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63章 利益會傷害感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3章 利益會傷害感情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問了安百井在哪裡,告訴他我們已經走到了街尾轉角,甩開了劉慧和唐曉傑。

安百井回複信息,就來。

然後一會兒后,安百井開車過來,接了我和林小玲。

他們兩坐在前面,安百井的手牽著金慧彬的手,一邊牽著一邊開車,我靠那麼短時間,就安慰好了金慧彬?

那麼快?

林小玲看著兩人牽著的手,心裡也明白了**分:「慧彬,那麼容易就原諒這個渣男了?」

安百井回頭說道:「你想要說什麼?想我們分手不行?慧彬,你這個好朋友,心腸歹毒,整天想我們分手。」

林小玲有些生氣:「安百井你這人怎麼這樣的?是誰心腸歹毒的?你做出這樣的事情,你就不覺得你有什麼愧疚的嗎?」

金慧彬說道:「剛才百井哥已經跟我道歉了,好了小玲。」

林小玲說道:「就這麼就道歉了就原諒了他啊?」

我插嘴道:「去買把菜刀砍死他好嗎?」

林小玲狠狠看我一眼。

我說:「人家都和好了,你還煽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的,你還不心腸歹毒。」

林小玲罵我:「你也是一丘之貉。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就和她吵了起來。

吵著吵著,就互相對罵你結婚了你和你老公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一定是狗男女之類的話。

讓安百井和金慧彬笑了起來,安百井說道:「我看你們真是狗男女,天生一對。」

安百井說道:「我請大家吃飯吧,為了表示我的歉意。」

我說:「剛才林小玲答應說請我吃飯,你們吃你們的,我要林小玲請我吃。」

安百井回頭看看林小玲,林小玲說道:「我也不想看到你們兩個,我多管閑事了你們還嫌我煩。我要下車。」

我問:「哎說過的話不算數啊?耍無賴啊?說請我吃飯呢?」

林小玲說:「那你下不下車1

安百井停好車,我和林小玲下車了。

下車的那一刻,安百井對我打了一個眼色,然後晃晃手,示意我電話聯繫。

我做了一個ok的手勢。

我和林小玲去了一家西餐廳。

點了餐后,林小玲說:「最看不得你們男人,剛開始的時候,對女孩子好言好語,後來就發展成這種樣子。還劈腿。」

我說:「呵呵,是的,很多男人都這樣。你要睜大了眼睛看,一定要找到那個不會劈腿的男人。」

林小玲說:「你這種人不用睜大眼睛看,就知道一定會劈腿。」

無所謂她說什麼,我多點了幾樣吃的,上菜后狂吃起來。

林小玲喝著飲料,說:「為什麼你吃飯就像別人要搶你吃的一樣?」

我說:「好不容易有一頓好吃的,就不顧形象了。」

林小玲說:「你們伙食很差?」

我問道:「你覺得監獄飯堂的伙食會很好嗎?」

林小玲說道:「哪個飯堂的伙食都不會太好。以後我不用吃飯堂的飯了。」

我說:「你有錢,可以每天去開小灶,不過在我們那裡,開小灶的代價是很高的,吃一餐,點現在吃的這樣幾份菜,起碼比這裡還貴三四倍。」

林小玲說:「那麼貴埃」

我說:「我靠,富姐也喊貴,看來我們監獄的飯店賣的東西真是夠貴了。你們食堂能吃什麼?」

林小玲說:「就平時在大學吃的那樣,可我以後都不用吃了。」

我問:「為什麼?」

她說:「我辭職了。」

我看了她一下,說:「你沒病吧你,好好的工作,就因為被領導灌了幾杯酒,說不幹就不幹,你知道不知道好多眼紅的人都盯著你這個工作埃」

林小玲說:「不幹了就是不幹了,多少人盯著關我什麼事。」

我舉起大拇指:「家裡有錢就是好,有錢,任性。」

林小玲說:「我就是沒錢我也不去受那個氣。」

我呵呵說:「你以為這世上那麼多人喜歡受氣啊,特別一些領導,罵下屬罵的狗血淋頭一樣的,還不敢吭一聲。你以為他們喜歡被罵嗎?他們也沒辦法,這是金飯碗埃算了你們有錢人,永遠不會懂什麼是金飯碗。對於我們這些農村的貧民小農民來說,能有這樣的一份工作,簡直是鯉魚跳龍門了。」

她不說話,喝著飲料。

我問:「那你爸送你進去單位去幹活了,你就這麼走,他不說什麼嗎?」

林小玲說:「他說我做什麼選擇他都支持我。」

我說:「你爸真好。」

林小玲說:「他說他也不想看到我受委屈,還要我群染疲比我爸年紀還大,真噁心。」

我說:「呵呵,那你以後要做什麼?」

看來,是我替她想多了,她家那麼有錢,就是什麼不做都無所謂的。

她說:「我爸說給我開店。」

我說:「真是好爸爸。」

她說道:「嗯,我爸爸對我很好的。他對我什麼要求都沒有,只要我高興就好了。」

我吃飽了,拿了飲料,喝著,我說:「我見很多女孩子的父母,就像李洋洋家人那樣,硬是要逼著李洋洋嫁給什麼門當戶對的啊,還有嫁給有錢人的啊,反正如果像是我這樣的,絕對被掃地出局,你家裡那麼有錢,你爸爸豈不是要把你嫁給更有錢的男方才行?」

林小玲說:「他還不會這樣,我高興就好。他說他朋友的兩個女兒,一個嫁給了一個什麼局的副局長兒子,一個嫁給了一個年輕的三十多歲的縣長,後來,那個副局長和縣長因為貪污受賄被坐牢了,他們家也遭殃了。我爸說,要是我找對象,找一個人品好的就好了,不需要他有多少錢,人品不好,把家都敗光了。」

我說:「你老爸還真不是一般人物,能有這樣的看法,一定是一個高人。如果能和你老爸聊聊,那一定有不少收穫。」

林小玲說道:「他呀,他很忙的,可如果你想見,去我家裡呀。」

我急忙說:「我靠我敢去見嗎?等下他以為我是你男朋友,就我這樣的,他要打死你,就跟打李洋洋一樣,不給出門了。」

林小玲說:「我爸不會是那樣的人。」

我看了看時間,既然今天不能去度假玩,那回去監獄算了,這時候,因為發生了那些事,我的確是有一些心不在焉,人在曹營心在漢。

我想著早點回去,看看事態發展成怎麼樣了,也想知道,我自己是到底被怎麼處理了。

可這些,只要能找到賀蘭婷,她應該全都知道的,可她關機埃

正想著,手機合時宜的響了起來,還是賀蘭婷的。

我馬上站起來出去外面接了電話。

賀蘭婷說道:「找我什麼事?」

我說道:「我在信息上寫清楚了。」

賀蘭婷問:「我還沒吃飯,你呢?」

我說:「我已經剛吃了,你不是會叫我請你吃飯吧。」

賀蘭婷說:「你不懂規矩嗎?要人辦事請吃飯難道不是很正常嗎?」

我說:「請你吃飯可以啊表姐,可是你不要動不動就幾千幾千的吃,那要吃窮我。」

賀蘭婷說:「請不請是你的事,吃什麼是我的事。」

我說:「好好好,那我們在哪裡見面。」

她說:「上次那家。」

她掛了電話。

上次那家,還是最貴的那一家。

我回到了餐廳里,坐在了林小玲面前,對她說:「抱歉啊,我有點事要去處理埃」

誰知她說道:「什麼事!我也去1

我說:「我這有事呢,你去做什麼啊?」

她說:「我閑著無聊,我喜歡多管閑事。你和那個酒吧的那個女的約會吃飯對嗎?」

我說:「吃飯是吃飯,但不是約會,也不是她,是別人,我這真有事。」

林小玲糾纏不休了:「說清楚什麼事。」

我說:「我們單位發生了一些事,我所管轄的監區,發生了鬥毆,上百人打在一起,重傷的輕傷的都有,有人想要把我推出去背黑鍋,我不想啊,就找領導請領導吃飯,送點東西,讓她幫我解決埃」

林小玲問道:「監獄里真的那麼亂埃」

我說:「何止亂啊,簡直是大亂埃你也不想想看,監獄里關的都是什麼人,都是世上第二壞的人。那還了得,一鬧起來,殺人啊打死人啊都是不奇怪的。」

林小玲問我:「第二壞?那第一壞的人呢?」

我說:「都被槍斃了。」

她說:「你這工作,也不省心呀。」

我說:「何止不省心,每天都煩。」

她說:「你也別做了,等我開了店,或者開了公司,你來給我打雜。」

我說:「我命真好,有很多人都對我說這個話,都讓我去給他們打工。可說真的,我自認為,我是個蠢人,做現在的工作,清閑,不用腦,我勉勉強強混日子混過去。可讓我去做其他,我擔當不起重任,而且讓我給自己的朋友打下手,總感覺很奇怪,我更怕的是,朋友之間,牽扯到了利益,以後,感情難免有傷害。」

林小玲說道:「你想得真多。」

我站起來,說:「謝謝你這頓飯,那我先走了,再見。」

她看看我,想說什麼的,話到嘴邊又不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