忍。」

朱麗花說:「那是你活該埃你沒事做你那麼陰險的要來害他做什麼?」

我說:「那是他先恐嚇我的。」

朱麗花說:「那也並不是害你,你一個大男人,心胸也太狹窄了。」

我說:「靠,那從現在起,大家兩清,可以了吧?你看他,都沒什麼事,我被打得跟個豬頭一樣。」

朱麗花指了指她男朋友的手說:「都這樣子了,還沒事?你覺得沒事?那我也砍你這麼一刀,兩清。」

我露出笑求饒:「嘿嘿花姐,這刀子也不是我砍的埃」

朱麗花男朋友進去了診所裡面。

朱麗花對我說:「不是你惹來的麻煩,能砍嗎?」

我說:「唉,花姐,這打打殺殺的冤冤相報何時了,你看你要是砍了我一刀,我會記恨於心,然後呢,我還會報復你們,那又何必呢。」

朱麗花罵道:「你敢!我不打斷你的腿。」

我說:「你看我敢不敢,我告訴你朱麗花,別以為老子好欺負,你男朋友可以每天這麼揍我,就算是一隻羊一隻兔,都有脾氣的,大不了老子偷偷一刀捅死他!總好過每天被他這麼揍。」

朱麗花看著我,說:「我還真看不出你除了玩陰的,還有那個殺人的膽量。」

被她看穿了,我的確沒有那個膽量。

我對著朱麗花身後道:「你怎麼在這裡1

朱麗花一回頭,我撒腿就跑。

這招真是屢試不爽。

朱麗花馬上發現被騙,跟著追上來。

手被反綁著,跑都不好跑。

我往小巷子里跑,然後逃進了一個貌似廢棄的人家院子里。

在院子里,我找著能割開我手上繩子的利器,沒有。

沒有找到,這個廢棄的院子,除了爛磚頭爛瓦,什麼都沒有。

媽的,就算找到一把刀,我自己也割不了埃

只能找人幫忙了。

正要走出去,看到一口井,井蓋蓋著很嚴實,但是井蓋上有一塊貌似鋒利的石頭。

有刃。

我試試。

反著蹲下井蓋上,然後用雙手中間的繩子往石頭上摩擦。

沒幾下,就斷了。

很鋒利啊這塊石頭。

正要走出去,聽到腳步聲過來,然後,又和朱麗花撞上了。

她看著我,我看著她。

我問道:「你到底想怎麼樣呢?」

朱麗花說:「想怎麼樣?你要對我們有一個交代1

我說:「你們天天揍我,我還需要對你有什麼交代?讓開!我要回家。」

朱麗花攔著我面前。

我說:「花姐,你打不過我,何必呢?」

朱麗花說:「試試。」

說完她伸手就抓我的手臂,這種是正規的擒拿術。

可惜她面對的是我這個不正規出招的人,我伸手就往她胸上抓,她呀的喊一聲收手回去護住胸。

我馬上從伸手死死抱住她,連著她胸前的雙手都扣住了。

我從她身後死死的頂住她,她動彈不得。

我說:「我剛才警告過你,不要和我動手,你不是我對手。」

朱麗花罵道:「放開流氓1

我說:「這姿勢不錯埃」

然後往她臀部頂了頂,「哈哈確實好有彈性。」

朱麗花羞怒道:「放開我1

我說:「放開你可以,你要答應我,之前的事,一筆勾銷1

朱麗花沉默。

我說:「可以啊,不答應,那我就把你給那個了1

朱麗花說:「你敢1

我說:「你看我敢不敢1

朱麗花罵道:「我會告你要你坐牢1

我哈哈說道:「三年,不就是被判三年!不過你也捨不得我去坐牢的,對嗎?」

說著我伸手指頭就往她衣服裡面進去。

她急忙道:「好我答應你!之前的事一筆勾銷1

我說:「口說無憑。」

她問:「那你要怎麼樣才行?」

我說:「發誓1

她說:「什麼誓?」

說著,她竟然趁我手不太緊,往下一坐,往後一仰,我趕緊跟著她往下一坐,然後摁倒她在地上,這典型的掙脫術,如果我不跟她往下坐,她可以掙脫了。

我摁倒她在地,死死按住她雙手。

然後在她臉上親了一下:「身手不錯嘛,不過和你男朋友比起來,你似乎差了一大截。」

她呀呀的直叫:「不要親我1

我又在她白嫩的脖子上舔了一下:「那就這樣好了1

她急忙喊道:「我發誓我發誓1

我笑說:「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埃好你跟著我說。」

她說:「好。」

我說:「我發誓,以後我們兩再也不找張帆的麻煩,如果再找,我就活該被張帆娶回家,做牛做馬做奴隸伺候他一輩子1

她聽完,說:「我呸,你怎麼不去死1

我去你大爺你還敢反抗!

我要撕開她衣服,老子不信今天治不了你了。

當她的衣服最上面那個扣子被我啪的撕開,她一巴掌扇在我臉上,我眼冒金星,氣死我了。

我當即也一巴掌抽下去扇在她臉上。

頓時,她靜下來了,眼淚從眼角冒出來,不知道是被羞辱哭的還是被我打到眼淚都飛出來的。

這個時候,我可不想談所謂的憐香惜玉。

我趕緊又要撕開她衣服,反正她就是那種欠被人征服的女人,我就是動了她又怎麼樣!

她僅僅抓住自己衣服的領子:「我發誓,我發誓

可以嗎1

我說:「現在我還他媽的給你機會嗎1

說著我雙手伸進裡面,她死死的護住自己。

這時,身後突然有人喊道:「幹什麼!幹什麼1

我急忙回頭。

是警察!

真的是警察同志,四個人。

然後,警察一下子把我拉起來扣住我的手。

有一個警察把朱麗花扶起來,朱麗花趕緊整理好衣服。

然後她恨恨的看著我。

有一個警察說:「我們剛接到報警,這裡有人對過路的女同志實施強x犯罪行為。」

我急忙喊道:「不是。冤枉啊,我和她,是同事啊!我們都是監獄,女子監獄的同事。」

警察對我道:「女子監獄沒有男的同事,走,帶回局裡說。」

朱麗花說道:「他是我男朋友。我們吵架了。我們是女子監獄的同事。」

我心裡的石頭一下子落了地。

在這樣的時刻,幸好她還站在了我這一邊,她如果真的說我強x她,那我真的完蛋。

警察們面面相覷,然後又問她:「是真的嗎?」

朱麗花把工作證拿出來給他們看:「我是女子監獄防暴中隊的,他是女子監獄心理諮詢科的心理醫生,他是我男朋友,我們吵架了。」

警察放開了我。

然後帶隊的警察說:「以後吵架不要用這麼激烈的方式了,過路的人都以為你們怎麼的。既然沒事,我們先走。」

朱麗花說:「再見。謝謝。麻煩你們了。」

四個警察走了。

我蹲在井蓋上,點了一支煙,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我對朱麗花說:「對不起。謝謝。」

朱麗花說道:「放心吧,以後不會再找你麻煩了。」

她的聲音低落。

我問:「怎麼了,哎你這樣子很可怕很反常啊!到底想怎麼解決,你給個話。要不我請你們吃一頓飯,賠禮道歉可以嗎?」

朱麗花輕聲道:「算了。」

說完她就走了。

莫名其妙的,就走了?

是不是剛才太過分了?

是的,確實有點過分,剛才我還真的想對她下手了。

可轉念一想,老子過分個屁埃他媽的,她都這樣對我了,還想拉著我去給她男朋友打,我過分了嗎?

只是她後面,是顧及我,還是顧及她名聲,她不追究了,無論如何,這點我都應該對她表示感謝。

算了,對她表示什麼感謝,她也不會給我這個面子的。

我回到了小鎮上的青年旅社。

手機上有個未接來電。

是賀蘭婷的。

上司來電,有什麼事,我每次她給我打電話,第一,想到的都是好事,第二,想到的是壞事。

不過公道來說,跟著她,我還是得到了很多的好處,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就是她這人喜歡坑我,宰我。

我給她回複電話,問她有什麼指示。

她告訴了我今天來大搜查的真正原因,就是擔心女囚們群毆,使用武器,怕出大事,出人命。

我說我已經想到了。

然後又拍了她一頓馬屁,說她英明神武,我就是苦學十輩子都不及你三分之一之類的屁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