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57章 她是真的看錯了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7章 她是真的看錯了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說:「好的,謝謝彩姐你的青睞,這個事,我好好考慮。」

彩姐問我:「你還有什麼顧慮的,有什麼附加條件,可以說。我不會介意的,挖角都是需要代價,何況是我看的中的人才。我就是付出再大的代價,我都要努力把人挖過來。」

這就是為什麼,夢柔酒店在鎮上,名列第一的原因,對於那些人才,彩姐毫不吝嗇錢財。

可是我,真的配得上人才兩字嗎?更配不上君子二字。

她是真的看錯我了。

午飯是在裝修的超市對面的一家餐館吃的,原本彩姐還想帶著我去吃好的,可是我還要趕著回去上班,上午已經曠工了,等下我還要去了和康姐解釋一下,不過無所謂了,扣工資罷了,這個月請假了也沒有全勤。

吃中午飯的時候,彩姐一直在教我,一個人做不成事,只有聚集大家的力量才能做成大事。

單槍匹馬是絕對不行的。僅靠自己一個人,是無法完成偉大事業的。彩姐說,她的很多朋友之所以能夠成功,善於吸引和發現人才,善於任用人才,重視人才的培養鍛煉,是成功的關鍵之一。

很多人的成功,是禮賢下士、廣招賢才的結果。也是在此基礎之上,集思廣益,群策群力,攜手共同奮鬥的結果。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她的手下們選擇了彩姐,彩姐也接納了他們。雙向選擇的結果,使得他們雙方的人生價值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體現。

我記得,《大戴禮記》中說的:「君雖不量於臣,臣不可以不量於君,是故君擇臣而使之,臣擇君而事之,有道順君,無道橫命;晏平仲之行也。」

古人也說過:「當今之世,不但君擇臣,臣亦擇君;受命之主,不獨創業難,守成亦不易。」

相互選擇,彼此挑選,形成交集,最終他們走到同一條道路上來。這些人才們,就像奔騰在山谷之中的飛瀉瀑布、潺潺溪流,最終匯入大海之中。萬川歸海,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歸宿,為彩姐出智出力,幫彩姐做大事業。

我有那個能耐嗎?

很明顯,目前沒有。

以後也很難有。

彩姐想著給我夾菜,我拒絕了:「我還是習慣自己給自己夾菜。」

彩姐尷尬笑笑,問道:「是不是我對你真的沒有那麼大的魅力?」

我抬頭看看她,她是年紀比我大一些,大了十來歲,可是三十多歲的女人,正是我這樣二十幾的男人,迷戀其淡淡的母性氣息的時候。

儘管她們不再年輕,不再有少女的天真和純情,不再有青春的靈巧和活力,不再有浪漫的幻想和追求,卻多了成熟和穩重,多了理解和安詳。三十歲的女人更象一首精緻的詩,詩中流淌著美麗與艱辛、溫柔與忍讓、善良與滄桑,原以為精緻只可以用來形容玉器,那種工藝上的精雕細琢,鏤空鑲嵌,讓人不忍觸摸卻又愛不釋手,而三十歲的女人正是這樣,她們的性格內斂而不再張揚,她們的舉止沉靜而沒有狂妄,她們的思想成熟卻並不囂張,她們也許不苗條,卻很豐腴,她們也許不漂亮,卻多了典雅,她們也許不富裕,氣質則更高貴,她們臉上的妝樸素無華,但顯示著魅力,她們身上的衣整齊簡單,卻透著精幹,頭髮柔順不亂,指甲圓滑光潔、皮膚細膩豐潤、談吐不低俗,為人也

謙虛,處事更直捷,她們對人生的理解精緻了,對事業的追求精緻了,對自身的修養、完善精緻了。如此,還有誰會說,女人過了三十就不美了呢?這樣的女人又怎能不說是美到了極致,活到了精緻呢?

「風情」兩字,女人不到一定年齡,是強做不來的。三十以上的女人有別於花紅柳綠,有別於風韻猶存,她們如曼舞輕飛的彩蝶,舉手投足間流露成熟、自信,恰是風情萬種,身上那擋不住的風情。

可惜,有一點,不得不提,儘管男人喜歡三十幾的女人,但是他們通常樂意迎娶回家的還是二十幾的女人。別問我男人找三十以上的女人做什麼,聰明如你,應該明了,生活就是如此現實,也正因為現實,所以它,很真實。

我也是如此,假如和彩姐,真的玩玩可以,結婚?那不可能。

我對彩姐說:「當然有啊,但是我說了啊,我們畢竟還不是情侶。」

對付彩姐這人,不能拿對付夏拉或者對付朱麗花那一套出來。

對付朱麗花,嘻嘻哈哈嬉笑戲弄什麼都好,但是對付彩姐,那一套只會讓她感到幼稚,偶爾幼稚可以,但是一直幼稚,就不行。

彩姐指著對面的正在裝修的她的超市說:「你覺得怎麼樣,從這裡看去?從這個角度。」

我說道:「很大,而且從位置來說,生意會很好。」

彩姐說:「這個門面確實太大,很多人問了想租,都只想租其中一塊,他們的老闆要整個門面出租,我認識的朋友介紹的。有朋友幫忙,什麼都好辦。我想問你,你到底猶豫什麼?」

她這是真正的在考驗我。

這真的是一步成仙的機會,機遇,對於很多人來說,一輩子很長,碰到的機會卻少之又少,抓住了,你成仙了,抓不住,淪為普通人,庸庸碌碌,平凡一生。

這樣的機會,又有多少人能碰到?

比買彩票中五百萬更難遇到的機遇,我不否認我是靠自己的手段來接近她,獲取了她的信任,她才這麼對我。

可是,第一個,目前來說,我不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而且,從她找人跟蹤我來說,她很想挖出來我的背景,我的底細,她並沒有百分百完全信任我,她或許是真的覺得我善良,但是沒有完全相信我,還在懷疑我,她現在這麼給我股份給我加入她,或許是因為好感,或許是試探。

如果是試探,我更要拒絕。

拒絕會獲取她更大的信任和好感,否則,她之前對我那不貪圖她身上金錢的定義,馬上就會改變。

還有就是,我不忘記我自己的身份,我是來幹什麼的?

我還是先是拒絕她:「彩姐,我覺得我真的不是顧慮什麼,而是我這樣子無才無能的,怎麼能幫你做得了那麼大的事。」

彩姐說:「你還是太謙虛了啊,這樣吧,你考慮考慮。」

我說:「好的,我會好好考慮。謝謝你彩姐。」

我舉起杯子,以茶代酒,幹了一杯:「你這麼信任我對我好,我都不知道怎麼回報你了。」

彩姐說:「你好好幫我做事,就是最大的回報。」

我說:「那如果你還想和我發展為情侶的話,我替你打工,那樣的關係豈不是,很怪?」

彩姐笑了:「如果真

的是那樣,我把這個都給你做吧,都給了你。我也不管你了,讓你嘗試做這個,把超市做好了,讓你再試試管其他。」

我也笑了:「彩姐高看了。我沒有那麼大的本事。」

彩姐說:「我一直想拉你加入,是覺得你會忠誠,不會背叛。」

我說:「我們才認識沒那麼久,接觸也沒有那麼深,你怎麼看出來?」

彩姐說:「你用錢,用女人都那麼難收買。」

我說:「不是吧,其實我很容易被收買的。」

彩姐說:「你好好考慮吧。」

她微微有點嘆息,或許是覺得我的不識時務,或許是覺得我太沒自信不敢接過去干。

吃過午飯,我自己打的,回去了監獄。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看身後,有沒有車子跟上來。

彩姐對我還是有點芥蒂,我擔心她找人跟蹤我。

唉,還以為她會帶我去夢柔酒店,參觀她的酒店帝國,誰知道看了一家大超市。

我心裡不免特別失望。

這要查出她們犯罪的證據,那麼多的秘密,還是那麼的遙遙無期。

但是從她自己投資的那家超市來說,她真的厲害,有手段,有人脈,有膽子,有本事。

黑白兩道她都玩得那麼開。

如果每天陪著彩姐身旁,幾個月能學到的東西,是我一輩子都參悟不透的。

到了監獄,我先去康雪那裡請罪,說昨天玩得太高興,今天早上起晚了,剛回來。

康雪說:「也沒什麼,記了曠工。」

我還想到,周末還說陪著安百井那廝去海邊,就對康雪說:「我周六休假,周日我還想請假一天。」

康雪看著我,說:「你怎麼老是請假,有那麼多事嗎?」

我說:「不好意思康指導員,那真的是有一點事需要去辦,答應了朋友的。」

康雪說道:「你天天在外面,萬一監區里有什麼事,你人不在,出了大事了,到時候怎麼辦?」

我心想,我他媽的在不在又怎麼樣,還不是這樣?

我在了,發生大事了,冰冰和薛明媚打了起來,就組織獄警管教防暴中隊去處理。事後,我被推出來背黑鍋。

我不在,發生事情了,還是有人組織獄警管教防暴中隊去處理,事後,我還是被推出來背黑鍋。

我說道:「康姐,我是真有點事。」

康雪想了想,說:「哦對了,夏拉下午回來,你晚上去陪陪她,我給你批假。你多陪陪她,她好像心情挺不好的。」

我問道:「她媽媽恢復了?」

康雪說:「出院了,她和她媽媽可能鬧了點矛盾情緒。挺不高興的,你去哄哄她。」

我說:「是,康姐1

康雪說:「下班后在監獄門口等我,我帶點東西給你,你帶去給夏拉。就說我有點忙,沒能來安慰她看看她,只好托你拿東西來看看她了。」

我說:「是,康姐1

她在請假單上批了假,星期天一天的假。

康雪忙?到底在哪裡忙?不行,我晚上下班后,和她分別的話,我一定好好跟蹤跟蹤她,看她的窩點到底搬去哪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