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60章 上百女人在群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0章 上百女人在群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這傢伙,完全經不起嚇。

臉色慘白就算了,雙腿不停打顫:「別別,我,我以後不靠近她就是,你你你以後愛怎麼,你們以後愛怎麼怎麼的。我發誓,我不會打擾你們。」

我說:「呵呵,口說無憑1

他說:「那你,那你想要怎麼樣1

我說:「寫個條zi!把你剛才說以後不靠近我們,不會打擾我們的話都寫在紙條上,立字據1

他說:「我寫,我寫1

在明晃晃的刀子面前,真正做到面不改色的人,很少,很少。

我遇到過的,就很少,反正我不是那個,我絕對是願意寫字據的那個。

寫字據當然沒有用,但是這玩意,關係到臉面的大問題,這傢伙,看著他穿著,我就知道他要臉,很要面子,所以,追不到夏拉,也是因為面子,一直不甘心。

寫了這字條,萬一他還怎麼的,我就把這個玩意複印一堆,扔進他公司里,讓他丟人個夠。

沒想到這個老總,口袋裡就帶著紙和筆,他寫了字據,我念到:「按我說的寫!我,大雷公司的老總,因為介入張帆和夏拉的關係,嚴重影響到了她們的感情生活,因良心發現,以後再也不靠近他們,再也不打擾他們。否則,天打五雷轟,出門被車撞死。」

他有點不想這麼寫,我揮揮刀子,他急忙寫了。

寫完了之後,我說:「簽字1

簽字日期,然後他問:「我,我可以走了?」

我說:「可以,不過我要告訴你,你要是還對我怎麼樣,我就讓人把這個玩意複印幾百份扔進你們公司里!到處粘貼讓你丟人。」

他急忙小跑出去幾步,然後又回頭:「我用二十萬,你離開她,把字據給我?」

我說:「說了一百萬1

他咬咬牙,扭頭走了。

我美滋滋的想,也許,他會真的用錢來換這個。

當然,也可能只是我單方面的美好願望。

我看了看頭上,不要緊,沒有什麼攝像頭,他說我拿刀想要怎麼樣他,沒有證據埃

接下來,估計會有三種結果。

第一種,就是他會用錢,一百萬,真的給我,讓我拿著字據給回他,然後讓我離開夏拉。不過呢,我嘴上答應,我未必真的會這麼做。

第二種,他或許會找人干我,不過,想干我的人多了去了,他算什麼。

第三種,或許就此和我們沒有糾纏,那樣最好。

我回到房間,關門,進去關燈,繼續抱著夏拉睡覺。

起來就去上班了。

以為今天也和平時一樣,無所事事,可是,出事了。

擔心已久的大事總算還是來了。

下午,在辦公室昏昏欲睡的時候,監區里突然警鈴大作。

我嚇了一大跳,出事了!

我急忙爬起來,沖向外面,看著一群熙熙攘攘的管教們問:「怎麼回事怎麼回事1

有個管教告訴我:「監區里女囚們打群架了1

然後很多管教獄警拿著電棍出來了,我急忙問:「跟上面領導說了嗎1

然後有個管教報告我:「已經彙報了

,防暴中隊的人過來了。」

我說:「快!我們去裡面去1

沈月不知何時從哪兒冒出來:「隊長,你還是不要進去的好,很亂!萬一什麼的,你很容易成為她們侵犯的目標1

我說:「到底什麼情況。」

沈月說:「就是那兩幫人,打了起來。就在放風場上打起來。」

我急忙說:「快點帶我去1

我讓徐男組織帶人去平止混亂毆鬥,然後隨著沈月進去裡面,沈月對我彙報說:「我們已經把這兩群人分出來了,今天輪到521她們去放風場,可是薛明媚她們的人用暴力,搶了小李的鑰匙,用小刀放在小李的喉嚨,逼著小李開了放風場的門。然後一大批的薛明媚的人進了放風場,兩邊人就打了起來。薛明媚的人都準備有著武器,我看見她們進去后,521她們一大群人都被打倒了,還有人血不停的流。」

我不想聽了:「快點1

沈月和我小跑到了放風場外面,隔著鐵絲網,見裡面,上百人在鬥毆。

看著這一幕,堪比電影中古惑仔陳浩南帶著幫派打群架的場景。

外面是幾群女囚,一大群害怕而遠離吶囚,一大群唯恐天下不亂圍觀嚷著打死她的女囚,還有一大群大嚷著讓獄警們進去制止的女囚。

而中間就是戰場,一方是薛明媚的人,大多手持兇器,剪刀,牙刷柄,刀片小刀這些。

一方則是冰冰的人,手無寸鐵,大多已經躺在地方。

這完全一邊倒的局面。

我看著這樣的亂勢,一下子也慌了神。

這麼亂,上百人在打鬥,而且很多人手拿兇器,就憑我們這麼幾十個先到的獄警拿著電棍進去,估計傷的還是我們自己。

我說:「讓她們先不要進去!等防暴中隊的1

防暴中隊有著先進的防衛武器,盾牌,有著特殊培訓的格鬥技能,而且身穿防彈衣,頭盔,裝備好,為了保險起見,我下了這麼一道命令。

不是我不重視女犯的生命,而是我們獄警進去了,很可能這幫殺紅了眼的女囚們,把平日積累的憤怒全都向獄警們發泄,那樣子一來,獄警們很可能被弄死弄傷很多。

兩害相權取其輕。

幾分鐘后,裡面還是熙熙攘攘的打鬥,倒下的人越來越多。

防暴中隊的來了,武警也來了。

來了上百人。

開了放風場的們,防暴中隊和武警進去后,就朝她們噴辣椒水,催lei彈,還有水車來了,高壓shui槍狂噴。

一下子,打鬥著的女犯們全都蹲坐下去,趴下去,躺在地上的,沒一個站了起來。

然後防暴中隊和武警進去,用專用的塑料繩一個一個的把她們的手全部反綁。

防暴中隊的車子過來,用高音喇叭對裡面喊道:「全部蹲下來,手抱著頭!否則開槍1

一個女囚還站了起來,拿著刀子想要往一個蹲著的女囚一刀插下去,槍響了。

十幾個武警站在外面一排,全都帶著槍,對著裡面。

打在不知那個女囚身上的哪個部位,她搖搖晃晃兩下,倒了下去。

沒人敢站起來了。

獄警

們進去幫忙,我也趕緊進去了。

一個一個的全部都反綁了,然後,沒收武器。

接著,一個一個的被帶起來,押送回去。

這時候,我們的監區領導,監區長康指導員等人總算來了。

來了之後,監區長對我就是劈頭蓋臉的大罵:「你怎麼回事!之前讓你調解糾紛矛盾,調解成了現在這樣1

我看著她,心裡憤怒,可是我沒頂嘴,只是看著她。

她說道:「這下子出大事了1

救護車也來了,搶救倒在地上的,流血的,受傷的女犯,紛紛的拉上了救護車。

事故現場清理那麼快的原因,說來造孽,就是怕外面知道,社會知道,記者知道,領導知道。

多大的事,都要自己內部解決消化,否則,這可是涉及到領導們烏紗帽的大問題。

就算死人,也要掩藏祝

實在掩藏不住,就找其他借口,什麼女犯自己想不開自殺啊什麼的。

只是,如果遇到一個好領導,不會讓這麼黑暗的事情發生。

接著,噴水車把地上沖乾淨,然後看上去,乾乾淨淨的,就像剛才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

我們又各自回到了自己崗位,在沒有得到上面的通知之前,我們能做的,只能是這樣。

而我們的監區領導,一下子又消失了不見了。

獄警們都在聊著剛才發生的事情。

我把沈月叫來,說:「去查查那個521,還有薛明媚,死了沒有。」

沈月出去了。

我不想這兩個人死,我擔心她們出了事,這麼一場毆鬥,也許,她們兩傷了,或者死了,都有可能。

媽的,康雪這幫人,不把監獄弄亂就不罷休了。

我抽了一支煙,看著監獄裡面,這麼看著,風平浪靜。

實則,暗流洶湧。

監獄召開了緊急會議,我這樣的小芝麻官沒有參加的份。

不知道說了什麼,不知道上面要怎麼樣。

是不是真的要我背黑鍋?

我竟然顯得平靜。

這樣的時刻,我居然顯得平靜,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該來的都會來的,不該來的都不會來。

我在心裡這麼告訴自己。

過了一會兒,桌上的電話響了,是康雪打來的。

她說道:「上級要求你,暫時停職。」

我心裡還是不舒服了:「為什麼1

康雪說:「出了那麼大的事,還問為什麼嗎?」

我問:「那我什麼時候恢復工作。」

她說:「等通知。」

說完她就掛了電話。

我坐回了椅子上,剛才心裡開始感到煩躁,終於,還是真的來了。

徐男敲敲門,進來了,我讓她去打聽的是女囚們的狀況,她告訴我,暫時沒有女囚死亡的消息,倒是有兩個重傷,還在搶救,其他的都沒有多大事。

我只有在心裡保佑這兩個女囚不要死了。

我不喜歡出人命,每個人都很重要,我是在憐憫這些生命,同樣也是祈求不要出那麼大的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