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88章 另有所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8章 另有所圖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刷卡了后,服務員把酒水零食送到了我們的那一台。

我也過去,坐下來。

安百井看我一副哀戚的樣子,問道:「心疼了?被宰哭了?」

我一拿起酒杯:「笑話!我怎麼心疼!來喝酒1

安百井和我乾杯,說:「其實你用不著這麼心疼,你呢早點被開除,早點來跟我一起創業,有錢賺。」

我想到彩姐對我說的,捨得捨得,有舍才有得。

付出了,別人有好事,才會想到你。

我舉起杯子:「那這杯酒,祝我早日被開除。」

安百井舉起酒杯:「祝你早日被開除。」

歌舞廳的大廳也是富麗堂皇的,而在這一側,是落地窗,可以看見海景,真是美妙。

我們坐下來后,喝酒聊天。

富麗堂皇的大廳,燈光慢慢的暗淡下去,柔和的彩色燈光照亮,還有上邊的各種掛著的燈,照著舞台之上,一個美女,婷婷娉娉出場,唱著一首王菲的愛與痛的邊緣,好多人都看著台上。

我看著看著,怎麼感覺她很像彩姐呢?

我說:「我去一趟洗手間。」

然後從側面,繞到前面去,一看,靠!果然是彩姐!

她居然跑台上去唱歌?

這真是奇葩。

唱完后,彩姐說道:「愛與痛的邊緣,送給在場的,二十六號台過生日的力哥。謝謝。」

台下鼓掌。

二十六號台起鬨。

我看過去,一個挺著大肚子,看起來很不順眼的傢伙,昂首挺胸,接受著旁邊的人的祝福。

彩姐居然上台演唱,唱了一首歌獻給台下的一個人?

這力哥什麼來頭的。

彩姐下台了后,那些演出隊的上去表演歌舞了。

彩姐下台,從後面走出來,然後走到了二十六號台,我悄悄的跟過去,靠在柱子後面,聽他們說話。

彩姐到了二十六號台,力哥拿起酒杯敬酒彩姐:「彩姐,唱的不錯,謝謝,謝謝啊1

彩姐端起酒杯,聞了一下,說:「謝謝力哥今晚的捧場,力哥,我不勝酒力,喝不了白酒。」

力哥皺起眉頭,說:「我王大力敬酒,就是市委書籍都給我面子喝。你喝了再和我說話1

彩姐看看力哥,不情願的喝完了。

力哥挺著大肚子,又倒了一杯白酒,說道:「我今天過生日,哪兒都不去過,就來你這裡,彩姐,我可給夠了你面子,你讓我照顧你生意,我也不含糊,介紹我那些朋友來你這裡玩了。你連一杯白酒都和我討價還價!再罰一杯1

彩姐看看這杯白酒,忍住,然後喝完了。

彩姐看上去快要吐出來的樣子。

力哥急忙關心的拍拍彩姐的後背:「彩姐酒量還需要練練啊,謝謝彩姐賞臉。」

這時候,音樂婉轉,好多人上去跳舞。

力哥伸手拉著彩姐:「彩姐,給個面子,陪我跳支舞。」

彩姐只好陪著力哥上去跳舞。

媽的,那麼牛?連彩姐都那麼怕他?

我心裡極其鬱悶,走回到安百井身旁,點了一支煙。

今晚彩姐不去酒吧,在這裡,就為了這個力哥,陪力哥喝酒,還要獻唱。

你大爺的了。

安百井感到我的不快,問我道:「怎麼了,回來了一股怨氣?」

我說:「沒。」

安百井問:「是不是因為宰了你,很不高興?」

我騙他說:「不是。剛才上衛生間,被那邊二十六號台的一個肥胖的傢伙撞了一下。看,就是那個跳舞的!還恐嚇我。」

安百井看了看,說道:「哦,那個我認識,市紀

w書籍的弟弟,金和公司的總經理,金和公司你聽說嗎?就是搞房地產的。」

我說:「怪不得那麼囂張。」

安百井說:「這麼個年紀,還那麼囂張,仗著後台硬。」

我說:「好吧,看來我只能忍下這口氣了。」

安百井安慰我說道:「別太放在心上,這種人,遲早有報應。會有人收拾他的。來來來,喝酒。」

我看著那個力哥摟著彩姐跳舞,心裡的酸苦如波浪一樣泛起波瀾,心裡說不出的鬱悶感覺。

我和彩姐彼此都知道,我們不會永遠是誰的誰,我們只不過是對方生命中的感情過客罷了。我們都是寂寞的人,尋找給自己帶來溫暖的人,尋找著可以依靠的港灣,但這個港灣,卻不是可以永久停留。

我喝了一口酒,對自己說,順其自然吧。

跳完了舞后,彩姐陪著力哥一行人,上去了包廂了,至於會發生什麼,至於今晚他們會發生什麼,也許只有天知道了。

林小玲也問我道:「怎麼了你,好像很不高興呀。」

我強裝笑顏:「我有點困,沒啊,我挺高興的,來來來,喝酒!我們玩骰子1

喝完了所有的酒後,已經十二點多,很困了,再也不想去餐廳,就去開海景房。

因為沒有預定,只有一間房。

只有一間房。

林小玲問服務員:「那我們怎麼睡呀1

服務員為難的說:「我們的這間海景房,比較大,有兩張床的,一張是在裡面,一張是在靠近陽台的地方,中間也有隔開的牆壁,但是是沒有門的,幾位可以去看看,看看是不是能湊合著過。」

安百井說:「開吧開吧,就這個吧,困死了。剛才我說先訂房,你們偏要先去玩。」

林小玲說:「我也沒想到不是周末也沒有房間埃」

我開了這間房。

四個人拿著房卡上去,開門進去。

進門后,發現海景房果然很大,一晚八百多埃

而且,衛浴室,陽台,衛生間,兩個隔間,這些都是隔開的,有兩張床,是隔開的,發現沒那麼差啊,我和安百井睡外面,金慧彬和林小玲睡裡面,這也沒多大關係的。

林小玲放好了包后,和金慧彬先去洗澡了,我和安百井坐在陽台上,看夜景,我從小冰箱拿了兩罐啤酒,喝啤酒抽煙聊天。

安百井問我道:「說真的,什麼時候離職?」

我說:「我不想離職。」

安百井說道:「我想離職家人不給。真的,下海經商好多了,搞不好,我們以後就成為中國合伙人。」

我說:「開玩笑,哪有這麼容易能隨隨便便成功的。」

安百井說:「你還真的別不相信。我就不信別人做得成,我兩做不成。」

我說:「算了,等我真的被開除那天再考慮吧。」

安百井說道:「服了你了,你那工作,一個月說多了加各種亂七八糟的,也不過三千塊錢,到時候最多分個單位房,你還想真的干一輩子埃」

我說:「如果可以,當然想干一輩子。」

他不知道我們的灰色收入很多。

只是這些收入,我自己也很抵制,畢竟都是從不法途徑撈取的。

安百井說:「你這小子,哥哥勸你啊,不要老是盯著那個老女人了。她呀,年紀比你大很多,不現實的。」

我彈彈煙灰,說:「不現實就不現實,反正也沒想過要娶來做妻。」

安百井說:「我就奇了怪了,林小玲不好嗎?偏偏你就喜歡這麼個,你是不是少婦控啊?」

我說道:「那個女的,比林小玲可吸引人多了啊1

安百井說:「隨便你吧。到時候別玩著丟了芝麻也丟了西

瓜。要是你和林小玲在一起,一輩子衣食無憂,她性格是凶了點,人還是挺好的。」

我說道:「你現在來勸我,就像我勸你不要去和唐曉傑搞在一起一樣,你能聽我的嗎?」

安百井一聽到唐曉傑三個字,立馬精神了,說道:「唐曉傑。張帆啊,唐曉傑還經常聯繫我,還問我什麼時候一起去玩,我有一天晚上還偷偷約她出來吃東西,可現在我每天晚上,慧彬都給我打電話叫我回去,哎呀真是想支開都難啊1

我說:「這種事不要同我說了!媽的你真不是人1

安百井還想說什麼,慧彬喊他道:「我們洗好了,你趕緊去洗澡呀。明天還上班不上班了?」

安百井說:「說了來度假,請假就行了。」

慧彬說:「那你不是說還要去迎接什麼領導嗎?」

安百井一拍腦袋:「對!還是要去上班的1

他起來去洗澡了。

我坐著抽著煙,林小玲出來了。

我拿著她的卡還給她:「喏,你的卡。」

林小玲坐下來,說:「你留著用呀。」

我問她:「怎麼呢,要包養我了?」

林小玲說道:「怕你沒錢花。」

我問:「幹啥對我那麼好呢?是不是對我有所圖。」

林小玲說:「你能有什麼讓我圖的。」

我把卡塞給她,說:「萬把塊錢我還是有的,不過你們真是會玩,偶爾請你們玩一次可以,如果經常請,那我可要破產了1

林小玲說:「那我們也不能光讓你請的。」

我說:「你們叫我我也不敢經常來啊,你看你們高消費,嚇死人,我老是陪著你們玩,蹭吃蹭喝,卻不回請,我自己都鄙視我自己。」

林小玲說:「你也太自尊了吧。」

我說:「這叫知恩圖報。」

林小玲收好她的卡,隨之問道:「那平時你去那個酒吧,是那個女的開錢,還是你開錢?」

我看著她,說:「問這個幹嘛?」

林小玲說:「好奇。」

我說:「偶爾她開,偶爾我開。」

提到彩姐,我就想到,媽的彩姐現在是不是在那個什麼力哥的懷裡了。

心裡像是堵住了什麼。

林小玲說道:「你追求她?」

我說:「你問那麼多幹什麼?麻煩你以後不要老是去那裡好嗎?我是追求她,我喜歡她,你不要來破壞打擾我們可以嗎1

林小玲生氣道:「好,我破壞,我打擾!我去找你玩,我們好多天沒見你,想找你,成了破壞你,打擾你,是嗎!我以後不破壞了不找了不打擾了,可以了嗎1

她真的生氣了,她站了起來,然後回去裡面。

我喝了一口酒,生氣就生氣吧,我本來靠近彩姐就是有目的的,讓林小玲這麼亂搞一通,鬼知道會破壞成什麼樣。

突然聽到林小玲尖叫了一聲。

我急忙站起來跑進房間里:「怎麼了!怎麼了1

林小玲看著床shang說:「你怎麼睡這裡1

金慧彬,和安百井,躺在裡面的那張床shang,林小玲不知道,而且裡面關了燈,她進去掀開被子,就看到安百井和金慧彬躺在一起。

安百井說道:「媽的我怎麼不能睡這裡!我和我女朋友睡這裡還犯法還得罪你了啊!你喊什麼喊,睡著都被你喊醒了1

林小玲氣呼呼的說:「那我睡哪裡1

安百井扯過被子蓋上:「外面不是有張床嗎1

林小玲說道:「我不要和他睡1

他,指的就是我。

安百井說:「那你睡地上。」

然後他抱頭繼續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