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81章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1章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看他們也沒搞什麼,貌似在下面折騰了十幾分鐘而已,然後上來后,就用新井蓋換了舊的井蓋,然後封死了,接著,用了泥土蓋在井蓋上,又搞上跟旁邊一樣的綠草到上面。

這樣一來,原先的井蓋,透氣的井蓋,木有了,一下子,全都封死了。

還有個屁氣味,有個屁蚊子蒼蠅。

我靠,天底下有那麼巧的事情?

我懷疑,這群人是不是賀蘭婷找人來搞的。

我想問問,但是他們搞完后,就張羅走人了,去後勤部那邊說了一聲,後勤部的人過來隨意看了一下,她們也是不可能跑到下面去看看真的有沒有整改過,反正看了一眼,也就走了。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抽著煙,這難道我折騰了那麼多天,搞出那麼多大麻煩的下水道口,就這麼輕易解決了?

我靠。

這也太奇怪了?

當我在愣著,發愣著抽煙的時候,女犯們幹活回來了。

監區一樓的她們都回來了,然後進了監室后,有人發現了站在監室後幾個原先井蓋旁的我:「張警官1

「是張隊長1

「那幾個井蓋沒有了1

「幾個井蓋沒有了1

「那幾個井蓋被封死了1

有人嘰嘰喳喳的喊了起來。

對,井蓋沒有了,封死了,泥土綠草覆蓋上面去了。

「是張隊長做的1

她們紛紛擠到了後面的小窗口,看著我:「謝謝張隊長1

「謝謝張隊長1

「張隊長我愛你1

然後一大群女囚們哄然大笑起來。

這讓我有些尷尬,媽的,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她們竟然對我千恩萬謝起來。

我只好說道:「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剛才我來的時候,一大群工人,就來這裡,說是下水道堵了,改下水道,然後就封住了這裡。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女囚們亂鬨哄起來:「張隊長,一定是張隊長做了,張隊長怕人說呢1

女囚們謝謝我:「謝謝隊長,謝謝張隊長!隊長我們愛你1

我說:「你們謝錯人了。」

那個監室長出來,說:「大家安靜,安靜!我們心裡知道就好,就不要說出來了,萬一為了幫我們,張隊長得罪了那麼多人就不好了。」

「嗯,嗯。對。」

有人問:「隊長你頭上怎麼了,誰打你了!我們幫你打他1

我說:「謝謝你們我這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再見。」

我急忙閃人了。

回到辦公室,我想著這個詭異的事情,這怎麼可能是整改下水道啊,整改下水道,十幾分鐘搞好?

這有貓膩埃

辦公室電話響了,我急忙接了。

是新任監區長給我的電話,讓我去她辦公室一趟。

我過去了,看看她要和我談什麼。

到了后,監區長先問我的是我的額頭的事情:「這怎麼了?」

我說道:「不小心摔的。」

她說:「要小心點。」

我說:「呵呵,下公交車摔倒的。」

媽的,要不是我身體好,抗打,估計現在都還在醫院裡躺著。

監區長問道下水道的事:「剛才有工人來修了下水道?」

我說:「是埃」

監區長點點頭,說:「後勤部有人給我反應情況,說懷疑我們監區的下水道這一段堵了,就讓工人進來檢查,剛才開會,沒時間去看。是怎麼情況?」

這監區長,自己也不知道埃

我說:「工人說,我們監區這一段的下水道,堵了,就廢棄了這一段,然後用了備用的那一段,然後他們封住了這邊的口。」

監區長說:「哦,知道了。」

我看著她,她好像並不太把下水道這個事放在心上埃

接著

,她說道:「上次和你說的那個事,你考慮怎麼樣了。」

我問道:「哪個事啊監區長?」

她說道:「分錢的事。」

我說:「讓我來辦是嗎?」

監區長點點頭。

我說道:「可是,我資歷不深,讓我來做這麼重要的事,請問監區長,別的人有意見別的更有資歷的同事領導對我有意見怎麼辦?」

監區長說:「這個你就放心好了。有我在這裡幫你撐腰。」

我假裝勉為其難的說道:「那,那好吧。可如果我做不好的,希望監區長見諒埃」

監區長說:「沒事。那就從明早開始。」

我又說:「可我這人懶惰,我怕我總是趕不到埃而且每天別的工作的事,我都忙得夠嗆早上,我怕我fen身乏術。」

監區長說:「可以找人幫你做。」

我說:「明白了,謝謝監區長對我的信任。」

監區長說:「記住,從明早開始。」

我說:「好的,記住了。」

回到了辦公室,我就把這個事和徐男和沈月說了,以後委託她們來分錢。

沈月一聽,開心得不得了,畢竟這個是美差,可以中飽私囊的。

她問道:「隊長,那我們能不能搞多那麼一點點啊?」

我說:「別太明顯就好,畢竟大家都看著的。」

她高興的點頭。

下班后,我又跑出了監獄。

到了外面,我還是想去找彩姐,這個點,還太早。

我看看監獄大門口,沒有什麼異樣。

想著昨晚大雷找人揍我的那一頓,我他媽的真是咽不下這口氣,真想去等他,也揍他一頓!

這麼一想,我馬上就去他們公司樓下。

我想去買棒球棒,但這玩意我不知道在哪裡買,就買了一截水管。

然後插jin褲子里,在大雷公司樓下等那廝。

還真巧,讓我等著他出來了。

可是,他不是一個人,他不是自己開車,看他在公司樓下大門,兩個男的站在旁邊,像是秘書助理一樣的,然後還有司機開車過來接他,我要是衝上去,我就是去送死埃

媽的,這有錢人就是牛叉,出門都帶馬仔,我若是想下手,機會很難有,除非我每天不去上班,專門跟著他,找到下手機會。

如果不是因為需要隱秘,我就該和彩姐說一聲,讓她替我揍這廝一頓的。

看著這廝坐著車離去,我無奈的扔掉了鋼管。

隨便吃了點東西,然後給賀蘭婷打了電話。

電話通了,最近她好像心情不錯,雖然還是對我不冷不熱的,但至少會接我的電話。

我問道:「下水道的事,是你安排的?」

她說:「做什麼事,都要用腦。」

我說:「不得不說,你這招,漂亮。」

她說:「記住,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我說:「工人也知道吧。」

她說:「他會告訴你嗎?」

我說:「不會。哦,對了,我已經答應了我們監區長,以後分錢的事,我來干。可我讓我的馬仔去幹了。那你可要保證我,到時候出事了,不要抓我啊1

她沒有回答我的這個問題,問:「你現在還有其他事嗎?」

多有禮貌,儘管還是冷冰冰,但是至少會問我還有事嗎。

若是平時,早就掛了電話。

我說:「沒有事了。」

她說:「哦,那麻煩你去幫我拿一個快遞。」

我說:「靠。」

她說:「不願意?」

我不情願的說:「是不太願意,但是還是要去做。在哪哦?」

她說:「樓下,我家樓下。我沒空回去拿,是海鮮,不去拿,就爛了。還有,幫忙搞一下衛生。不用鑰匙,用密碼就可以,我發密碼到你手機上。」

我日。

她掛了電話。

領導就是一切。

優先服務領導。

我去給她拿了快遞,去給她打掃了衛生。

可憐的小狗兒。

我給它洗澡,喂它,抱抱它。

然後看看時間,去找彩姐去。

我再次去了酒吧。

我坐在了平時坐的位置。

等了一會兒,彩姐還沒來。

九點多了。

我懷念著她給我的溫存。

突然一個人拍了我一下肩膀,很用力的拍我的肩膀。

我轉頭過來,安百井咧著嘴對我笑著。

我說道:「靠,你怎麼在這1

他說:「我怎麼在這?我是專門來找你的,我估計你多半在這。怎麼了,真有那麼痴情,等那個女人啊?你都等了她有兩個月了吧,怎麼沒搞上嗎?」

我說:「你一個堂堂的公務人員,講話怎麼那麼難聽啊靠。」

他說:「你不也是堂堂的?我是講話難聽,你是做的難看啊!誰更有罪啊1

我推著他出去外面:「快點離開,我還有事。」

安百井呵呵說道:「怎麼,怕我壞了你的好事?怕我這個電燈泡,影響了你們。」

我說:「是1

安百井說:「重色輕友的傢伙。我來是想找你過去跟我喝兩杯,我們在那對面的ktv唱歌,有人請我一個國土的朋友辦事,請他喝酒,我這朋友帶上了我。我給你打電話,你沒有接,我就來這裡找你,你果然在這裡1

我說:「他求你們辦事,那你們好好喝就好了,拉著我幹嘛?」

安百井說道:「你這傢伙真是重色輕友啊,我們也好多天沒見了吧,我想和你聊聊,你那麼冷漠啊1

我說:「好吧,去聊聊。不過我過去喝兩杯就走人,我,還要回來的。」

安百井錘了我一拳:「媽的還說我平時為了女人什麼什麼的,你自己不也一個樣。」

我說:「不一樣1

我一半是為了工作,這當然不一樣。

不過我自己知道就好了。

我說道:「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進去和服務員說不要收了我那桌。」

安百井揮揮手:「快去快回。」

我進去,和服務員說不要收了我這桌,我出去那邊ktv一下,等下還回來。

服務員說好的,會給我留著。

我和安百井過去了那邊ktv。

安百井笑嘻嘻的問我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叫你嗎1

我說:「聊天,喝酒。」

安百井道:「天真!如果沒好事,哥哥會找你嗎?當然有好事!你知道什麼事?」

他兩隻眼睛笑眯眯的,不懷好意。

我說:「有紅包1

安百井道:「聰明!還有個好事。」

我說:「什麼事?」

他說:「那個老闆,找了七八個女的來陪著,個個都很漂亮埃我好吧,好事都想到你!等會兒上去后除了我那朋友,隨便你挑,怎麼玩隨你,出去陪你過夜都行,反正有人出錢1

我罵道:「。媽的你都有了慧彬,還這個樣子,我真不知道罵你什麼好。」

安百井說道:「唉不要這樣子講話嗎,食色性也,男人本色嘛。再說了,讓我一輩子就這樣子,我也不樂意埃慧彬什麼都好,就那方面,太太太放不開了,算了這種事不說多了。你理解的哦。」

我說:「不理解。」

安百井說道:「行,不理解就不理解吧。還有啊,媽的記得上次我們想和唐曉傑劉慧出去被抓那次嗎?唐曉傑一直都打電話給我,現在她被我迷得鬼神出竅的,可是我實在擠不出時間埃咱哥倆什麼時候,去滋潤滋潤她們兩姐妹?」

我說:「百井大哥,這種事表面看起來是好事,實際上是非常缺德的。讓我自己來做還差不多,我沒女朋友埃而你,好好守著慧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