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68章 開會的重大事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8章 開會的重大事情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謝丹陽說:「你真無恥。」

我自嘲的說:「我的無恥超乎我自己的想象。而且我還想和別的女人。這就是我心裡很陰暗的想法。」

謝丹陽說:「其實我也很自私。我想著和她不分開,一直走下去,陪伴到老,又想著能夠和你結婚,有個孩子,然後過了父母那一關。」

我說:「可是丹陽啊,說真的,你完全可以找到一個條件很好的男人,幸福的過一輩子埃」

謝丹陽嘆氣,說:「很好的男人,我不喜歡又有什麼幸福的。不能和自己喜歡的人過一輩子,還有什麼幸福。有的人,一輩子就為了另一個人而活。幸福是一種感覺,不是靠物質條件撐起來的。」

我說:「好吧,我明白了,那你先繼續拖著吧,等我熬過這幾天,看看最終的結果是什麼,然後我陪你去你家,繼續去給你媽媽折磨。」

謝丹陽笑了起來,打了我一下:「你說你每次都是被我媽媽折磨的呀。」

我說:「難道不是嗎?」

謝丹陽說:「我想去唱歌,你陪著我。」

我說:「去點吧,我們一起唱。」

她去點歌,我兩一起唱歌。

我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來,合唱了一首歌,然後我在謝丹陽臉頰上親了一下,我們和王達幾個人玩遊戲喝酒,開心得無與倫比。

退場的時候,王達裝著醉,被一個女孩子扶著出去了,出去的時候,他對我擠眉弄眼的。

這小子今晚又是艷福不淺。

王達的馬仔吳凱和另外幾個女孩意猶未盡,沒有退場的意思。她們還叫來了幾個朋友,有男有女。

我對謝丹陽說:「走吧。」

謝丹陽看看我。

我說:「走吧,好不容易我們兩聚在一起。**一刻值千金埃」

謝丹陽說:「色鬼1

我拉著她,她拿起了包包,兩人出去開了房。

進了房間,二話不說,到床shang去了。

結束后,我很累,就睡了過去。

次日醒來,兩人繾倦一番,然後一起去上班。

在惶惶不安中,等來了下午的會議。

周一的下午,一般都是開會的,而且大都是大的會議,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都在會議上宣布。

如果我真的還能留下來,那麼,我現在的幸福,還會繼續延續,我的謝丹陽,薛明媚,我沒追到的柳智慧等等,我的地位,權利,還會繼續。

我會不會還能升職呢?

這個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過,想太多了,說來,我也剛升職不久,這短短時間怎麼又敢去奢望又再一次升職,能不被開除都好了。

下午,來了通知了,通知我到會堂中心開會。

看來,今天開的是大會。

真的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我趕緊的換了衣服,然後去了會堂。

如往常一樣,上面坐的是大領導們,下面坐的是依次各個監區各個部門的小嘍們,沒有獄警,沒有管教,都是有官銜的才能來參加的會。

上邊,沒有賀蘭婷,沒有監獄長,有政治處主任,有各個大領導,政委那些。

副監獄長和監獄長都不來,今天的會議,真

的是要宣布謝丹陽對我說的那些事嗎。

主持會議的是政委。

開始還是報道上周的工作,然後提醒下周要重點完成的工作。

我聽著無聊,每次開會幾乎都是這一套,而且一講就講半個鐘頭,沒點意思,我看見前面的康雪指導員,還有監區長副監區長等人,跟別人都不一樣,別的人是無精打采,她們幾個卻做得直直的,彷彿在等待什麼?

面色有些緊張。

當我看著時,康雪回頭過來,看著我。

我急忙假裝看別的地方。

媽的,我怕她幹嘛呢?

我為什麼要怕她呢?

而且,她看我的那一下,我的手居然還會抖。

她大爺,我為什麼那麼怕她。

這時,上面的領導總算說完了,然後說別的事,當提到了b監區發生女囚群架鬥毆的事情時,一下子b監區的所有人都豎起了耳朵坐直了身子。

包括我在內。

政委領導拿著手裡的稿子念道:「下面是關於給予康雪等同志紀律處分的決定,根據監獄管理局《關於給予康雪同志行政處分的建議》文件要求,本月初,我監獄b監區發生了一起女犯群架鬥毆事件,給監獄帶來了極為惡劣的負面影響,監獄方與監獄管理局在經過調查之後,認定康雪同志存有對本職工作不認真負責,未依有關規定履行自己的職務,犯有失職的責任,作出《關於給予康雪同志行政記過處分的決定》,給予康雪行政記過處分,同時,康雪調到a監區任指導員,a監區的現指導員,調至b監區任指導員,並執行管理局有關處罰規定。鑒於康雪同志所犯主要錯誤事實,監獄將《關於給予康雪記過處分的請示》上報並經監獄管理局辦公會議研究同意。為加強管理,嚴肅紀律,教育本人,警示他人,經管理局局領導班子會議研究決定,給予康雪記過處分。b監區監區長對下轄的指導員康雪監管不力,致使其擅自脫崗失職並造成不良影響。b監區監區長xx同志對此事負有領導責任。經局領導班子會議研究決定,給予xx警告處分,責令其深刻檢查,徹底糾正類似問題。同時,xx同志調至a監區任監區長,a監區的現監區長,調至b監區任監區長,並執行管理局有關處罰規定。監獄管理局要求,全監獄要以此為戒,深刻反思,堅決杜絕此類事情再次發生。」

這下,我總算鬆了這口氣,心中的大石頭終於落了地。

康雪,你這次算是被折了一把了,從b監區到a監區,從頗有重要的地方下調下去。

從今以後,我在b監區,頭上的那團破烏雲,終於徹底的化開了。

他大爺的,老子終於翻身做主人了。

我看著康雪,監區長,她們兩個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臉上沒有表情,並不代表心裡沒有任何的波瀾,相反,她們的心裡一定有一千萬個尼瑪奔騰而過,她們一定想不通,為什麼變成這樣子,其實連我自己也想不到,為何變成這樣子,我之前一直認為,被趕出去的人絕對是我。

沒想到,是她們。

不過,沒有被開除,只是平調。

而除了對我們b監區的監區長和康雪指導員的處分,還有兩個監區的監區長和指導員對調之外,並沒有對其他任何人的位置有任何調動。

但這對我來說已經夠滿足,背黑鍋的不是我。

很快我就又能恢復工作。

我胡漢三,他媽的不用走了!

退場的時候,我掩飾住自己欣喜若狂的心情,一臉平淡,像康雪和監區長一樣,隨人流走出去。

康雪和監區長快速走出會堂,然後消失了。

我回到了自己宿舍,情不自禁的手舞足蹈了一番。

這麼好的日子,不慶祝一番怎麼行。

我出了監獄。

可我最該感謝的還是賀蘭婷。

我給她打了電話,這次她接了電話,我說:「每次給你打電話,你都愛理不理我,以為你真的拋棄我了,沒想到你默默在背後幫了我,謝謝你,表姐。」

她說:「沒什麼好謝,監區出事,本來就是監區長副監區長指導員的責任,關你什麼事。我只不過抓住了這點。」

我問:「表姐,她們是不是真的要推我出去背黑鍋,然後是你幫了我的。」

賀蘭婷說:「今後,不管哪個監區,出這樣的事,全部都是監區長的責任!每次出事,就拉著一個小獄警,小管教,小隊長,來背黑鍋,不剎住這股歪風,監獄還有得亂的1

我問道:「那表姐,這樣子一來,她們兩個在監獄里乾的那些不法的事,我們豈不是挖不到證據了嗎?」

賀蘭婷說:「原本監獄長是她們一邊的,我跟上面打了招呼,硬是要她們改了處分決定,監獄長對我有了意見。康雪她們一定知道了,我和你是同一條船的,以後你更要小心。我想徹底把她們弄出監獄的,抓不到就抓不到了,不讓她們繼續禍害女囚也好了,可她們的後台也沒有那麼簡單。我是為了你,為了留住你,才和她們徹底翻臉。」

我說:「真的啊表姐,那我真是感動得不知說什麼好了,你對我那麼好,我都不知道怎麼回報你了。」

我心裡湧起一陣感激。

賀蘭婷說道:「你少噁心我,我留住你,是想你欠了我那麼多錢,沒還完錢,而且你拿了我那麼多錢,不繼續幫我做一些事,怎麼行?」

我說:「其實我是知道你捨不得我。」

賀蘭婷道:「別自作多情。我提醒你的是,a監區長和指導員到了你們這邊,也不會幹乾淨凈,你還是要和她們合作,否則她們首先對付的可能是你,我也沒那麼多精力去罩著你,做關係,不用我教你吧。」

我說:「表姐,你那麼厲害,為什麼不幹脆一下子剷除了這群害群之馬?」

賀蘭婷說:「我一個人,動了那麼多人的乳酪,在監獄幹活的這群人,很多人都有背景後台,你要我一下子得罪了全部人嗎?我還沒那麼大的本事。先順著做下去,以後再說。」

我說:「是,表姐。謝謝你。」

她連再見都不說,直接掛了電話。

原本還想叫她出來,請她吃飯,她既然掛了電話,那就算了,我給王達打電話,不通。

可能送貨下鄉還是什麼了。

打給謝丹陽,也不通,或許是在監獄忙著加班。

打給安百井,不接。

靠,這群傢伙都忙什麼去了。

正納悶間,我的手機響了,一看,是夏拉的。

夏拉找我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