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83章 新女囚的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3章 新女囚的底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想到,剛才那個我說有點面熟的女的,是不是就是夏拉的朋友,對!想起來了,那個女的,在以前一次夏拉泡泡她們過生日慶生會上見過的,她那時候在唱歌。

貴圈真亂,那個女的居然下海了。

有些女的,真是讓人無語,不是窮到沒飯吃吧,做個模特也有不少錢吧,但就是還要去做什麼外圍女啊chu台什麼的。

一切都是為了錢。

我解釋道:「我那是在應酬。」

夏拉說道:「應酬?你左擁右抱,是在應酬?」

我有些惱火,怎麼今天這幾個傢伙都他媽的找我吵架的。

我說道:「是真的在應酬夏拉。」

夏拉發火道:「張帆!你出來不找我就算了,你還跑去和別的不正經的做那行業的女人搞在一起,還騙我在朋友家裡。」

我也生氣了:「媽的你還沒資格對老子發火!既然不爽,就不要再互相找對方好了1

我直接掛了電話。

然後收到她的信息:以後不要再找我了!

我靠不找就不找,我直接刪除了她的號碼,所有的通訊記錄。

可是。

等靜了下來一想,不行埃媽的,她不是我女朋友,她是我一個可以利用的人埃

可讓我去受氣哄她,算了,斷了這邊就斷了,這個我的內線我無法利用了。

氣死老子。

喝了四瓶啤酒,啪嗒一下倒在床shang就睡著了。

上班,一大早,我就和徐男沈月去了樓頂。

發東西了。

發錢了,發煙了,發各種吃的了。

這些都是女囚的親屬們送來的。

我們比強盜還強盜。

強盜是真的強盜,我們是披著羊皮的強盜。

徐男讓我上去組織大局,讓我看著來分,我心不在焉,想著昨晚發生的那些事,這無論夏拉也好,彩姐也好,這些女人,都喜歡給男人添堵。

我對徐男說:「你和沈月來分就好,按平時的比例來。」

徐男說好,她上去了。

看著一大群的同事們,眼睛發光的看著桌上的東西,我轉身走了。

新來了一批女犯人,這樣的迎接工作,也是我該做的。

如平時一樣,帶著分完錢的徐男沈月一群人,去迎接新囚犯。

囚犯們面如土色的下車,然後大家心如死灰的看著監獄,一步一步,沉重走下車。

可我看到一個很奇怪的女囚,她長得也有幾分姿色,年紀二十五六上下,她下車的時候,沒有面如土色,沒有沉重的腳步,她東張西望看了一下,然後抿抿嘴,跟著眾人往前走著。

奇怪。

我所接到的新囚犯,全是一個樣子,哪怕是厲害如柳智慧,內心多強大也真正做不到不心灰意冷。

可是這個女囚,完全是相反的,看她竟然有點興奮的神色。

搞什麼?

神經病的嗎。

我跟徐男要了她的資料:胡珍珍,女,二十七歲,因男朋友出軌,持菜刀砍情敵重傷,判故意傷害罪入獄七年。

她被分到了我們b監區。

我問徐男:「你看那個女的,是不是有點奇怪?」

徐男看看她,然後看看我,說:「長得還過得去,是你的菜。」

我說:「靠,我的意思是說,她好像和別的女囚不一樣,看別人,都是沉重的樣子,就她,好像挺高興的。」

徐男說道:「那不剛好了,她一定有心理問題,送去你辦公室給你治療。」

我說道:「,你也是個神經玻」

我留意了胡珍珍來,確實,從檢查到領取物品入獄,從頭到尾,她沒有任何沉重的樣子。

這個刑期,剛好分到了我們的b監區。

一個如花美貌的妙齡女子,入獄七年,沒有神經病,入獄反而看不到任何悲傷的神色,這實在反常。

她分配了監室后,剛好分配到了薛明媚的監室。

我告訴徐男,去跟薛明媚說,讓薛明媚找個人靠近這個胡珍珍,搞清楚這個女的為什麼那麼反常。

結果薛明媚托徐男回來對我說,說我是個流氓,只要是個新來的有幾分姿色的女的都想搞。

靠。

下班后,我出了監獄外面。

又看到了朱麗花。

她往外走,而不是站在監獄門口等她男朋友來接。

我追了上去:「花姐,我有點事跟你聊聊。」

朱麗花停下腳步,看是我,又往前走,不說話。

我到了她身旁,說:「不理我埃」

朱麗花問:「什麼事,說。」

我說:「上次那個事,謝謝你的幫忙。」

朱麗花說:「不客氣。」

然後她就不理我了。

走到了公交車站,她攔了一部計程車,上車,我也跟著鑽上去。

她看著我,問:「你上來幹嘛?我給你上來了嗎?」

我說道:「你是不是還在為上次的事情生氣啊,對不起埃我向你道歉。」

朱麗花說:「你道歉有用嗎?你哪次不是道歉,然後繼續做?」

司機問:「你們去哪裡?」

朱麗花說:「市中心。」

我說:「好巧啊!我也去市中心1

朱麗花要開車門說:「我不想和你同一部車。」

結果她那邊開不了門,她對我說:「讓開,給我下車。」

我對司機師傅說:「師傅,開車吧,去市中心,我女朋友和我吵架呢。」

司機師傅說好,往前開了。

朱麗花問我道:「我是你女朋友,誰是你女朋友了1

我說:「你是我女朋友了。別生氣嘛花姐,這樣子,我等下為了表示我深深的歉意,我請你吃飯。你看怎麼樣?」

朱麗花說:「謝了,我有事。」

我說:「幹嘛對我冷冰冰的,老子沒有欠你的錢,不就是非禮了你一下而已嘛,你至於那樣對我嘛。」

朱麗花問我道:「聽說你現在當了隊長后,在你們監區有了各種權利,連上樓頂那種事,都是你來安排了?」

上樓頂那種事,說的就是分錢的事。

我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那個新來的監區長,老是逼著我去干這個,我不能不幹啊,我怕她給我小鞋穿。」

朱麗花說道:「你騙誰呢你,誰不知道副監獄長是你的後台,你要是不想干,我就不信你們監區長能拿你怎麼樣,你就是為了錢1

我說:「唉,好吧,隨便你怎麼說吧,不過說真的,你這麼說我,我很心痛,你錯怪我了。」

朱麗花說:「我錯怪你?哼張帆,你什麼樣的人,難道我還不知道?」

我說:「好好好。不說這些了行嗎?你每次見到我,都要跟我吵這些,你標榜你自己成了一個好人,我是爛人行了吧1

朱麗花說:「知道就好。」

到了市中心,她掏錢,我急忙搶著結賬了,朱麗花扔我的錢給回我:「謝了,不需要你幫給了。」

司機收了我的錢。

朱麗花硬是把錢塞進我口袋裡。

我塞回給了她,說:「你不覺得這樣子很幼稚嗎?那行吧,錢給我,我請你吃飯,我想和你聊聊,鄭重的聊聊,可以嗎?」

她把錢塞回給我后,看看時間,說:「好。」

兩人到了一家火鍋店。

為什麼是火鍋店?

因為下車的時

候,火鍋店就在眼前,沒什麼心情吃東西,就想和她聊聊。

隨便點了一些菜。

我說道:「花姐,你要理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埃」

她說道:「你可以不幹。」

我說:「花姐你不知道嗎?我爸爸生病動手術,花了近百萬,我借了那麼多錢,唉,你讓我一下子沒了工作,出去怎麼掙錢也難掙到那麼多錢還給人家埃」

朱麗花問我道:「這就是你犯罪的理由?借口!那你怎麼不去販毒!搶劫1

我被她問的無言以對。

她說得對。

只是,我是個演員,我是個底。

我說:「算了,我們不聊這個,以後你會懂。哦對了,你有去看過李姍娜嗎?」

朱麗花說:「看過。」

我問:「她怎麼樣了。」

朱麗花說:「你自己不會自己去看?」

我說:「你這人講話怎麼這麼沖。」

朱麗花說:「你可以不聽。」

我又問:「哎你和你男朋友分手了嗎?」

朱麗花說道:「關你什麼事。」

我說:「好吧,和你約會吃飯,是最痛苦的事情之一。服務員買單1

她說:「等等1

我說:「說,什麼事。」

她說道:「今天有個新來的女囚,胡珍珍,是到了你們監區,對吧?」

怎麼她也問這個,我說:「是啊,她怎麼了?」

朱麗花說:「這個新來的女囚,舉止跟別的女囚不同。」

我說:「我以為就我學心理學的看得出來,你也看得出來了?她是不同,人家都沉重的進來監獄,她卻是帶著興奮的樣子。好像新來的去學校報名開學。」

朱麗花說道:「我觀察她,舉止確實和別的女囚不一樣,可是這個女人,我以前見過。」

我問:「你認識她?」

朱麗花說:「她不叫胡珍珍。她叫胡彤。」

我說:「你怎麼知道的?」

朱麗花說道:「以前我們同一個學校的,一起報名參軍。她落選了。後來聽說是去學了散打,在市裡舉辦的比賽,獲得過名次,後來據說做了私人保鏢,後來就沒消息了。」

我說:「這樣子埃那這也沒什麼奇怪的埃」

朱麗花說:「奇怪就奇怪在於,她為了爭風吃醋用菜刀砍傷情敵。她這樣的身手,需要用菜刀砍一個女孩子?」

我說道:「也許人發怒了,剛好她回家看到男朋友和情敵在出軌,她進了廚房,拿了菜刀砍人。」

朱麗花說:「她的資料上清清楚楚,她跟蹤那個女孩子到了女孩子家裡,然後女孩子開門后,她跟著進去,兩人從客廳打到了廚房,最後她拿了菜刀砍傷那女孩子。那個女孩子,本事那麼大?能和一個散打高手打到廚房,然後散打高手拿著菜刀砍她?」

我說:「也許人家也是武打高手。就比如朱麗花你做了人家小三,剛好你身懷絕技,人家也不是吃素的,兩邊就打啊打,結果打到廚房,她打不贏,拿起菜刀就砍你。砍傷你。」

朱麗花說道:「哪有那麼多巧合的事情?」

我說:「是,那就好好研究一下這個女人。」

朱麗花說:「這個女人,當時就是被我擠下三沒能去。所以,我一直會記住她,她一定也會記住我。你幫我查查她,讓人靠近她,搞清楚她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但不要讓她知道我在監獄里做事。」

我說:「你怕她報復你埃不至於吧,都過了多少年了。」

朱麗花說道:「她落選后的那天晚上,找人想對我動手。七八個男的,幸好我爸那天來接我,幾個小混混,我爸打跑了,我爸想去報警,我心想報警就毀了她了,就算了。之後她就不讀書了,去學散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