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402章 救出被困的丹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2章 救出被困的丹陽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問:「你們對她做了什麼1

大雷說:「沒事,還沒做什麼。」

我說:「如果有事,我會殺了你1

大雷笑笑說:「先擔心你自己吧。」

他掛了電話。

我走到最裡面的倉庫,然後,推了門,門是鎖著的。

大門鎖著,小門也是鎖著。

我用力踢了幾腳,一會兒,有人給我開門了。

我進去。

裡面倉庫很大,發著霉味,而且,很黯淡的燈光。

臨時扯了幾條線亮著的燈光。

裡面七八個男的,看到我進來,紛紛站了起來。

我卻沒看到謝丹陽的身影,我急忙問:「她呢!我朋友呢1

有人回答道:「在後面。」

然後有人把謝丹陽拉了出來。

我問:「丹陽!你沒事吧1

謝丹陽被反綁雙手,哭著看著我,嘴裡被塞了一塊破布,有個傢伙說道:「嘿嘿,這個女人長得不錯,如果不是老闆不讓動,她,估計現在早就被我們怎麼的。你真是艷福不淺,有這麼個美女做女朋友,老天爺真是不公平。」

有人說道:「少講那些廢話,快點做事,辦完了趕緊走人。」

然後有個傢伙走出來對我說:「老闆要讓你斷一隻腳。還要打你個半死,別怪我們,只怪你得罪錯了對象。」

謝丹陽哭著直跺腳。

我後退幾步。

他們一起圍上來,我趕緊彎下身抓了一根木棍。

那群傢伙圍上來:「想反抗?你會被打得更慘1

我的棍子還沒揮舞,一人從後面放倒了我。

然後,一群人圍過來對我拳打腳踢。

我死死抱住頭,感受著全方位拳腳按摩。

這記不清第幾次被人圍毆了。

有人喊道:「把他的手掰開!老闆說讓他破點相1

然後兩個人上來要把我的手掰開,我死死抱住我的頭。

兩人掰不開,有人叫:「拿棍子來!先打斷他的腿1

我急忙縮腿,他們把我的腿用力拉直,然後有人舉腿,我大喊:「不要1

就在這千鈞一髮我即將殘廢的時候,有人撞開了那要踩斷我腿的人,那傢伙直接飛到旁邊。

我看,竟然是謝丹陽,被反綁著雙手和堵著嘴的她竟然不顧安危衝來救我。

撞開了那個人。

那傢伙一看是謝丹陽,氣不打一處,過來就給謝丹陽兩個嘴巴:「臭女人,等下讓你好看1

謝丹陽對我嗚嗚直叫搖頭,我喊道:「你不要管我了!跑啊!快點走1

那傢伙過來:「走?今天你們兩誰都走不了了1

碰的一聲,大門被撞開了,然後很多道很亮的手電筒強燈光照進來。

我們全都看過去。

打手們喊道:「媽的是警察!這小子真報警了1

有人喊:「老闆不是讓老牛他們看風嗎怎麼有警察來了也不說一聲1

有人喊:「媽的別說了,趕緊跑1

「這邊門外面被封死了1

打手們亂作一團,四處亂躥。

警察進來后喊道:「全都趴下!否則開槍1

打手們還要跑,只聽到兩聲清脆的槍聲,所有打手趴在了地上。

警察喊道:「手抱住頭1

打手們畏懼警察們手中的槍,不敢不從。

這是賀蘭婷叫人來的,一定是賀蘭婷。

謝丹陽趴在我身上,哭著。

我取下她嘴裡的布塊,說:「你的嘴裡還容納得真大埃」

她哭著發出了聲音,說:「我以為你死了。」

我說:「要是被那傢伙打斷腿,真是要半死了。謝謝你救了我。」

警察用槍指著我和謝丹陽:「都趴下!手放在頭

頂。」

這麼黯淡混亂的環境,他們可分別不出來誰是好人壞人。

我讓謝丹陽蹲下。

我手放在頭上,趴著,我說:「丹陽姐,還好你沒事,不然我就愧疚一輩子了。」

警察過來后,有個警察問我和謝丹陽:「你們叫什麼名字。」

我兩報了名字。

「起來吧。」

警察把謝丹陽被綁的手解開,我坐了起來,謝丹陽抱住了我。

謝丹陽哭著。

我給她擦了擦眼淚:「哭什麼,又不是死了。」

謝丹陽問我道:「疼嗎?」

我說:「挺疼。」

警察對後面人喊道:「帶他上救護車1

救護車都來了。

這些打手,全部被抓了,包括外面放風的兩個傢伙,只是,沒抓到大雷。

他很狡猾,打電話他在場,幹壞事的時候,他只指揮,不在現常

我被帶到了醫院進行檢查,謝丹陽也被進行檢查。

我全身都疼。

檢查后,擦藥,吃藥,躺下就睡著了。

醒來后,謝丹陽不在,不知道去了哪裡。

我有點餓。

還要自己找吃的?

門被推開了。

進來的就是謝丹陽。

她帶著打包回來的早餐,給我打開,像照顧自己丈夫一樣的照顧我。

喂我吃。

問我:「要是昨天被抓的是其他女人,你會不會去救?」

我說:「為什麼你們女人總是喜歡問一些假設的問題,然後來測試男人愛不愛自己?」

謝丹陽撒嬌說:「你說嘛你說嘛。」

我說:「我不說我不說1

謝丹陽說:「為什麼呢,不就是說嘛,我也不會生氣。」

我說:「我不知道。因為不是真的,假設的話,我不知道。當時我也不想去救你的,因為他們說不能報警,只能單獨去,而且告訴了我,去就一定弄我個半死。我心想,去了肯定會被打得半死,也許還會死。」

謝丹陽問我:「那你還去?」

我說道:「我怕你出事,想你。怕對不起你,也捨不得讓你受傷。」

謝丹陽甜蜜一笑:「騙子。」

我捏了一下她的臉蛋,說:「是吧,那你還信?」

謝丹陽說:「我才不相信。鬼才信。那個人說,你要報警,他還會對付你。怎麼我和你遇到都是這樣的事情。」

我說:「我們兩個在一起不行,在一起就會成剋星。」

謝丹陽關心的對我說:「你不如躲起來吧,我們不如一起躲起來,不然他還要做什麼我們都不知道。」

我問謝丹陽:「你想躲去哪裡?」

謝丹陽說:「我不知道,你去哪我就去哪,我賴定你了。」

我說:「哈哈,我去哪你就去哪,有意思。我去跳糞坑,你要不要一起。」

謝丹陽說:「我指的不是那個意思啦。」

我笑笑。

謝丹陽說道:「我覺得,他那麼有錢,還用這樣手段,你玩不過他。」

我說:「照你這麼說,躲起來就行了?」

謝丹陽喂我吃飯說:「總好過被他這麼玩。」

我說:「躲起來不是辦法埃」

不過,我也要想個法子對付那傢伙才行埃

我問謝丹陽:「你請假了?」

謝丹陽說:「請假了,也給你請假了。」

我說:「我沒必要請假,不就是一點傷,我都習慣了。不過呀,好在你在關鍵時刻,撞了那人一下,不然我腿都斷了1

然後我親了她的臉一下。

謝丹陽說:「你別動了,醫生說不要亂動,等下做檢查,沒事就可以出院了。」

我點點頭。

謝丹陽回家了一趟。

我無聊的拿著她給我買的雜誌翻著,外面下著雨,加上身上有傷,一動就有點痛,心情有點發霉。

門被推開了。

一個戴著大墨鏡的女人進來。

她取下眼鏡,看看我,問:「沒死吧。」

嘴巴比我還毒的人,除了賀蘭婷,還能是誰。

我說道:「謝謝記掛,活著很好,沒死成,讓你失望了。」

賀蘭婷坐在我身旁,說道:「是,挺希望你真就這麼死的。」

我說:「哈哈,是嗎?既然這麼想,還讓人去救我?」

她說:「因為你還有利用價值,還有,你欠我很多錢,還有,你花了我很多錢1

我說:「好吧,看來我這價值要是利用完了,就是該死的時候到了。」

賀蘭婷看看周圍,說:「很靜啊,和你平時風格不一樣,我還以為,你身邊會圍滿了各式各樣的女人照顧你。」

我說:「你不就是了?」

賀蘭婷說:「你想多了。」

我說道:「表姐,你這來看望病人,連個蘋果都不帶,你也太不懂禮貌了吧。」

她哦了一聲,然後拿出一個紅包,給我:「你是想要錢,還是想要蘋果?」

我欣喜的接過了紅包,說:「表姐你的禮貌實在學得太好了。」

一沓厚厚的,我打開看看,裡面估計有一萬塊。

我說道:「一萬。好高興啊表姐。」

她說:「沒那麼多,八千八。早日康復吧。」

我親了兩下紅包說:「謝謝表姐。」

這樣的上司,讓人不得不為她心甘情願辦事。

她說:「懶得買水果,也懶得挑眩給錢就行了,你說是吧?」

我說:「是的,雖然簡單粗暴,但是我很喜歡,以後請繼續用這個方式來羞辱我吧。」

賀蘭婷說:「你的情敵,被抓起來了。」

我問:「那些人供出他是幕後黑手了?」

賀蘭婷說道:「本來不說的,請監獄里的幾個獄警,用酷刑讓他們說了。直接抓了,再用酷刑,讓他全部招供。」

我無語了,然後一下后,說道:「這樣子,會不會太不好?」

監獄里有幾個很懂得針對囚犯下酷刑的獄警,各種想象不到的殘酷的折磨,讓人不會殘廢,不會死,但是疼得讓你不得不說實話。

賀蘭婷說:「對付非常之人,只能用非常之辦法。」

我問道:「然後呢?你要怎麼樣?讓檢察機關起訴他么?」

賀蘭婷說道:「這種垃圾,直接打得半死,然後扔精神病院折磨死得了。」

我說:「表姐,你也有那麼殘忍啊?」

賀蘭婷說:「他罪不至死對吧?」

我點頭,說:「是。他只是想弄斷我的腿,沒想弄死我。」

賀蘭婷說:「好,那就起訴,讓他受到法律正義的制裁。這樣可以嗎?」

她是在徵求我的意見嗎?

我鼓掌,說道:「可以可以,當然可以。」

賀蘭婷說:「你還真不怕死,昨晚要是他們晚到一點,你還活得了嗎?」

我說:「那沒辦法,我自己搞出來的禍事,連累到了人家謝丹陽,我總不能不去吧。」

賀蘭婷指了指自己的腦子,說:「做什麼事,先用腦子,再用武力。你是傻子嗎?你以為你去了,他們就不侵犯謝丹陽?」

我問道:「他們還要侵犯謝丹陽?」

賀蘭婷說:「對。」

我咬咬牙,罵道:「這群人渣1

然後又問:「那這群人渣,是什麼人,黑衣幫的打手嗎?」

賀蘭婷說:「大雷公司養的流氓,專門幫忙拆遷打人的。」

我說:「靠!一定要讓他們關個十年八年的。」

賀蘭婷說道:「我問你另外個事。」

我說道:「什麼事表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