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89章 愛情中都是自私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9章 愛情中都是自私的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金慧彬說道:「我去和小玲睡,張帆你在這裡睡。」

金慧彬想起來,安百井一按住金慧彬:「別理他們1

金慧彬要推開安百井,安百井死死按住金慧彬,我懶得理他們我去洗澡了。

我出來后,出去外面隔間的那床。

看到林小玲坐在床頭,她把這張大床的中間,用一張毯子擰成繩子一樣的隔開,然後,說:「不許越過這裡。」

我笑了:「這讓我想到那個笑話。有一天,一對戀人去賓館開房睡覺,女孩子睡前在床中央劃了一條三八線,對男孩子說,你晚上要是敢越過這裡,你就是禽獸,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結果第二天早上醒來,女孩子發現男孩子真的睡在三八線那邊,絲毫沒有越雷池半步,結果女孩子當扇了男孩子一個耳光,男孩子懊惱半天哭喪著說,我壓根就沒有過來啦!女孩子大罵,你簡直禽獸不如1

林小玲說:「不許越過來1

我看著這裡,只有一張很大的一床被子,還讓我不要越過去,我如何才能不越過去?

我躺在了床shang。

林小玲也躺下來了。

然後關燈。

屋裡面漆黑,然後慢慢的看見外面照進來的光。

聽到林小玲的呼吸聲。

我問道:「哎,睡著了嗎?哎1

她沒聲音。

我逗她道:「我要放屁。」

聽到林小玲罵聲:「你敢1

我說:「你看我敢不敢1

然後我用嘴發出聲音,林小玲馬上打過來推開我:「你出外面去!噁心1

我說道:「喏!是你自己越過來了啊!你自己越線了1

林小玲掀開被子。

我說道:「我其實用嘴發出聲音,逗你玩的。我再怎麼粗俗,也不可能幹這麼噁心的事情的。」

她氣呼呼的蓋好被子說:「能不能好好睡覺了,我很困1

我說:「奇怪了,剛才慧彬不是說來這裡睡嗎?怎麼呢?人家不來是嗎?」

她說:「安百井不給她來。」

我說道:「林小玲,你沒腦子啊?人家是一對的,他們當然想一起睡,你還去趕著安百井走,你真是。唉,真不知道說你什麼好。」

林小玲說道:「你才沒腦子。」

我說:「換做我,我也懶得理你。拆散人家一對,人家樂意嗎?」

她不理我。

我想著彩姐也許如今和力哥也躺在同一張被子里,越想越不爽。

我說道:「哎睡著了?我睡不著,陪我聊聊1

她不應我。

我說:「行,你不說話,裝死是吧。」

我開始假裝喊著叫出那種聲音,然後越來越大聲,林小玲急忙道:「你別喊了好嗎!讓他們以為我們兩做什麼呢1

我說:「你還裝啊,我看你還裝埃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林小玲說道:「不幫。」

我說:「行,那我繼續叫。」

她忙問:「什麼忙?」

我說:「有個朋友,很看不起我,以前的時候,特別的看不起我,還經常羞辱我。現在他有了兩個錢,更是不把我放在眼裡,他這次來玩,說想來看看我,我想顯擺一下,能不能借我一個貴點的百萬車子這樣的和一套貴點的房子,讓我在他面前裝裝逼。得意一下?」

林小玲說道:「你也那麼幼稚。」

我說:「人嘛,都有虛榮心的。」

其實,我是想用來亮瞎謝丹陽父母的狗眼的,我讓他們總是給謝丹陽介紹亂七八糟的所謂有前途的背景好的男人!靠,我要是開著個路虎或者保時捷的,然後再帶著他們參觀一下我所謂的新房子,我看他們還介紹什麼給謝丹陽。

他們總是介紹謝丹陽相親,謝丹陽煩,徐男跟著煩,然後就會來煩我。

好,這次,一次性的解決。

林小玲說:「幫你,我得到什麼好處?」

我說:「我靠你這人還真的很現實埃什麼好處?那你想要什麼好處?我也沒錢,我要是有錢就不需要你幫忙了。」

林小玲說道:「我的甜品店開張了,你周末放假去我的甜品店打工十天。」

這筆生意,划算啊!

我馬上同意:「好啊!一言為定1

林小玲問道:「你是不是經常和人打架?」

我說:「為什麼這麼問。」

她說:「你的頭怎麼了。」

我說:「打球傷的。」

兩人又東拉西扯聊了一會兒,就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時,天已大亮,外面清晨的陽光照著我們的頭,很亮很亮。

我才發現,原來我呼吸困難,是因為不知何時,林小玲鑽進了我懷裡睡著,她睜開眼睛看看我,然後更抱緊了我,繼續閉上眼睛睡覺。

我說:「天亮了,要去上班了。」

她這才轉身過去,繼續睡。

我爬起來,去洗漱,安百井和慧彬也起來了。

我看看時間,媽的老子已經遲到了。

就不管那麼多了,我洗漱之後,就跑下來,然後跑出去大路上,攔了一個計程車,趕緊前往監獄上班。

已經遲到了。

扣分是要扣的,但是也沒人來罵我,不像那時候康指導對我唧唧歪歪的。

早上該乾的事,都有人去幹了,所以我遲到不遲到,對工作無關緊要,除了扣分之外。

巡視的時候,去了放風場,我讓人把冰冰叫過來,隔著鐵絲網和她聊。

冰冰過來后,禮貌的和我打招呼,然後問我什麼事。

我問道:「今天輪到你們上放風場啊?」

她說:「是埃」

她捋了捋秀髮,在陽光下,很青春動人。

我說道:「我想唐突的問你一個事,可以嗎?」

她說道:「什麼事?」

我想了想,還是問了:「冒昧的問你,你有很多錢?」

冰冰淺淺一笑,說:「為什麼問我這個?」

我說:「我要向你解釋一下,我問這個,不是想借錢。」

冰冰笑了:「那你為什麼問呢?」

我說:「我覺得有人會覬覦你的錢,因而靠近你,想要搞到你的錢。」

冰冰說道:「我沒錢。」

我說:「是嗎?那我怎麼聽有人說,你有幾個億?」

冰冰說:「你是聽誰說的?聽說的能是真的嗎?」

我說:「如果不是真的,那為什麼平時你那麼多錢呢?」

冰冰說道:「因為我有親人給我錢花。」

我說:「行吧,如果是真有錢,你可看好你自己的錢包。」

冰冰說道:「謝謝提醒。」

冰冰回去了,在放風場上散步。

我想到了柳智慧,好一段時間沒見她了。

晚上,還是出去了,還是去了酒吧,我無法不去,因為有很多謎底我想知道,因為我想彩姐。

在酒吧,我想,今晚彩姐應該會來吧。

點了酒,等待。

她果然來了。

在我不知覺的時候,她已經坐在了我的面前。

白色外套,優雅成熟,她跟我打了招呼:「等很久了?」

我說:「還好吧。」

我給她倒酒。

她問我道:「我聽說,昨晚你來了,但是被兩個女孩叫走了?」

我看著彩姐,說道:「你是在吃醋嗎?」

彩姐說:「我們又不是情侶,吃醋又有什麼用。」

我問她:「你想管我?」

彩姐說:「是。」

我說:「對,你管著那麼多人,自然有管人的**,包括自己的男朋友。」

彩姐說:「女人

在愛情中,都是自私的。」

我想起昨晚她和那個力哥摟摟抱抱跳舞,說道:「男人也是自私的,人都是自私的。怎麼,就許你和別的男人玩?我就不可以和別的女人玩?」

彩姐說:「你什麼意思?」

我說:「你是在裝嗎?」

彩姐靜靜看著我,說:「你說完。」

我說:「對了,我知道昨晚你和一個叫力哥的,玩得挺開心。」

彩姐臉色有點變化:「你怎麼知道?」

我說:「這要緊嗎?」

彩姐說:「我惹不起他。」

我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對吧?你已經有了那麼多錢,還怕惹不起他,這不是借口嗎?而且,你有了那麼多錢,你做什麼不行,非得做一些讓人看著就不爽的行業。還有,你至於為了說什麼惹不起某個人就塞跳舞,低三下四的?如果他要你陪他睡覺,你是不是也要陪他睡覺1

彩姐罵我道:「閉嘴1

她是第一次沖我發火。

我轉身就走。

氣人。

沒想到她跟了出來,到了外面后,她輕輕拉住我,說:「對不起。」

我看著她,說:「我們改天再聊吧。好嗎?現在的情緒,不是聊天的時候。」

她卻抱住了我。

然後親我。

我們上了車。

然後去她家,一切都如此順其自然。

我點了一支煙,說道:「彩姐,你做其他正當事不行嗎?非要做這個,我知道我很嗦,可我真的不喜歡你是這樣的。而且雖然你說你找了木偶,出事有人頂著,可萬一呢?」

她說道:「我會考慮的。謝謝你的好心。」

她抱著我,說:「我真想什麼也不想,就這樣一直下去。」

我說:「我們兩,是兩個世界的人吧。」

隨即,我問道:「對了,你那些做不良生意的酒店,我能不能去看看。」

她說:「你去看什麼?」

我說道:「好奇。」

她說:「沒什麼好看的。」

看來,她是不想帶著我去埃

我不能目的那麼明顯,慢慢來。

我說道:「單純的做酒店,沒有生意嗎?」

她說:「你懂生意嗎?」

我說:「我不懂。」

她問我道:「我讓你來做超市的一把手,你考慮得怎麼樣?」

我說道:「我,還沒考慮好。」

彩姐說:「你是自尊心在作怪吧。」

我說:「或許吧。」

我的手機響了,我看了一眼,是林小玲給我打電話。

我出去外面接了電話。

林小玲告訴我說,她給我弄了一輛賓士,然後把她南城那邊的一套別墅給我炫耀一天,但是別墅是空的,還沒搬傢具進去。

我說:「這就夠了,可以讓我炫耀的了。」

林小玲問:「你想什麼時候用?」

我說:「等我電話。謝謝你埃那沒什麼事,先掛了。」

她問道:「你在幹嘛?」

我說:「沒幹嘛。」

她問我:「是不是又去酒吧,找了那個女的?」

我說:「這又關你事,你來管我呢?你又不是我女朋友。」

她直接掛了電話。

性格挺厲害啊,好聽點,叫剛烈,難聽點,叫公主玻

昨晚和她睡了一夜,奇怪的是,或許我是總是想著彩姐,所以,我居然對林小玲沒有任何的想法。

林小玲可是一個身材修長的大美人埃

我回到了房間里。

彩姐問我道:「你有手機埃」

我說:「誰沒有手機啊這年頭。」

彩姐說:「能不能告訴我號碼?」

我告訴了她號碼,她存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