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65章 陰謀得逞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5章 陰謀得逞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彩姐看了我一會兒,說:「我說了你就是個小孩。」

我晃了晃酒杯,說:「可能真的像個小孩。」

彩姐說:「是是,不是像。」

我問道:「在你眼中,我真是個孩子吧。」

彩姐說道:「只有孩子遇到了不高興的事情,才有資格哭泣悲傷。你說你是小孩嗎?」

我笑笑,說:「讓你見笑了,對,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做就是了,可是被整出來,心情還是很失落。」

彩姐說:「你那麼善良,還有人整你?」

她在誇我,誇得我心裡舒服。

我說:「為了利益,當然有。領導讓我去處理一些事,擺明了推我出去背黑鍋,結果事情真的沒處理好,她們想藉此趕我走。」

彩姐說:「其實不用去想太多的,靜靜去等一個結果就好了。走也未必不是好事。沒地方去,我接納你。」

我抬起頭看她,這一刻,她真像一個聖母一樣,張開了她廣大的胸懷來容納我這個找不到方向的流浪孩子。

相比起賀蘭婷的冷冰冰,我感受到的不僅僅是一丁點兒的溫暖而已。

我說:「謝謝你彩姐。」

她對我又是溫暖的一笑。

這樣的人,也難怪手下那麼多人死心塌地跟隨她。

她的手機響了,她說我去接個電話,然後去接了電話。

我坐了一會兒,聽著台上的歌手在唱歌。

這個酒吧歌手的年紀大都比較大,三十加的,唱的大多是老歌。

一個三十多歲的短頭髮的女子,唱一首陳慧嫻的經典歌曲月半小夜曲。

酒吧里好多人揮舞著手,是挺好聽的。

我等著有點憋尿,就去上了洗手間。

在洗手間出來后,我看見彩姐在走廊角落盡頭打電話。

我想了想,本不想打擾她,可我突然想去偷聽她和誰打電話,在聊什麼,是不是酒店的事。

我偷偷的沿著牆壁過去,到了她身後,閃躲進角落桌子旁。

接著,聽見她打電話的聲音了,我躲著后,她剛好轉身過來,一邊踱步一邊說話,還好我躲得快,不然就被發現了。

只聽她說道:「天天來酒吧,也只是聽聽歌埃結婚?沒那麼早,結婚會通知你的。換男朋友?沒,換男伴就有。鴨zi?哈哈,說到鴨zi,靠近我的這樣的帥哥就很多。哎最近我見有一個男孩,和我初戀男朋友的性格挺像的,可以玩玩。不過有點難辦,不像其他男的花點錢就行。我可能要大出血。錢嘛,掙來就是花。哈哈。好了不和你說了,記得你的美容店開業給我電話,我再忙也擠出時間。好,再見。」

我的心咯一下,老子還想玩她,沒想到,從一開始,她是帶著和我玩的心態。

我的心突然好難過,我以為她會投入了感情,我以為憑著我的努力的魅力,搞定她了,所以她才心甘情願的讓我去她準備開的大超市管事,可誰想,她卻是說,她只是在投資,也只是為了釣到我而已。

敢情,我才是那條魚。

呵呵,我苦笑,我和她,我以為我在設計她,其實她也在算計我。

我們

兩的關係,真是有意思的可笑。

我不知怎麼回事,特別的難過,我以為她依賴了我的,我以為她會成為我夢中保護我的那個大姐姐的,可誰知。

彩姐出去后,我再也沒有了和她糾纏下去的心情,一切好像都變得沒有了意義。

我沒有去大廳,直接從隔間出了外面,然後漫步在街頭。

悲哀。

一種悲哀的感覺升上來。

我打了的士,去了青年旅社,然後也不洗澡就躺下睡覺,全身無力,沒勁。

昏睡過去。

醒來是早上。

抽了一支煙,看到自己沒有脫衣服,睡了一晚上沒有脫衣服。

抽著煙,我想著,我已經被停職了,我好像已經無所事事的了,我跟一個街頭流浪的沒兩樣了。

所有人一夜間貌似都要拋棄我嗎?

我爬了起來,再躺下去,我心裡更不爽。

起來后,我去了市裡,到處轉轉。

可我沒心情轉。

我回去了監獄。

好像,那裡才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回到了監獄了,看著這個鬼地方,心裡竟然有了一種回到家的感覺。

呵呵,真是奇怪。

我竟然留戀這裡,而且特別的留戀。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我知道自己被停職了,但是我還是想上班。

可再也沒人來煩我了,平日來煩我的那些人,那些電話,再也沒有。

下午,我去了放風常

我想見見柳智慧。

她到了那個點,出來了。

我走了過去。

兩個管教識趣的下去了。

我坐在柳智慧的旁邊,她自己在做運動,伸懶腰,踢腿呼吸空氣什麼的。

我發現她的一字馬好美。

完全是藝術欣賞的眼光,我現在沒有了**的心情。

我抽著煙,也不說話。

她抬頭向著天空,天空飄著一點點點的一顆一顆小雨,這種天氣陰沉沉,不過很涼爽。

柳智慧閉著眼睛,呼吸了兩口空氣,問道:「張警官,怎麼了?心情不美麗?」

我說:「我被停職了,因為鬥毆的事情。我可能是被推出去背黑鍋的。」

柳智慧說:「哦。」

淡淡的口氣,事不關己的口氣。

我心情變得更沉重,我說:「我靠我都那麼不高興了,你作為我的朋友,就不能安慰我兩句?一個哦字?」

柳智慧說道:「世間一切,除了生死,無需看得太淡。你有手有腳身體健康,一個大男人,離開了這裡就會死嗎?」

我說:「想是這麼想,可我還是難受。」

柳智慧說:「我心目中能叫做男人的職業,只有幾種,我最喜歡的一種是戰場上浴血奮戰鐵骨錚錚的軍人,一種是商場里哪怕屢戰屢敗依舊內心堅強最終能呼風喚雨的鬥士。你能成為哪種?」

她看著我,說:「你在戰場上,敢上嗎?你在商海里,如果失敗了,一無所有,你就是那個跳樓的弱者。弱者不配擁有幸福。」

我羞愧的說:「想是這麼想,可我還是難受。」

柳智慧笑笑,說:「你比所有這些在監獄里坐牢的人都幸運,或許對比一下,你會感到你其實是很幸福的。對比起我呢?」

我看著她,說:「抱歉,提到這樣事,你們總是不會開心的。」

柳智慧看淡的笑著說:「沒什麼事可以傷到你,除了你自己。你是來找我訴苦,尋求我的安慰的是嗎?可是我想,你應該回到你媽媽的懷裡,哭著求她讓她安慰你哄你。」

她有些嘲笑我的意思。

我說:「我的確是來找你訴苦的,也許我真的沒有我自己想象中的堅強,對比起你來說,我真的是一個心理上的弱者。我只是想問你,如果遇到不高興的事,怎麼才能夠讓自己不去理會這些,如果我想自殺呢?」

她突然說:「跟我睡一覺吧。好嗎?」

我的心突然砰砰砰的劇烈跳起來,她說的這個,是真的?

她想和我睡覺?

要我睡她?

不是。

是她要睡我?

我問道:「你說真的假的?」

柳智慧伸手對我說道:「真的,你喜歡我,是嗎?你看,我身材好嗎?」

她展示出她s的身材,我情不自禁道:「你不是玩我吧?測試我嗎?」

柳智慧說道:「看來還是有了防備心埃」

我說:「,果然在測試我1

柳智慧說:「現在你的心情是不是沒那麼難受了?」

我想了想,說:「好像是真的埃」

柳智慧說:「擺脫壞心情的方式有很多種。就像失戀了一樣,你老是原地不走,走不出自己的痛苦內心,一輩子都要這樣嗎?你可以轉移一下注意力,改變一下自己的心情。你可以去找找其他的朋友談談做其他事,工作沒了,沒關係,或許做其他,你會有更大的成就。」

我開她玩笑說:「那你作為我的朋友,難道看我這麼痛苦嗎?要不你就犧牲小我,讓我高興一下,然後我可能就好了,去做生意真的會有大成就。」

柳智慧轉身就走:「祝你好運張警官。」

看著她的背影,我又點了一支煙,我的心情沒那麼煩悶了,她真是個奇女子。

我回到了監區的辦公室,管教獄警們見到我,還是跟我打招呼叫隊長。

畢竟我只是停職,還沒有被撤職。

我名義上還是她們的隊長。

坐在辦公室,我叫來了徐男,問她監獄對這起事件的處理情況。

可誰想,徐男告訴我的一切,讓我大吃一驚,監獄從快處理,參與鬥毆的人,全部都有處分,禁閉的,扣分的,各種處罰,可是卻不深究組織者,只是處分參與鬥毆的,就算是送去了醫院的,兩個重傷的,也照樣給予扣分的處分。而對於幕後的大姐大,薛明媚這些,卻不深究,不追查,究竟什麼情況,怎麼回事,搞不清,搞不懂。

難道,就這樣?

然後就把我推出去當黑鍋背,然後就沒了?而對於監區的監區長康雪等領導,就這樣不聞不問?

就這樣處理?

這不就是明擺著讓她們除掉我的陰謀得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