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69章 嘲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9章 嘲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夏拉找我幹啥子。

喝酒吃飯,開房睡覺?

管她,先去喝喝酒再說。

我接了電話,她告訴我說:「我表姐給我打了電話,談到了你。」

我急忙問:「她都說了什麼。」

我很想知道,康雪被處分了之後,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而且下一步是什麼打算。

夏拉說:「你想不想見我?我想你了。」

我說:「想啊,我很想你,現在就想見到你,你在哪裡。」

夏拉說:「在公司,你來公司樓下,我們去吃烤肉好不好?」

我說:「好馬上去。」

夏拉說:「有事跟你說,你想知道的,你才那麼快,平時叫你,你都不想過來。」

我說:「哪有,平時我想要你了,我都很想去好吧。」

她嬌嗔道:「色狼。」

我說:「嘻嘻,大爺馬上到。」

打了個的士過去夏拉那裡。

夏拉見到了我后,抱住我。

然後親了我,我可沒心情和她膩歪,拉著她去吃東西。

到了對面的烤肉店,點了菜,我問:「你表姐和你說了什麼?」

夏拉嘟嘴說道:「你都不關心我的哦,一來就先問這些。」

女人,女人啊,女人的思維總是特別的怪異。

我耐著性子說:「我是擔心她要做什麼對你不利的事情嘛,我是緊張你埃」

說著我握住夏拉的手,夏拉高興的嘟嘟嘴,然後讓我親她,我只好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夏拉一邊調料,一邊說:「我表姐剛才給我打了電話,說你害了她,說你有後台,害著她被處分了。」

我急忙說:「哪有什麼後台埃那她有沒有說因為什麼事?」

夏拉說:「沒有。」

我說:「你表姐啊,是因為監區女囚們打架鬥毆的那件事。領導們都說了,事情鬧得太大,有幾個都重傷了,拿著兇器砍殺,你表姐是因為失職,所以被處分了。什麼叫被我害的她啊,我哪有那麼大的本事呢。」

夏拉說:「那她為什麼這麼說呢?」

我說:「一定是你表姐還在懷疑我,所以想讓你幫著她來害我,這麼說的。她是這麼懷疑我,可是我真的沒有去害她,我哪有什麼後台埃」

夏拉說:「她說副監獄長是你的後台。」

我說:「亂講。」

夏拉說:「我表姐還說,讓我好好看著你,靠近你,打聽你,她說她懷疑你和副監獄長有一腿。」

我一副不屑的神情說:「你表姐是不是瘋了啊,我和副監獄長有一腿?我有那個本事嗎?」

夏拉問:「真沒有呀?」

我對夏拉說:「如果說,她也許也會離間我們之間的關係,你信嗎?」

夏拉說:「我也有想過埃我現在回去和她住在一起了,她也是幾天才回家一次,也從來不帶以前經常帶的那些什麼賬本表格回來,我找都找不到了。」

我說:「看來她是有另外一個放這些東西的地方了。總之,你還是要小心點你表姐。」

夏拉說道:「她讓我找機會送你一部

手機,手機上有竊聽器。」

我看著夏拉,忙問道:「手機呢?」

媽的康雪,還真是有心機埃

夏拉說:「她還沒給我,說這兩天給我。」

我想著,如果我拿到了這部手機,如果我平時打電話給賀蘭婷什麼的,她一定就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了,我得拿了這部手機,然後和賀蘭婷商量一下,放一些假消息給她,混淆她們的判斷,影響她們的下一步路,然後葬送她們。

我說:「要不這樣,手機呢,你拿到后照樣給我,我呢,平時拿著其他的打電話,這個手機呢,有竊聽功能,我就放一些假消息給她。不過,要是也能在你表姐裝一個竊聽的功能,那就好了。」

夏拉說道:「那我問問我表姐,這樣的手機在哪裡買到。」

我說:「聰明。你越來越聰明了,真是值得誇獎。」

夏拉不無擔心的說:「我是害怕,你被我崩了。然後有一天,她也害死了我。」

我說:「是啊,我們就是一個繩子上的螞蚱,一條船上的人,我們只有合作,才能對付你表姐。」

夏拉又說:「我表姐還說有個事讓我去辦。」

我問:「什麼事?」

夏拉說:「她讓我匯錢進一個帳號,匯三十萬,她給我現金,然後我去匯。」

我奇怪的問:「她為什麼不去?」

夏拉說:「我也不知道,她以前經常讓我做這樣的事,最近她沒讓我去做了,可現在又讓我去匯錢。」

我問:「對方叫什麼名字,你匯錢的那個帳號開戶名叫什麼?」

夏拉說:「每次匯的都不一樣,叫什麼的名字都有。」

我說:「怎麼那麼奇怪哦。」

夏拉說:「我早就懷疑我表姐做犯法事情,怕被查到,所以才這樣的。」

我說:「你照樣匯款,然後告訴我對方帳號的開戶名,我如果能查,就查查看對方到底幹嘛的,就知道你表姐和什麼人接觸,也能推斷出一二。」

夏拉點點頭。

正說著,她的手機響了,她拿起來晃晃,表姐兩個字。

是康雪打給她的。

我說:「接吧。」

夏拉接了電話:「喂,表姐。嗯,好,好,好的。回去,等會兒。你也是。再見。」

夏拉掛了電話后,對我說:「我表姐叫我回去,回家,她有事找我談。」

我說:「應該是談剛才的事。」

康雪這一次,是完全的確認了我和賀蘭婷真的是同一戰線的,她可要下足精力對付我了,以前只是在懷疑,而現在,完全是暴露出來了,她們同時也知道了賀蘭婷是對付她們的,這下子,以後還有得明爭暗鬥了。

我說:「那就回去吧。」

夏拉嘟起嘴,說:「可是我捨不得你。」

我說:「捨不得也要去啊,大局為重,乖。」

夏拉坐在我身旁:「我想和你好好在一起一個晚上。」

我撫摸著她的頭髮,說:「乖,我們改天吧,等你拿到了手機,然後辦了事,我們再聚聚,你去看看,你表姐還有什麼表格啊,單子啊,賬單什麼的,能拍照就拍照出來,看看有

沒有用。」

夏拉摩搓了兩下我的手心,說:「嗯,那你要想我埃」

我說:「好的,我做夢,上廁所,吃飯,上班,都想你,想死你。」

夏拉甜甜笑了一下,說:「是不是騙人的,以前你都從來不說過這樣甜言蜜語。你騙了多少女人。」

又來了。

我說:「天地良心,我對你說的這個話,是獨一無二的。」

兩人吃完了,我去買了單,出了外面,又是親昵了一番,然後送她走了。

看著她離去后,我回到了青年旅社。

康雪今晚一定睡不好覺,心情估計跟我這幾天的糟糕程度有得一比。

次日,我回去監獄,收到了復職的消息,換了衣服,我去上班了。

a監區的監區長已經來了,召集我們開會,我過去后,所有a監區上班的同事們都已經在會議室了。

上面,站著一個四十歲這樣的女人,看起來,似乎很兇埃

旁邊的人說,她就是a監區的監區長,新任a監區的監區長,然後不到半個月,就和我們監區長對調調到了我們監區當監區長。

新官上任三把火,我看她要干點什麼。

她先自我介紹,然後巴拉巴拉一番客氣話,接著輪到我們自我介紹。

當輪到我自我介紹的時候,她問了我多幾個問題:「你是張帆?」

我說:「是。」

心裡打鼓,她認識我?

她又問道:「你是這裡唯一一個男的,對吧。」

我說是。

她又說:「挺帥的,好好乾,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這話什麼意思啊?

為什麼別人的都不問,光問我埃

我坐下后,我還和徐男小聲說:「為什麼問我多了幾個問題。」

徐男說:「大家都說你有副監獄長撐腰,她新來的這裡,不得不對你態度好點。」

我說:「原來如此。」

經歷了監區長指導員被處分這事後,關於副監獄長給我撐腰的消息就傳開了,連新來的監區長都給我幾分面子。

散會了,我和徐男邊聊邊走出去。

耳邊突然響起一個刺耳的聲音:「這有人撐腰,果然待遇不一樣埃」

我回頭一看,指桑罵槐的是副監區長,她看著別的地方,並不看著我,但是我知道她是在說我。

他媽的,謝丹陽不是說連副監區長都要調走,怎麼這廝還在這裡,而且連馬玲也還在。

把這兩個傢伙也都調走那就更好。

馬玲過來直接對著徐男說道:「徐男,做人要有眼識珠,跟對了人,就飛黃騰達,跟錯人,小心怎麼陪著去送死都不知道。靠著女人上來的,能靠得住嗎?」

說完她拍拍徐男的肩膀。

我看著馬玲,我知道她在說我。

徐男對馬玲笑笑,不說話。

馬玲畢竟還是這裡的隊長,副監區長畢竟還是副監區長,我總不能跟她們直接撕破臉,這兩個傢伙,似乎沒有一點怕我的意思。

我咬咬牙,你們就儘管的嘲笑吧,總有一天,我要趕走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