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55章 曖昧的對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5章 曖昧的對象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彩姐竟然邀約我今晚上她那裡去。

去幹什麼?

去做什麼?

一個成年的成熟美女,叫一個成年的男人去她家,能做什麼?

我裝逼的說道:「今晚啊,我可能沒有什麼時間埃」

她問道:「你要幹嘛去?加班?」

我說:「我還有事要做。」

彩姐問:「還有別的女人?」

我說道:「不是。」

彩姐說:「那就去我家吧,明天帶你去看看一個地方。如果合適,你看了覺得合適,跳槽,我保證會比你現在的工作有前途很多。收入也高很多。」

我想,她可能帶著我去看她的酒店商業帝國,然後叫我跳槽。

我一定要去。

不過臉上還是裝出欲拒還迎的模樣。

我真是個裝逼犯。

我假裝猶豫了一下,看著彩姐期待的目光,說:「好吧。可是,你知道我現在什麼工作嗎?怎麼會說保證我的收入會比現在的高。」

彩姐笑笑說:「你現在的工作,連車子都買不起,那我出的條件,能讓你幾個月買到好一點的車,難道不好嗎?」

我問道:「什麼樣的好車?」

她說:「奧迪轎車級別的吧。」

我說:「可是我能適合做什麼,你就那麼肯定的讓我去幫你做事?」

她說:「所以明天帶你去看看埃」

我點點頭,勉為其難的說:「好吧,那我明天再把我自己該做的事加班做完。」

我們喝了一點后,十點鐘,她就說去她家吧。

一個單身女人帶著一個男人回家,呵呵,什麼意思就不用講透了。

出了酒吧后,攔了一部計程車,她不叫商務車來了,也不讓保鏢跟了。

然後兩人上了車子的後座。

我問彩姐道:「你住在哪?」

彩姐說:「城市中心花園,吧。」

她停頓了一下,才說完。

她說:「那套房子離明天帶你去看的那地方比較近。」

我問道:「這麼說,你很多套房子?」

彩姐說:「就當投資吧。」

到了城市中心花園,我才知道為什麼叫城市中心花園,因為這個小區,就是在步行街的旁邊。

小區不大,兩棟高樓挺拔在市中心,裡面的綠化地和可以使用的公共面積都很小,但是我看電梯,車庫都好好幾層,而且,進出的都是豪車居多。

我問彩姐:「這裡很貴吧。」

彩姐說:「我前幾年拿的時候,三萬多一個平方,現在炒到了五萬多。可能是這個城市最貴的小區。」

我咂咂舌。

媽的,要嚇死人埃

一平方五萬多,我自己心算了一下,一百個平方,那就是五百萬。

五百萬。

如果我用我的工資省吃儉用一年能有兩萬五的余錢,那麼,要多少年才能買?

答案是,兩百年。

讓我去死好吧。

上電梯的時候,彩姐問我:「你在想什麼?」

我說:「我在想,你好有錢,真厲害,有本事。我就是奮鬥兩百年,都買不起這一套房子。」

她笑了,說:「說有本事,那也是自誇的,我只不過比普通人多了幾點東西而已,我也和你說過了。勤快,膽子大,敢闖。」

成功當然不僅如此,她能成功,自然有她的道理。

勤快?膽子大?敢

闖。

難道我就做不到嗎,我做到了,難道就能成功嗎?

幾率很校

她家在二十多樓,很高了,她開了門。

裡面,卻不是一百多個平方的。

而是兩百多個平方,比我估計的大了一倍。

我是被徹底驚呆。

而且,裝修也是極為奢侈的。

看著這裡面的堂皇富麗,說:「這裝修成這樣,可要花了不少錢啊,那豈不是很奢侈,破費。」

彩姐招呼我進去,說:「是破費了一些,但是自己住嘛,也是為了自己享受,回家,舒服。而且這樣子,才能提醒我,讓我更加努力的去賺錢。有了錢,才能過上好生活,過上舒適幸福的生活,有著豐厚的物質條件。」

我說:「這麼說,很多人買豪車,原來是每天拿來鞭策激勵自己了。」

彩姐笑說:「那也不是這麼說吧。」

她給我拿飲料:「你要喝什麼?你坐啊隨便做,每天早上保姆都上來做衛生的,很乾凈。」

我說:「有什麼飲料都可以埃我不是嫌臟,是怕我褲子臟,弄髒了這個沙發。」

她開了大冰箱拿了一瓶果汁說:「你的褲子很臟嗎?」

我說:「天天抽煙喝酒的,哪能不臟埃」

彩姐說:「我也是經常抽煙喝酒了回來這裡。保姆會洗的。」

她把果汁遞給我,我開了果汁喝了一口。

她開了電視機,兩人坐在沙發上聊天。

她開的頻道是點歌頻道,實際上也沒有什麼看的,就是聽歌了。

兩人聊著,彩姐靠近了我一點。

我看著她,她的兩隻腳都轉過來對著我的方向,腳尖都對著我的身體。

而她的身體,是半側著的,胸口對著我。

一個人對你有沒有意思,光看她勢就明白了幾分。

當然,我是流於表面的,而柳智慧,可以從細微變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得出來別人心中的想法。

彩姐看著我的眼睛,說:「你和我遇到的很多男孩子,很多男人都不一樣。」

我喝著果汁,問:「哪裡不一樣。」

彩姐說:「你似乎靠近我,不是為了錢,也不是為了我。是嫌我老嗎?」

我說:「其實靠近你,就是為了你。沒有嫌過你。」

彩姐問道:「那為什麼那麼久,你似乎,越和我熟越和我保持距離?」

我笑說:「怕嚇走你,這是放長線釣大魚埃」

彩姐也笑了,然後說:「可是魚已經上鉤了,為什麼還不把魚撈起來呢?」

這意思,說的明白了,為什麼我還不上她呢。

我說:「我其實還有一點害怕。」

彩姐問我道:「你害怕什麼?」

我說:「有人說,你經常叫人砍殺男朋友。我其實吧,曖昧的女人也挺多。」

彩姐說:「看得出來,一般的小姑娘還真招架不住你。說我砍殺男朋友,說中了。對於那些騙我錢財的男人,我不會手下留情。」

我說:「呵呵,曾經也有過情分,這樣做,未免太過了,分手就是了。」

彩姐說道:「殺一儆百。你怕嗎?」

我說:「這世上還真沒有不怕死的。我也怕。」

彩姐說:「可你也沒有答應我和我做情侶。」

我說:「是的,我不會答應和你做情侶。如果你覺得有必要,也砍殺我嗎?」

彩姐說:「怎麼把我形容得那

么像狠毒的魔鬼。」

我說:「我覺得我們還是有必要先考慮考慮之間的關係。不然萬一有了關係,然後你發現我曖昧的對象很多,我想,你會砍殺我。」

彩姐說道:「你還是第一個拒絕我的男人。」

我說:「這不是拒絕,這是實話實說,我不僅僅有一個曖昧的對象。」

彩姐收回了雙腿,坐直,腳對著電視機的方向,說:「那就等到你的心全放在我身上再說。我相信我有這個魅力。」

我在心裡恥笑,你再大的魅力,那也許是真的有一些,而另外一些,是因為之前的那些男人,貪圖你的錢,另外的,就是對你拍馬屁的了。

而我身邊,不缺條件如此優秀的女人,就算我現在被你迷暈了一些,可是還不至於達到你以前那些男人一樣的程度。

我站起來說:「那我可以去洗澡睡覺了?」

彩姐說:「去吧,那邊,客房,裡面有新的毛巾和浴巾。」

我對她說:「晚安。」

她沒有回應我。

想來,也許心裡有所不甘,不甘心。

我要的就是她不甘心。

在即將她認為我走近她圈套的時候,我卻跳了出來,可想而知,她心裡是多麼複雜的滋味。

我,是要她遵守我的規則,而不是我去遵守她制定的規則。

再者,我也真的不想被她找人砍殺。

說我靠近她為了得到什麼犯罪證據,那是我自己才知道的事情,只要我不說,她就算查出我是什麼身份,就算問我,我不說,她也不知道。

但是如果因為愛情佔有慾而被她砍殺,虧大了。

為了查這麼一個案子,為了得到她的身體,而讓我付出生命,我可萬萬不幹。

所以我要明確告訴她,我有很多曖昧的對象,不然我真動了她,有一天她知道我這樣子,非殺了我不可。

關鍵時刻,我能守住自己的心,只因為我身邊美女資源多。

否則,我剛才已經被她那樣嫵媚的撩人的樣子給徹底征服了。

客房很大,很豪華,浴室裡面有浴巾,房間有睡衣。

我進去后,關門,脫了衣服,洗了澡。

躺在床shang,我開了電視機。

一會兒后,有敲門聲。

當然是彩姐的。

我穿著睡衣,開了門,看著她,她也是穿著睡衣,看起來是剛洗澡完。

頭髮還是濕漉漉的,胸前的睡衣故意開了扣子。

我看著她前面一片白花花,有點刺眼。

她問我道:「需要電吹風嗎?」

浴室就有電吹風,她是故意來問這個問題的?

我明白了,她是來繼續勾引我來了。

我說:「有。」

她說:「那,要不要再喝兩杯。」

我說:「我有點困,彩姐,明天還要早起,不是嗎?」

她盯著我的眼睛,嘴角微微撇起帶著不滿的意思。

是在說,我都這樣了,這小子都不動心?

我看著她,沒有絲毫要開門放她進來的意思。

彩姐看我沒有想要讓她進來,她說道:「那,現在是要睡了嗎?」

我說道:「是啊,我是不想再喝酒了。有些困了。」

彩姐看著我,點點頭,意思貌似在說,你果然厲害,這樣都能守祝

她轉身:「晚安。」

她回去了她房間。

我關門,躺下,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