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51章 你只是她利用的工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1章 你只是她利用的工具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康雪背對著我,她的背部光潔豐潤。

標準的少婦身材。

我抽著煙,隨口問道:「奇怪,你怎麼不找個男人,或者男朋友什麼的結婚的。」

康雪半睡覺半迷糊,說:「男人沒有一個可信得過的。」

我說:「是嗎,天下的男人都信不過?那你打算就這樣過一輩子?」

康雪說:「怎麼過也別問那麼多了。」

她慢慢坐了起來,原來,是累的。

不是睡的。

她坐起來,看著我,問:「男人都像你這樣,都不能信的。」

我笑笑,說:「其實也有可以信得過的,只不過你沒有碰到而已。」

這世上的確有很多好男人,只不過,我不是。

王達是不是我也不知道。

安百井肯定不是。

所謂日久見人心,路遙知馬力,人和人相處,沒有一個是永遠是好人,永遠是壞人,好或者壞,只在一念之間。

康雪問我:「你說男人碰到誘惑,有把持得住的嗎?」

我說:「有吧,但是我沒見過。」

康雪冷笑。

我說:「不過用心找,慢慢挑,總會有的。」

康雪說道:「我以前有人介紹了一個老實巴交的男人給我,那個人絕對不會出軌,老實巴交的小學老師,戴著眼鏡,歲數也有點大,據他說,四十多歲了,還沒和女孩子親嘴過。和這樣的男人在一起,不知道生活還有什麼盼頭?」

我笑了,這世上總有各種各樣的奇葩。

女人的要求其實說高,也不高,說低,更不可能了,但是要她們將就,總是很難。

康雪突然轉移話題:「監區里那件事,你處理得怎麼樣了?」

我一下子拐不過彎來,問:「什麼那件事?」

康雪說:「打群架的事。監區長已經發話,如果監區里還搜到兇器,發生大規模的械鬥,出事,那麼我們,都是要負責的,你是專門去處理這件事,到時候是你,扛起最大的責任。」

我說道:「康姐,我本來對處理這些事就沒有什麼經驗,我才上來,就讓我去搞這麼頭大的事情,這不是明顯的把我推出去背黑鍋嗎?」

康雪說道:「你這是什麼話?監區長說了,完全是因為看重你才讓你去處理的。」

狗屁。

接著康雪說:「我勸你還是用點心去處理,萬一出了事,可不是鬧著玩。」

我說:「知道了。」

滅了煙頭,然後躺下睡覺。

她也躺下,關了燈。

換做是別的女人,哪怕是夏拉,我都願意抱著睡。

可是是康雪,折騰完后,我就對她的身體感到無比的噁心反感,總之,就是反感,沒有一絲好感,除了在想要的那一刻之外。

想到她,我就感覺渾身不舒服。

黑暗中,康雪說道:「前幾天副監獄長帶人下來搜違禁物品,後來她去了你辦公室,和你談了些什麼?」

我知道,她一直都在懷疑我和賀蘭婷之間的關係,一直都很想知道。

我說:「她問我為什麼整個監區只有我一個負責人在,你們都去哪裡了。」

我撒謊的。

康雪說:「難怪後來,只怪罪了

我們卻不怪罪你。可我看,還是另有隱情吧?」

我奇怪問:「什麼隱情?」

康雪說:「她是你表姐,她護著你。」

我笑笑說:「別亂想了,我討厭她恨死她。」

康雪說:「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她還是摹!

她在測我嗎?

我說:「呵呵,那我就不知道了。康姐你好象對這個很感興趣,很想知道?」

康雪說:「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是想聽聽。」

我說:「就是那樣,偶爾她會幫幫我一點,但是我對她除了恨就是恨。」

康雪說:「就是這樣?」

我說:「就是這樣。」

康雪說:「那你們的關係,還是不一般埃」

這意味深長的一句話,到底包含著什麼樣的意思?

我不懂。

康雪的心思掩藏得很好,她的城府很深。

面對她,我首先想到的都是少說話,多防備。

靜了一會兒,康雪問我道:「我還想問你一件事。」

我說:「你說。」

她問道:「最近夏拉有點反常,她和你說過我什麼嗎?」

我說道:「沒有埃」

夏拉近來,被我挑撥得對康雪已經深懷怨恨,康雪已經感覺得出來了。

夏拉道行還是不行埃

康雪是個非常厲害的角色,很敏感的覺察出來夏拉對她的輕微異樣態度。

康雪問我道:「那麼,是不是她和你談戀愛了,變成了這樣子?」

我說:「也許吧。你知道我經常和你這樣在一起折騰,她可能會感覺得出來不一樣。」

康雪急忙道:「你不會和她提起這個事吧1

我說:「我怎麼可能和她說這些。我只是覺得夏拉很有可能知道我和你發生過這些關係,並且可能懷疑著我和你有這樣關係。」

康雪想了想,說:「難道是因為這樣,所以她有點疏遠我,對我的態度改變了嗎?記住,你千萬不要在她面前提起我和你之間的這個事。」

狗屁不要提起,你都那麼厚顏無恥的連你表妹男朋友都搶去睡了,還那麼怕她知道,既然那麼在乎她,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夏拉就是她一個可以利用的工具罷了。

夏拉只是一枚康雪的棋子。

她深深的抓住這枚棋子,為了日後更加的深用。

而且她還想指望夏拉能從我這裡挖什麼消息吶。

當我醒來的時候,她已經去上班了。

康雪什麼時候走的,我完全不知道。

不過,我已經請假了,今天要陪著林小玲,安百井他們去東橫山開會。

林小玲這廝,腦子裡到底想些什麼玩意。

說她喜歡我,我都感到害怕,這樣的女孩,潑辣,家裡有錢,惹了她,比惹了朱麗花可怕多了。

我不想惹這個麻煩。

如果是以前,我身邊沒有女人,或許我對林小玲真的是狗追骨頭,見到就死咬著不放了,現在,我無所謂。

至於說她多有錢什麼的,我也無所謂,現在我沒到要交不起房租吃泡麵的地步,對錢的渴望沒以前那麼瘋狂。

再說了,她有錢關我什麼事,反

正現實是現實,她就算和我戀愛,她家人也是跳出來反對的。

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只不過,我還要打車去小鎮上拿了手機,然後看到手機上,有安百井,還有林小玲給我的未接來電。

我給安百井回復了電話。

安百井一接就罵:「我你大爺昨晚就給你打電話,一直都不接。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說:「昨晚有事去辦事了。」

我有點腿腳酸軟,康雪有點厲害。

安百井問:「我們都快出發了,你再不來我們就先走了!明明說好的,怎麼電話都不接。」

我說:「你們在哪,我打的過去吧。」

安百井說:「市中心,在吃早餐,在肯德基吃早餐。」

我說:「好的。」

我下樓打的過去,到了市中心肯德基門口,遠遠看到安百井的車子。

我走過去,上了後座。

安百井開車,金慧彬在副駕駛座。

林小玲戴著墨鏡,他們三全戴著墨鏡,一大早,大太陽很大。

我一上車,安百井就喋喋不休的罵我,說我想放鴿子他們什麼的之類。

後來他還蹦出一句:「老子昨晚還去那個酒吧去找你,竟然連酒吧都不去了1

我大吃一驚,看著林小玲:「你也去了?」

林小玲點點頭:「你電話不接,我們就去了,沒見到你。但是見到你的少婦姐姐。」

我問安百井:「媽的,你還去和人家問了是不是?」

安百井說:「我可沒那麼無聊,我們在門口等了一個小時這樣,她一走,我們也走了。你小子昨晚去幹嘛了?」

我說:「能去幹嘛,昨晚我上班了之後。感覺好累。就回去宿舍,一躺下,就睡過去了。然後醒來,天就亮了1

安百井說道:「我呸!你騙誰啊,你下班最多六點,醒來,天就亮了?到剛才?你睡了十三四個鐘頭?」

我說:「我加班到晚上十點,可以嗎哥哥1

我在撒謊。

安百井說:「鬼才信了。」

林小玲從她坐的旁邊遞了一包吃的給我,是肯德基打包的早餐套餐。

我說謝謝。

安百井一邊開車一邊說:「小玲,我懷疑這個傢伙昨晚和女人鬼混去了,你聞聞他身上,有沒有女人的味道。」

我的臉色一遍。

如果聞,是絕對聞得出來的,康雪身上的香水味並不比彩姐的香水味淡,而且昨晚我們往死里折騰,我的衣服上,肯定殘留味道。

林小玲靠過來,我用漢堡一擋:「聞什麼聞1

金慧彬說:「張帆一上車,就聞到女人的味道,而且還是那種年紀比較大的女人用的香水。」

我大吃一驚:「你這樣都能聞的出來?」

他們三個同時看著我。

我遮住嘴。

這算不打自招了嗎?

林小玲在我肩膀聞了一下,鄙夷看了我一眼。

金慧彬對我笑笑。

安百井回頭過去繼續開車:「原來你的愛好是少婦啊,難怪看不上小玲。御姐控。」

林小玲伸手扯了一把安百井的後腦勺頭髮:「你這張嘴就講話一定那麼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