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85章 唯恐天下不亂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5章 唯恐天下不亂的女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說:「是。你就不怕有一天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彩姐說道:「我有替身。坦白說,到時候被抓,是我的提線木偶被抓,我是提線的人。只要有錢,連替身都有。不管是誰,哪怕是你,和我靠得再近,你也找不到我犯罪的任何證據。」

我說道:「假如我把剛才的那些拍下來呢?包括你安排的那些。」

彩姐說:「證據呢?人證呢。如果他們不承認我就是他們的老闆娘,都是我安排的,那你能辦到我嗎?」

我說:「好吧,你的思維,你的理智,讓我感到可怕。」

彩姐端起酒杯,碰了碰我的酒杯,說道:「每個人,都是有可怕的一面,再善良的人,也會有想害的人。再無惡不作再沒良心的人,也有愛的不想傷害的人。像你,我不相信你有不想害的人。」

她喝了一口酒。

是,說我善良,很多人誇我善良,薛明媚也這麼說,可我不一樣在想著害人嗎?

我想弄死馬玲,想弄死康雪,監區長。

可她們都是害人的人,害一大群人的人。

但就算是壞人,她們也是人,我害她們,也就是在害人。

彩姐說:「你人不錯,就算我不和你這麼個關係,也想交你這個朋友。實話說,當時剛認識你,我覺得你和我前男友初戀男友的性格非常的像,這也是我被你吸引的原因,可後來交往發現,你身上有傲氣,還有善良,有時像孩子,有時竟然像個大男人,在你身邊,有安全感。我再強再有錢,也不過是一個女人,我也需要肩膀依靠。」

我自嘲的說:「就我這樣的,還能依靠啊?」

彩姐說:「每個人的需要都是不一樣。你放心,我不會想著讓你負責什麼,你想走隨時可以走,想從我身邊離開,我不強求挽留,你想來,可以來。」

我說道:「是,你說是這麼說,可看到我和別的女孩子玩,你不一樣發火嫉妒生氣?」

她說道:「對不起。是我自己太認真。」

她跟我道歉了。

她的手機響了,她起身接了電話。

回來后,她說道:「抱歉,我那邊還有事,我們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我說道:「請問你說的,我想來就來,想離開離開。你也可以這樣對我,是嗎?」

她問我道:「那你希望呢?希望我聽你的?」

我呵呵笑笑:「怎麼可能會聽我的。」

她問我道:「你在哪裡下車?」

我指了指前面:「那個停著幾輛的士的那個地方那裡。」

彩姐把車停好,然後從包包里掏出一沓鈔票給我:「還給你的1

我說:「不用了。謝謝你剛才請我喝酒,還有那包煙。」

她命令式的說道:「拿去1

我說:「改天見。」

我沒有接過來。

關上了車門。

打的,回去小鎮青年旅社,睡覺。

和彩姐和好,心情好了很多,我在乎她,可我不在乎夏拉。

這種感覺很奇怪。

我是真的愛上她了?

在辦公室,我找了冰冰。

我送了她幾盒補品,說道:「我知道我上次送你的東西,你都給了旁邊監室的生病的女犯人。521,你這麼做,可有點對不起我埃」

她說道:「怎麼呢,你送了我,我就不可以送人了?」

我說:「不可以。我心裡不舒服。換做你送你男朋友一部手機或者什麼的,他拿去送給朋友用,你舒服嗎?」

冰冰笑了一下,說:「哦。」

我說:「再送你一次,你要是還這樣,我真發火了。」

冰冰說道:「你發火有什麼後果?」

我說:「不理你唄。」

她笑了。

然後說:「你老是送我東西,我可不好意思拿呀。」

我說:「謝謝你幫了我,幹了馬玲一次。替我出了一口氣。」

冰冰說道:「是我們自己替我們出氣,我們該謝謝你才是。你封了幾個井蓋,下水道的口,姐妹們都很感激你,還商量想送你什麼東西。」

我說:「客氣了冰冰。」

她說道:「只是因為在監獄,不然我應該請你吃飯的。」

我說:「行埃我找你去吃飯,你給錢就行埃」

冰冰說道:「你這人,臉皮還挺厚。」

我說:「什麼時候去?」

她說:「等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時候。」

我說:「去。等你打扮的漂漂亮亮,都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她說:「那就等到何年何月。」

我說:「算了。哦,我要提醒你們一個事,如果馬玲回來了,小心點。她就算不報復全部的人,她一定會找你們幾個監室長麻煩。」

她說:「你自己也小心。」

我們成了一條戰線的聯盟。

讓人押送冰冰走後,徐男對我說:「哥們,這個女的,跟一般的女囚不一樣埃」

我說:「她很有錢。對吧?不知道她為什麼那麼有錢。」

徐男說:「我有她的小道消息,你要聽嗎?」

我好奇的問:「說來聽聽看?」

據說,冰冰本是省某報業集團旗下的發行人員,負責某地區的報紙發行。後來,她經過努力,做了記者,開始接觸很多當官的和有錢老闆,公司老總。

短短三年時間,冰冰從發行人員起步,經歷記者,助理,編輯,副主任,主任等職位,步步高升。

然後,她在一次採訪中,利用自己的身體,攀上了新開發區的區長這個高枝,然後,飛黃騰達,區長利用手中的權利,一路給冰冰開綠燈,無論是廣告公司,地產投資,林業等等,她均有投資股份。

而後,她還利用自己的身體,和某些說不得的更高級別的有著關係,隨著開發區區長的落馬,冰冰也被牽進其中,被檢察院依法逮捕了。

不過,她身後還有不少人撐著她,所以她被判輕刑,而且,她為什麼有那麼多錢,哪怕是進來這裡后還有這麼多錢,據說,是有一些大老闆和某些說不得的背景照顧著她。

她就像李姍娜一樣,有背景。

我問徐男:「這樣的小道消息,都是從哪裡聽來的?」

徐男說道:「經常和她接觸的那些女囚,應該說的,是真的吧。」

我說:「流言不可信,不過有時候流言也是真的。她和一般女囚不一樣,那又怎麼樣。我們惹不起,就不要惹。如果她為非作歹作惡多端,就像駱春芳,再厲害也要被滅了。如果她就算沒背景,她德行好,那自然不會有人要對付她。」

徐男說道:「可是我聽說,她有一大筆巨款,存在某銀行里。都是以前撈來的,沒有查出來。她用的是別人的名字存的。可能有兩個億。」

我大吃一驚:「你怎麼知道?」

徐男說:「她身邊有人說的。」

我說:「真的假的?兩個億!就這麼一個報社的女人,有兩個億1

徐男說:「是我聽說的,誰知道是真是假埃」

我靠,兩個億!

這是什麼概念。

市中心一套房子一百個平方,一平方一萬,一百萬,兩個億,可以買多少套房子了?

徐男說道:「依我對她的觀察,很可能是真的,你看她,出手闊綽,幫助女囚,有病給錢,沒飯吃也給錢,眼皮都不眨一下。」

我說:「你只是觀察,有什麼證據?到底誰對你說的?」

徐男說:「一個她們監室的女囚,521和她在外面就互相認識了。」

我說道:「把她找來,我找她聊聊。」

徐男把那個女囚找來了,乍一看,長得還過得去。

她站在我的面前,有點怕。

我說道:「坐吧。」

她問道:「請問,請問隊長,找我有什麼事?」

我說道:「沒什麼,你放輕鬆,我找你聊聊一點事而已。」

她問道:「請問隊長,是什麼事?」

我說:「關於你們監室監室長521的事。請問你和她很熟吧?」

她一聽到521,嘴角撇著,神色嫉妒。

她說:「還好,不是很熟。」

我說:「聽說你以前在外面,就認識521了。對嗎?」

她說道:「她,她以前是xx報社的記者,我是x新聞台的實習記者,那時候我們去採訪抗颱風救災的前線總指揮xx副市長,就認識了。」

我說:「哦。好的,那我問你,521是不是真的利用自己,搞上了很多關係,然後弄了幾個億的錢?」

她抬頭看看我,眼神有些慌亂,說:「我,我不知道埃」

我說:「你不知道?」

我看著徐男。

徐男對她說道:「你那天不是這麼跟我說的?」

她急忙否認:「我,我沒說,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1

她一味的強調不知道,而且慌亂,慌張,我看,她是在說謊。

我說道:「你在說謊!你知道,對吧1

她又強調:「我真的不知道,我沒說,我什麼也沒說1

我說:「你欺騙我們?你知道我們有對付你的辦法,讓你說實話的辦法。」

她急忙道:「不要,不要電我1

看來大家同為記者,而冰冰的心理素質明顯比這個強很多。

我威脅道:「你不說,就電你!你信不信!還有關禁閉1

她急忙哭著說道:「不不要,我說我說。我那天是亂說的,我和徐警官是亂說的1

徐男問她道:「你亂說的?」

她說道:「我討厭她,所以我才亂說的1

我奇怪道:「她那麼好,你還討厭她?」

她說:「我就是討厭她,每次採訪,只要有她去,我都採訪不到,我們台長就罵我。沒想到我犯法進來這裡,還和她一個監室,她又漂亮,還有錢,我看著討厭,我就亂說她的事1

我說道:「呵呵,原來如此,你這麼亂說人家,可真的不好埃」

徐男氣道:「你敢騙我玩1

徐男說著就拿著棍子上前要打,她急忙喊道:「可是她真的有錢,很有錢!有幾個億1

徐男要打:「你還說1

我急忙制止:「男哥住手1

我問她道:「你怎麼知道她有錢?」

她說道:「我有一次採訪大虹隧道塌方的時候,聽到她在她們報社車子後面打電話,跟別人說她有幾個億,怎麼花都花不完。進來這裡后,我看著她討厭,我才亂講了那些話。」

我說:「這麼說,521靠當官的撈錢,是假的?是你亂講的。」

她說道:「是我亂講的。我就想詆毀她。」

我說:「真是個小人。你又是怎麼進來的?」

徐男告訴我,這個女的因為在台里編排某領導和某女同事如何的有一腿,然後挑撥離間,讓那領導的妻子找上了台里的那位女同事,潑了那女同事的硫酸,毀了容,結果一查,竟然是因為謠言而導致的。

這個女的,被告到了牢里來。

這種挑撥離間唯恐天下不亂的女人,真是活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