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82章 美女姐姐的吸引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2章 美女姐姐的吸引力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安百井指著我的頭問:「你這到底怎麼回事,怎麼經常見你挂彩的?」

我說:「打球啊!最近喜歡運動,唉,喜歡突破,你知道在裡面都是女人,突破就能揩油,但是代價唉,就是受傷。」

安百井道:「禽獸。」

兩人進了包廂。

包廂里,果然七八個苗條的美女。

安百井說都是外圍女的。

這個土豪老闆有錢,想搞下一塊價值幾千萬的地皮,搞證搞合法化,所以捨得下本錢了。

安百井的所謂的這個朋友,一定是當挺大官的朋友。

土豪老闆討好的給他的國土朋友敬酒。

我們進去后,土豪老闆的兩個手下急忙招呼我們吃好喝好,然後推著姑娘往我們懷裡。

我左擁右抱,頓時也開心了起來。

聽到土豪老闆給安百井的國土朋友塞紅包說話:「一點意思,趙科長,不成敬意。」

趙科長拒絕了:「黃老闆,如果你們申請條件都是合格的,那一定沒有什麼問題,如果不合格,我也沒有辦法。」

土豪老闆又送上去:「我們的條件都是合格的,但也怕有些地方不太達到要求,所以還請趙科長多多關照。」

趙科長再次拒絕說道:「黃老闆,我之前就跟你講了,只要條件適合,我們不要卡住不讓過,但是條件不合格,我們怎麼關照也沒有辦法。」

土豪老闆看實在不行,只好敬酒:「趙科長真是實在,我敬趙科長一杯。」

然後他又往趙科長懷裡塞女人:「你過去,陪趙科長喝喝酒。」

那女的馬上挨著靠近了趙科長,甜甜的說:「趙科長,我又回來了,這次你陪我喝了吧?」

趙科長坐遠了一點,說:「好。「

那女妖嬈說道:「趙科長怕我吃了你啊,坐那麼遠埃」

趙科長說:「天氣熱,距離遠的好。」

然後端起酒杯和那女的喝酒。

我輕輕在安百井耳邊說:「剛才我聽到看到他們說話給紅包,你那朋友堅決不受,也不愛女人,真是個好人埃」

安百井說道:「是嗎?」

我說:「是的。」

安百井說:「這傢伙果然是一塊又臭又硬的石頭。」

我說:「看到他這樣,我真為我兩感到慚愧。」

安百井說:「對,我們兩就是敗類。」

我說:「好吧,那我也該回去了,你慢慢玩。」

安百井拉著我說道:「這才沒喝幾杯啊,這麼多美女,就算不折騰,喝喝酒聊聊天,也行吧?」

我說:「好好好,行行行。十分鐘啊,十分鐘。」

安百井道:「喝酒還講條件,說時間,真是不爽。」

那個剛才敬酒趙科長的女的過來我們面前,和安百井喝酒聊了起來,我看著她,有些面熟埃

也許,我是臉盲了,美女都長這樣的吧,特別是她們這些外圍女,基本都長一個樣子。

她也看看我,問道:「這位帥哥,賞個面子,喝一杯吧?」

我舉起杯子,然後喝了一杯。

她坐在了我身旁,然後靠近我耳邊,問:「請問這位帥哥,您是趙科長的好朋友,對嗎?」

我說:「算吧。」

安百井這時候去唱歌了,我不知道說我和趙科長什麼關係的好,只好模稜兩可的說算吧。

她挽住我的手,說:「帥哥,你們趙科長真是個君子,軟硬不吃埃」

我假裝不明白她說什麼,我說道:「我,不知道你說什麼,軟硬不吃?」

她說道:「你們趙科長啊,和我們黃老闆一起出來,紅包也不要,女人也不喜歡,真是難得一見。比那個,柳下惠,還要柳下惠。」

我說:「你也知道柳下惠埃」

她笑笑,嫵媚的手指劃過嘴唇,說:「這種男人,很少見。我們老闆啊,想他幫忙辦點事,可不可以麻煩你,和他說一說?」

我說:「說當然可以說。說讓他幫忙嗎?」

她說道:「你就說服他,讓他收了紅包,告訴他,日後還有厚報,而且啊,讓他在審批的時候,高抬貴手。」

說著,她往我口袋塞東西。

我手一抓住那包,鼓鼓的信封,裡面起碼有幾萬塊錢,我急忙抓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很滑,摸起來,有感覺。

她問道:「一點小意思帥哥。」

我說:「謝謝你,不用了。我等下會和他說的,但是這種場面,那麼多人,不好說,這種事,不急,回去我好好和他說。」

她說道:「那我先替我們老闆謝謝你了。這點小意思,就當是辛苦費了,謝謝你。」

我急忙擋住了她的手:「陪我喝一杯就行了。這個玩意,如果我辦成了,再拿也不遲。」

我在推脫,找借口推脫。

收這個錢我知道意味著什麼。

我收了她的錢,收了黃老闆的錢,卻幫他辦不了事,黃老闆豈能善罷甘休,再說了我不過是安百井叫過來湊人頭的,我和趙科長有個毛線關係啊,我收了他們的錢,卻不辦事,等於黑了他們,那他們如果找我麻煩,我可難辦。

和她喝了酒後,她問我道:「你這頭上,怎麼回事呀帥哥?」

我說:「打球摔的。」

她輕輕靠在我的懷裡,說:「帥哥,我頭有點暈。」

她在幹嘛?看我不收錢,要使用自己的身體作為籌碼嗎?

我輕輕推開她,她卻不走了,摟住我,說:「你幹嘛推我嘛?」

我說:「男女授受不親,這樣影響不好埃」

她說道:「這有什麼關係嘛?帥哥,你身材,挺好的埃」

我說:「是嗎?」

她說:「你覺得我身材怎麼樣?」

我說:「也不錯。」

她說:「那今晚,我們找一個地方,互相比較,看誰好?」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我說道:「呵呵,看情況吧。」

正說著,安百井拉著我過去,說介紹他朋友給我。

我和他朋友面對面了,安百井介紹說:「國土局,趙科長,趙武吉,女子監獄的,張帆,都是好兄弟了1

然後大家寒暄一番,喝了幾杯酒。

我想逃之夭夭了,看看時間,我還是想去找彩姐。

彩姐比這群女人的吸引力,大太多。

我逃之夭夭了。

我繞過街角,回去了酒吧。

進了酒吧,我要回到剛才坐的位置,眼前的一幕,卻讓我驚住了。

彩姐坐在我剛才位置的後面那一桌,和兩個打扮怪異的一看就是小白臉做鴨的玩得不亦樂乎。

媽的。

那兩個男的,還給她敬酒,獻媚。

我走上去,坐在了他們中間。

我問彩姐道:「你剛來啊?」

彩姐抬頭看,是我,說:「來了一下了。」

我指著兩邊兩個男的,壓抑著心中的憤怒問:「這兩位,是你的朋友?」

彩姐說道:「算是吧,認識了也有一段時間,今晚心情好,找他們出來陪我喝喝酒。」

我聽到她這麼說,我感到憤怒。

媽的那我是什麼,我也是陪玩的?

兩個男的原本就對我突然坐下來不爽,看到我和彩姐這樣,估計我和彩姐的關係也和他們的一樣,就問我道:「你誰啊?」

另一個看彩姐無動於衷,對我說道:「你很沒禮貌啊你,我們坐這裡你不吭一聲就

坐在中間?」

我沒說話。

然後那個馬上推我,酒吧里的凳子都很高,他冷不防推這一下,一下子就推翻我摔在地上。

他媽的。

我怒火攻心,站起來操起凳子就砸,兩個小白臉完全不是對手,沒砸幾下,嗷嗷叫了幾聲,一個跑了一個被打得蜷縮成一團。

酒吧里好多人都看著我們。

彩姐靜靜坐著,只是看著。

酒吧的服務員也不敢報警,畢竟彩姐在這裡。

我從口袋裡拿出錢來,昨天我拿了醫院的那個單子,還有她給我買衣服的那個單子,加了總數,我拿了錢,還給了彩姐。

在酒吧悠揚的張學友的吻別中,我把錢放在她面前,說:「謝謝你昨天幫了我。我們今後,互不相欠。」

轉身的那一刻,我心如刀割。

走出了酒吧后,沒想到,她追了上來,堵住了我的面前:「你什麼意思,把話說清楚再走1

我說道:「還有什麼要說的?之前你解釋說我不是你的玩具,現在看來,不是玩具,又是什麼?」

彩姐說道:「玩具?我說了我從來沒有這麼想過,玩玩而已?我也沒這麼想過。我倒是問你,你剛才在那邊那個ktv,幹了什麼?你懷裡的美女,是誰?」

我問道:「你見了?」

她點點頭,眼睛里都是吃醋的嫉妒。

是那個服務員多嘴,告訴了她我去了那邊的ktv,然後她過去了,結果剛好看到我和那個女的貌似卿卿我我的在摟著喝著聊著。

她說道:「你可以找女人,我怎麼就不行?你要是找正經女人,我可以諒解,可那些是什麼?」

我解釋道:「我那是幾個國土的朋友,有老闆求他們辦事,請他們喝酒,我就過去看看,結果那女的想讓我幫她們老闆幫忙跟朋友說幾句話,然後就靠近我,和我喝酒,然後就這樣。應酬,這就是應酬。」

她說:「是嗎?」

我說:「對,就是這樣。我不是故意,我看你是有意的,然後你就找了幾個不正經的男人,來氣我,對吧1

我惱羞成怒,越說越氣。

她說道:「對。我是故意的。看著你為我爭風吃醋打架,我很開心。」

我怒道:「你什麼意思1

她說道:「沒什麼意思,剛才我也說了。就是那意思。」

我握緊拳頭,說:「好。我懂了1

我轉身就走。

真是不可理喻的女人。

這是比夏拉的嫉妒心和報復性更強的女人,這讓我怎麼受得了,和這樣的女人在一起。

我打了的士,回去了小鎮上青年旅社,買了一箱冰啤酒和幾包花生上去。

打開啤酒,喝了半瓶。

真是氣人。

手機有未接來電,我看了一下,安百井的,夏拉的,林小玲的。

夏拉是剛打的,我正看著,她又打過來了。

我心想,要不今晚去找夏拉,溫存溫存算了,就不那麼生氣了。

我接了電話,說:「夏拉,什麼事。」

夏拉問我道:「你在哪裡?」

我說:「在,朋友家裡。」

我在撒謊。

夏拉說道:「你騙人!你不是在朋友家裡1

我心一驚:她怎麼知道我不是在朋友家裡,她跟蹤我?

我急忙說道:「我是在朋友家裡1

她說:「你為什麼要騙我1

我說:「我怎麼騙你了?」

她說:「你在ktv,摟著女人喝酒,對嗎?」

我靠,她怎麼知道的。

不過,知道她不是跟蹤我來到了我這個大本營,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