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87章 被宰了一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7章 被宰了一頓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胡珍珍也盯著我,她的眼神,看起來比正常人要正常很多。

犀利,炯炯有神,甚至是鋒利。

而且,她整個人透露著咄咄逼人的殺氣。

這樣的人,你讓我如何相信她是有精神病?

胡珍珍問我道:「那你說說看,我有什麼目的?」

我說:「我警告你,不要在這裡面玩什麼花招。否則別說沒提醒你,下場會很慘。」

胡珍珍只看著我,並不說話。

我讓徐男她們把她帶走了。

這傢伙進來監獄到底為什麼來了?

下班后,我跑出了外面,在門口撞見了朱麗花。

她貌似是在等我。

當看到我出了監獄大門,朱麗花走過來。

我站著她面前。

她看著我,我看著她:「想罵我嗎?」

朱麗花問道:「你的生活還真是夠糜爛的,是吧?」

我說:「應該是吧。不過你也沒資格管我,你不是我女朋友。」

朱麗花說道:「我怕你這樣下去,毀了你自己!作為朋友,我給你一個忠告,好好做人吧1

我說:「謝謝。」

我從她身邊過去了。

是應該買點什麼東西送送薛明媚的,以前不方便,現在做了隊長了,可以接觸女囚了,方便了,也可以帶東西進去監區了,我去買一些營養品去。

到了市裡,逛了一圈,發現營養品都很大盒子很大包,想著明天一早再買吧,這玩意,提著去玩,不方便埃

到了八點,我又跑去了酒吧。

期待和彩姐的相見。

她身上有一種迷惑人的魅力,捨棄不掉的魅力,欲罷不能的魅力,這種魅力對我的吸引力,是致命的。

我從不想過我會對她如此著迷,有種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感覺。

到了酒吧后,我還是那張桌子,那幾樣東西,啤酒,零食。

喝了四隻啤酒,彩姐沒來。

這都快十點了,我來了快兩個小時了,她居然還沒來。

搞什麼。

我繼續等。

等著等著,等來了幾個我不太想見的人。

兩女一男過來,坐在我的旁邊,男的說:「哎呀好巧啊,又遇到熟人了1

是的,是安百井。

我臉一沉,看著他們,金慧彬,林小玲,安百井,我說:「你們冤魂不散?」

安百井說道:「有異性沒人性。有女人沒朋友。你這人真是無情,為了這麼一個上年紀的女人,連我們的電話也不接了。」

林小玲氣憤的說:「這種朋友不要也罷。」

想來,是他們給我打電話找我,找不到我,跑這裡來找我了。

我趕緊賠笑臉,笑著說道:「真是太好了你們來了,要喝點什麼?」

安百井說:「虛偽。」

林小玲也說:「虛偽。」

我說道:「別這樣嘛,我有苦衷的兄弟們。那麼,我們有事去外面說,去外面說。」

我推著他們要出去。

安百井他們站定,說道:「不走了!我們想看看,你那個美女姐姐,有多大的魅力,把你迷得神魂顛倒的。」

我說:「唉別這樣好嗎,我其實真的是有苦衷的。」

讓他們破壞我和彩姐的關係還得了,彩姐已經帶著我去看了她的賭場,估計很快就帶著我去見識她的那幾個小鎮酒店。

他們偏不走了,說:「我們就在這裡,做你的電燈泡。」

我說道:「別這樣兄弟們,不然,我請大家吃夜宵?」

沒人說話。

我又說:「那我請大家去唱歌?」

安百井說:「去唱歌就可以打發我們了?」

我說道:「不然你想怎麼樣嘛?難道要請你們去海邊度假啊1

安百井手指一指我:「對!這個不錯1

我說:「靠,你想得美啊1

林小玲說道:「說了都說了,卻不做得到,真不是個男人。」

我說:「我沒有說要請你們去海邊度假啊?」

金慧彬說道:「我聽到了,要請我們去海邊度假。」

我說:「靠,你們這完全是玩我。」

林小玲說:「說了不做,不是男人。」

我說:「我沒那麼多錢1

安百井說:「沒事,我先借給你。哎,去吧,海邊度假。」

我說:「這都幾點了?現在去海邊度假?」

安百井說:「有車怕什麼,那麼近怕什麼,我們去找個海邊的酒店,住一天兩天的,多爽埃」

我說:「我,我不想去。」

安百井說道:「是還想等著和那個美女姐姐見面吧?沒關係,我們陪著你等,我們可以叫上她和她一起去度假。」

尼瑪,一群賤人。

我無奈了。

我說道:「好吧,走吧。」

出了酒吧后,鑽上了安百井的車子。

依舊如常,安百井開車,金慧彬副駕駛座,林小玲和我坐在後面。

我說道:「去哪兒?」

安百井說道:「海邊啊,我看看啊,慧彬你搜索一個海邊的酒店,要貴一點的,我們好不容易宰他一頓,要讓這重色輕友的傢伙大出血,不然他老是忘了我們1

金慧彬拿出手機。

我說道:「去富華海邊酒店吧。」

我脫口而出的,就是我和彩姐去的彩姐的海邊酒店,我不知道為什麼要說這個,我覺得彩姐今晚不來,或許會在那裡,或許是在其他地方。

安百井和金慧彬看著我,問:「你去過?」

我說:「在廣告上見過,好像挺好的。」

安百井按了導航:「那就去那裡1

車子往海邊開。

我問安百井:「你們今晚是專門來宰我的吧?」

安百井說道:「問你身邊那位吧,她說要我們一起出來找你。她想你了唄。」

林小玲打安百井:「你亂說1

林小玲羞紅了臉。

我問林小玲:「你找我,有什麼事?」

林小玲說:「誰找你呀。少聽你狐朋狗友亂說。」

安百井說道:「什麼?狐朋狗友1

林小玲說道:「有了女朋友,還到處找女人,不是狐朋狗友是什麼?」

我說:「你罵他別罵我,我沒女朋友,我找誰也不犯法。」

林小玲說:「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1

我說:「我怎麼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林小玲說道:「你和多少個女人談著?」

我說:「玩著是玩著,談就沒有。別毀我名聲1

林小玲說:「都是人渣。」

安百井看林小玲舊事重提,怕金慧彬不高興,岔開話題問我道:「張賤人,你上次不是說快被開除了嗎?怎麼還沒被開除啊?」

我說:「哇有你這麼說話的?怎麼一副巴不得我早日被開除的口氣。」

安百井說:「我和你說過的,你被開除了也好,我們開飯店,開酒店,開賓館,開什麼亂七八糟的自己創業也好。干這活兒,天天上班還要被上司罵,沒點自由。壓力還很大。」

我說:「那你怎麼不辭職?」

安百井說道:「唉,家人所迫埃」

我指了指林小玲說:「還是這廝好,家境優越,想辭就辭。想滾就滾。反正有老爸養著。」

安百井說:「她可沒有,她準備開一家大型甜品店,有本事著。哪像我們,整天就只掛在嘴邊,這傢伙一搞就搞真的。」

我問林小玲:「你搞甜品店了?」

林小玲說:「誰是這傢伙呀。你們講話那麼不尊重人?」

我說:「別太計較嘛,大家都那麼熟了。」

說著間,開到了富華酒店。

停好車。

大家下車,進了裡面。

金慧彬拿著手機給我們看,說:「有個頂層的餐廳,現在可以吃東西,看夜景。還有海邊的海景房,還有大廳的唱歌,還有包廂,還有海邊的燒烤,我們要幹嘛呀?」

我說:「我想去餐廳。」

我覺得也許可能會在那裡碰到彩姐吧。

怎麼沒有賭場的服務廣告?

一想,自己真是個沙比,這種服務,怎麼可能明目張的做廣告。

安百井說:「我們剛吃飽不久,不去餐廳。餓了再去。去看看海景房怎麼樣?」

我說:「媽的,你怕你今晚不能住嗎?今晚你和慧彬去了想怎麼滾不行!從裡面滾到外面陽台,再滾下樓摔死都沒人管!去餐廳1

金慧彬打了我一下:「你講話怎麼這麼難聽。」

林小玲說:「剛才我記得,有人說先請我們吃夜宵,然後請唱歌,最後請我們海邊度假。我想每樣都讓他請1

安百井和林小玲擊掌:「好主意1

我看著他們:「這樣子宰我真的好嗎?」

他們異口同聲:「好。」

林小玲來安排了:「我們先去唱歌,然後餓了累了,十二點這樣,去樓頂餐廳吃東西,最後,我們住海景房。如果還有精力,就去海邊燒烤。」

安百井說道:「好主意1

我看看他們,好吧,我妥協了。

等下趁他們唱歌,我再四處走走,看彩姐在不在這裡。

想一個人想見一個人的感覺,真奇妙。

四個人上了樓,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去了樓上歌舞廳的大堂。

大廳有人在唱歌,服務員說,大廳大堂容納八十桌,現在坐了有七成。

一桌最低費用是八百八十八,可以抵消酒水。

包廂貴了五百。

靠,這比市中心的酒吧還貴啊!

安百井和金慧彬不懷好意的看著我,我咬咬牙,好吧。

掏出卡,刷我滴卡。

刷卡后,還要買酒什麼的,林小玲對安百井和金慧彬說道:「你們先進去找位子,我和張帆看看買什麼酒好。」

安百井說:「用力刷,狠狠宰這個重色輕友的傢伙1

金慧彬拉著安百井進去,安百井走了幾步,回頭道:「小玲,你不會是想支開我們然後幫他買單吧1

金慧彬一扯安百井:「走了1

他兩進去了。

然後林小玲點了酒水,她也不看單子,狂點酒水。

我看著,驚愕的看著。

他媽的,芝華士,六百多啊!

就是紅茶,也要十五塊錢一瓶啊!

還有瓜子花生,三十塊錢一碟啊!

青瓜五十塊錢啊!

然後紅酒,八百二十八一支啊!

這不是要我大出血嘛,再加上各種小玩意,天吶,沒個五千,搞不定。

五千還是少的,最危險的,還有等下的去餐廳,還有海景房。

我顫巍巍的拿著卡,我的心在流血,我的眼淚在眼中轉不停,林小玲拿出了她的卡:「我來吧。」

多好的女人啊!

可是,我已經說了我要請客了,怎麼可能讓她出錢呢。

林小玲在支開金慧彬和安百井的時候,看來,已經是打算她要幫我給錢的了。

我推開了她的卡:「不用了,我說了我請客,就是我請客。錢嘛,沒有了再賺嗎。」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裝逼兮不復還。

林小玲拿著我的卡,塞進了我的口袋:「你留著泡妞花吧1

說著她把她的卡塞給了我:「密碼是六個六。」

然後她轉身就走了。

好吧,你真是個好人,對我真好,我會記住的。

我還是不動她的卡,刷了我自己的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