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76章 想辦法除掉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6章 想辦法除掉她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其實也沒什麼奇怪的,監獄門口經常停著車。

問題是,看見我出去,我看到車裡面那個人一直看著我,一直盯著我看。

我看他,他們車上兩個人,兩個男的。

不知道看我幹啥。

而且,車子是沒牌照的。

是不是仇家找上門來了?

我首先聯想到的是朱麗花的男朋友。

他就經常來這裡等朱麗花。

也許是他,也許不是。

我疾走到了公交站,看到那輛黑色無牌照的小轎車從後面跟上來后,開走了。

我多疑了吧?

或許他們只是來等別人的。

回到了青年旅社,我看到了未接來電。

不論是夏拉,還是麗麗,我都習慣她們聯繫我,因為她們聯繫我,除了想我就是有事。

我當然更希望有事,想我也可以,有美女想我,我自然歡喜。

辦事,辦女人兩不誤,多麼好。

未接來電是夏拉。

我回復了夏拉的電話,問她有什麼事找我。

夏拉說道:「你下班了啊?」

我說:「是,剛下班,你找我啊?」

夏拉說:「想你了呀。」

我說:「是想我了,還是想上我了。」

夏拉嗔罵:「討厭。人家是想你了的。我打電話是想和你聊聊天,想和你吃飯,可是還要加班,完成幾個舞蹈動作,教會她們。」

我說:「那麼可惜啊,我都想去找你和你一起吃飯啊,好些天沒見你,我都很想你了。」

夏拉說:「說得那麼甜,是不是騙我的呀。」

我說:「當然不是,真的是想你了,想抱抱你了,然後做點少兒不宜的事。」

夏拉撒嬌說:「討厭了。」

我呵呵笑著。

夏拉說道:「我和你說個事埃」

我說:「你表姐?」

夏拉說:「我表姐等下說。我先說那個老闆埃大雷公司的。他這幾天,天天找人給我送玫瑰花到我們公司來。」

我說:「這真是一件好事。」

夏拉問我:「你不吃醋呀?還好事?」

我說:「本來就是一個好事,你想想看,每天拿著一大束花,拿去轉手賣了也夠每天的飯錢啊,你不要給我,我拿去賣。」

夏拉笑了說:「我還沒想到這個。」

我說:「快去賣,不要扔垃圾桶。」

夏拉說道:「好煩的,他總是這樣子。唉,你要是這樣子就好了。」

我心裡想,沙比才去干這麼個沙比的事兒,花錢花精力送花不說,關鍵還討不到她的芳心,有個屁用,要是真的追得到,還能如此大費周章?

如果是我,我絕對不會幹這麼愚蠢的事情,得不到就算了,何必如此,你以為你天天送花就得到人家的心了嗎?幼稚。

就算得到了,付出的那麼大的代價,拿去干點什麼正事不行?

去泡其他的妞不行,非得泡這

個嗎?

靠。

不過這個大雷,是還沒死心啊,上次寫了保證書,居然還這麼玩。

行,那我就複印他那保證書,發他們公司裡面去。

等下就去列印,然後我明天在他們上班的時候去丟他們公司去,男子漢大丈夫,說了就要做嘛。

說讓他丟臉,就要讓他丟臉。

否則他還當我是玩玩。

我隨之問道:「那他有沒有給你打電話?」

夏拉說:「打埃不過我都沒有接?你怕不怕我被他搶走啊?」

我說:「搶走了大概也不是我的。那我何必怕?怕就不會被搶走嗎?況且他那麼年輕有為又有錢,我怕有什麼用,我就是用幾輩子都掙不到那麼多錢。」

夏拉說:「你怎麼這樣說埃我要是被搶走,你一定要來找我,一定不要讓我被人家搶走。」

我在心裡想,,要是真跟他走了,我去找你有什麼鬼用。

我有什麼拼過人家的資格?

我說:「好好好,會找的會找的。」

她說:「你發誓1

,又來這個。

我說:「我沒空發誓,你信就信不信拉倒。」

夏拉無理取鬧:「你不愛我!根本不愛我。」

我耐著性子,說:「對,那掛電話了。」

夏拉急忙喊了起來:「我不要掛電話!你每次都這樣子氣我。」

我說:「是你先無理取鬧。」

她說:「那你不能將就一下下讓著我。」

我說:「那還是掛電話,還有其他事嗎?」

夏拉急忙道:「對不起了,是我錯了,我不這樣子。那你都不怕我被人家搶走的。」

我說:「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終究不會是我的,冥冥中自有天註定,況且,緣分不是人想留就留得住的。」

夏拉說:「你都不努力,怎麼知道留不住?」

我說:「好了夏拉,不討論這個問題了。對了,你表姐和你聊什麼了。」

夏拉說:「那你都不哄我。」

我說:「親你一下。啵。」

夏拉高興了:「這還差不多。」

我說:「你表姐最近忙什了,你和你表姐住在一起了?」

夏拉說:「我表姐說,說你和副監獄長是一起的,陷害了她,讓她調到了a監區,她想辦法對付你,想讓我拿一部手機送你,後來她又覺得這樣太明顯,怕你知道,她以前啊,就是想讓我在你身邊,問你你和副監獄長什麼關係,怕你埋伏在她身邊,暗算她。可現在她被你這樣子,她對我訴苦,說很不舒服,可是又找不到對付你的方法。我看她挺可憐的。」

看來,康雪和夏拉住回了康雪家裡一起,而且,我之前的懷疑都被證實,夏拉就是康雪的底,夏拉就是來套話的,來套話問我我和賀蘭婷到底什麼關係,而賀蘭婷空降監獄當副監獄長,到底來幹嘛的?不過康雪不知道的是,她安排的夏拉這個底被我成功策反,成了我的人,可聽夏拉這麼說,夏拉對康雪這樣的遭遇,產生了

一絲同情,這可不好,夏拉如果不為我所用,我可失去了一個重要的內線。

我乾脆繼續策反,繼續挑撥離間:「唉夏拉,你怎麼那麼單純,那麼天真,相信你表姐埃你表姐表面是說她自己無奈可憐,可實際上,她並不可憐,她其實還想著怎麼利用你,害了我,當然也害了你,你居然去可憐自己的敵人。實話說吧,你表姐,想用她的權利,就是利用她的職權,壓著我,想上了我。」

夏拉問道:「想上了你,什麼意思呀?」

我說:「就是說,她說她很寂寞,想我陪她睡覺,如果我不願意,她就給我在監獄不好過1

夏拉說道:「什麼時候的事啊?你說的是真的嗎1

我說:「當然是真的,早就開始了。而且讓我氣憤的是,明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了,她還這樣對我。我曾經問過你表姐,說你知道我和你表妹在一起,為什麼還要這樣。她說她才不管你什麼表妹,反正啊,她爽就行了1

夏拉生氣了,罵道:「她怎麼可以這麼無恥1

我假裝無奈的說:「是啊,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可以這麼無恥。當時我尷尬,又憤怒,說夏拉要是知道,會怎麼想,你這麼做,對得起夏拉嗎,她可是你表妹?你表姐說,表妹是表妹,我是我,我開心,就行。再說了,我不說你不說,我表妹怎麼會知道?」

我聽到了夏拉摔東西的聲音。

我說道:「夏拉你不要生氣,不要激動。」

夏拉氣道:「我怎麼會不生氣,康雪她怎麼那麼下作無恥1

都直呼康雪的名字了,看來真的是氣得不輕。

我說道:「後來我就不理她,結果她就更對我恨之入骨,就想著各種辦法對付我,特別是監區里發生女囚打鬥這事,她居然想趕走我,發生女囚打鬥就是她故意挑撥離間女囚讓女囚打起來,目的就是讓我滾蛋。唉,讓我去背黑鍋啊擔負這個責任,好在監獄領導深明大義,調查了后,說發生這樣的事,是監區長和指導員等人監管不力工作不到,所以把她們進行了處分調到了a監區。你的表姐就更恨我了,現在一定想著各種辦法對付我1

夏拉怒道:「她不是我表姐,以後不要提她是我表姐1

我說:「夏拉你要冷靜啊,想要對付你表姐,發怒沒用的1

我再次一直用表姐這個詞,挑動起夏拉對康雪的更加深層的憤恨。

夏拉說:「怎麼讓我不生氣,她怎麼會這樣子!她怎麼還裝出一副那麼對我好的樣子,真是讓我噁心。他媽的1

夏拉說髒話,真是氣憤到了極點。

我說:「夏拉啊,人啊,好不好,只有時間久了才知道。所謂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就是這個道理,你現在看清她也不遲埃她就是利用你,利用完了就卸磨殺驢,還好早日看透了她了。不過,夏拉啊,人生在世,靠得的人沒幾個,靠自己最好,你一定要想辦法,除掉她,否則她會讓我們不好過的。你不要生氣了,生氣有什麼用啊?彆氣了,過幾天我有時間了,陪你看看電影什麼的,你不要氣壞了身體啊我的寶貝。」

我安慰了她一番后,她總算情緒平靜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