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78章 又被人打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8章 又被人打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靠!

朱麗花這次,是不會再幫我了?

徐男焦急的看著我。

朱麗花真的不會再幫我了?因為我上次那次徹底的侵犯了她。

我只能去想別的辦法,可我有什麼其他的辦法?

看來,幾個監室長是要被活活逼供出來了。

我很無奈。

就在這時,徐男說,朱麗花帶著防暴中隊的人來了,帶的人很多,估計四五十人。

我站起來一拍桌子:「太好啦!來得真及時1

我馬上過去,看到朱麗花帶著防暴中隊的人,整整齊齊排成四行站在外面。

我出去后,朱麗花走過來我面前,一臉嚴峻的問道:「發生什麼事?」

我在她耳邊說:「獄政科的人下來調查一些事,然後拿著電棍逼供女囚,幫幫我。那幾個女囚和我關係挺好。」

朱麗花說:「又是你的後宮?」

我說:「靠,不要把我想得那麼齷齪好吧,那是我看不下去,覺得她們在欺負女犯人,女犯人都是我的人,我於心何忍看著她們被打歪曲逼供?」

朱麗花說:「在哪。」

我對徐男使眼色。

徐男趕緊指著方向,朱麗花等人馬上帶著防暴中隊的進了監區,然後直接到了獄政科的人逼供幾個女監室長的位置那裡。

我則是和徐男躲在後面看。

朱麗花帶著防暴中隊一大群人突然到了獄政科幾個人面前,她們停了手,女囚們也停止了慘叫。

獄政科的幾個人看著防暴中隊大部隊,搞不清楚怎麼回事。

朱麗花走過去,對她們說:「b監區這邊,發生混亂!我們過來看一下。」

獄政科的人說:「混亂是剛才的事,已經發生了,女囚們攻擊女警,女警送去了醫院,現在我們在調查。」

朱麗花說道:「這不都是調查科做的事嗎?怎麼是你們來調查?」

獄政科的人說:「調查科正在忙著處理別的事,委託我們從快調查處理這件事。」

朱麗花咄咄逼人:「我看你們是歪打成招!有這麼調查嗎1

防暴中隊和武警,是監獄最牛的兩個部門,都是鎮亂的,誰都不能不給她們面子。

她們本身基本就是當兵當警出身的,特別一些是特警,特種兵轉過來的,牛不牛,有種和她們打,就像我,吃虧還少嗎。

獄政科的帶頭的那女的說:「我們怎麼調查,也輪不到你們防暴隊的來攙和吧?」

朱麗花冷冷道:「防暴隊的職責就是制止暴力!你們違規使用暴力逼供,我們怎麼不可以說?你們這麼做,不僅違規,還是犯法!我們這裡幾十個人,全都見了,我可以上報上邊,等著被處理吧1

獄政科的人有點慌了,急忙過來輕輕對朱麗花說:「裡面幾個女犯,是有你的朋友?還是親戚。」

朱麗花說:「都沒有。」

那女人說:「那為什麼要幫她們出頭?」

朱麗花說:「看不下去1

一句看不下去,路見不平,多麼的霸氣。

那女人說道:「那不是朋友也不是

親戚,你看不下去,就要和我們鬧,你有這個必要嗎?」

朱麗花說:「女犯人也是人,你們這麼打,你們殘忍嗎?」

那女人道:「我們殘忍?她們打馬玲馬隊長,打到手都斷了,她們又殘忍嗎?」

朱麗花說:「我看不見我管不著,我只管我看得見的事。廢話我不再說,如果不放了這幾個女犯,如果這幾個女犯還有事,那你們也會有事。」

說完,朱麗花冷冷看著她們。

獄政科的人無奈,下令放了幾個女囚。

幾個女囚互相攙扶著,在獄警的押送下回去了。

獄政科氣憤的走了。

我才出來了,對朱麗花說謝謝。

朱麗花看看我,吭都不吭一聲,手一揮,帶著她的人走了。

我鬆了一口氣,這坎暫時過去了,不知道後面還會怎麼樣。

我和徐男回到了辦公室,我說:「媽的,這一鬧起來,就沒完沒了了。」

徐男說道:「馬玲回來了的話,一定還有的鬧。她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說:「是的,除非把她弄死了,才不會鬧了。但是弄死嘛,沒這個必要,我的心還沒有那麼歹毒,而且弄死了是大事,搞不好一查出來了,我就被拉去槍斃了。」

徐男說:「我是怕她們還會對我們下手。」

我說:「提防著點吧。」

徐男走後,我閉上眼睛,想著發生了的這一切。

儘管我和康雪沒有面對面撕破臉皮,可是我們都知道,我們是對方的敵人,我們已經站在了對立面,而且要整死對方不可。

以前她還在猜測我的身份,而現在,她已經是徹底明白了我是她的敵人,從懷疑到確定,她不再對我手軟,可她想要整死我,想要一口咬死我,很難,只是,我害怕的是她將會用別的手段對付我。

例如上次,她讓馬玲找女囚們對付我,還有就是,她很有可能把那群黑衣幫的人請來,幹掉我,我不得不小心埃

下班后,我猶豫要不要出去,因為我覺得今天感覺怪怪的,會發生點什麼事。

特別是經過了這些事後,我今早去大雷公司撒了那堆保證書複印,然後他媽的又徹底和康雪決裂了,每次一出去,各種敵人都在虎視眈眈的盯著我想要吃我,靠啊,可是不出去,在這裡又實在是閑著無聊。

還是耐不住寂寞,出去了。

畢竟,在監獄里呆著,什麼都不能玩,這種苦行僧的生活,實在是受不了。

出去后,我在監獄大門口左看右看,發現沒什麼奇怪的,沒發現有可疑的人可疑的車,看完后,我又往旁邊看了一下,沒有。

大膽地走出去了。

然後我沒有回去青年旅社,沒有回去小鎮,我直接去了市裡。

出去給王達打電話,找他吃飯,他沒空,好,我自己找了個小館子,吃飽喝足。

出來后,我看著街上熱鬧喧囂,燈紅酒綠,人來人往,感覺自己挺孤單。

想打電話找個人陪,可是沒有手機,我就找不到謝丹陽,找不到夏拉。

站在街上發獃半晌,可能我只有一個地方去。

那個酒吧。

上次自從聽到彩姐說的那些話后,我一直心裡不舒服,可不舒服歸不舒服,我還是對她有所幻想的。

她的聲音,她的美貌,她的優雅,她的身體,她的眼波流轉,她的氣質。

越想就越忍不祝

我想,我是個賤人,見一個愛一個,喜新厭舊,哦不,我不是賤人,我是個人渣,賤人是喜新厭舊,我是人渣,人渣是喜新不厭舊。

我覺得我是無可救藥。

我爬上了計程車,去了酒吧。

快到酒吧時,我感覺有點不對勁,因為我躺在計程車後座上,總感覺身後那個車的燈光照著計程車裡面來,難道後面有人跟蹤?

我奇怪了。

正要往後看,計程車停車了,司機師傅說:「到了。」

我看看,果然到了,然後我還沒開車門,有四個年輕男女擠上車,把我推下車,他們不知道要趕去哪裡。

我只好給錢下車。

下車后,我往後看,果然,他媽的就是昨天傍晚在監獄門口那輛黑色無牌轎車,怎麼他們真的是跟我來的嗎?

跟我到了這裡嗎?

是跟蹤我的嗎?

可能是碰巧的吧。

我的僥倖心太重,因為我馬上可以知道,僥倖的代價是很大的,當車子上四個人拿著棒球棒衝下來朝我跑過來,我才意識到這幫人,從我出來監獄開始,就悄悄的跟蹤我了。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這次,我要真的完蛋。

我轉身就跑,但是已經晚了。

一棒子打在我肩膀,渾身一軟就打了一個趔趄,然後身後的人飛起一腳踩倒后,接著,一棒子打在我眉毛那裡,登時我眼冒金星,直接倒下,一股熱血噴涌而出,我手一抓,手上全是血。

然後,一棒子又打在了我的後背。

這群人今天是要我死啊!

這群人圍住了我,棒球棒不停頓的往我身上招呼下來,我蜷縮成一團,抱住頭,盡量減少傷害,有人邊打邊報上名號:「跟我們大雷公司的老闆斗,你還嫩了點!記住這個教訓!下次就不是打一頓完事了1

是那傢伙!

大雷!

是他找人幹了我,他被我嚇了之後,沒被嚇走,畢竟他有錢,他有的是錢,而且是一個有錢的大老闆,在商界呼風喚雨的,怎麼可能低下頭認輸,關於夏拉,關於愛情,關於被恐嚇,他只是被嚇怕,沒有被嚇跑,他不自己出手,因為他有錢,他躲得起我,找得起人,花得起錢,他可以用他萬能的金錢,搞定我這個小癟三。

我已經記不得我第幾次為了女人被打了。

或許我是自找麻煩,自找苦吃。

可是,我這也是為了工作埃

該死的工作。

同時,我也是為了女人,為了得到女人,我一半是活該,一半是應該。

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被打,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這幫人看著我一動不動后,上車跑了。

我已經沒力氣了,有種暈過去的感覺,沒有疼痛,沒有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