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400章 她是保鏢打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0章 她是保鏢打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驚出一身冷汗,對,我怎麼不先想到這個,還不趕緊對冰冰加緊保護,萬一胡珍珍下手,冰冰就完蛋了。

我可不想冰冰死了,一個那麼漂亮氣質的美女,而且人還那麼好,身上還有那麼多我想挖掘到的秘密。

我隨即脫口而出:「不過在監獄,她自己想殺人,一個人想殺人,還是沒那麼容易的吧。」

賀蘭婷隨即說道:「殺人不難?你確定她是一個人嗎?你確定監獄的安全措施很好嗎?」

我馬上想到,無論是康雪,薛明媚,駱春芳,都在監獄煽動起戰鬥的經歷。

而駱春芳,直接讓大個差點弄死了薛明媚。

想要殺一個人,並不難。

那個我是神的女囚犯,在那麼多人監視下,還能用電線給觸電自殺,何況是胡珍珍這麼一個聰明而又身懷絕技的人想要殺另外一個女人。

我急忙說道:「那我去保護她。」

賀蘭婷說:「你保護?帶她去你宿舍睡覺嗎?」

我說:「當然不是,我派人看著。」

賀蘭婷問:「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能做到嗎?」

我說:「這個有點難。可我叫她自己小心吧,讓她自己身邊的人保護她。」

賀蘭婷說:「這也很難。胡珍珍要是想靠近,很容易。你好好想個辦法。」

她掛了電話。

讓我想辦法。

我冥思苦想。

無論怎麼保護,無論我怎麼派獄警管教去守著,胡珍珍都能有機會接近冰冰。

除非,把胡珍珍弄去別的地方。

可這樣子,萬一胡珍珍還有別的黨羽呢。

那麼,把冰冰弄到別的地方?

這樣也行。

可我想抓胡珍珍和胡珍珍的黨羽們,最好能問出幕後黑手,如果我用拷問的辦法,問出她們和彩姐之間的關係和一些秘密,那最好不過。

那麼,我該設一個陷阱,拿冰冰當誘餌,然後引誘胡珍珍來幹掉冰冰,胡珍珍來的時候,我能將她們一網打荊

但是,這個想起來是簡單,但真要做,很難,要怎麼做呢?

不管了,先去拍一張胡珍珍的照片,然後給麗麗看看,她是不是認識胡珍珍。

我拿著那個賀蘭婷給我的針孔攝像機手錶,戴在手腕上,然後去了監區。

到了監區后,我讓徐男去把胡珍珍叫來。

胡珍珍去了,來之前,我打開了針孔攝像機的錄像功能。

不一會兒,胡珍珍來了。

進來后,我已經在拍攝她了。

胡珍珍進來后問我:「找我什麼事?」

我說:「沒事,就找你聊聊。我聽說,你很能打啊,經常把其他女犯打得滿地找牙。惹你的好像都沒什麼好下常」

胡珍珍說道:「是她們活該。我沒去惹她們。」

我說:「這是你們的規矩吧,似乎是先來的就是資格老的。」

胡珍珍輕蔑的笑了一下說:「規矩?規矩是誰定的?這是強者制定的規矩,她們如果厲害,她們就是規矩。這跟誰先來誰後到無關,跟力量有關。我能打,打趴她們,我就是規矩。」

我呵呵笑了一下,說:「口氣很大啊,只不過,你惹的還不是惹到不該惹的人。如果惹到不該惹的人,你也沒什麼力量。團結才是力量。」

胡珍珍說道:「我說過,不是我惹她們,是她們惹我。團結才是力量?難道我只是我自己嗎?」

她這話,暴露了她在這裡絕對不是一個人。

我想到,彩姐旗下黑衣幫,那麼大一個幫派,又怎麼沒有女的,而在監獄里,又怎麼沒有她的人?

我問道:「這麼說,你在這

里有人脈?」

她說:「這你管不了。不過張隊長,你管的監區,垃圾人渣也太多了,有些不自量力的傻瓜,想要整我,這不是以卵擊石嗎?」

我看著她自信而又輕蔑的樣子,說:「是嗎?確實有些女犯不懂事,不自量力,跟你打的確以卵擊石,因為你會功夫啊,武功啊,你厲害埃」

她說:「我指的是你。」

我說道:「什麼意思?指的是我?我和你斗,以卵擊石?」

她嘲笑我道:「你又算個什麼東西。對我頤指氣使的,你還不配。如果在外面,你這種小玩意,我一腳早就踢死你1

她在威脅我。

恐嚇我。

在向我shi威,她好囂張。

我點點頭,說道:「口氣很大啊胡珍珍。」

她走過來,如閃電速度般凌空一腳,從上往下,直接把我的辦公桌劈成兩半。

我日。

我驚愕了好久。

這他嗎的要是踢在人身上,那不要死了!

胡珍珍說道:「別沒事就拉著我來威脅我!我如果想讓你死,你還真活不了1

看著這劈開兩半的辦公桌,我說道:「不錯,好功夫。我呢找你來也沒啥,就是問問你為什麼老是打別人而已。你不要介意。如果真是她們惹你,那你用力打,別打死打殘就好。」

這傢伙,我靠,戰鬥力指數爆表,別說什麼我啊朱麗花什麼的,估計只能那個特警的教官來才能和她一對一幹掉她。

太強悍了。

一個女人竟然把自身的力量速度,練到了這可怕的程度。

胡珍珍說道:「再見1

她轉身走人了。

這還是戴著手銬啊,一腳而已,踢爛了辦公桌,靠。

我就是設陷阱,也難以制服住這頭母老虎埃

徐男進來看到分開兩半的辦公桌,問我:「這是怎麼回事。」

我說:「胡珍珍一腳劈開,你信嗎?」

徐男問我:「真能劈開?」

我說:「太可怕了。」

徐男說:「這個女犯確實可怕。我給你換張辦公桌。」

難怪朱麗花對她忌憚三分,以前朱麗花和她打,還能各分秋色,現在?估計被打死。

不管她了,反正拿到了視頻照片就行了。

下班后,我出去了外面,然後拿著手錶,去了青年旅社,找數據線,導出視頻,然後截圖,最後拉到手機上發照片給麗麗看,問她認不認識這個女的。

幾分鐘后,麗麗給我回信息,她說這個女的是胡珍珍,也叫胡彤,是彩姐身邊一個得力幹將,近身女保鏢。麗麗還問我是不是懷疑她對彩姐不利。

我回複信息沒什麼,就是隨便查查。

好,這下我查出來了,胡珍珍就是彩姐的人,進去的目的,或許就是為了幹掉冰冰。

這我到底要如何設置一個陷阱,引著胡珍珍去對冰冰下手,而又順利輕鬆的卒珍呢?

想了一夜,想不出個所以然。

上班的時候,我辦公室電話響了。

賀蘭婷罵我道:「讓你給王莉做心理輔導救治,你為什麼要罵她1

我說道:「靠,這點破事她都捅到你那裡去了1

賀蘭婷說道:「我問你,為什麼要罵她1

我說:「我在,我在對她進行心理治療埃有時候,治療的辦法,要用猛火,當頭棒喝,讓她馬上回頭。」

賀蘭婷說:「亂扯!你要治不好,我拿你是問1

我急忙解釋說:「你知道我為什麼罵她么?那傢伙說,說我他媽的就是覺得花瓶比我姐姐和媽媽的生命還重要,你說她說

的是人話嗎?我氣不過就狠狠罵了一頓1

賀蘭婷說:「你明知道她心理有問題,還這麼罵1

她掛了電話。

靠,媽的王莉,通過了什麼途徑,那麼快就讓我罵她的事傳到了賀蘭婷的耳朵里了。

真是賤人。

我罵她怎麼了,我還想打她呢!

真想把她叫來揍她一頓。

坐下來好久,才壓下了火氣。

在巡視的時候,走到了禁閉室,禁閉室的一邊,是沒有監控的。

我突然靈光一現!

如果把冰冰關在禁閉室,然後讓胡珍珍她們得知,而且她們也知道這邊是監控死角的話,她們可能不可能過來對冰冰下手?

太有可能了!

以胡珍珍能飛檐走壁的本事,弄開這幾個鎖頭不是什麼難事,到了禁閉室,到時候我們把冰冰明裡說是放在這個禁閉室,實際上是關在旁邊禁閉室,如果胡珍珍帶人一來對冰冰下手,我們馬上關了禁閉室的門,關住她們,然後審問,全部都抓起來。

實際上,這不算是最好的辦法,最好的方法是利用冰冰做徹底的誘餌,讓冰冰被弄死,這樣我才能徹底抓了胡珍珍的犯罪證據。

就像用魚餌釣魚,魚餌是必定要犧牲的。

不過,我可沒那麼殘忍。

我想了好久,覺得這個辦法還是有一定的可行性的,就是不知道胡珍珍有沒有那麼快要對冰冰下手了。

不管她,先想辦法把冰冰弄進禁閉室再說。

只是,和冰冰商量,她一定不會配合的,唯一的辦法就是找茬找理由關了冰冰禁閉室才行。

我對徐男說了我的想法,徐男點頭同意,不過就是想要找冰冰的違反規定而被關進禁閉室的理由,很難。

我對徐男說道:「一般涉嫌到打架鬥毆的重大事件,才會被關禁閉,那就乾脆,找三四個女犯,對冰冰挑起矛盾,然後她們打起來后,我們全部抓了起來,再全部關禁閉室。」

徐男說:「那你讓薛明媚找人做就行了呀。」

我說:「這倒也可以。」

想一下,這完全可以讓薛明媚安排挑起事端打起來,然後我把她們全部關禁閉室就好了。

此計劃可行,但是還有一個問題,薛明媚如果不同意呢。

我讓徐男把計劃給薛明媚傳達了過去,我想,薛明媚會同意的。

果然,薛明媚聽到有人想害521,她還真是同意了這麼做。

那就好了。

朱麗花來找我了,我請她進了辦公室。

我給她倒茶,問她什麼事。

她問我道:「你查胡珍珍查到了什麼?」

我說:「如你所說,她就是胡彤,可是她進來這裡到底什麼目的,我暫時查不到。」

我不想那麼快告訴朱麗花胡珍珍的身份是黑衣幫老大的保鏢打手,進來這裡是為了做掉521

就算我告訴她,也沒用。

只會徒增她的多慮和危險而已。

知道這些事,對誰都沒好處。

朱麗花說道:「是吧,她是不是進來是對付我的?」

我說道:「怎麼可能對付你?對付你為什麼不在外面對付你,跑裡面來對付你?她腦子壞透了才想出這麼個餿主意。」

朱麗花想了想,說:「那她到底是為什麼進來?」

我說:「你別想那麼多,也許她是為了別人,為了別的目的。也許是真的犯罪被判刑。」

朱麗花否定道:「不可能,她一定另有目的1

我說:「那現在我們也不知道她到底什麼目的。好了別想那麼多了,我再讓人監視監視,打聽到什麼我跟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