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72章 你是個善良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2章 你是個善良的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說:「我覺得吧,我這人雖然是個心理輔導師,可是我其實做事也是丟三落四,神經大條的,那麼細緻的關於財物的工作,我怕做不好。」

監區長說:「這少一點多一點的,沒什麼關係的。」

我說:「而且我懶惰啊,我貪玩啊,我經常跑出去,然後經常遲到,這事兒,都是一早就去樓頂開會分東西,我沒那個時間啊我怕。」

監區長說道:「這個也沒多大關係,你可以改成中午,晚上開會分,都行。」

我又說:「我還是有點心理負擔,等我考慮清楚,可以嗎監區長。」

她點點頭:「你考慮吧,你先回去。」

我和她道別,出了她辦公室。

賊娘養的,真他娘狡猾。

一來就拋給了我這麼一個大難題,我該咋辦埃

人家有事找警察。

我有事,找賀蘭婷。

回到辦公室,我倒在了辦公椅上,讓我想靜靜吧。

真他娘累人。

各種各樣的事。

可想到馬玲那傢伙,居然也對我下手,媽的,我不給她點顏色看看,她還不怕我了!

我想到,現在監區里,其實我是比較得人心的,你看冰冰薛明媚兩個監區的大姐大,都挺向著我的,說這個有點言重自大了,但是她們有點向我那是真的。

我先找找薛明媚談談。

我找來了薛明媚,薛明媚進來后,我掏出煙,要給她,她擺擺手,說:「身體不舒服。」

我問:「怎麼了?」

她說:「親戚來找我,不能抽煙。」

我自己點上了煙,說:「怎麼樣,你大爺我走不了了,是不是該慶祝一下。」

她說:「走不了未必是好事。」

我說:「你這傢伙怎麼總是那麼掃興。那你說怎麼樣才是好事。」

她說道:「歷史每個朝代,將要滅亡前,不是因為被別國給征服,而是因為自己出現了了問題,基本都是宦官專權,污貪敗腐,民不聊生,無論是秦末趙高,西漢末年王莽,東漢末年的梁冀,等等等等,這些人的存在,導致了整個朝代的滅亡。你覺得,現在的監區長走了是好事,可是,來的新監區長,a監區長,在a監區難道就不折騰嗎?錯。下面的出現問題,都是因為上面管理的人所致,想要徹底改朝換代,除非,殺了上面那些人,換掉下面這幫人,才行。」

我沉默。

上面那些人,又是誰?

讓監區長,康雪馬玲這些人在監獄里肆意妄為的人,又是誰?

薛明媚說道:「我最近幾天,生了一點病,剛才說話胡言亂語的,你不要記住,當我是瘋話。下面的,也是瘋話。你要懂得,既然你改變不了,你就去接受,順從,但是與其去做犯法的事,不如不做,離開是最好的選擇。你知道這些人有多瘋狂?」

我說:「謝謝你的提醒。可是,薛明媚,實話告訴你,我不怕過這幫人,我也想幹掉這幫人,讓你們過上好日子。」

薛明媚笑了:「你好天真,你憑什麼?憑你的義薄雲天還是

一腔熱血?你有什麼後台?你有多大本事?你連一個馬隊長都對付不來,你還說什麼幹掉這幫人?」

我說:「她嗎的馬隊長。剛才差點沒被她給整死。」

薛明媚說道:「可是我想了想,你沒被撤,說明你還是有點背景的,是我以前太低估你,也許你真的能除掉這些人。可是啊,不知道還要走多少彎路,付出多少代價,也許,是生命的代價,這樣的事情,讓別人去做不好嗎?」

我說:「我非要做1

薛明媚說:「好,那你做,我想,如果你需要我幫你,我會儘力。剛才沒被那幫女人給弄傷吧?」

我說:「沒呢,謝謝你及時出手相救,沒有被她們輪了,否則現在估計就是傷殘人士了,也許成了太監。」

薛明媚說道:「好在我剛得到消息。不過啊,你要真太監了也好,以後也不用去禍害女孩子們了埃」

我說:「那怎麼行啊,我沒得用了沒事,可你要用埃」

薛明媚恍然大悟:「說的是啊,我還要用啊死鬼。」

我笑笑,說:「話說回來,薛明媚,你和那個521和好了?」

她說:「有什麼和好不和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和她都知道我兩是被逼無奈的,我很佩服她的堅強不屈,可那不是安身立命的好方法,在這裡混,那幫人就是我們的皇帝,我們哪敢反她們,不順從的結果,非傷即死,我又何必那麼傻去抗爭。好在她也真的是寬容大量,我讓人和她說你出事了,她當時不知道是你,不想那麼多事捲入其中,當她知道是你后,就帶著她的人去救你。你該好好謝謝她,不然真的是以後沒得用了。」

我說:「是啊,我該好好謝謝她。」

薛明媚問:「到床shang謝嗎?以身相謝嗎?」

我說:「你這思想怎麼就那麼齷齪埃我請她吃飯謝她。」

薛明媚笑著說:「那我要你以身相謝。」

我說:「成,等有機會吧。不過我現在,想你幫我辦一個事。」

薛明媚說道:「喲,你還會有事讓我幫你辦啊,妾身監獄一介女囚之輩,能幫張大官人什麼事?」

我說道:「你知道的,他媽的馬玲和副監區長和他媽的被弄滾的他媽的指導員和監區長是一夥兒的,是監區長和康雪,要馬玲給我點顏色瞧瞧,所以,發生了今天這個事,我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薛明媚看著我,問:「你想讓我整她?」

我說:「是。我也想讓她感受一下什麼叫做絕望。」

薛明媚笑了,問我:「剛才看到那麼一大群女犯人圍著你,你絕望了?」

我說:「是。她們的眼神,都想吃了我。」

薛明媚說:「她們只是想吃你那,不想吃你的整個人,放心。」

我說:「但是我知道,馬玲想讓我殘廢,如果剛才不是你讓521她們過來,我現在可能斷了胳膊,或者折了腿。」

薛明媚說道:「她們也真的挺狠。「

我說:」所以我也想讓她受受這份痛苦。「

薛明媚說道:」這事我幫你。

可我還是勸告你,就算你有後台,別想著當出頭鳥。你已經成了她們的眼中釘。」

我說:「放心吧薛明媚,謝謝你的擔心和勸告。我也想跟你說,我們其實可以好好合作。」

薛明媚說道:「就像在床shang那樣嗎?」

我說:「都行。」

她明媚的笑了。

我說:「不過也別太過,就嚇嚇她就行了,不要讓她太受傷,缺胳膊斷腿的,還是別那樣做。」

薛明媚嘆氣,說:「我的大官人啊,你還是真的太仁慈了,在這個監獄里,就像是在牢籠里的角鬥士和野獸們,誰更狠,力量更大,更能斗,才能活到最後,放過對手,娜蝕齲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我說:「那你的意思,是,要她死?」

薛明媚說:「死倒是不必,這麼大的事,我不能讓姐妹們去做,到時被判個死刑無期的,那害了人家。而且我的張大官人,我的仁慈善良的大官人,你也不會忍心這個乾的。但是做都做了,不讓她有點什麼很疼的感覺,她是不會怕的。」

我說:「行,那你看著辦。不過我還是要說,別鬧出人命,馬玲只不過是人家的獵狗,幕後主使不是她。」

薛明媚說道:「就算是她,你也不會讓她死的。行了,我懂了,但也要有機會才行。那我回去了。」

我說:「走吧,好好保重,有事找我。」

薛明媚轉頭,說道:「對了,我下周一周二,親戚會走。」

我呵呵一笑:「但願我們擠得出機會。」

她對我拋一個媚眼,走了。

馬玲啊馬玲,別讓薛明媚逮著機會整死你了埃

薛明媚剛走,徐男來敲門了,告訴我說,521說有事求見我。

我疑惑問:「什麼事?」

徐男說不知道。

我說:「那讓她來吧。男哥,我的心理辦公室那裡,在辦公桌的da抽屜那裡,有兩盒子什麼補液,麻煩你去幫我拿來一下。」

我給了我心理輔導辦公室的鑰匙給徐男。

不一會兒,冰冰來了。

冷傲的冰冰來了。

我讓她坐下,說道:「謝謝你剛才出手相救。」

她說:「不客氣,舉手之勞罷了。」

我說道:「如果不是你,估計我現在已經被撕碎了。我想請你吃飯道謝。」

冰冰說道:「別客氣了張隊長,你對我們好,我們心裡有數的。我找你,是想找你談點事,是求你點事。」

我說:「你說。」

冰冰說:「在這個監區,對女犯上心的,基本很少,你是一個,有良心善良的人。」

我說:「你是過獎了冰冰。我也希望你們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她有點愕然:「冰冰?」

我說:「你有種李冰冰的氣質。」

她說:「好像聽人說過。我哪敢和人家比。」

我說:「呵呵你那麼奇怪幹嘛,我以前好像和你說過你像李冰冰的。」

她說:「沒記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