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84章 真是害人不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4章 真是害人不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朱麗花喝了一口飲料,繼續說道:「她是一個報復心很強的人,對我排擠掉她耿耿於懷。後來有一次,在我從部隊回來后,她還不死心,還找了十幾個人想要暗算攻擊我。那些人都是有武術功底的。好在我自己能打,而且我家人也在。」

我說道:「怎麼說的你和你家人都開掛無敵一樣的。你家人都是當兵的?」

朱麗花說:「我爺爺是老軍人,爸爸是,都是。」

我舉起大拇指:「厲害。你家這樣子,還有人想去動你們家人,太不要命了。」

朱麗花說:「如果不是我覺得可憐她,我家人早就收拾了她。」

我說:「居然和一個女囚犯有這樣深的淵源埃行,我幫你查。但是她要對付你,有一萬種方法,何必要進來這裡才對付你,這不是傻嗎?自斷手腳把自己扔進狼圈來,還怎麼對付你?她如果真有陰謀,也是另有所圖。」

朱麗花說:「所以我想你幫我查一查。」

我說:「可以,以前你幫過我那麼多,該是我回報你的時候了。以身相許就不需要了,一個吻可以嗎?」

朱麗花柔情似水的說道:「滾。」

我說:「好吧。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再過分我也原諒你。」

吃過飯後,我去買單,然後跟著朱麗花身後出了飯店外面。

跟著朱麗花走了一段路后,朱麗花問我道:「你跟著我幹嘛?」

我說:「花姐,一個人逛街無聊啊,我犧牲我自己的時間,陪陪你唄。」

她說:「謝謝,不需要了。」

我說:「反正你也是一個人,我也是一個人。」

我是不知道去幹嘛好了。

朱麗花說:「我不習慣跟你逛街。」

我問:「你去幹嘛?」

朱麗花說:「給家人買東西。」

我說:「我看是去買內衣,不方便帶我吧。」

她臉紅道:「亂說1

沒想到我亂說,竟然像是說中了,我看著她紅了臉,說:「喲,是真的啊!那我倒更想陪著你啊,幫你挑選,你穿多大的。d啊1

朱麗花氣道:「張帆你給我滾!滾遠遠的1

我嬉皮笑臉:「我就不滾1

她轉身,走人。

我急忙跟上去,逗她玩。

朱麗花並不搭理我,和這麼個冰美人走在大街上,也不怎麼有意思。

走著走著,就跟到了彩姐所住的小區。

市中心這裡的步行街離她所住的小區並不遠,出去那邊的出口就是。

我看過去。

貌似看到了一輛賓士的越野車,是彩姐的車。

我走過去。

我是有些情不自禁的走過去的,而朱麗花看我不跟她了,有些奇怪,站著看我,問:「你去哪1

我說:「我有事,你自己逛吧。」

然後我過去了那輛賓士越野車那裡。

走到了彩姐的車子旁邊,我卻看不到彩姐在哪裡,她不在車子里,她或許到家裡去了。

只是,這裡不是可以停車的地方,這裡沒有停車線,也不是停車場埃

我抬頭的時候,剛好看到了她。

彩姐從便利店出來,手裡拿著一個墨鏡。

我的目光和她的目光相交。

彩姐在路燈下,艷美絕倫,多情的眼睛,妝容精緻,嘴唇紅潤,皮膚白皙無暇。

她看著我,有些意外。

我靜靜站著,只是我的心已經亂了,我是墮入了愛情陷阱嗎。

我怎麼會喜歡上一個年紀比我大那麼多的女人呢?

我快二十三,她三十多,比我大了十歲。

這怎麼可能。

可這真的就是可能。

她是看不出來她的真實年紀。

長得那麼美麗誘人,很難不讓我這樣的小男孩墮入她的情網之中。

也許我們本是兩個世界的人,就不應該相交,可她走過來了,我也走過去了。

我們抱在了一起。

路人都在側目。

許久,她說道:「上車去吧。」

我和她一起上了車。

我們親在了一起。

毫無顧忌。

分開彼此的身體后,彩姐說:「我要去一個地方,你陪我去吧。」

我沒說話,降下了車窗,點了一支煙。

在彩姐開車掉頭的時候,我看著窗外,彈煙灰,車子要離開小區門口步行街街口時,我看到朱麗花站在剛才我離開的那個位置,看著我。

我愣了一下。

她應該是沒離開過,一直看著我。

而我,要去找彩姐,根本沒管她在那裡。

估計,她又得要罵我這人亂弄男女關係。

呵呵,隨她吧。

坐在彩姐的車子里,她開著車,把我帶到了海邊的一個地方。

海邊的一家酒店。

酒店建造得富麗堂皇,彩姐給我介紹道:「富華酒店。漂亮嗎?」

我看著海邊的燈火輝煌,說:「漂亮。」

彩姐說:「我新買下來不久。」

她把車開進去,停在了停車常

停車場的保安看見彩姐,都彎腰叫彩姐。

我和彩姐下了車,彩姐說:「我來這裡有點事要辦。你陪我去一下。」

我說:「好。」

她帶著我到了大堂里,大堂里的服務員也都對她打招呼,她是他們的老闆娘。

一路穿過一條長長的走廊,上了電梯,然後到三樓,穿過長廊,到了一個油漆塗成紅色的大門面前,兩個保安拿著對講機,看看彩姐,開門了。

大門開后,我看進去,裡面竟然是賭常

豪華的賭場!

那場面,只有在電影中見到過,就像看的澳門的賭場的照片一樣的誇張。

而且,人很多。

彩姐進去后,徑直走向後台,到了後台后,有個掛著大堂經理四個字胸牌的男人對彩姐說道:「彩姐好。」

彩姐問他:「事情怎麼樣了?」

那個人說:「有個賭徒,輸光了三十萬后,大鬧了一下,說我們的荷官出千,我們讓保安踢出去后,他剛才去報警,警察來之前,我們已經疏散完了人群,警察沒有檢查到什麼。但這個人被我們抓住了,你看怎麼處理?」

彩姐輕輕說道:「打斷他一條腿,給他留一點深刻印象,不然他以為我們好玩。」

那個大堂經理說:「是1

彩姐說:「給我今晚的數據。」

大堂經理用ipad點擊幾下,然後弄出數據給了彩姐看,接著他去打電話叫人打斷那個報警的人的腿。

我一下子間覺得有些慌,黑社會做事,果然心狠手辣。

不過在監獄里,心狠手辣的情況也差不多。

如果我是第一次見這樣場面,一定覺得感到害怕。

但在監獄見過大場面后,也僅僅是覺得有些慌有些涼,也就沒了什麼。

彩姐看完了數據后,說:「剛才那個男人鬧事是這個時間段,對嗎?」

大堂經理說:「是的彩姐。」

彩姐說:「以後加強防範,遇到這樣的情況,遇到這樣的客人,鬧事的,馬上拉下去,不要和他們多說廢話,影響我們的生意。」

彩姐的頭腦多好用,在海邊,開了這麼大的酒店,而且,開了那麼大的賭場,生意還很火爆

。還是現代化的管理,高科技的管理,實時數據都有。

強。

彩姐看完了數據,把ipad給回了大堂經理,然後帶著我出來了。

出來了外面后,她對另外一個經啦拍歉瞿質碌目腿四至艘幌攏有沒有對客人們進行什麼補償?」

那個經理說:「沒有。」

彩姐說:「給他們每人上一份精緻夜宵。」

經理說:「是,彩姐。」

我看著賭場里的男男女女,看起來都是身份地位不低的人,很多拿的lv,古馳,蘋果手機,穿戴各種金各種銀。

他們都沉醉其中。

彩姐真是害人不淺。

難道她也跟朱麗花揍的那個在農村開賭場的那個女的一樣思維模式:反正我不開,也有別人開?

出來后,彩姐帶著我坐電梯上上面去,她問我道:「有沒有興趣到樓頂的餐廳和我喝兩杯?」

我說道:「樓頂有餐廳?」

彩姐說:「對。這個時間段,可以看見城市的燈火,很漂亮。」

我說:「好。」

電梯直達樓頂,在頂樓,就是餐廳,餐廳高檔,四周都是玻璃攔著,看著下面,涼風徐徐,真的是萬家燈火盡收眼底,漂亮。

彩姐帶著我坐在了一個靠著窗口的地方,然後叫服務員上酒上小菜,零食,叮囑服務員上一包好煙。

服務員上東西時,放在我面前一包紅河,棕黑色的看起來高檔的紅河,我後來查了一下,那包煙零售兩百多。

我開了煙,叼了一支煙,說:「謝謝彩姐。」

她自己從她包包里拿出了一包女人煙,點上,說:「客氣了。」

酒也上來了,服務員給她倒酒,然後給我倒酒。

我敬了她一杯,我說道:「你也開賭場?」

彩姐說:「對。很奇怪嗎?」

我說:「你是不是覺得,反正你不開,也有別人開?」

彩姐看看我,不說話。

我說:「為什麼一定要做害人的生意呢,你可以做一些正當的生意,例如好好開酒店,或者做超市。」

彩姐笑笑,說:「你覺得只是單純的開酒店,住宿率會有多少?」

我搖搖頭。

她說:「單純做酒店,住宿率,能有幾成?能維持保本就已經不錯,還想賺錢嗎?只有靠這些,才能拉到客人。你不會懂的。」

我說:「那你非要做酒店,做其他不行。我覺得我很難接受你做這一行,害人的東西。」

彩姐說道:「你還想管我了啊?你這小孩,還沒成我男朋友,就想管我了啊?」

我說:「沒。只是覺得你做這樣的,害人害己,害了很多人,以後也會害了自己。」

彩姐嘆氣,說道:「我一個朋友說,說我以前窮怕了,害怕貧窮,所以現在才那麼瘋狂掙錢,任何的行業手段。不過,販毒這些我還是不會做的。可你有沒有想過,我其實做這些,並不是害人的。」

我說:「你把女人推入火坑,開賭場弄得人家輸個精光,還不是害人。難道是幫人1

彩姐說道:「對!就是在幫人!你看,我沒有逼迫她們任何一個女的來做這個行業,她們自願的,她們願意自己出賣自己的身體,換到了她們想要的金錢。而客人,他們本身就有這方面的需求,他們又有錢,我只是提供了一個平台給他們。我在害人嗎?你看賭場,他們自己做完了事做完了每天的工作,來這裡玩玩娛樂娛樂,至於收不住手收不住心的人,這怪不得我。我這不是在幫人嗎?」

我說道:「扯!真是開玩笑。」

彩姐笑了笑,說:「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你覺得你是對的,我也覺得我是對的。不過,在法律的角度,我的確是不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