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58章 陰險虛偽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8章 陰險虛偽的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下午去上班,又是極其無聊透頂的一天。

無聊,是因為沒事幹,有事干,就不無聊了。

看書,打瞌睡,然後看書,然後巡視一圈,好了下班。

下班后,我守在監獄門口。

不過先是守來了朱麗花,她總是很準時的出去,只要不加班開會沒事,她都是這個點這個分,精確到分鐘。

朱麗花走過來,我已經懶得搭理她,不懂說什麼好了,反正跟她說什麼,做什麼,我都是流氓無賴,追求一個女孩子,當你使出了渾身解數,她卻愈來愈遠的時候,你會覺得厭倦了,什麼都不想做了,因為你知道無論做什麼都是徒勞的,乾脆直接就放棄不理了。

我想,我如果對待彩姐也是這麼個態度,她有一天也會不會不耐煩。

所以,慢慢的讓她一步一步的跨過坎,最終得到甜頭,一點一點甜頭的給,她才會繼續跟著追著期待著,否則,如果我對她拒之千里,她很有可能會放棄。

想來,彩姐已經邀請我去她家了,是該走到床shang的那一步了。

我蹲在監獄大門側邊的牆角,點了一支煙,無視朱麗花的過去。

她也不看我,走了過去。

走過去沒多遠,她就站在那裡等,等她男朋友吧。

康雪的車子開過來了,我上了車,朱麗花看著我,沒有表情。

康雪對我說道:「等很久了嗎?」

我說:「也才出來一下,抽了一支煙。」

康雪說道:「就是去買一些東西,讓你帶去給夏拉,我實在沒有時間。你幫我好好安慰她一下。」

是的,讓我去慰安她了。

我說:「康姐你對夏拉真的是好,做你表妹好幸福。」

在我昧著良心講這個虛偽的話的時候,我已經徹底做到了一級演員的水準。

康雪笑笑說:「夏拉是個好女孩,從小就沒了父愛,都是媽媽拉扯大,我把她當成了自己的親妹妹,好吃的好用的,我都會留給她,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讓她這輩子得到最大的幸福。」

我。

康雪已經超越了我的境界,水準達到了特級演員級別,而厚黑程度,我已經無法望其項背。

我說:「康姐,你真是太好了。」

康雪嘆氣,說:「誰讓她是我表妹呢。」

我的臉上眼睛里閃爍著感動的淚花,心中有種想嘔的感覺。

康雪說:「最近這幾天,她似乎對我有一點不滿,我已經感覺到了,她都搬出去了,很少給我電話,也不怎麼願意跟我交流,可能是因為我不去看她媽媽的原因。」

我心裡盤算著,讓夏拉把康雪騙回家裡繼續住著,然後呢,康雪如果把那些什麼轉賬單子啊表格什麼的證據帶回家,那麼,夏拉拿到手給我,就太好了。

開進了快環,然後進了市裡,到了一家大型購物商常

停好車,康雪和我進去裡面,她買了一些補品,女人專喝的什麼什麼補液之類的。

給我拿好,說:「拜託你了小張。」

我說:「康姐,太客氣了。」

她說:「那我就回去加班了,最近做幾個報表,一直出錯。沒辦法。」

她真的有那麼忙嗎?

監獄里真有那麼忙嗎?

她根本就不在監獄忙。

我說:「康姐要保重身體埃」

康姐說:「會的。你打的過去吧,我給你錢。」

我說:「不用了不用了康姐,我自己有。」

她掏出一百塊錢塞給我,我急忙塞回去,如此三番后,她收回了錢:「那就拜託小張了。」

我說:「客氣了康姐。」

當康雪開車走的那一刻,我馬上跑去外面跳上一部停在購物商場出口處招攬乘客的的士,說:「哎呀司機,剛才前面那個女的開走車的,是我女朋友,和我吵架了,你看我給她買的這些,她都扔給我就走了。麻煩你跟上去可以嗎?」

這個司機沒有廢話,跟上去了。

我說:「跟到她停車,謝謝你了,我等下慢慢哄她。」

車子開上了快環,然後往監獄和小鎮的方向。

果然,是去了小鎮上。

到了小鎮上,她把車停在街尾,還是那個地方。

司機把車停在她的車子後面,對我說:「你可以去追她了。」

我說:「等一下吧,我不想在大街上吵架,好多人看著,丟人。」

一會兒后,康雪走向書店,進了書店。

我已經給了錢,然後馬上下車跟了上去。

可是,我跟進去后,已經不見了她的身影。

她可能走得很快,已經上了二樓。

我上去二樓,也找不到了她的人。

我估計她是進去的上次監區長進去的那個房間那裡去,估計這裡不是通向夢柔酒店,就是她們其中一個辦公或者是住宿的地方。

我下了樓出了書店。

媽的,忘了戴口罩帽子什麼的,這裡都是有攝像頭的,萬一讓她們看到,那可麻煩。

我先去了青年旅社,手機上果然有夏拉的未接來電,還有林小玲的。

沒空理林小玲,我給夏拉回複電話,

夏拉貌似有些疲憊,但接到我的電話,她還是高興的說:「你給我打電話了埃」

我說:「嗯,是埃你回來了?」

夏拉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我說:「老夫夜觀天象,掐指一算,今天你會上門找我。」

夏拉說道:「好累啊,你來找我好嗎?我們到樓下新開的火鍋城吃飯。」

我說:「這大熱天的吃火鍋?不吃。」

夏拉問道:「那你想吃什麼?」

我說:「我過去了再說吧。」

夏拉說道:「不是說讓我去找你么?」

我說:「你不是累嗎,再說了,你那裡有免費的地方睡,你來找我我要去開房。是我們要去開房,多費錢。浪費錢。」

夏拉說道:「原來你是這樣想的埃」

我說:「主要是擔心你累的,好了我過去了。」

夏拉:「路上小心。」

我打了的士過去找夏拉。

一見到我,她就過來抱住了我,她長牛仔褲,白色襯衫,很清純,還化了妝別有一番韻味,不失嫵媚的裝扮透著一份青澀的味道。

她抱了我一下,親了我一下說:「我們去吃東西,我有點餓了。」

我指著對面的一家飯館:「吃點炒菜,不想吃什麼火鍋,天熱,上火。」

夏拉嘟著嘴說:「可是我想吃火鍋。」

我說:「那你吃火鍋,我吃炒菜。」

我掙脫開她挽著我的手。

突然很想吃炒青菜。

她急忙拉住我的手:「你都從來不遷就過我的。」

我說:「是嗎?

要怎麼遷就?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別傻了,我是不可能是這樣子的。我一直都是這樣,從不遷就,你剛發現嗎?」

夏拉嘴拉得長長的,可是也不放開我的手。

跟著我進去了飯館。

我點了幾個青菜,然後給她菜單,她看到菜單上菜式,就高興了起來,點了幾個菜。

夏拉搖了搖我的手,說:「喂,你生氣了?」

我說:「不會,沒感覺。我早就習慣你這樣子。」

夏拉轉開話題說:「那你要喝啤酒嗎?」

我說:「隨便吧。」

她幫我點了兩聽啤酒。

吃飯的時候,夏拉說:「我媽媽又罵我了,我就跑回來了1

我說:「罵你?她都這樣子了,罵你埃可是她都這樣子了,你還跑回來,萬一她怎麼樣了怎麼辦?」

夏拉忿忿地說:「她嘴巴還那麼厲害,罵人那麼凶,怎麼死得了。」

我奇怪道:「你去照顧她,她罵你幹什麼啊?」

夏拉說道:「她念叨著,說我是剋星,克走了我爸爸,克她生玻後來又罵我,說我沒本事,什麼都罵。我忍了好多天,今天實在忍不了了。」

真是個奇葩的母親。

如果是我,估計我也要瘋掉。

夏拉說著說著,說:「算了,不提這個了,提到我就煩。」

我說:「那就說其它好了。」

夏拉看著我:「你這些天都幹什麼去了?」

我說:「能幹什麼,上班埃」

夏拉說道:「除了上班呢?」

我說:「吃飯睡覺。」

夏拉說:「還有呢?」

她期待的看著我。

我知道她想讓我說我想她,我就不說,我說:「沒什麼了。」

她馬上變得氣呼呼的起來,說:「哦我知道了,你一定忙著和別的女孩子玩了是不是1

我說:「你不在,我就和別人玩,這又有什麼奇怪的?」

夏拉的嘴嘟起來:「你真的和別的女人去玩啊?就沒有想過我么?」

我說:「有時候吧。」

夏拉說:「我看你就沒想過我!也沒有給我打過電話,我打你電話也不接,信息也沒有。」

我說:「想無理取鬧嗎?那就當我從來沒想過好了。」

她氣呼呼看著了我一下,然後又無奈了,說:「可是人家好想你嘛。」

我說:「哦,知道了。」

夏拉說:「你這都什麼啊,是別人的話,都會說,好幾天沒見,想死我了什麼的。可是你從來不說過1

我看著她說:「你要是想要別人對你說,你可以去找別人去,別在我面前發瘋。再鬧就給我滾1

她看看我,嘴長長的,一下子后,又來討好我:「你買這麼多東西要送誰?」

夏拉看見了我這身旁放的這些什麼什麼補液。

我說:「你表姐,買給你的。」

夏拉說:「是她?」

她有些不高興,提到表姐兩個字,她產生了厭惡反感的心理。

我知道,該是我挑撥離間的時候了。

我發現我真是個陰險虛偽的人,能把夏拉和康雪離間成這樣子。

不過這也並不是我能力多強,而是靠柳智慧教我的讓夏拉對康雪的心理反感厭惡放大暗示,而且本身她們兩之間就有了看不見的裂痕矛盾,才被我利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