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86章 所謂的心理自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6章 所謂的心理自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對徐男說道:「你也真是耿直,太過於耿直,人家說什麼你也信。而且還來告訴我?」

徐男尷尬說:「我說了據說嘛,我也沒說是真是假。」

我說:「估計她跟不少人都說了這樣的事,毀521名聲。流言比刀鋒還鋒利埃這個女人,真是可怕。你把她安排到144那個監室。」

女囚一聽她要被安排到144那個監室,急忙喊道:「我不敢了以後我再也不敢亂說話了1

144監室,是暴力監室,裡面的幾個女犯,有輕微的心理疾病,而且還有幾個有暴力傾向。

剛好了,安排這種女的進那個監室,那些女人會給她一個教訓的。

我說:「去吧,但願你去了后,別挑撥離間讓人家打死了你。」

她求著我不要把她安排到144

徐男說道:「你當然喜歡和521在一個監室,她對你們那麼好,伙食加餐,平時做不完的事,她幫你們做。還給你們錢花。沒想到這樣子你還在她背後捅人家刀子。」

我說:「人家司馬光說,穿了他人衣服的人替他人分憂,吃了他人東西的人要替他人的事情而死。你受了人家的那麼多好處,還在她背後發流言害她,如此做人,可以說是君子嗎?不要聽她亂叫,把她拉下去1

徐男不理她的哭聲,拖著她下去了。

靠。

這樣的女人,也真可惡。

冰冰有幾個億?

那豈不是比富婆還富婆?

幾個億的女人啊,要是老子傍上,就發了。

不過呢,咱怎麼說也是有骨氣的人,傍富婆,這種職業不太適合我干。

我想到了彩姐,其實我挺喜歡彩姐,可是畢竟太不現實了,一個是年齡,一個是她和我不同道,另外就是,她有錢,我窮,窮小子與富婆的遊戲,無一不是以喜洋洋開始序幕,最終都是以悲戚戚收常與彩姐剛開始,她和我都可以看到了那最不美麗的痛苦結局,那又何必?還不如互相留給對方一場最無以倫比的回憶。

不過想是這麼想,但真正做,卻做不到,難以割捨,難以放棄。

尤其和她之後,食髓知味,更是難以控制自己不去找她。

我在辦公室,叼著煙抽著的時候,徐男告訴我說,薛明媚找我有事。

當了隊長就是好,尤其是來了這裡辦公室以後,我想見監區里的誰就能見誰。

權利大了很多。

也方便了很多。

我說:「宣薛明媚覲見1

徐男看著我,笑笑,然後下去了。

不多時,薛明媚被帶上來了。

我一拍桌子:「大膽刁民,有何事要見本狗官1

薛明媚自顧自的坐下來,看著我,說道:「你瘋了是嗎?」

我說:「沒瘋,不過就是心情很好。」

薛明媚問我:「有煙嗎張隊長?」

我說:「有。」

我掏出煙,她說:「我想抽女人煙,520什麼的。」

我說:「那些我沒有埃」

薛明媚說道:「張隊長,聽說分贓的事,都是你來做頭的,你怎麼會沒有呢。那每天跟女囚們抽取的那些煙,去了哪裡。」

媽的,她消息還傳得真快,我剛接手主持分贓的大局,她怎麼就知道了。

我說:「誰跟你說的這個事?」

薛明媚說:「誰說的不打緊,打緊的是,張隊長干這事,不怕雷劈嗎1

我說:「我是有苦衷的。」

薛明媚看著我眼睛,說:「我相信你。你不會是那種吃人血的人。也許是被逼的。可別人不會理解。」

我他媽的。

我更深的明白,跳到這個位置上來,干這個事,負面影響是什麼。

我說:「希望你能和你的人說,我是無奈的。如果我不做,也有別人做,而且我不做,很可能被邊緣化。」

薛明媚說了別的事:「馬隊長讓你幹掉了?」

我說:「我讓521幫忙。」

她說:「能不能給我找女人抽的煙。」

我把徐男叫進來,讓徐男找女人抽的煙給她,徐男拿來了一包520給薛明媚。

薛明媚笑了笑,陽光明媚。

她說道:「謝謝。」

她拿了一支煙點上。

我說道:「我不是讓徐男告訴過你,我已經找其他人,幫忙做掉了馬玲。」

薛明媚徐徐吐出煙霧,說道:「如果讓我做,我可能弄死她1

我說:「你弄死她,就惹禍上身了。」

薛明媚說道:「她不死不足以平民憤。她做了那麼多讓人恨的事。」

我說:「也許以後還會有機會的,她出來后,可能做更多更讓人恨的事。」

我自己也點了一支煙。

她問我:「你讓我幫忙查胡珍珍,新來的胡珍珍。你看上人家了?」

我說:「有病啊,我有那麼饑渴嗎。我是見她剛進監獄,卻沒有一點難過的神色,反而是挺高興興奮的那樣神色。讓你幫忙查一下,她進來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薛明媚說道:「不是看上她?」

我說:「不是。」

薛明媚說:「這不對勁,你一向都喜歡追逐新歡獵艷的。」

我說:「我在你眼裡,那麼餓?」

薛明媚反問我:「你說呢。」

我點點頭,自嘲的說:「我是有病,看到美女都喜歡。」

薛明媚說:「男人都是如此,只是你表現得比較明顯,關鍵是你有合適的機會。別的男人不是不這樣,而是沒有你這樣的好機會。」

我說:「不過我也見過有的男人忠貞如一的對女人。但那個人絕對不是我,你罵的對,我是賤男,我不是人。」

薛明媚輕輕一笑:「還有自知之明埃」

我說道:「好了,說說胡珍珍吧,不是我對她有意思,而是她這個人,挺奇怪。你見過進來監獄還一副高興的樣子的新女囚嗎?」

薛明媚說:「我讓監室最善於偽裝和聊天的一個姐妹,靠近了她。她好像對521比較有興趣。」

我奇怪了:「她對521有興趣?她怎麼說的?」

薛明媚說:「我的姐妹聊到了監區里,有兩幫勢力比較大的,都不要去得罪,她問了我,也問了521她居然知道521很有錢,她說以前521當過記者,採訪過她們的老闆。」

我靠。

她難道進來,是為了想要撈521手中的幾個億?

可521手中,真的有幾個億?

這有點像胡扯埃

可是521出手闊綽,看起來是挺有錢的。

薛明媚說道:「她進來,是為了521手中的錢?」

我說:「我怎麼知道,所以讓你們幫忙查。可聽她一進來就問這個,可能還真的是對人家手裡的錢有意思,但也不能那麼快就下結論。慢慢來吧,一點點掏她的心裡話。」

薛明媚問我道:「張隊長,人家那麼幫你,你也不謝謝人家呀?」

我說:「謝啊,改天送你點東西。」

薛明媚說道:「我想要。你的。」

她把手指塞進嘴裡。

我說:「唉,我最近身體不好。」

薛明媚說道:「身體不好?是應付不來那麼多女人吧。」

我說:「別亂說好吧。」

她站起來,直接關門反鎖,然後就過來。

薛明媚離去后,我還傻愣著,他媽的,這完全就是不理會我的想法和感受啊,真是可怕。

門被敲了,我急忙整理好衣服。

然後喊道:「進來1

徐男敲敲門,進來后,對我說道:「新來的,求見。」

我說:「哪個新來的?哪能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能求見我,我可不是一般的人。」

徐男說:「胡珍珍。」

我有點驚詫,說:「胡珍珍?她求見?」

徐男說:「有獄警反映,她有點心理疾病,精神不正

常,她自己也承認了,然後希望能見見心理諮詢師。想見見你,讓你幫忙看看。如果是別的女囚,我才懶得理,可是是她,哥們你重點盯著的對象。」

我說:「讓她來吧。哦,讓她到心理諮詢辦公室那裡去。」

我去了心理諮詢辦公室。

等了一會兒后,徐男她們把胡珍珍帶來了。

徐男沈月把她銬在了凳子上。

我看著她走進來的時候,一步一步,確實是練過的,走路都跟常人不同。

就如同看一部電影,吳京和謝某,會不會武術,看打了幾下就看得出來。

一個是真的,一個是假的。

胡珍珍的肩膀寬闊,手上肌肉流線很漂亮,但這並不影響她的美貌和好身材。

胡珍珍坐下來后,仔細看了我一下,她的眼神有些犀利。

我說道:「你叫胡珍珍。」

她說:「是的。」

我說:「請問,你有什麼心理問題要跟我諮詢呢?」

她說:「我是第一天進來的。沒想到求見心理諮詢師,就能見著了。」

我說:「幫助病人,救助病人,是我的職責。你說吧,你有什麼問題。」

她說道:「有人說,說我剛來,還看起來好像很好奇很高興的樣子。」

媽的,這話是誰和她講的。

我說:「是的,現在也看不到你有悲傷難過的神色,和別的女囚相比,你確實,有點另類。」

她說:「我心裡很難受。我想哭,但是我表面裝出來很倔強,我想自殺。」

我盯著她好一會兒,她看起來平靜,看不出來哪裡有想自殺的樣子。

我說:「我可看不出來你想自殺。」

胡珍珍說道:「人的表情,和心理活動,完全是可以相反的。」

我點點頭,說:「你說得對。然後呢?你想說什麼。」

胡珍珍說:「我不高興,我想死。」

我說:「是吧,一般人說他想死的時候,基本都是活得比誰都好。」

胡珍珍說道:「你能,教我心理自救嗎?」

我說:「可以。」

人的一生,不如意常**,總有失意與困惑的時候。事業的挫折、家庭的矛盾、人際關係的衝突等都是經常會碰到的,如不注意調劑疏泄,會導致內心矛盾的衝突,使自己陷入郁恐、焦慮、悲痛等心理困境之中,對身心健康危害極大。特別是對於新進監獄的女囚們,此時,外界的幫助固然重要,關鍵還是自我解救,因而,讓一些女犯學會一些心理困境自救法,是很好的阻止女犯自殺的一個方法。

胡珍珍說道:「那你說說看,我該怎麼自救?」

我看她,似乎是來考我的一樣,她看起來,哪有什麼心理疾病,但我還是對她說道:「一般有五種方法,迴避法,當你想到不高興的讓你不愉快的事,你可以迴避,不要再觸景生情的地方駐足,找一些分散注意力的事情做。自勉法,暗示自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就像貝多芬,遭受最大的苦難襲擊時,自勉自己,終於留下不朽的音樂。自己安慰,就是常說的精神勝利,就像古人的那句,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即使楚國只剩下幾戶人家,也能滅掉秦國。比喻雖小,決心大也能成功。它代表了一種情緒化了的堅定信念。雖然是自欺欺人,但總好過沮喪。還有,宣洩的方法,打人偶這些方式,對壓抑感治癒率很高,也可以大哭一場大叫一番,發發脾氣。傾訴,對旁邊的人傾訴。升華,就像居里夫人,在丈夫橫遭車禍的不幸后,用努力工作克制自己和悲痛,完成了鐳的提取,這跟一個人修養、覺悟密切相關,而且更需一顆奮發向上的心。」

胡珍珍饒有興緻的聽我說完了,然後說道:「說得很好,我都記住了。你是一個合格的心理諮詢師。謝謝。麻煩你叫她們來,把我送回去。」

她要走了。

我說道:「胡珍珍,等一下1

胡珍珍看著我,問:「請問你還有什麼吩咐?」

我盯著她好一陣子,說:「恐怕你來找我,聊的所謂心理自救法,不是最主要的目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