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67章 不願意你和別人結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7章 不願意你和別人結婚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突然想到,謝丹陽,獄政科的,如果上面有什麼風吹草動,處分提拔什麼的,獄政科多少都有點知情埃

我馬上給謝丹陽打電話,前幾次找她都打不通她電話,不知道她忙些什麼。

好在這次,通了。

王達在旁邊問道:「你找誰,是不是找女的出來?別找了,這都夠多了,再多來幾個,我們忙不過來。」

我說:「我突然想到有點急事,跟你剛才說的那個女的要問問。」

謝丹陽接了電話:「死人頭,有空找我了?」

我說:「是你沒找過我,我經常給你打電話,沒通過。」

謝丹陽說:「最近監獄里事情特別的多。」

我說:「你在哪,我想找你問點事。」

謝丹陽說:「我正好也要找你問點事。」

我馬上問:「什麼事?」

謝丹陽說:「見面了再說。你在唱歌?還是在商場?」

我說:「在唱歌埃」

謝丹陽說:「地址。」

不一會兒,她就來了。

她自己找來了,進了包廂,她還給我打包了一份吃的。

我說:「你怎麼知道我沒吃飯。」

我才想到我是沒吃過飯。

謝丹陽說:「我才不知道你吃沒吃飯,剛才過來路上,看到就買了兩份,我吃了一份。」

王達看著,說:「真是讓人恨埃居然沒有我的份。」

我說:「你一邊去,我有點事要和我老婆聊聊。」

謝丹陽有點高興的神色,說:「誰是你老婆了?」

我捏了一下她的臉:「你說呢。」

媽的,我突然又想到,要是離開了監獄,是不是連謝丹陽我都要離開了,連謝丹陽我都沒有了。

失去了好多人。

謝丹陽打開打包盒,是一份烤肉丸,她塞了一個進我的嘴裡,說:「死沒良心,沒找過我。」

我說:「我找你,你看。」

我打開手機通話記錄給她看。

她看了一下,說:「剛好我都在忙。都在監獄。」

我說:「忙著和男哥搞基是吧。」

謝丹陽瞥了我一眼,說:「忙著工作的事。最近監獄里發生很多事,我們獄政科更是忙。」

我說:「那你知道我被停職了嗎?」

謝丹陽說:「知道。」

她竟然如此輕描淡寫的樣子。

我說:「靠,你知道我被停職了,你好像居然一點也不上心,也不安慰安慰我。」

謝丹陽說:「徐男和我說的,說你被停職了。我後來問了一下,獄政科也都知道這個事。」

我說:「那你也不找我關心關心安慰我。」

謝丹陽說:「那你只是被停職,又沒有被開除,幹嘛那麼緊張。」

我說:「靠,停職后,就是處分,就是開除了,你懂不懂。就是因為我們監區打架鬥毆的事,讓我去背黑鍋。她們要我出去背黑鍋,處分我。」

謝丹陽說:「沒有這個消息呢。」

我說:「反正估計也快有了。真是鬱悶。」

謝丹陽說:「背黑鍋的也不是你。」

我奇怪問:「你知道

?」

謝丹陽說:「我知道,獄政科有消息,你們監區是有領導因為這些事被處分,可是處分的不是你。」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你真的知道?那是誰被處分。」

謝丹陽說:「你們監區長,副監區長,還有指導員。」

我大吃一驚!

我驚愕的看著謝丹陽,然後靠在沙發椅上,笑笑說:「你他嗎的別逗我玩了。」

謝丹陽說:「我今天也才知道的,明天就開會宣布。」

我說道:「看著我。」

我看著謝丹陽,讓謝丹陽也看著我。

我說:「丹陽姐,我是心理學輔導諮詢師,我你的眼睛,分析一下,你說的是真是假。」

謝丹陽看著我,眼裡看不到閃爍。

我說:「你沒騙我?」

謝丹陽說:「你當我騙你好吧1

我說:「靠。你講的到底真的假的?」

謝丹陽說:「你們監區出事後,獄政科都說你們監區的領導可能都要出事了,我也知道你是被推出去負責任的,我還想找你安慰安慰你,可是後面,我們副科長和我聊天時,說我們監獄唯一的那個男的,真是幸運,副監獄長特地要保他。我就知道你沒事了。我還想問你,你和副監獄長是什麼關係。」

我吃驚的看著謝丹陽。

副監獄長要保我?

賀蘭婷要保住我。

謝丹陽能說出這樣的話,絕對不可能是假的了。

我說:「丹陽姐,你早知道這樣的事情,你不找我給我說。」

謝丹陽說:「這種事如果不切實落實下來,誰敢對你亂說,萬一到時候你還是被處分了,你不罵我騙你么?今天我是收到了切實的信息,明天,就開會宣布。」

我說:「你們獄政科的還真是神通廣大,什麼事都知道。」

我的心中不免一陣狂喜,狂喜之後,我又疑神疑鬼,這真的假的。

首先,人家康雪,監區長這幫人,也都是有後台的,她們怎麼可能輕易的被弄出b監區?

其次,她們是要整我的,而且應該是穩贏的把握的,怎麼會一下子敗退。

賀蘭婷真有那麼大的本事?

最後一點,她也無需為了一個我,攪亂一個局,她還想抓人家犯罪證據,這樣一來,豈不是都亂了?

我還是不太相信。

我對謝丹陽說:「我還是無法相信。」

謝丹陽說:「你有後台,你的後台是副監獄長。只要有後台,夠硬的後台,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

這話,說得很對,可是,賀蘭婷是我的後台,賀蘭婷這個後台,為了我一下子就對一大群人宣戰,而且我底的身份也徹底曝光了。

我說:「明天開會宣布?你們獄政科收到了準確的信息,是吧。」

謝丹陽說:「是。」

我鬆了一口氣,儘管不知道是真是假,這個事,必須要確實的開會宣布下令了,我才能確認是真的,可我還是挺高興,至少謝丹陽說的賀蘭婷幫我的這個,應該不會是假的。

賀蘭婷這傢伙,嘴巴又硬又臭又賤,心還是挺好的。

她宰我,對我凶,各種折騰我,可到我需要幫忙的時候,她總是願意默默的幫

助我,儘管她嘴上各種對我的不耐煩。

我還在想著,謝丹陽問:「我問你呢,她和你什麼關係。」

我說:「她是我表姐。」

謝丹陽說:「真的是表姐?」

我說:「是,表姐。」

謝丹陽問:「親戚?」

我說:「是。」

謝丹陽說:「怪不得,你能進來監獄,怪不得你那麼囂張還不被開除。」

我說:「我怎麼囂張了。」

謝丹陽說:「你整天亂搞男女關係,在監獄里也不務正業,經常請假,衛生不達標,各項不合格。」

我道:「你說的這些,亂講的吧。」

謝丹陽說:「我們獄政科都有每個人的詳細工作日程記錄。」

我說:「好吧。你們厲害,其實我覺得你們部門挺不錯的。」

謝丹陽說:「就是有點忙。哎,你考慮的那個事,考慮得怎麼樣了。」

我問:「哪個事啊?」

謝丹陽說:「結婚。」

我喝了一杯酒,說:「大姐啊,這給我時間考慮,也要一段考慮的時間吧,你這才給了我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也太急了吧。我也說了,如果結婚,起碼也要個兩年這樣的時間。」

謝丹陽說道:「我爸爸媽麻痹的。」

我說:「行了,我理解了,你拖著,慢慢拖著。」

謝丹陽突然問:「如果我和別的男人結婚了,你會怎麼想?」

我看著她,說:「徐男願意嗎?」

謝丹陽說:「你別去考慮徐男,我問的是你,你會怎麼想。」

我說:「徐男不同意吧。」

謝丹陽說:「她同不同意,都阻止不了我,我問的是你到底怎麼想。不要去考慮我和徐男的關係。不要考慮她會不會同意。」

我點了一支煙,說:「什麼到底怎麼想,我不懂你意思。」

謝丹陽側過身子,握著我的手:「我的意思是,你會難受嗎?如果我和別的男人結婚,你會不會難過,甚至會後悔嗎。」

我說道:「呵呵,其實我覺得你和誰都會比我好,真的。」

謝丹陽說:「我和你說過,我只跟過你一個男的。發從心底的那種感覺。」

謝丹陽如果和別的男人結婚了,我會不會難受。

答案是肯定的,我會難受,會很難受,我很自私,比誰都自私,我說她跟了別人會幸福的,我知道她跟了別人確實會比跟了我會幸福,可是我才不管她怎麼樣,我只想她永遠和我這樣在一起。

她對我沒有要求,無論是名分,行為,只要我想去找她要她,她都願意給我。

我有困難,她也願意幫我。

她很漂亮。

她是個美女。

我捨不得她。

想著她投進別人的懷抱,此生成為別的男人的女人,我心裡就難受。

我說道:「其實,我心裡很難受。可你我都知道,我們總不可能這麼一輩子。」

謝丹陽握緊了我的手,說:「那你的心裡,還是有我的。」

我說:「丹陽,我說實話,我的心裡,想的東西很自私,我只想著不負責的一直佔有你,而且不想結婚。所以我不願意你和別的男人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