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54章 整人也要有個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4章 整人也要有個度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連輸十幾把,就喝了三十多杯。

林小玲要幫忙,我拒絕了。

然後繼續玩,林小玲和金慧彬表示不要再玩了,再玩就喝掛了。

可我不服氣啊,怎麼能輸給他那麼多。

我兩自己玩。

後面,我輸了估計一共有七十杯,喝得我爛醉如泥。

真要命。

輪到我倒在沙發上,半死不活。

林小玲唱了幾首歌,然後玩著手機,金慧彬陪著安百井唱歌。

安百井得意洋洋的不停對我挑釁。

我真想揍他。

看著林小玲,我心中一股火氣,日,你建議的搖骰子,我搖骰子喝得死去活來的,你倒是好,玩手機玩得不亦樂乎。

我往杯子里倒了十幾杯酒,坐過去,她似乎上微信和誰在吐槽今天遇到的被領導灌酒的事情。

我靠近了她都不知道。

我用手指點了點她:「哎,我輸了好多,還有那麼多沒喝,你不是要幫我喝嗎?」

林小玲看看我,然後回頭看看桌面上十幾杯酒,急忙厭惡的搖搖頭,意思是她不想喝了,也喝不下去了。

不喝?

老子就要你喝。

我拿了酒杯過來:「剛才你說幫我喝的,快點幫我喝完1

然後我從她身後環抱著她,直接拿著酒往她嘴裡倒酒。

林小玲兩隻手拿著手機,閉著眼睛仰著頭咕咚咕咚被我灌酒,連連灌了七八杯酒,她實在咽不下去了,乾嘔了一下。

我看她這樣子,估計再喝就又去吐了,算了整人也要有個度。

我就放棄了灌她。

安百井坐過來:「媽的,你這是要灌醉人家呢?」

我說:「怕什麼,這不是沒醉嘛。」

我慢慢的扶著牆爬起來,然後慢慢的扶著牆去了衛生間。

我去吐了。

吐了回來,我有些神志不清。

慢慢的扶著牆回來,臉一直貼在牆上摩擦著走回來,他們三個看著我笑著。

笑著笑著,林小玲走上來,扶著我去坐下。

還好你有點良心,否則等我清醒了,老子不罵死你們。

林小玲叫服務員去拿了冰水來,輪到我被伺候了。

用冰塊敷臉,用冰水洗臉,然後喝水。

清醒了一點。

我站了起來:「困,難受,睡覺。」

他們也玩夠了,金慧彬和安百井手牽著手,回去。

我則是扶著牆。

林小玲過來扶住了我,我和一起走向賓館。

回到了賓館,她是傻傻的還是早有預謀的我是不知道了,跟著我上了我房間,安百井金慧彬他們也累了,和我們擺擺手就去房間了。

進了房間,我一頭倒在床shang,林小玲則是倒在了那一頭。

然後,兩人衣服都沒脫,就這麼睡過去了。

燈也沒有關。

平時說的酒後亂性,這都喝得爛醉如泥,如泥,都軟如泥了,實在是亂不起來。

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我的鞋子她給我脫掉了,給我蓋了被子,她在窗口那裡打電話。

好像是和她爸爸在打電話,撒嬌的說不想做這個事了,不想干這個工作了,昨晚被灌酒了,然後說著說著委屈的掉幾滴眼淚。

我點了一支煙,看著天花板,天花板在轉圈,酒喝多了真難受,酒不是什麼好東西。

真是個嬌貴的姑娘,只是被領導灌

了一點酒,喝醉了而已,就委屈成這樣了。

那如果換成我,被康雪連我的身體都糟蹋了,那我豈不是該從這裡跳下去死了得了?

做人要能屈能伸啊,一點點委屈算得了什麼,天大地大,忍字最大,忍出風平浪靜,忍出海闊天空,忍出光輝未來,忍出幸福人生,忍來一家人吃飽穿暖。

她不用忍,也可以家裡過得很好,有人養著,我不忍?我早就又去給狗洗澡或者和王達搬啤酒箱去了。

林小玲掛了電話后,過來坐在床沿,問我道:「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我說:「沒有,反正這個點我都是要醒的。」

林小玲捋了捋秀髮,說:「我不知道昨晚怎麼睡在這裡的?我也真不記得怎麼進來的,不好意思。」

她根本都不記得昨晚怎麼進來的,這或許在潛意識裡,她就是對我產生了跟從的意識,就是把我當成了她自己可信賴的對象,她願意跟著我,潛意識裡就是願意的,而喝醉后無意識情況下,她跟了我回來房間。

我說:「昨晚是你把我騙來這裡睡了的。你要賠我精神損失費,還有身體損失費。」

林小玲說道:「去你,我還沒讓你賠1

我說:「你搞清楚,這是我房間,你進來把我給睡了1

她看看房間說:「反正昨晚什麼事也沒發生。怎麼我賠你?」

我說:「嘿嘿,其實你是不是想發生一點什麼事啊?」

林小玲說:「去照照鏡子吧你。」

她的嘴儘管這樣說,但是我知道她從來都心口不一的,女人撒謊似乎就是一種常態,她們說的,做的,都是跟想的不一樣的。

喜歡就說討厭你。

討厭你就說你真好,我配不上你。

日。

我說:「得了,我不需要照鏡子,也知道你昨晚死皮賴臉跟著我進來了。我告訴你,要不是我昨晚喝多了的話,昨晚你一定被我整死,別怪我啊如果還有下次。」

其實我是說實話的,昨晚真喝多了,爛醉如泥,不然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小妮子。

她說:「你敢1

她說這話,還昂首挺胸上來要獻身的樣子。

看吧,她說你敢,意思說不讓你碰,但是那個動作,擺明了就是請君來搞的樣子。

看著她鼓鼓的胸脯,我伸手上去:「你看老子敢不敢1

她急忙雙手交叉遮擋住胸口,閃躲開:「不許1

我伸手上去抓住她的手要拿開她的手:「不許?不要?不要停?」

我嘻嘻的要推她,床頭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兩人面面相覷,然後她急忙下了床,進去了洗手間洗漱。

我接了電話,是安百井打來的:「昨晚折騰了幾次?」

我說:「你這傢伙,嘴怎麼那麼臭,你呢?」

他說:「一般一般,只是十三。」

我說:「胡扯,你以為你是我啊?」

他說:「起來了沒,去爬爬山,然後下午回去吧。別虛了此行。」

我說:「馬上。」

等林小玲從洗手間出來,我和她擦肩而過,手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進去那麼久1

她呀的叫一聲:「張帆,你想死1

我進去洗手后,和林小玲下了樓下退房,等安百井和金慧彬。

安百井下來,面色慘淡,金慧彬面色紅潤。

我打招呼道:「一夜十三次郎,真厲害啊,臉色都黃蠟了。哇,慧彬你臉色紅潤,真是好看埃」

金慧彬一

下子臉紅了,說:「我去退房了。」

安百井說道:「媽的,腰痛埃」

我哈哈笑了。

他問我:「你沒事?」

我說:「我是柳下惠,當然沒事。」

他說:「你去死吧。你就裝,我認識那麼多朋友,沒一個比你能裝的,一邊到處搞女人,一邊標榜自己是一個好人。真陰險,心機婊。」

我說:「你去死吧。」

去爬了東橫山,明顯的,安百井體力不支,爬到了不到幾百米,他就嚷嚷坐纜車,然後四個人就坐了纜車上去,接著,又坐了纜車下來。

然後,吃了午飯,就開車回來了。

整個過程,安百井都心不在焉的,他是真累了。

我在車上逗趣說:「慧彬,以後不要十三次,會整死他啊,你看他都這樣了。」

慧彬介面道:「哪有那麼多。才三次。呀,討厭1

我和林小玲哈哈大笑了起來。

安百井說道:「笑個屁,一次三個鍾。」

我說:「吹繼續吹。」

到了市裡后,我在車站門口下車,和他們分別。

安百井對我擺擺手,不說話了。

林小玲看看我,問道:「你看到我們的未接來電就不能回一個電話?」

安百井說:「誒是回你的,不是你們的。張帆,人家小玲姐那麼落花有情,你不要流水無意埃」

我說:「你才流水。」

然後我對林小玲說:「謝謝你這次的招待,以後我會回電話的,不好意思。」

安百井說:「我你,明明是我給錢的,你對她道謝。哎,依依不捨了?小玲姐,乾脆你下車,陪張帆吧。」

我以為林小玲會罵他,誰知林小玲卻看著我,似乎在徵求我的意見,我拍了一下安百井的車:「滾吧皮卡丘1

安百井問林小玲:「下不下車啊小玲姐,要下趕緊啊我要回去。」

林小玲說:「他不想我下。」

安百井說:「那就別下,先回家。」

他踩著油門走了,我看著車子的背影,招招手,然後去打的回去青年旅社。

我今晚,還是想著去找彩姐。

到了點,我去酒吧等彩姐。

那晚放了她鴿子,然後後面那晚是被林小玲追來酒吧纏著了,然後我逃跑了。

之後。

我就連續幾天沒來了。

今晚我來了。

沒想到的是,我還說來等她,她已經在酒吧里。

她怎麼來的那麼早。

我過去后,發現桌上已經有了杯子,她說:「給你準備的。我覺得今晚你會來。」

然後,她給我倒酒。

我舉起杯子:「這怎麼感覺得出來的?」

她說:「因為你已經幾天沒來了。」

我問道:「難道這幾天,你一直都來等我嗎?」

她問道:「你是不是很忙,工作很忙?沒空?」

我說:「有點。」

她問:「有沒有興趣跳槽?」

我問:「跳去哪裡?」

她和我乾杯,喝了后,說:「明天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吧。」

我問道:「去哪裡?」

她靠近我,說:「今晚上我那裡去,明天我帶著你去。」

我的心撲通撲通跳,和林小玲同一個房間,我都沒這樣的撲通撲通心跳,感覺自己追求了好久的東西,總算得到了的興奮感覺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