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70章 差點被陷害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0章 差點被陷害死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出來后,徐男對我說道:「別理她們,別放在心上。」

我說:「其實這話我應該對你說的,別理她們,別放在心上呵呵。我問個問題啊,男哥,是不是所有人都覺得我和副監獄長有一腿啊?」

徐男說道:「你總說她是你表姐,還說你外公被她害死。有小道消息稱,有人查過,根本不是你說的那樣,她和你完全沒有血緣關係,你外公也不是她害死。」

我大吃一驚:「誰和你說起的。」

徐男說:「早就有人去查了,我是從監區的同事嘴裡知道的。早就有人說起你怎麼進得來這裡的事,就說裡面有貓膩,特別這兩天,監區都在說你和副監獄長的關係不清不楚。」

媽的個八的,都當我是吃軟飯小白臉上位的了。

怪不得副監區長和馬玲這兩個傢伙對我說話,陰陽怪調的,日。

我說:「你信嗎?」

徐男說道:「我覺得你和副監獄長的關係一定不簡單。」

我閉上眼睛:「好吧,你也當我是小白臉了。」

徐男說道:「我不是覺得你是小白臉,但是我感覺你和她關係不一般,你這樣性子的人,不會做小白臉。」

我說:「男哥,不要用眼去看人,說真的,那時候我父親快沒錢做手術的時候,我心裡都說了,別說什麼小白臉,做鴨我都干。」

徐男呵呵了一下。

我說:「這幫傢伙,都傳我和副監獄長有一腿啊,媽的,以後老子還怎麼在監獄里混下去,大家都拿有色眼光看我了。」

徐男說:「你不要放在心上就好。」

我點點頭,說:「成,看在你對我那麼好的份上,我請你吃飯。」

徐男說:「我等下去找丹陽有點事,昨天買了一些吃的,還沒給她。」

我說:「去吧去吧。難怪謝丹陽都不找我了,都讓你霸佔著了。」

徐男壯著膽子問:「哥們,我想問的還是那個事,丹陽和我說的,你是真的要等幾年再決定?」

我說:「是啊,讓她先拖著吧,實在不行再說。」

徐男說:「好。」

在辦公室里看著下半月的工作計劃,是新任的監區長新調過來的監區長給我下的工作計劃。

包括監督衛生,突擊搜查監室,等等。

有人來敲了辦公室的門,我抬頭一看,是馬玲。

我沒好氣道:「請進。」

她進來后,身後還跟著兩個小管教,她對我說道:「勞動車間有女犯吵架,可能很快就打起來。剛接到的消息,你去處理一下。」

我看著馬玲。

她是官職比我高,可她憑什麼對我下令,她明知道有事發生要去處理,她自己不去,叫我去?

我不爽的說:「你為什麼不去?」

馬玲說道:「因為我還有其他事。」

我說:「什麼事?」

她也不爽,沒好氣的說:「我有什麼事,需要向你報告嗎?趕緊去1

我氣道:「你不是我的直屬上司,你沒權對我指手畫腳的下令1

馬玲說道:「我還指揮不動你了?」

我說道:「我就不去。」

她看看我,氣憤的轉身出去了。

一會兒后,我的辦公室電話響了,聽到副監區長的聲音:「小張,聽下面人說204監室有點事發生,你去處理一下。」

他媽的,副監區長沒被調走,這傢伙是監區長,康雪,馬玲,同一條褲子的,馬玲竟然搬動副監區長來壓著我。

行,你厲害。

我只好去了。

帶著徐男和沈月,去了勞動車間。

兩個女囚,為了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吵得天翻地覆,就差沒打起來了。

我讓她們閉嘴。

她們理都不理我,我大聲道:「閉嘴!別吵了,否則扣分1

她們看都不看我,互相在用激烈的語言慰問對方的家人。

接著,兩邊開打了起來,不是兩個女的開打起來,而是,兩個女的身後都有幾個幫手,兩幫人開打。

他媽的,老虎不發貓,你當我病危。

我對徐男下令:「開門1

徐男開門。

我拿著電棍就進去。

徐男和沈月也進去了,然後阻止兩邊人開打,掄起電棍就朝她們身上招呼,啪啪的打在她們身上,我以為很簡單的能讓她們停手,誰知,她們好像早有預謀,沖著我和徐男沈月一起就衝過來對我們下手。

我頓時感到不妙,這幾個女的!像是有預謀的要整死我們!

是為了越獄嗎?

我驚慌的想到了她們要制服我們然後越獄。

徐男和沈月,不敵眾人,特別是沈月的電棍被我拿在手上后,沈月一下子被女囚們從身後抱住,就被制服了。

徐男揮舞手中的電棍,一個女犯冷不防從身後死死拖著了徐男,頓時,十幾個女囚過來幫忙,然後按住了徐男和沈月,我揮舞著電棍讓她們滾開。

我對外面的獄警和管教喊道:「快叫人1

可是,她們卻無動於衷。

我看清楚了,外面那圈人,看管的人,是馬玲。

馬玲臉色沉鬱,奸笑看著我。

媽的貌似是被她下套害了!

沒想到,竟然被馬玲擺了一道。

我大喊道:「馬玲!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也沒好下場1

她在外面喊道:「哦好!我們外面這裡人太少,進去怕有生命危險,我們馬上去叫人,你們頂一下。」

她喊完,慢悠悠的轉身出去。

她去喊人?鬼信。

她不會幫我叫人,況且是她下套子陷害我,才會慢悠悠的走出去。

徐男和沈月被制服后,十幾個女囚盯著我,如餓狼般。

門不知道何時已經被關上,我逃不出去了,外面的獄警們因為馬玲下了不許輕舉妄動的命令,都在外面擔憂的看著裡面的我們。

我揮舞著手中的電棍:「別過來1

但是警告是沒用的,她們照樣慢慢的圍了過來,如同一群餓狼圍住了受傷的水牛。

媽的老子今天要死在這裡了,我要被她們活活吃了!

這群女囚還是馬玲煽動起來要幹掉我的。

我只能自求多福,求她們不要打死我了。

正在這千鈞一髮之時,一群人從身後過來,從身後抓住這群圍著我的女囚的頭髮就開打了,確切的說,是一個女囚,帶著一群女囚,上來幫我了,把圍著我的女囚拉出去就揍。

頓時,亂成了一鍋粥,我搞不清楚狀況,搞不懂這怎麼回事。

可當我看到那個帶著女囚的帶頭的女囚的臉蛋,我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是521冰冰,是她帶著女囚來幫我解圍。

冰冰的影響力明顯很大,一下子,幾十個女囚幫著她制服了那十幾個女囚,然後扶著徐男和沈月站了起來。

我急忙過去:「你們沒事吧。」

徐男擦掉嘴角的血,說:「沒事。」

冰冰看著我。

我走過去,說:「謝謝,我欠了你一份恩情。」

冰冰說:「不客氣。」

我說:「有空我請你吃飯。」

冰冰說:「你該謝的不是我,我也是有人拜託我來的。」

我說:「誰?」

她指著另外的一個被鐵絲網隔著的車間那邊說:「薛明媚。」

我看過去,只見薛明媚隔著鐵絲網,看著這邊。

我問了一下,大致明白了事情經過,首先,我懷疑馬玲唆使勞動車間的這幾個女囚煽動其他女囚要對我們下手,當她們演戲的時候,我進來了,結果我進來后,被圍攻才知道自己中計了,當我和徐男沈月被圍攻的時候,薛明媚在這個勞動車間幹活的手下通過其他手下通知了隔壁車間的薛明媚,然後薛明媚急忙要找人來幫我。

可是,當時是我下令的,讓薛明媚和冰冰的人分開幹活,薛明媚的人基本都在那邊那個車間,這邊是沒她什麼人的,好在是冰冰的人在這裡,於是,薛明媚就讓人拜託冰冰過來看一下,冰冰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從旁邊過來看才知道我是被圍攻,於是帶人來解了圍。

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我該感謝這兩個幫派。

可是,薛明媚和冰冰不是敵對的嗎?怎麼和好了?

這裡還是不能久留,我謝過冰冰她們后,然後急忙讓徐男和沈月開門。

徐男出去后,就對著同事們一陣臭罵,我制止了徐男:「她們也沒辦法,畢竟是馬玲馬隊長下令搬救兵才能進來,她不讓她們進來,也是怕她們遭殃。」

我讓這些人,把裡面剛才兩個演戲鬧事的抓了出來。

然後,我對徐男和沈月輕輕在耳邊偷偷說:「拷問!一定要問出背後主謀,一定是個陷阱1

徐男和沈月表示明白。

我看著徐男嘴上的傷,問:「沒事吧。」

她揉揉兩下,冷冷說:「沒事。」

說完走向兩個鬧事的,然後和沈月把她們帶進禁閉室。

我則在外面,等著。

不一會兒后,聽到了兩個女的的慘叫。

對於那些要對我下毒手,下黑手的人,我不會輕易放過,如此對付她們,我也只想弄清楚到底是不是另有其人逼迫她們對付我,反正我猜測的背後主謀是馬玲。

我點了一支煙,坐在外面,聽著裡面繼續的慘叫。

徐男看來是用了電棍。

折騰一番,我不信她們不說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