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48章 真是讓人迷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8章 真是讓人迷醉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林小玲嫌風大,關窗開了空調,這空調口,有她噴進去的香水,那香水味,很熟悉,我想到了李洋洋,李洋洋,是林小玲的好閨蜜。

好久沒見了李洋洋,也不知她現在怎麼樣,和那個男的怎麼樣了,要結婚了嗎,她過得好嗎,幸福嗎。

我隨口問道:「李洋洋最近怎麼樣?」

林小玲低低頭,然後看著前方,說:「很好。」

我笑笑。

安百井問:「李洋洋是誰?」

林小玲說道:「怎麼什麼你都好奇,你都要問?」

我說:「就是,關你什麼事呢?」

安百井說:「喲,狗男女這次意見統一,槍口一致對外了埃」

我和林小玲異口同聲:「誰是狗男女?」

安百井說:「吶,你們自己對上的啊1

我伸了個中指給他。

林小玲問我道:「對了,你是住女子監獄嗎?」

安百井忙說:「媽的你要是送他去女子監獄,麻煩讓我先下車,繞那麼大圈,繞了一個城市,別說什麼順路的鬼話啊1

林小玲說:「我問問而已,你那麼緊張,怕和慧彬不能早點去滾床單嗎?」

安百井說:「我以為有錢人家的女孩,說話就會斯文一些,你這也太chi裸了吧?」

金慧彬都不好意思起來。

我說:「比我們斯文多了,如果是我說,直接說影響你們早點回去啪啪了?」

金慧彬推了我一下:「你說什麼呢!好難聽啊1

安百井也說:「揍他!這傢伙1

我說:「看吧,這才是真正的狗男女。」

林小玲沒形象的哈哈大笑起來。

安百井叫道:「小玲大姐!過了好吧,那邊是車站門口,好多的士你沒看到嗎1

林小玲回頭一看,說:「哎呀開過了。」

說是這麼說,她還踩著油門往前開。

安百井說道:「我看你是想送張帆回去吧?慧彬,我們兩個成了電燈泡了。小玲大姐,麻煩讓我們在路邊下車,求踢我們下車1

林小玲說:「亂說。」

然後她降低速度,路口掉頭,送我到了車站門口去坐的士。

我下了車,對他們揮揮手:「再見1

然後對著安百井和金慧彬說:「哎酒店的套質量不好啊,記得在外面買啊1

金慧彬罵道:「去你的1

安百井說:「記住,記住1

林小玲說:「你記住,不答應去有你好看1

三個人,說的意思都不一樣。

金慧彬是害羞的說的,想到了即將要和安百井甜蜜,嬌羞之情露於言表。

安百井說的記住,是要我記住答應他和他去和唐曉傑劉慧去海邊搭帳篷的事。

林小玲說的記住,是說要我答應必須和他們一起去東橫山避暑山莊開會的事。

我打的回去了小鎮上青年旅社。

第二天,大熱天。

監獄里,悶得我昏昏欲睡,我看著光禿禿的監獄,我想,干你的,這裡面就不能搞多點綠化什麼的嗎,我知道這樣子光禿禿的方便管理,而且對安全也有好處,因為有綠化有樹有花,女囚如果逃

跑,就可以利用這些做掩護。

可是,這樣子光禿禿,大熱天大晴天,對我們的視覺和感覺,真是一大不爽。

早上晃蕩一圈,睡一下,然後去吃飯,中午睡一下,然後再去監區晃蕩一圈,然後再睡一下,然後,沒事幹再看看窗外。

無聊可以看小鳥,看天空,看白雲,下雨看閃電,人生真是充滿了無聊。

看著a監區後面,想到好久沒去看看李姍娜,不知她現在怎麼樣了。

說我對李姍娜沒想法,那是假的,可她和柳智慧一樣,對我估計是沒什麼感覺的,像我這種雖然不算聰明,但也不太蠢,人家若對我沒興趣,我就是天天去死皮賴臉貼上去也沒用。

所以,止損是最好的方式。

說白了,就是停止犯賤,停止錯誤的投資。

世上美女千千萬,你不愛我我就換。

遺憾的是,藝術團再也看不到李姍娜曼妙的身影,如今是誰帶領團隊,我都不知道了。

還有一個禮儀隊,也不知道是誰帶了。

失去了李姍娜,禮儀隊,藝術團,都沒有了光芒。

下班了,我掐著秒鐘數的。

出去外面,然後,今晚去酒吧,繼續邂逅彩姐去。

昨晚沒遇到她,挺遺憾,不過還好沒遇到她,要不然不知道安百井林小玲那三個傢伙會搞破壞成什麼樣。

到了點,我去了酒吧,等待彩姐。

昨晚沒有及時到,她就走了,成了我放她鴿子了。

可據我的經驗來看,互相對上眼的兩個人,並不會因為一兩次的放鴿子而磨滅掉喜歡的火種,反而會越燒越烈。

九點鐘的時候,彩姐來了。

我已經喝了四支百威,有點口渴。

口渴喝百威,越喝酒就越是渴。

彩姐進來后,直接就坐在我這一桌,我兩彷彿是已經認識了多年的好友。

她對我笑笑,我對她報以微笑:「昨天我有點事,忙完後過來,服務員說你已經走了。」

她說:「抱歉,我也有點事,我的時間都是不定的,不定什麼時候有空,不定什麼時候有事。」

我說:「你那麼大的產業,總是需要時間去處理嘛。」

她笑笑,問:「今晚喝啤酒?」

我說:「我喝啤酒。」

她說:「我也喝啤酒。」

喝了沒有多少杯,她靠過來,卻靠在了我的肩膀上,說:「有點累,今天。」

我問:「怎麼了?」

她的發香和身體香水味襲來,真的很香。

她說:「那麼大的產業,一個人看,每天都沒有消停,很累。」

我說:「我就是上上班我都覺得累,更何況你照看那麼大產業那麼多的人。」

她說道:「每一天的這個時候,是我最輕鬆的。哪怕是睡覺,我都是有壓力的,經常做夢。」

她是典型的怕失去,怕得不到,她曾經貧窮過,對貧窮的恐懼,使得她每天都不停的鞭打自己往前沖。

往死里掙錢。

甚至不折手段。

如果有那麼大的夢想的這樣的人卻達不到自己的要求,她會很痛苦,也許會輕生,會瘋掉。

好在是,她有著別人沒

有的勤奮,還有比很多人都優秀的靈活腦子。

這個比很多人,自是把我也比下去了。

成功需要很多的因素。

她抬頭看看我,問我:「在你心裡,我是不是大姐姐?」

我說:「從我剛開始決定靠近你的那一刻,你在我心裡的定位是美shao婦。」

她笑著說:「那還是老了埃」

我說:「也不算吧。」

她說:「嗯,不算,你看起來小,實際上比我見過的很多有錢人思想都成熟穩重。」

我呵呵一笑:「彩姐你這昧著良心誇我,小心遭雷劈埃我哪有成熟穩重,就一個小孩。」

彩姐說:「也對,你打架的時候,我都覺得你幼稚。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喜歡你這樣的幼稚。」

我說:「算了,以後你還是提醒提醒我,讓我不要再做這麼幼稚的事情了。」

彩姐隨之說道:「可是我這幾天,對你產生了一種特殊的感覺。」

我問道:「什麼感覺?」

她說:「依賴的感覺。我知道我有這種想法更幼稚,我這麼一個人,大姐姐,比你成熟,卻想著去依賴你一個小孩,我是不是幼稚。」

我說:「也許你潛意識沒有把我當成弟弟小孩看,把我當成了男人看。」

她說:「你還男人吶,你就是個小孩。」

我說:「好的,我就是個小孩。」

她說:「我上次說你考慮買車,你想得怎麼樣了。」

我說:「我記得我已經對你明確表態過了,無功不受祿,再者,我們之間也是什麼關係也不是,我不會要你的錢。不會要你的車。」

她問:「如果有了什麼關係,是了什麼關係,就可以要了?」

我說:「看情況吧,如果是自己妻子,那沒什麼。至於女朋友,還是覺得不適合。」

她問:「怎麼說呢?」

我說:「關係不固定,不穩定,誰知道什麼時候會分?」

她說:「你是覺得有壓力?覺得自己不如女朋友,能力不如,沒有錢,丟面子?」

我說:「是怕分手了,看著車子難受。」

她的手一顫,然後看著我,目光滿是柔情:「是我誤解了你。」

其實我有那麼深情嗎?

我裝得我自己都以為自己真的那麼重情了。

她的手機響了,她總是這樣,習慣就好。

她看了一眼,然後說:「抱歉,我去接一個電話。」

我伸伸手,示意她去吧。

當彩姐離開出去外面打電話,我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心裡竊喜,距離成功越來越近了。

我真厲害埃

不得不佩服自己了。

大廳中,放著一首卡朋特的昨日重現。

這樣悠揚復古的音樂,這樣的環境,這樣的節奏,這樣的氛圍,這樣舒服的心情,真是讓人迷醉。

我不由得跟著哼唱。

可是,當我不小心看見我側面的一個紅色長裙的女孩,我嚇了一大跳!

尼瑪林小玲!

她為什麼在這裡!

她真的在這裡!

她看看我,明顯就是沖著我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