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61章 被停職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1章 被停職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問道:「對了,521和薛明媚呢?還有,丁靈。」

徐男說:「我現在去看看。」

我才想到,我已經讓沈月去查了。

頭腦有點亂,心也有點亂,我需要平靜下來。

我說:「等下,你,徐男你還是去等一下看看女犯們受傷情況,還有去看看領導們怎麼處理這個事。」

徐男說:「參與毆鬥的女囚都被控制住了,監獄長下命令,正在加緊調查這個事。」

我抽了兩口煙,擺擺手,說:「你去吧。」

徐男頓了頓,說:「剛才我看到那個。哦,隊長,我不知道這個該不該說。」

我抬起頭看徐男,她欲言又止的樣子,到底想說什麼。

我說:「你要說什麼,你儘管說就是。」

徐男說道:「剛才我看到那個被槍打中的,可能就是薛明媚。」

我驚愕的看著徐男:「你說什麼1

徐男說:「我從側面看過去,很像薛明媚,當時我離得比較近,可是我看不到正面,我也不能確定是不是。」

我想到剛才看到那個中槍的女囚,的確很像是薛明媚,不是很像,有可能就是薛明媚!

我忙說道:「徐男,你趕緊去看看,薛明媚在不在,查一下中槍的是不是薛明媚。」

徐男又說道:「那,還有一件事。」

我不耐煩的說:「男哥,平時你都直爽的很,你現在怎麼這樣子,跟個八婆一樣的婆婆媽媽?」

徐男壯著膽子說:「隊長,我聽人說,你被停職了,我看你為這個煩,其實你大可不用煩。」

我問:「這個都傳出去了?」

徐男點點頭。

我呵呵了一下,苦笑,說:「總是要找個背黑鍋的。」

徐男說道:「只是停職,沒有要你接受檢查,我估計不會有什麼大事的。」

我說:「可能她們想要一步一步來,先停職,然後檢查,然後背黑鍋,然後踢出去。呵呵。」

徐男說:「我不希望你走。」

我說:「這不是我說了算。」

看著徐男,我心裡湧起一陣感激之情,說:「謝謝你,男哥。和你並肩作戰的日子,那麼的默契,你是我在這裡一個很好的朋友。」

之前借她們的錢,我都還得差不多,徐男的我都還清了,儘管如此,她當時在我困難的時候,和我並不是很熟的情況下,伸手幫我一把,這些我值得我感恩終生。

雖然康雪也幫過我,但她那種幫,正如她對她表妹夏拉的那種幫,是帶著想要利用夏拉的目的而去施恩的,她這個人,精打細算,心機城府極深,一切付出,都是為了利用她人達到自己的目的。

我問徐男:「男哥,停職可以外出嗎?」

徐男說:「可以,又沒有限制你行動自由,也沒有說要你接受檢查,你可以自由進出。」

我說:「好的,那麻煩你去幫我問一下,那個被槍打趴的,到底是不是薛明媚。」

徐男走了。

薛明媚。

不會是薛明媚被打死了吧。

可是,薛明媚掀起了這場鬥毆,儘管就算沒有薛明媚,康雪也會煽動其他人對冰冰她們下手,但是還是薛明媚掀起了,她如果真的被打死,我就算心裡有多難受多不舍,也覺得她是有點罪有應得。

畢竟,這些都是人命埃

就像,被毒販逼著去販毒,毒販固然是主犯,該死,該殺,但是薛明媚作為從犯,也不可饒耍

過了半個小時左右,沈月回來了。

我急忙問道:「薛明媚,丁靈,都在嗎?」

沈月說:「她們都在自己的監室。」

我心裡的大石頭放了下去,說:「都在自己的監室?奇怪,她們怎麼會在自己的監室。那,那個521呢?」

沈月說:「受了點傷,不知道哪裡傷,只知道是輕傷。」

我說:「好吧。那兩個重傷的怎麼樣了。」

沈月說:「還在搶救。」

我哦了一聲。

沈月去忙后,徐男又來了,告訴我說,那個被槍打中的是打到腳上,沒什麼事,不是薛明媚,而是薛明媚團伙的人,因為和521團伙的那名她想殺的女囚進監獄前就結仇,因為她丈夫甩了她和那個女囚好上的原因,而她們,都是被那個男的唆使幫忙帶毒,全都進了監獄,因為有奪夫之仇所以想趁著這次混亂,拿著刀想捅死那個女囚,還好武警果斷開槍,否則,那個差點被捅的女囚,估計多半被弄死。

而那兩個重傷的女囚,並不是因為這次打架鬥毆直接造成的嚴重傷害,而是原本兩幫人之間,就有囚犯跟囚犯之間結有其他像上面說的那樣這樣的仇恨原因,藉機報復。

不過無論如何,煽動起這次鬥毆的真正幕後主使,薛明媚,逃不過被懲罰了。

但願那兩個重傷的女囚沒事吧。

之後,沈月來告訴我,兩個重傷女犯,沒了生命危險,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但是調查還在進行中,這些是我所參與不到的,我已經被停職了。

只是被停職了,沒有被調查,但是還是有監獄的領導找了我,下來問了一些情況,問了我之前怎麼調解這些糾紛之類的,我當然沒有去說什麼有人逼迫薛明媚這麼深層的原因,而是說我不知道薛明媚和521到底為了什麼鬧成這樣子,或許兩幫人平日就分幫結派,這在監獄很常見,不知多少次的幫派鬥毆,都是因為這個原因。

之後,她們就走了。

而到了下班時間,我吃完了飯,也沒有人來找過我。

聽說調查還在進行中,但是已經沒了我的份。

呆在宿舍,我感到很壓抑,靠,乾脆出去算了。

然後我就出去了。

兜兜轉轉一圈,去了青年旅社。

手機上有安百井打來的未接電話。

我有氣無力,給他回復了電話:「什麼事啊?」

安百井問道:「你怎麼有氣無力的,大姨媽來了?」

我說:「你大爺才大姨媽來了,唉,單位發生點事,心情不開朗埃」

安百井問:「有什麼不開心的事,說來讓我開心開心。」

我說:「開心你大爺,這個事,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算了,要不你請我喝酒吧,想喝酒,找人喝酒。」

安百井說:「哎呀我正要找你喝酒!出來吧有好事來了,速度1

兩人約好了地點,然後我出去了。

到了燒烤城,我等了安百井一下,他來了。

兩人坐下來。

明顯的兩人的情緒成了正比,我是耷拉著頭心情不爽,他是昂首挺胸興高采烈。

兩人隨便點了一些吃的,要了酒,他問我道:「怎麼事,說來聽聽1

安百井扔了一支煙給我。

我點了煙,說:「媽的,監獄發生了一點亂,就是女囚們群毆打群架了,現在監區的領導可能要追究我之前調解糾紛不利的責任,想讓我背黑鍋,我被停職了。」

安百井問道:「停職了?什麼時候停職了?」

我說:「就今天,不知道能不能復職了我。」

安百井高興的一拍桌子:「那正好了!不用請假了!剛好了1

我一

臉不爽的看著他:「你這什麼意思啊?我都停職了,你都還那麼高興?」

安百井說道:「靠,明天,我剛好約了唐曉傑和劉慧,去海邊啊,你停職了好啊,一起去了不用請假了。」

我說:「我你大爺了,我都被停職了,你還先想著讓我陪著你玩?」

安百井問我道:「那你想怎麼樣嘛?你都被停職了,你不去玩,也是被停職了,你難受,高興,也是已經被停職了,難道你哭了就不用停職了嗎?對不對?」

我說:「是這個道理。」

安百井說:「對啊,你哭不哭,難受不難受,誰管你啊,聽我的,管他什麼停職,先去玩,我上了唐曉傑,你上了劉慧再說。什麼停職不停職,等玩回來了,再考慮這個事。」

我說:「可我還是難受,沒那個心情埃」

安百井又拍桌子,然後說:「輪到我你了,你說你沒心情,難道你在屋裡面哭著,心情就能好?還不如去搞了一個美女,去海邊玩玩,費用我全包,你搞劉慧的時候,還會去想這個不開心的事嗎?」

我說:「當然不會。」

安百井說:「我們就坐在海灘上,搭帳篷,喝酒吃燒烤,喝完了,搞,那個痛快啊!想想新歡的身體,唉,口水都流下來了。你他媽別去想不開心的這些事,等回來了,哥安排你新的工作。」

我問:「去街頭掃地嗎?」

安百井說:「當然不是,話說,我早就有一個想做的事,因為我身份的原因,不方便去做,你被開除了,剛好,我們兩一起做,我來投資,指揮,你來施行,我們錢對半分。知道什麼嗎?我其實早就想在我們那小區門口開一家餐廳,很多情侶,大一點的西餐廳。」

我說:「我對這個一竅不通埃」

安百井說:「靠,不用你通的,難道我還讓你去做菜不行?對吧。好了先不談這個,我們先計劃明天怎麼玩。」

安百井的意思是,明天下午去接了唐曉傑和劉慧,然後呢,一起出發去海邊,然後搭帳篷,喝酒,吃燒烤,睡一夜,看日出,游泳什麼的,真是極致享受埃

說著我口水都流出來了。

當晚,我就沒回去了,在安百井家附近開了一間房,睡下了。

今天的事情鬧得我有些疲憊,心煩得很,不過還好有安百井的一番安慰,想到我就算被開除了,還是有很多事做的,例如開餐廳啊,和王達創業啊,都可以啊,天無絕人之路,就算干不起來,也不至於像之前一樣,去給寵物洗澡埃

第二天醒來,渾渾噩噩的,居然睡到了十一點,這真是少見。

可見昨天我是被折騰得有多心力交瘁。

退房后隨便吃了一些東西,安百井來接了我。

他戴著大墨鏡,興趣高漲,比大太陽還高漲。

然後,他興高采烈的,開著車前去接劉慧和唐曉傑。

當我們到了那個指定位置,等了一下后,不知何時,從身後上來了兩個女孩,打開了後座的車門,上了車。

我兩一回頭,都大吃一驚:不是唐曉傑和劉慧,而是金慧彬和林小玲!

我們兩都驚愕了。

這都怎麼回事。

大變活人嗎?

我懷疑安百井這傢伙,是不是約錯人了啊!

看著林小玲和金慧彬,我招招手,算是打了招呼。

安百井呵呵了一下,掩飾著自己的尷尬,問道:「那麼巧啊,你們怎麼在這裡呢?」

林小玲說道:「路過的,竟然剛看到你們,真是巧。」

金慧彬臉色不太對勁。

我不太相信有那麼巧的事,路過的?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