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92章 身懷絕技的女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2章 身懷絕技的女囚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人家是專門請打手的,玩陰險的,這幫有錢傢伙,很懂得一些手段。

就像錢進。

這就如某些房地產商,對那些不肯合作搬遷的釘子戶下手一樣,他們當然不會打著自己的旗號下手,而是雇傭一些打手,遊手好閒流氓人士,對他們進行威逼,威逼不行,好,動手。

打到你跑為止。

再不跑,打到你死為止。

夏拉看著我,問我道:「他找人打了你了?」

我說:「何止找人打了我,娘的,還砸了我們公司,倉庫,靠!氣死我了1

夏拉沉默。

我問道:「幹嘛了?」

她說道:「他有錢,你鬥不過他。」

我點了一根煙,說:「對,他很有錢,我的確是,如果這麼斗,是鬥不過他,這個我也知道。」

夏拉說:「不是我幫他說話向著他。他真的很有錢,如果還和他鬧,我怕你受到更多傷害。」

我說:「看看再說吧。」

我摟過夏拉:「怎麼了,這次和我吵架,不去找別的男人來氣我了?」

夏拉說道:「我又不是你。」

我說:「我記得你每次都這招。」

夏拉說:「你才是。」

我摸著她臉蛋,說:「你乖的時候,真是惹我喜歡,無理取鬧的時候,我真想掐死你1

夏拉說:「你甜言蜜語哄我的時候,是最帥的時候,也是我最喜歡的時候,對我凶,我也想掐死你。」

我說:「好啊!那我就先掐死你1

我按她到了床shang去。

早上上班的時候,謝丹陽來找了我。

她問我道:「那件事處理怎麼樣了?」

我說:「報警了,等警察處理吧。謝謝關心啊丹陽姐。」

她說道:「缺錢和我說,我可能幫不了你那麼多,但也能幫一些的。」

我假裝感動的樣子出來,說:「我真是感動得熱淚盈眶啊丹陽姐!謝謝你,愛死你了!不過,已經解決了。如果需要你幫忙,我一定不會客氣的。」

謝丹陽說:「好。有事你讓徐男找我跟我說。」

我舉了個ok的手勢。

當我在辦公室無聊發獃的時候,徐男進來了,她告訴我,薛明媚和我說,那個胡珍珍,在放風場和人打了一架,因為她剛來,所以,有兩個女的就想讓她幫忙跑腿拿點東西,胡珍珍忍氣吞聲的去拿了,結果兩個老女囚嫌她動作慢,其實就是沒事找茬,這幫老傢伙很喜歡倚老賣老,早來一天也認為自己老資格,喜歡欺負新來的。

然後她們兩就對胡珍珍橫加指責,謾罵,這幫女囚,關久了后,都有狂躁壓抑的癥狀,喜歡利用暴力發泄內心的不爽,於是就推推搡搡胡珍珍,後面又打了胡珍珍,胡珍珍一直不反抗,再後來,她們兩個就推著胡珍珍到水溝里,逼著胡珍珍喝水溝的水,否則揚言見胡珍珍一次就打她一次。

結果,忍無可忍的胡珍珍,一拳將其中一個的門牙都打掉了,直接把人打飛進水溝里,另外一個,一腳就直接踢暈。

照徐男的描述,這一腳,明顯是練過的,就像是跆拳道的那樣踢法,抬腿高過頭一字馬劈下去,直接照著那老女囚的太陽穴劈下去,當即踢暈那個女囚。

徐男說:「這個女的是武功高手。」

我說:「哦,知道了。那後面,是怎麼處理了?」

徐男說道:「別的女囚,都不敢當著面說是她打的,偷偷有人告訴了我們,是胡珍珍動手打暈了兩個女囚,兩個女囚送去醫護室后,簡單治療,送回去了,有一個門牙都沒了。」

我說:

「這兩個傢伙有點不作不死埃專門喜歡欺負新人,這下有意思了,被打得門牙都沒了。有意思哈哈。」

徐男問我道:「哥們,你不覺得這個女的很奇怪嗎?」

我說:「讓薛明媚找人慢慢靠近她查她吧。」

連朱麗花都打不過的女人,這是要有多強悍埃

徐男給我幾張單子,每個單子上,都是每天分錢的具體每個人的明細,這麼多。

這麼多年來,這幫人可分到了女囚們多少錢埃

我點了一支煙,以前記得我第一次接觸這個,還很是驚愕,之後就感到沒什麼了,自己去接受了后,反而麻木了,想著要幹掉這幫人,可是這幫人佔據了監獄里一大群職員,如何才能徹底掃清,連賀蘭婷都說難,何況是只憑著我一個人小小的力量。

下班后出去了外面,到了旅社,看見賀蘭婷給我打的未接電話。

我給她回複電話:「表姐,什麼事?」

她說:「你的朋友進來來進貨了,你把你帳號發過來。」

我說:「好的,等下發。」

她問我道:「那個你們監區的521,據有人說,她的資料都是假的。」

我奇怪道:「都是假的,她造假進來監獄幹嘛?」

賀蘭婷又說:「還有胡珍珍,資料也是假的。」

我說:「靠,這個也真的是假的?她們到底有什麼目的埃對了,你怎麼知道?」

賀蘭婷說:「你管那麼多做什麼?你就去查。查她們為什麼作假進來。還有,521是黑衣幫有人認識的。那個彩姐認識521。」

我說:「你說什麼,彩姐認識冰冰!這還真奇了怪了,都怎麼回事啊!那她們什麼關係?」

賀蘭婷說道:「是有人告訴我。我自己還有別的眼線。你自己留心查一查,她們之間到底有什麼樣的關係。」

我說道:「真是複雜。彩姐居然認識冰冰,哎你沒告訴我,你怎麼知道的呢?你眼線如何說的?」

賀蘭婷說:「眼線聽見彩姐打電話,提到了監獄里b監區的521」

我說:「靠。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彩姐提到監獄的事情。我和她相處,怎麼沒見她提到過呢?」

賀蘭婷說:「你留心一下,你也問問你的彩姐1

她還加重了你的彩姐四個字。

我說:「我的彩姐?」

賀蘭婷說:「不是你的彩姐是什麼!你查吧。帳號發來1

她掛了電話。

我拿著銀行卡帳號給她發過去信息,很快就收到了她的信息:四十萬,已轉。

對我真是好啊,在錢上面,賀蘭婷從不吝嗇,這也是之所以她態度那麼惡劣,對我那麼凶,我也樂意跟她乾的原因。

我收到了錢后,就打電話給王達,給他轉錢了過去。

王達打電話來,沉吟半晌后,說:「我覺得你這個姐姐那麼好,應該是看上你了。」

我說:「少胡扯,老子只是替她做事。至於什麼事,以後有機會我再說。」

王達說:「好,可我覺得,這錢我們不能白拿。以後我們賺到了,應該還她的錢才是。」

我說:「你說得對,這個禍是我闖的,不是我們,而是我,我應該還錢才是。只不過,這個禍根,看似源於我爭風吃醋,可更大的原因還是因為我幫這個姐姐做事,得罪了那個人。」

王達說道:「那你看著來吧,如果要還錢,我們慢慢還。」

我說:「好。」

他又問:「對了,報警后,警察要怎麼處理了。」

我說:「這個姐姐說找兩個警察來處理,來了兩個

看起來不怎麼樣面相也不上鏡的懶懶散散一樣的年輕警察,我覺得啊,多半沒戲埃沒有什麼毛用。我們自求多福,你也要加強戒備,不要存貨那麼多了乾脆,或者是晚上去睡倉庫守著車子和倉庫。我看這傢伙多半知道我們報警后,還會來報復。」

王達說:「,我殺死他們!我這幾天就搬去倉庫住,在倉庫搭一個帳篷守著。靠!買一把大砍刀,誰來砍誰1

我說:「別把命都玩沒了,錢沒有可以再賺,兄弟你沒有我就真覺得這一輩子都要在痛苦和懺悔中度過了。」

王達說:「你這在詛咒我埃那兩部車,讓人看了一下,說花一點還能修,修三四萬塊吧,不至於去買新的。我們這幾天先租人家的車子,過幾天修好了再用自己的車子。我拿回去給你二十萬,你還給你那個姐姐。十萬存貨,存貨少點,另外幾萬,修車啊什麼的整理倉庫的用,把倉庫加固了,加鎖了,換門,除非他們燒倉庫了!你這個姐姐,是個好人,就算人家有錢,我們不能拿著她的錢亂來。」

我說:「也好。你打回來吧,我給她還回去。」

王達給我打回了二十萬,我打電話給賀蘭婷,剛打通她接了,語氣很不爽說道:「錢已經打了,要說什麼1

我說:「凶什麼個毛線啊,我朋友說用不了四十萬,車子修修還能用,給你還二十萬給你1

她說:「哦。」

然後掛了電話。

沒兩分鐘,她的帳號信息發來了。

帳號名字卻不是賀蘭婷,而是,文浩。

她還和文浩有瓜葛呢?這用的銀行卡,還是文浩的破名字!

先不管了,給她打錢過去了。

賀蘭婷讓我去查,去問,查彩姐為何認識521,她們有什麼瓜葛,這讓我怎麼問,怎麼查。

真是難。

時間還早,想去酒吧,時間沒到。

手機響了,是謝丹陽的。

謝丹陽問我在哪。

我說:「在外面閑著晃蕩。你呢?」

謝丹陽說:「我剛出來埃」

我說道:「你想我了?」

謝丹陽說:「想問問你,你的事情解決得怎麼樣,需要幫忙的話,我這裡還是有點存款呀。」

我說:「你真好丹陽,看在你對我那麼好的份上,我今晚請你吃一餐好的1

謝丹陽說:「我一直都對你很好,狼心狗肺,現在才知道。」

我笑著說:「好了我們去吃好吃的,我請你吃好吃的。」

謝丹陽問:「去哪兒?」

我告訴她一家餐廳的地點。

就是我和賀蘭婷經常去的一餐吃掉幾千塊的那家。

謝丹陽來了后,我早已經等在門口了。

她說:「這裡很貴。還是算了,你現在遇到這個事,一定要花錢,我們吃別的吧。」

我拉著她的手說:「我說了請你吃好吃的。別唧唧歪歪的。」

謝丹陽急忙說道:「那還是我請你吧。」

我說:「靠。在你眼裡,老子那麼窮?我說了那事情我已經解決了!錢嘛,慢慢再賺,走吧,我請你1

謝丹陽才跟著我進去了。

我們進了包廂。

我心想著,媽的,林小玲幫了我一個大忙,又是找了賓士又是借了別墅給我的,我也應該好好請她吃一頓才是。

謝丹陽猶豫的看著菜單,我拿過菜單,直接點了幾個很貴的招牌菜。

謝丹陽眉毛微微皺起:「很貴的。」

我捏了捏她的臉蛋:「少廢話,今天你的嘴多吃點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