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56章 她真的是很吸引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6章 她真的是很吸引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次日起來。

彩姐已經在客廳內等我了。

我說:「早啊彩姐,不好意思,好像起來有點晚,讓你等我了。你家的床很好睡。」

她笑笑說:「沒關係,我也剛起來。」

她家,也有保姆,一早的就來給她做了早餐。

而她這個房子,自是比林小玲的還要豪華奢侈很多。

只是,我想,應該林小玲的爸爸比彩姐有錢更多。

彩姐說:「外面的早餐,吃了有時候拉肚子,就讓保姆每天早上來做早餐。」

我問:「如果你不在呢?」

彩姐說:「我每天睡前如果要她來做早餐,會給她打電話。」

我說:「好吧我明白了。」

煎雞蛋,火腿腸,熱狗,麵包,牛奶,一點蔬果,典型的西方式的早餐。

吃早餐的時候,彩姐說:「你平時對女孩子,也是這樣子?」

我看著她,問她:「你指的是哪個方面的。」

彩姐問:「平時是你帶著女孩子出去約會,還是女孩子主動找你約會?」

我說:「以前我總以為男孩子是需要主動的,後來我才發現,其實男孩子主動,也並沒有多大的成功率,感情自然而然最好,一味強求並不能追求到什麼,水到渠成。」

彩姐說:「那你不主動,那不是要錯過了?」

我說:「錯過就錯過吧,不投資也就不會不甘心了,也就不會心痛了。」

彩姐又問:「這麼說,是女孩子約你的多。」

我說:「大致是這樣的,呵呵。」

就如我現在,對林小玲也好,朱麗花也好,有興趣的,我不主動,不犯賤,不投資,就不會換來不甘心,就不會心痛難受。

彩姐又問道:「那平時,是女孩子主動的,然後,牽手,親吻,是你主動,還是女孩子主動?」

我說:「看氣氛,看對方對我的吸引程度,看我守得住不祝」

彩姐說:「那這麼說,是我還不夠有吸引力。」

她這已經對我表白了。

我說道:「是我不想被砍死。」

彩姐哈哈笑了。

笑過了后,她又問:「那去開房,是你約的,還是她約的?」

我想了想,李洋洋,謝丹陽這些,我說:「各自佔一半吧應該。」

彩姐點點頭,說:「原來你是對我有心理壓力。」

我說:「被砍死的代價太大。沒必要為了**,送命。」

彩姐說:「好吧,我懂了。吃飽了嗎?」

我說:「味道很好,謝謝你,的招待,謝謝你家的保姆。」

她說:「不客氣。那我們走吧。」

出了門下了樓,她去車庫取車。

一輛奧迪越野車。

開出來后,她讓我上車。

彩姐戴上了墨鏡。

我看了她一下,裝扮得很吸引人,也許是故意裝年輕,特地穿了彩色的裝扮。

車子很快,開到了一家很大的正在裝修的一樓店面面前。

停在

了店面面前。

我看著這裡,看看上面,上面是小區履。

而這一層,很大的估計有一千個平方的裝修的第一層,不知道要做什麼的。

我以為她會帶我汝,去夢柔酒店,小鎮上的那些酒店。

誰知道她帶我來的卻是這裡。

我問道:「彩姐,這裡?是嗎?」

彩姐說:「是這裡,正在裝修。」

我點了一根煙,說道:「要做什麼的?」

看來,她是想讓我來這裡幹活,而不是夢柔酒店。

可是我比較想知道的,是關於夢柔酒店的一切。

不是這裡。

彩姐帶著我進去裡面,裡面很大,彩姐說道:「看著這裡,你再看看外面,你覺得這裡做個什麼適合?」

我說:「這四周,小區多,人流好像也挺多,門口可以停車,做一個大飯店,或者大超市的挺不錯。」

彩姐說:「對,就是超市。我想開一家大超市,很大的超市。」

我說:「你不是想開,你已經在開著了,現在不是裝修著了嗎?」

彩姐說道:「是,可是我沒有什麼時間來管理這裡,之前請了一個總經理,她有過在外國品牌大超市管理的經驗,我是高薪聘請的,沒想到她剛來沒幾天,開車去接孩子的路上,出事了,現在還在醫院,幾個月了。我想等她出來再說的,可她恢復得很慢。」

我說:「那你可以另請他人。」

彩姐說:「這不在找嘛。」

然後她看著我,說:「你覺得你怎麼樣?」

我大吃一驚,說:「不是,這可是個重大的任務,你要交給我?我從來沒有過這方面的經驗,我做不了啊彩姐!我會敗光你的錢的。會開門就倒閉的,也許沒開門都倒閉了。」

彩姐說道:「怎麼這麼沒信心?對自己。」

我說:「這不是信心不信心的問題,是我自己沒涉及過這個行業,我根本不懂。敗光你的錢的。」

彩姐說:「敗光就有點嚴重了,只不過投一點小錢玩玩而已。我是看著之前這個地方空著,一直招租,沒人租,租金便宜,心想做個超市,又能賺錢,又能為民服務,多好的事。這裡的居民不少,都是便利店,去大超市還要去市中心沃爾瑪。有一點遠,對很多老人來說,兩個公交站,就已經夠遠了,他們是希望樓下有一個可以去的超市,走幾步就能到的。在這裡開,肯定賺錢。」

這麼大的超市,還說是玩玩,她是真的錢多了。

我說:「是,但是用人不當,正如打仗,讓一個從沒帶過兵的人去帶兵打仗,只有輸不會贏。」

彩姐說道:「你覺得是讓你帶人難嗎?」

我說:「這個超市裝修比較好,我打算投資六百萬左右。超市的規劃,規模,計劃做成什麼樣,投資多少,進貨渠道,怎麼進貨,人要怎麼管,我要做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怎麼做呢?」

彩姐笑笑,說:「這不難,我想過了。我想讓你做副總經理,總經理還是她。你要做的,就是聽從她,她要你做什麼就做什麼,錢也是你來管,包括剛才你說的,規劃,規模,

裝修成什麼樣,進貨渠道,用人,都是她來定,但是是你來辦。她負責謀划,你負責施行。」

我說:「彩姐你也太看得起我了,還把錢交給我管,萬一我捲款潛逃呢?你那麼相信我?」

彩姐說:「我相信你的人品。」

也許是我裝得太深了,她相信我?她只是不知道,我是潛伏在她身邊的一隻披著羊皮的狼。

我點了一支煙,看著忙碌的裝修工人,沉默。

彩姐問道:「你現在上班一個月多少?」

我說:「三四千吧。」

彩姐說:「我給你開出年薪三十萬,分你三成股份,怎麼樣,做不做?」

我大吃一驚,心算了一下,三成股份,六百萬的投資,那就是我只要答應,就有一百八十萬。

每年要是大賺,分紅加工資,我發財了!

天上掉下一個大餡餅。

餡餅,可別到時候變成了陷阱。

伴君如伴虎,陪著這麼一個大黑幫的女頭目,也許有錢也並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她帶著我去參觀她的酒店帝國,我也許會高興的去。

可是她讓我參與超市的運營並且給我分成,我當然也高興,而且給我開了那麼高的年薪和給了我股份,這完全就是在變相的扶貧。

幫我。

我當然理解她的一片心,可是,我敢要嗎?

我怕有一天我玩死我自己。

我說道:「彩姐,這個條件挺誘人的,可是我知道,你是因為看在我是熟人的份上,所以如此對待我。也不是說我是熟人吧,而是你想通過這樣的辦法來幫助我,可是我卻有一種被你施捨的感覺。」

我在找借口拒絕。

彩姐說:「你怎麼會這麼想呢?我只不過,覺得你是一個可以信賴的人。用人的法則是,首用聖人,次用君子,寧用庸才,不用小人。你知道找一個聖人,那很難。這裡一個月的租金,相比別的地方雖然便宜,可以這麼拖著不開業,損失也很多。為什麼我對車禍受傷住院的總經理不拋棄她,還是寧願等著她出來把超市做起來?因為她是一個值得用的人,她是聖人,當時很多人來應聘,我挑選了她,因為我知道了她的一個事,她妹妹把她和前夫的孩子扔給她,她養她妹妹的孩子,視如己出,照顧自己的父母,百般孝順,對待同事,視如手足。這樣的人,是聖人,我無論如何也要留著她。而你,不會是一個小人,是不是人才我不知道,但是你是一個君子。」

我尷尬的說:「彩姐,你真是高抬我了。」

想到我整天想著如何靠近她算計她,我真是尷尬,她卻對我這般好,我更是無地自容。

可是想到她的存在,讓一個黑幫禍害那麼多的人,我又堅定自己幹掉她的信念。

彩姐又說道:「從你的各種表現,你配得上是君子。來加入我們吧。」

既然一下子推脫不掉,我只好找借口拖著,我說:「彩姐,那也要給我一些時間考慮吧。」

彩姐說:「記住,我這不是施捨,靠近我的人很多,但是我看得起的沒有幾個。我也需要像你這樣的人的幫忙,我一個人玩轉不來那麼多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