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399章 真人不露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9章 真人不露相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王莉被我罵的狗血淋頭,有點害怕,然後哭了。

我不懂此時此刻她在想什麼,估計覺得我踐踏了她心中神聖的花瓶的尊嚴,她一定很為花瓶感到傷心難過。

王莉被帶走後,我才想到,我靠賀蘭婷是委託我幫她的朋友救治王莉,而不是讓我大發雷霆罵了一頓打發走人的。

日。

可是這樣的心理疾病,還怎麼救治?

改天再去找柳智慧問問吧,這都怎麼神經病埃

搞得我心裡發毛。

晚上要出去喝點酒,壓壓驚,讓自己開朗一下才行。

下班后,我直接出去外面,打個電話給王達,沒空陪我喝酒。

打電話給安白井,好了,這廝很高興,因為我很少給他打電話,他當即說出來陪我喝酒。

我兩去了市公園旁的燒烤城。

坐下沒一會兒,這廝打的過來了,我問他怎麼不開車,他說:「喝車不開酒,開酒不喝車。」

我說:「很好,很對。真是遵紀守法的良好市民。」

他笑著說:「過獎過獎,我跟慧彬一說我要去和你喝酒,慧彬就說早去早回。今天你找哥哥出來,哥哥很高興,為了表示我對你的高興,我決定找個女孩陪你喝酒。」

接著,他打電話給了唐曉傑,叫唐曉傑出來。

我說道:「媽的真是冠冕堂皇,說什麼來陪我喝酒,打著幌子騙了慧彬,還說什麼叫個女孩陪我出來喝酒,這他媽的,叫陪我出來喝酒?你這傢伙,真是狗改不了吃shi,怎麼還找她啊1

他說:「噓,別他媽罵的那麼難聽埃好了別罵了,你要吃什麼,我請客1

我說:「別以為請我吃就可以收買得了我1

他討好了我一番,然後點菜點酒上來。

上來后,他說道:「嘿,要不啊,我也給你介紹個把美女出來喝酒吧。」

我說道:「不用了,大爺今天本來就想找你陪我喝兩杯,沒心情找女孩喝酒。」

他說:「哎我問你,你上次在那個富華酒店,和林小玲真的搞上了?」

我說:「沒有。」

安白井說道:「那慧彬告訴我,聽到你們的叫聲。」

我說:「那是我逗你們玩的,我是逼著她說個事,如果不說,我就假裝叫,讓人以為她和我怎麼的。」

安白井說道:「我不相信,我覺得你們,一定有敵情。」

我說:「我和她是清白的,你不信拉倒。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到處彩旗飄飄。再說了,我沒有女朋友,我和誰在一起,都是合法的,你他嗎的,你是出軌,背叛!我很討厭這樣的人。」

他自責道:「聽你這麼一說,我也很內疚,我很自責。」

我說:「懂了就好。」

他說:「那我就這一個!只是這一個1

我。

沒多久,唐曉傑來了,打過招呼后,和安白井有說有笑的,基本我成了碩大電燈泡。

媽的我也找女人陪我。

我隨即打電話謝丹陽,打不通,也許在監獄沒出來。

打給夏拉,沒接。

打給麗麗,麗麗接了,說:「我正想要給你打個電話呀。」

我說:「好,我找你是想叫你出來喝酒。」

麗麗說:「我下班了,只上了兩個小時,我去找你。我有事跟你說。」

我說:「很重要嗎?」

她說:「是你問的一些事。」

我說道:「好,那我們還是去那家吃雞的火鍋店那裡。」

我回到桌邊,隨即和安白井唐

曉傑這對狗男女道別,這兩個根本就沒得空理我,招招手,就表示拜拜了。

我氣著走了。

想著,這傢伙那麼氣我,是不是打個告密的電話給金慧彬,告訴她她的男人在外面談別的女人呢?

想了想,算了,那我倒是成了小人了。

去了那家店,當然,我一直觀察是否有人在跟蹤我,到了那裡,麗麗已經在等我。

進去后,坐下。

她已經點了酒菜。

我掏出一支煙,點上,然後給了一支煙給麗麗,她拿過去點上了,我問她道:「你是想和我說什麼,問到什麼了?」

麗麗看著我,說:「我發現,給彩姐開車的司機,這個表面看上去老老實實的退伍的,不喜歡錢,卻有個情人,是我們公司的,酒店後勤清潔的劉阿姨。」

麗麗高興的靠近我,說:「你知道我是怎麼發現的嗎?」

我說:「不知道。」

她說:「我去跟蹤彩姐司機,後來,無意中看到他進了後勤部倉庫那邊,然後我發現了他和那個劉阿姨有一腿。」

我說:「靠,這種八卦就別來和我廢話了好吧。」

麗麗不高興道:「你都沒耐心聽下去!你想知道的都在後面1

我說道:「好好好,你說你說。」

麗麗繼續說道:「劉阿姨,和我關係挺好,有一次她掃地,不小心搞翻了水桶,水桶倒下,水淹到了客人的皮鞋,客人就罵了她好久,罵得她哭了,我就好心過去給她幫忙賠了那客人錢。她就對我挺好的,經常的有什麼好吃的都帶來給我。我發現了她和彩姐司機的事情后,我心想,她可能知道彩姐的一些什麼事。我就帶東西禮物去送她對她說,說『劉阿姨,我經常聽謝司機提到過你,說你人真是好,我記得你也和我說過你和謝司機挺熟,我現在啊,想著要討好彩姐,想你和謝司機那麼熟,就想讓你問問謝司機,這段時間,彩姐都聊什麼話題的多,我要是知道了,和彩姐講話,也好和彩姐攀談,這女人呀,聊上來了關係就上來了,我幹什麼都順了。』我還給了她一些錢,說只要她問到什麼告訴我,我都給她一點好處。她就幫我了。」

我急著問道:「那真的問到了,問到了什麼1

麗麗說道:「劉阿姨說,她問到了彩姐這幾天,想要找人殺掉一個監獄的女犯人。」

我心裡咯一下,殺掉監獄的一個女犯人!

這說的是誰?殺掉誰?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這謝司機,嘴巴不嚴埃

我說道:「那個司機,會不會說的是假的,或者說,是那個劉阿姨亂講的。」

麗麗說:「謝司機是個外表看起來老實巴交的人,實際上,他背著老婆和劉阿姨搞在一起,彩姐不知道而已,都以為謝司機對劉阿姨就像平時的那些同事一樣的關係。劉阿姨話也少,彩姐以為謝司機老實,嚴守秘密,謝司機也以為劉阿姨嚴守秘密。」

我心想,看來,世間還真少有不透風的牆。

若要人莫知,除非己莫為。

我說道:「那你說說,她要殺掉的女犯是誰啊?為什麼要殺掉。」

麗麗說道:「說是一個編號多少,反正記不住,劉阿姨也記不住,謝司機也記不住,編號後面是21的囚犯。」

21!

521!

這是冰冰。

為何要殺掉冰冰。

我急忙問:「為什麼要殺掉她1

麗麗說:「彩姐安排人進去殺她,是說她以前和彩姐有舊恨,還有新仇,就是擋住了發財的路。」

她擋住了彩姐

發財的路?

冰冰在監獄怎麼擋彩姐發財的路。

還有,有什麼舊恨?

我忙問:「一個女犯,和彩姐有新仇舊恨,彩姐派人進去殺她。對吧?」

麗麗點點頭。

派的人,是胡珍珍嗎?

多半是了。

胡珍珍,早就因為報不上參軍名額,然後出來外面學散打,搞不好也成了黑衣幫的打手。

我問道:「對了,彩姐身旁,有女保鏢嗎?」

麗麗說:「有啊,我見過了好幾個。」

我形容著胡珍珍的相貌:「有一個女的,長得這個樣,這裡顴骨有點突出,然後呢,鼻子沒那麼長,人長得清爽,但是呢,看上去精神好像很能打。你認識嗎?」

麗麗說:「你這麼說我怎麼認識,你給我看照片我才知道呀。」

我說:「好,那如果我有照片,我拿來給你看。」

我去照個胡珍珍的照片出來,給麗麗看,是不是彩姐的保鏢打手。

胡珍珍進去,真是為了殺冰冰?

我問道:「那你有沒有知道,她們有什麼新仇舊恨的?」

麗麗抽了一口煙,緩緩吐出煙霧說:「聽劉阿姨說,謝司機認識那個女犯人,以前是個記者,男朋友是經商的,很有錢,也是做酒店的,但是是正經酒店,和彩姐搶一棟新樓,鬧起來了,那個女犯人記者,查到了彩姐做這些生意的一些證據,拍到了一些照片,就讓她男朋友去告密了,警察查了彩姐的一個酒店,彩姐讓別人頂罪去了,她沒有事。後來彩姐就和別人一起,弄出女犯人男朋友賄賂、不法經商的一些證據,把女犯人男朋友和那女犯人送進去了監獄。可彩姐還想弄死她。」

這說的是冰冰,冰冰是記者,照這麼說,冰冰並不是因為和所謂的tan官勾結在了一起違法經營被抓,而是為了男朋友,為了和彩姐死磕被抓埃

靠,到底哪個版本才是真的?

麗麗又說道:「謝司機說,那個女記者是個很好的人,曾經在彩姐的酒店倒了后,看著酒店那麼多人要不到工資,還自己掏錢給工人發了工資。謝司機說女記者應該有彩姐犯罪的一些證據,能把彩姐搞死,所以彩姐更想著弄死她。」

我急忙問道:「是什麼證據?」

麗麗說道:「劉阿姨也問了謝司機,謝司機叮囑劉阿姨,千萬不要多問,這知道了這些東西,就會死的。」

我說道:「明白了,那你還打聽到了什麼。」

麗麗說的其他,例如謝司機說的彩姐派人去賄賂某些單位的人,然後對她大開方便之門,通風報信之類的,我這些就不太想知道了。

我給了麗麗一些錢,並且讚揚了她,說以後有關於這些資料,還要告訴我。

麗麗高興的親了我。

當晚,麗麗還是回去酒店,因為我不想和她睡,而且我要告訴賀蘭婷這些我打聽到的消息。

彩姐和冰冰有仇恨,因為冰冰男朋友富商和彩姐爭搶一棟酒樓,冰冰利用記者的身份,挖掘到了彩姐的酒店犯罪資料,搞得彩姐一個酒店關門大吉,然後彩姐馬上以牙還牙,咬得冰冰男朋友鋃鐺入獄,冰冰也被弄進來了,這是她們的舊仇恨。

而新仇恨,又是什麼?

媽的,一個冰冰,居然有那麼大的本事埃

看著她每天風輕雲淡的樣子,真是真人不露相。

當我回去小鎮上,打電話告訴了賀蘭婷我打聽到的這些后,賀蘭婷說:「繼續利用她查下去,可現在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情。」

我忙問,「什麼事?」

賀蘭婷說道:「如果胡珍珍真的要殺521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