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95章 沒有缺點了就沒有弱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5章 沒有缺點了就沒有弱點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好久之後。

她說道:「我那不是自殺。我是要去別的地方,一個本該屬於我的地方。我就像做錯了車,下錯了站,到了這裡。」

我想不通,她到底說的是什麼意思,就問:「這裡,什麼意思?你上錯了車,下錯了站,又是什麼意思?」

她說道:「我上錯的車,是因為我本不該屬於人間,我是屬於我自己的世界,一個人的空間,錯,不是一個人,我是主宰,我應該活在主宰的自我空間里,不過不要緊,我死了,就又回去了。簡單來說,我就是你們的神,你們的一切行為都是由我來支配,包括植物。」

我愕然了半天,這樣的人,不是神經病是什麼?

平時我們罵別人神經病,只是罵罵而已,可是這一個,的的確確是神經病了。

她覺得她是神,她是主宰我們一切生命的神,支配著我們所有一切生命,包括植物。

我覺得她應該送去精神病院了。

她看著我複雜的神情,問:「是不是覺得我說的都是神經病一樣的話。」

她這麼問我,我繼續看她,她看起來不像神經病,根本不是神經玻

我搖搖頭,說:「呵呵不是不是。哎你是不是信佛教啊?」

她搖頭,說:「當然不是。」

佛教也沒有主宰這個詞埃

我又問:「基督教?」

怎麼她的思想就跟邪教一樣的神經邪門。

她搖搖頭,說:「不是。所有的教派,都是繆誤引導人類思想的,只有我,才能去改變。」

天,無藥可救了。

我問道:「上帝不就是基督教嗎,上帝也能改變世界埃至少在教徒的腦海中這麼想的。還有菩薩。」

她說道:「你錯了,那是人類所幻想出來的虛假的讓人有所精神依賴的東西,就像人死了,他們剎輝敢飩郵飧純啵就幻想他還活著,然後給他蓋墓地,去祭奠他,幻想他的靈魂還存在於人世間。」

咦,她這話說的怎麼和柳智慧跟我說的一樣啊,要這麼說,她很正常埃

可是,她又說:「只有我,是真的。那些所謂的上帝菩薩,都是假的。我是你們的主宰。你可以不相信我。」

我說道:「呵呵,既然你說你可以支配我們的世界,我們的行為,那你現在要不要表演給我看看?」

她笑了笑,說:「我現在**凡人,怎麼能給你看呢?只有我的身體死了,我主宰的真身回到屬於我的空間,我才能做到。」

我無語了一下,然後說:「就是說,你自殺了,你殺了你的身體,你主宰的真身才能去你所說的那個地方,對吧。」

她點點頭,說道:「你知道這個世界上,發生了那麼多那麼亂的事情,全球都有打仗,只有我,才能制止。因為他們是我製造出來的。」

我說:「你,製造出來他們?」

她說道:「是的。」

是真的病入膏肓了。

我說道:「那好吧,那你為什麼製造出喜歡打仗的他們呢?」

她說道:「因為就像看電視,看電影,每個角色都需要有人在演,這個世界才會豐富多彩。我能去二戰的時候,改變打仗的格局,消除那一場戰爭。」

我點了一支煙,靠在椅子上,說:「哦,那你記得到時候安排讓我跟比爾蓋茨一樣有錢。」

她認真的說道:「你是在嘲笑我嗎?」

我說:「我是認真的,我很缺錢。記得讓我突然有幾千個億,然後沒人跟我索債,我愛怎麼花怎麼花。」

她有些生氣的說道:「你是在嘲笑我!你

覺得我做不到!你懷疑我是你的主宰1

我本來就是嘲笑她,看到她生氣,我說道:「你記住,你成神了后,改變了我的性格,不要讓我跟你吵架頂嘴。」

她說道:「我讓你死都可以1

我不置可否,抽一口煙,徐徐吐出來,說:「死吧,反正以後也老死。」

我問道:「可否冒昧多問一個問題?你為何要拿著鎚子打你姐姐,然後進監獄。」

她說:「她也在阻擋我成神。」

靠。

我說道:「然後你就要幹掉她?你有沒有人性?你的姐姐你都下手?」

她說:「沒關係,我成主宰后,我會讓她復活。」

我說道:「那我多問一個問題啊,就是說,如果萬一你不能成神,你自殺了,你家人誰來照顧?你拋棄親情,讓他們以淚洗面,失去至親,你還有沒有良心。」

她說道:「我說了我可以改變他們,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

我點點頭,說:「我暫時相信吧,那我問一下,你能不能用靈魂出竅之類的法子,不要自殺,然後用你的靈魂去你的主宰世界。真身留著?」

她說道:「我無法離開我的身體,所以我只求早點結束這具身體的生命。」

這傢伙,口口聲聲要自殺了,而且看她,完全和常人無異,為何這樣子?

人的思想,精神,都是極其複雜的,她會這麼幻想,當然是有她自己的原因。

看來,我唯一的辦法是去向柳智慧討教了。

可我要做的,還是要阻止她,防止她自殺。

我問道:「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今天沒人救了你,你就死了。你死了,你家人會很難過的。他們會哭,會難受,會痛苦。」

她不置可否的說道:「我的真身回去主宰,我會改變這一切,我讓他們沒有,或者,我讓他們從沒有過我這個家人。」

我問:「你沒有?那你有孩子嗎?」

她竟然說:「讓他成為我姐姐的孩子。就是說,讓他成為我姐姐所生的。」

我看著她,我自己眉頭緊鎖了許久,對這個女人的思想,我只能說,神經玻

我說道:「你說現在世界上那麼多打仗,亂七八糟的,什麼什麼的,那你變為了主宰,你要怎麼解決?」

她說道:「不是我變為了主宰,是我本來就是主宰。我要讓他們變得和平,而讓你們過更好的人生,包括監獄里的女犯人們。」

她完全自己陷入其中,她自己就是神,就是主宰,就是支配著我們這些世界的人類等哪怕是動物植物各種生物的一切行為哪怕是起源的主宰。

我問道:「那你會讓恐龍復活嗎?」

問了這個問題后,我發覺我自己也跟著她走入她的思維中,這種感覺,可笑又可怕,渾身涼颼颼的,頓時,看到她眼神中流露出高興的光芒,我一下子覺得她把我當成了自己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她說道:「你承認我是你們的主宰了?恐龍已經消失了那麼多年了,再讓它們回來,它們有著強大的破壞力,會讓這個世界變得更亂。」

她嘮叨不休興奮的說著恐龍將會把人類世界變得如何糟糕。

而我,已經是即將跟著她瘋了。

我舉起手,示意她停止說下去,她已經是真的瘋了,我想,是有必要問問柳智慧,這個人如何救治。

我說道:「已經到了下班時間了,我很餓了。」

她有些意猶未盡,說:「和你聊天真是愉快,我還沒有說完,或許,只有你這樣的心理學專家,才懂得我對你所說的一切。」

我感到恐怖,尼瑪老子要懂得了,就和你一樣,瘋了。

我說道:「對了,你是主宰,是神,神都不用吃飯,也不用睡覺的吧。」

她嘆氣說:「我現在是沒死,我無法擺脫身體對我對吃飯休息的要求,畢竟我用的是這幅身體,等我的肉身死了幻滅,我才能掙脫開她對我束縛。」

我急忙舉手,聽得我自己都要瘋了:「好了好了我好餓了,那麼,我們改天再見,我會隨時找你的。希望你配合。」

她說道:「不需要了,在我離開自己的身體之前,能和你這麼愉快的聊一次,我已經很滿足。」

我揮揮手,然後叫來外面的兩個獄警,押送她回去。

帶她出去后,有個獄警返回來問我道:「怎麼樣,治療得怎麼樣?」

我說:「這個女人,有種病入膏肓的感覺,她是得了精神分裂一樣,分裂成了她和她自己身體是兩個不同靈魂的傢伙,不是,是身體是沒靈魂的,但是她的身體束縛住了她,因為她是主宰。」

獄警丈二摸不著頭腦:「你在說什麼?」

我說:「算了,不說了,再說我都要跟她一樣瘋了。你們好好看著她,她很有可能還會自殺。」

女獄警問我:「治不好了?」

我說:「只能慢慢來。」

她表示明白,然後走了。

我坐回座位上,點上煙,閉上眼睛,抽了一口煙,她的那種把我當自己人的感覺,真讓我崩潰。

我決定出去遛遛,我不能呆在監獄里了,我真要瘋了。

而且我還要打電話給麗麗,問她事情辦的如何了。

我出去后,到了小鎮上的青年旅社,我給麗麗打了一個電話。

麗麗說,那個司機的號碼她要到了,可是那個司機並不喜歡錢,他有的是錢,但是他艱苦樸素,用的吃的都很簡樸,至今用著零幾年的一部弱雞亞的手機,抽煙都是不超過五塊的。

幾乎是無懈可擊的人物。

一個人沒有缺點,就真的無懈可擊了。

沒有缺點,就沒有了弱點,麗麗說這個司機沒有什麼愛好,當兵出身,潔身自好,對錢看得不重,所以彩姐對他很放心,請他做司機,彩姐很放心。

我說道:「麗麗你要好好查一下,利用弱點,問清楚一些事,放心,我會給你相應的報酬。比以前還高1

麗麗說道:「真的嗎?」

我說:「我不會騙你,我什麼時候騙過你,說給你的報酬,有食言過嗎?」

麗麗高興的嗯了一聲,然後說道:「我愛死你了。」

我說:「記住,一定要靠近他,幫我問清楚一些事。」

如果搞定這個司機,我也許就能知道,關於冰冰和彩姐的瓜葛,關於康雪和他們黑衣幫的關係等等。

掛了電話后,我看看時間,決定去找彩姐。

到了酒吧后,我進去,彩姐已經在那裡了。

我偷偷瞄過去,一個保鏢在平時的位置那裡,虎視眈眈看著酒吧里的人。

我走到彩姐的身旁坐下,說道:「彩姐晚上好。」

她說道:「聽說你昨晚來了?」

我說:「你今晚很早來。」

彩姐說:「我來等你嘛。平時有時候比較忙,想著說給你打個電話都能忘了。抱歉。」

我說:「你客氣了。」

彩姐問我道:「今晚想要喝什麼酒?」

我還沒說要喝什麼酒,那個保鏢不知何時到了彩姐身旁,俯身下來在彩姐耳旁輕輕說了幾句話,彩姐表情變得嚴肅,說:「抱歉,我有點事,要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