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91章 幾乎是滅頂之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1章 幾乎是滅頂之災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看過了別墅后,天黑了。

八點整。

出了樓外,看著半山,燈火闌珊。

真的很漂亮。

有錢,就是能享受。

上車后,開回城。

謝丹陽媽媽又問我道:「小張啊,上次說問問家人的意思,你家人說什麼時候可以結啊?」

我說:「其實吧,阿姨,我想兩年後,畢竟我現在只有二十三,您看可以嗎?」

謝丹陽媽媽在我財大氣粗后,明顯態度好了很多:「可以是可以啊,可是我們家丹陽等不及埃她都比你大幾歲埃孩子啊,你的想法,我理解,可是你也要為我們丹陽好好想想埃」

謝丹陽說道:「媽媽,我本來就是想三十歲這樣才結婚的,我還想等四五年後再說,你急什麼呢?」

謝丹陽媽媽打了謝丹陽一下,罵道:「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四五年!四五年後你都三十多了,誰還要你啊!蠢1

謝丹陽說道:「我相信張帆會要我的。」

我笑笑。

然後,一行人去了龍門酒樓吃飯。

一餐吃了一千多,沒事,有的是錢,謝丹陽給我的七千多,夠我們吃的了。

吃過飯後,送謝丹陽父母回家。

然後,謝丹陽問我:「我們去哪,還車嗎?」

我說:「是的,還車,還鑰匙。」

謝丹陽問道:「然後呢?」

我說:「然後,犒勞我。」

謝丹陽說道:「你想得美。」

手機突然響了。

這時候,誰會找我?

我看看。

是王達的。

摟著謝丹陽,不想接電話,估計是他想找我喝酒,但是想想,也許是有其他事吧。

我接了電話:「賤人,什麼事。快說,忙1

他語氣很急,說道:「我們的倉庫,被砸了,公司的兩台車子也都被砸爛了,倉庫里剛運來很多啤酒,二十萬的貨,本來明天要送的,全被砸了1

我問:「怎麼什麼時候弄的倉庫?」

王達說:「就前幾天,剛租下來,然後把啤酒運過來,就被砸了1

我問:「怎麼回事啊?」

王達說:「砸了的那些人留了條zi,上面寫著,張帆,和我斗,你還太嫩1

我大吃一驚!

我急忙問:「你們有沒有事?」

王達說道:「我們都沒事,剛下來看到的,聽保安說,下午聽到乒乒乓乓的聲音,還以為我們倉庫里幹嘛?這邊倉庫多,他們關著門在裡面砸,有誰知道啊,後來看到流出來外面的全是啤酒」

我說:「媽的,我馬上過去1

我趕緊讓謝丹陽開車送我過去王達公司樓下,他新租的倉庫就在那裡樓下。

到了那裡,找到王達,王達帶著我們去了倉庫。

到了那個大倉庫,我們就愣了。

一地的啤酒酒水,空中瀰漫的,全是啤酒味。

而倉庫里,稀爛的啤酒瓶,堆滿了整個倉庫,還有,麵包車,商務車,全被砸爛了。

我愣了好久。

王達看著我。

我說:「字條呢?」

字條上確實寫著:張帆,和我斗,你還太嫩!

沒有任何署名。

我說:「報警了嗎?」

王達說道:「沒有,想先問問你,這是怎麼回事。監控里,是一輛無牌照的商務車開進來,估計裡面有十幾個人,進來后就開車到我們倉庫門口,然後撬開,關上門,進去就砸。」

我立馬想到,大雷。

多半是他!

我說:「有人在尋仇。」

我的手機響了,我看看這個陌生的號碼,不知道該接還是不該接。

還是接了。

聽到了可惡的

大雷的聲音:「小子,公司倉庫被砸,心情很不好吧。」

我怒道:「王八蛋!果然是你1

這傢伙,真是神通廣大,能查到我和王達合夥的公司,能查到公司地點,還能找人神不知鬼不覺砸了倉庫。

他說道:「惹上我,你沒好下場的。」

我說道:「真夠卑鄙陰險的1

他說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這招夠損的,把我寫的字條複印撒到我公司里來,好不容易我才平息了這場輿論風波!和我斗,你玩不過我,你可以報警,不過我勸你最好別再和我玩,否則,下次砸的就不是車,不是貨了!還有,我警告你,不要再接近夏拉1

他直接掛了電話。

王八蛋!

我掏出煙,點了一支。

我說道:「王達,這個人,我們可能惹不起,是他乾的。」

王達說:「什麼人?」

我說:「很厲害的人,有錢,請得動打手。」

這場災禍,給公司造成了四十萬的損失,二十多萬的貨,還有兩台車子,一檯面包車,一台商務車,都是用來拉貨的。

四十多萬,這幾乎就是滅頂之災了。

我說道:「錢我來想辦法,報警就算了。」

王達點點頭。

然後他拍拍我的肩膀,說:「走吧,喝酒去。」

我,王達,謝丹陽,坐在了一家小菜館里。

隨便點了幾個菜。

上了啤酒。

王達問我道:「你頭上的傷,也是他們乾的吧?」

我點點頭。

王達說:「你惹的這傢伙,也真的挺狠。」

我說:「他是個很懦弱的傢伙,但是他有錢。」

王達罵道:「,有錢就是大爺1

我對謝丹陽說:「你先回去吧,我們聊聊。」

謝丹陽搖搖頭:「我陪著你吧。」

王達說:「呵呵,還好,還好。」

我說:「好什麼?」

王達說:「你身邊還有個不離不棄的女朋友。」

謝丹陽說道:「我不是他女朋友,他女朋友多得很。」

王達對我說:「兄弟這可是你不對了,人家辛辛苦苦跟著你,你連個名分都不給她。」

我呵呵笑笑。

王達長長的哀嘆一聲,說:「辛辛苦苦幹起來的事業,一下子,就沒了。」

我心裡壓著火,媽的,此仇不報非君子,可我現在真的惹不起他。

我想到了彩姐。

我說道:「明天還要送貨,是嗎?」

王達說:「送個屁了,貨都沒了,車也沒了。」

我說:「我先去打個電話。」

我走到外面,給賀蘭婷打了個電話,我告訴了她事情經過,然後說:「我朋友明天還要送貨,二十萬的存貨,全沒了,能不能先借我一點錢?」

賀蘭婷說道:「你這算是幫我做事出的事,我來賠償。」

我大喜:「真的嗎1

賀蘭婷說道:「真的。」

我說:「愛死你了表姐!謝謝1

她說道:「明天讓他找車來,報你的名字,先拿走貨。我明天給你打錢。要多少?」

我說:「我們損失四十萬這樣。」

賀蘭婷說:「哦,好。報警了嗎?」

我說:「我哪敢報警啊,他有錢有勢,媽的,威脅我,說我報警,就弄死我和我朋友。」

賀蘭婷說道:「我讓幾個警察朋友過去,你就照和我的警察朋友說你們有矛盾,搶女朋友產生矛盾。」

我擔心的說道:「可這樣一來,那傢伙還不弄死我啊1

賀蘭婷說:「弄死你?我還不信有誰比警察還厲害的。有錢請打手。你就怕了?打手比警察還厲害嗎?」

我說:「可我還

是擔心。」

賀蘭婷說:「放心吧。你現在過去倉庫那裡,等我的警察朋友。」

她掛了電話。

我回去菜館,對謝丹陽說道:「你先回去吧,丹陽,我們還有一些事要處理,你不方便在。」

謝丹陽關心道:「你要做什麼?不是去殺人吧。」

我說:「我哪有這個膽子。我朋友讓警察來幫忙處理了,她能處理好的,你先回去吧,有些事,你不方便在。」

謝丹陽說好。

站起來走了。

王達說道:「你這女朋友還真聽話,溫柔懂事,關鍵還漂亮胸大,老子真是羨慕你。」

我說:「正經點,我朋友說,她會幫我們。」

王達問我:「什麼朋友?」

我說:「你也別問那麼多,有些東西我不方便講。明天早上你照樣找車去啤酒廠拿貨,報我的名字,先簽單,明天有朋友給我打錢,我轉給你,然後你拿去,買新車。」

王達驚愕了一下,然後高興的問:「你這什麼朋友,那麼好1

我說:「很多好朋友。」

王達說道:「行啊你!一個電話都解決完了1

我說道:「走吧,過去倉庫那裡,有警察過來。」

王達說:「剛才我還猶豫著,要不要找鐵虎,鐵虎是特警,我就不信你得罪的那個人,能量那麼大,連特警都搞定。」

我說:「你說的是叫鐵虎去暗殺他嗎?我那朋友,可是要從正當的法律角度來處理這個事。」

王達說:「正當的法律途徑來處理,怎麼處理?」

我說:「報警,警察查案,揪出兇手,抓起來,起訴,判刑。」

王達說:「這可能嘛1

我說:「可能不能,我也不懂,試了才知道。」

兩人到了倉庫等了一下,來了兩個警察。

只來了兩個經常,我一看,心裡就冷了一截,這他媽的開什麼玩笑啊賀蘭婷,來兩個小警察,能辦成什麼事啊?

可我和王達還是去買了煙,一陣寒暄,敬煙,然後他們開始查看現場,拍照,提取監控。

然後問我,我照實說了,說因為搶一個叫夏拉的女朋友,所以和大雷鬧了起來,上次有人打我,我懷疑是他乾的,後來我懷疑他找人砸的車子和倉庫。

警察錄了口供后,問我道:「可以找到這位叫夏拉的女孩嗎?」

我說:「我試試。」

我給夏拉打了電話。

夏拉掛了我電話。

我再打,她接了:「還給我打電話做什麼1

我說:「還生氣?」

她說:「是,生氣1

我說道:「好了好了,別生氣了,我現在就過去找你,我給你買東西,賠禮道歉,負荊請罪,好嗎?」

夏拉說:「不行!我就是還生氣1

我說:「彆氣了,乖。我現在過去,你在公司嗎?」

夏拉說道:「剛下班,在租房這裡。」

我說:「乖,親愛的,我馬上過去。」

她說:「誰是你親愛的,哼。」

我掛了電話。

我對王達說:「你看看安排一下明天的工作,我和兩位警察大哥過去就行了。」

然後跟著兩名警察的車,指著路過去了。

夏拉開門的時候,看到我,還故意擺出生氣的樣子,但是看到我身後跟著兩個警察,她就急忙警惕的問:「你們是誰1

我說:「夏拉,這兩位警察大哥,是我的朋友,來問你點事的,關於大雷的事。「

夏拉讓我們進了屋裡。

然後警察問了她一些口供,她也照實說了。

問了后,兩名警察合上口供本,然後對我說:」等我們的消息吧。」

我是沒抱太大希望了,只覺得又惹了大雷,以後還有得打了這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