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45章 被鞭打一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5章 被鞭打一頓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然後她說道:「你好像已經靠近了彩姐?」

我說:「是的,靠近了,但是還沒拿到什麼有用的證據。」

她問:「你臉上的傷,是被她手下打的?」

我馬上說:「是啊,唉喲真的好疼,他們為了測試我,找人揍了我一頓,逼著問我是不是靠近彩姐另有圖謀。我是咬著牙堅持下來的,好疼埃哎表姐,看在我因公受傷的份上,給我個十萬八萬精神損失費和工傷醫療費吧。」

賀蘭婷說:「你自己小心。錢,是不可能給你的。如果你死了,你放心,我會給你家裡一筆優厚的撫恤金。」

我靠我說道:「尼瑪有你這麼講話的嗎?」

賀蘭婷說:「你敢對我說粗口?」

我說:「啊不是,我哪敢說粗口,我說納尼你這麼講話太好了。還有個問題,就是關於女囚們考試考證出不去的問題。」

賀蘭婷說:「你真當你是普渡眾生的活菩薩?」

說完她掛了電話。

我躺在了床shang,全身痛埃

錢進,工程師,還有文浩,我都整的了,這朱麗花男朋友,我居然搞不定了?

太氣人了。

得想個辦法整整他。

其實最好的報復就是泡了朱麗花,只可惜,朱麗花越來越討厭我了,好難過,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來日方長,我要等,等出一個好機會。

對了,這個點,可以去酒吧了。

我起身,換了一身衣服,衣服全都髒了,被揍,睡在地上弄髒的。

手機響了起來。

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的。

我接了。

只聽到麗麗在那頭哭得稀里嘩啦的,我急忙問:「你怎麼了?」

麗麗還是哭著,斷斷續續的。

我急忙問:「到底怎麼了?」

麗麗說道:「我,我,我被人打了一頓,好疼。」

我說:「怎麼了誰打你,你那麼漂亮還有人打你,沒天理啊1

麗麗說:「被公司的人打的。」

我問:「這怎麼了啊?你們公司不是很團結嘛,怎麼會打你的。」

麗麗說道:「我剛才我剛才偷偷帶著手機進去,拍了,拍了跟著彩姐的兩個女的,我也是第一次見,想拍給你看的,可是被人發現,就被打了。」

我急忙問:「那兩個女的?是長什麼樣的?」

麗麗哭著道:「你,你都不關心我1

我急忙改了語氣:「好了好了麗麗,那這樣吧,你出來,去後街我們經常去的那裡,你過來,我請你吃東西,不要哭了啊,然後我帶你去看看醫院去。」

麗麗說:「好,那我現在過去。」

本來想去酒吧再會會彩姐的,或許今晚就能有所突破。

可是,麗麗說拍到了彩姐身旁兩個女的,是不是監區長和康雪?我好奇的是這個,我現在最想知道的是這個。

我馬上打的去了後街。

在那家我們經常去的店,點了菜等她。

十分鐘后左右,麗麗來了,戴著大墨鏡。

坐下后,她看看我,我要把她墨鏡摘掉,她說:「別摘,眼睛哭腫了,被打得眼角也腫了。好醜。」

我慢慢的推起她的眼鏡看,果然,被打腫了。

我問:「穿得那麼嚴實,身上有傷?」

她撩起褲腳,還有衣袖,露出的是一道一道的傷痕:「都是鞭子打的。」

我指著火鍋:「先吃東西吧,或者,我們先去醫院看看?」

她搖搖頭說:「剛才我去了鎮上的醫院看了。沒什麼。給了葯,我嫌臭,沒有塗。」

我儘管很急著想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但是為了不讓她對我不爽,就先假裝關心的給她夾菜招呼她吃東西。

麗麗指了指我的眼角問我怎麼了。

我說:「沒什麼,摔樓梯的。」

麗麗看起來也是沒什麼胃口,吃了幾口,就沒有咽下去。

我問她:「要不要喝點什麼飲料。」

拿了一瓶椰汁給她。

然後我問正題:「到底怎麼了?」

麗麗告訴我,今晚彩姐來了,是在新樓開了一個會,而來新樓新酒店的,有著一些大領導,今天麗麗不上班,輪休,因為剛好她知道了消息,想到了答應我幫我偷拍酒店領導的那件事,就帶上她的美顏相機過去了新樓。

而且,混上了那層樓,領導開會的會議樓層。

而且,還拍了照片,拍到了彩姐身邊的人的一些照片,包括一些男的,還有靠得很近的兩個女的。

我趕緊問:「那兩個女的是什麼樣子?」

麗麗說:「我那時候是在遠處拍的,照片我拍得很清晰,可是我也看不清楚她們的樣子呀。」

後來,拍著拍著,就被巡邏的保安發現了,然後就被拖到了彩姐面前。

幸好,在之前,她故意拍了外面風景的照片,放了另外一個相冊,然後被發現的時候,她刪掉了那些拍到的幾個酒店領導的照片的相冊,只留著風景的相冊。

彩姐就問她你在拍什麼。

麗麗也懂的撒謊,就說,她很好奇,就上來了,然後就拍照,只是照外面的風景。

照片就是想留著,好看。

彩姐讓人查她的相機,也是只查出了在酒店高樓層往外的風景照。

彩姐就說,你難道不知道你們不可以上來這裡嗎,沒學過規矩嗎。

然後,就被打了一頓。

而且她的主管,經理,也被處分了。

然後,麗麗還被處罰扣了一個月的工錢,而且,半個月不準上班,醫療費自己出。

彩姐她們怕的,就是有人拍了她們的照片,所以菜制定出那麼嚴格的規矩,偏偏自己的員工違反了這條例,那不嚴厲處分殺雞儆猴嗎。

麗麗說完了之後,委屈的對我說:「好疼,都好疼。差點被打死了。」

我知道,哪有那麼嚴重,皮鞭抽了一頓,皮外傷罷了,不過看她的臉,似乎還挨了幾拳。

熙熙攘攘,皆為利往。

她是為了錢。

她腳疼,喊委屈,也都是為了錢。

為了鼓勵她的再接再厲,我說:「行,你的精神損失費我來出,麗麗,你確實很讓我感動,我幾乎都忘了這個事,你還幫著我拍。只要你拍,我都給你錢好吧,如果你能拍到那些人,我給你多三倍。」

麗麗高興的抱著我親了幾下。

吃完后,我去取錢給了她。

麗麗對我說:「今晚想和你在外面過的,可是我遭到處分,也連累了主管和經理,我想買點東西,

禮物,去送送她們。給她們說說好話,她們才不那麼討厭我,過了之後我也讓她們幫我說說好話,早點上班。」

我說:「是啊,應該這樣做。」

連麗麗都那麼懂得世故。

我問:「要不要我陪你去買?」

麗麗說:「好啊,你要是幫我開錢,我更歡迎。」

我拉長了臉:「我只是說陪你,沒說要幫你開錢。」

麗麗看我臉色不對,忙說:「你給我錢我已經很高興了,我自己買,我去鎮上買。那你去忙你的好了。」

我說:「好。」

我還想去酒吧去等等彩姐。

可是這個點,好像有點晚了。

不過如果她在,就不會太晚。

我對麗麗說:「我幫你攔車。」

幫她攔了一部計程車,親了她一下,送她上了車。

麗麗走後,我馬上打的去酒吧。

只是,到了酒吧,那個服務員,就是那個我給過小費的服務員對我說,彩姐來過了,但是已經走了。

沒辦法,既然已經走了,我只能回去。

出了酒吧門口,我在等計程車。

然後,有一部轎車停在我面前。

這個,好像是,林小玲的轎車?

我正看看是不是,車門開了,車窗也下來了。

只見,後面座位爬出了安百井。

我靠,這傢伙怎麼在這裡,開車的果然是林小玲。

後座還有慧彬,安百井的絕世好老婆。

想到慧彬我就心疼,其實吧,我並不深愛慧彬,她漂亮,也值得愛,但是我沒對她用過什麼深情,可在我遇到過那麼多女孩中,她真的是我看起來最適合做老婆的女人。

算了,都成了嫂子了,整天還記掛在心頭,成什麼樣子。

哪怕是安百井拋棄了她,或者他兩分手了,我也不敢和她有什麼,那會多尷尬,還會落下一個覬覦自己兄弟女人的罪名,以後還不能混了,人要懂的控制自己的**,否則一輩子怎麼敗得一塌糊塗別人都不願意靠近,為什麼原因都不知道。

正如我一個同學,暫且叫他a同學吧,a同學在大學時,跟了b同學去兼職推銷飲料,然後,有一天,有一家大客戶找了他們兩要簽訂長久合同,但是大客戶聯繫不上a同學,恰好b同學上去客戶那裡一趟,大客戶就說要和他們簽訂長久合同,b同學高興瘋了。可b同學這時候,利欲熏心,幹了一件事,自己簽訂自己攬了功勞,把之前一直苦苦跟單的a同學飛到了一邊。a同學也是個人才,知道了這事後,並不鬧,也不吵,該做什麼做什麼,只是疏遠了b同學,而b同學,春風得意,每個月有一大筆上萬的提成,開始買蘋果,買好衣服,買手錶,到處炫耀。這b同學乾的這件事,紙終究包不住火,公司也知道了這個事,有下面的員工捅到了老闆那裡。到後面,連大客戶那邊也知道了這件事。而且公司里還有我們班的同學。

一時間,b同學乾的這檔子事,身邊人全都知道了,於是,全都疏遠了他。

被當成了叛徒,漢奸。一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我們之前的這些同學朋友,為什麼會疏遠他。

在原來的公司,所有人都排斥他,於是,他只能跳槽,到了新的公司,也不知道他混得怎麼樣,只不過人啊,幹了一件讓人覺得你人品不行的事,一輩子都難翻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