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405章 幕後是否有人指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5章 幕後是否有人指使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想當初,康雪指導員,我們監區長,被我在賀蘭婷的幫助下把她們搞到了a監區,然後a監區的監區長和指導員調來了,調來后直接就把我弄去主持這些事。

我當時就苦苦拒絕,因為我知道,一旦出事,那意味著什麼。

一旦出事,老子就要背黑鍋的。

而我那時候跟賀蘭婷說,是賀蘭婷說放心去干,我才去做的。

先不評論賀蘭婷現在撈我的錢是不好還是好,反正她就是那樣的。

我該想的是,是不是康雪等人指使孟秋芬告我的。

因為孟秋芬之前就是我們監區的,很有可能就是康雪的人,哪怕不是,也很有可能被康雪收買告我,孟秋芬每天分錢,她都在場,告我的證據,容易,反正每天都看著記著,甚至有條件還能冒險拍照片或者視頻。

找到孟秋芬,老子非得折磨她一番,讓她跟我說到底誰是主謀不可。

居然離職了。

不行,我要去找她!

我讓徐男弄出她的資料,家庭地址,然後跟徐男說,下班後跟我去找她。

下班后,我和徐男打的到了孟秋芬的家庭地址。

她父母都是工人,在冶鍊廠這邊工作了幾十年了,這邊有他們的房子。

誰知到了冶鍊廠這邊一看,媽的冶鍊廠荒涼,人去樓空,路過這裡的人告訴我們說這個冶鍊廠已經不用五六年了,搬到了別的市。

我看著徐男:「只有這個資料?」

徐男說:「只有這個資料。」

我狠狠的踢了一腳路邊小樹:「他媽的1

孟秋芬這麼搞我,她有什麼好處?

沒有利益,誰會幹這麼得罪人的事情?

我讓徐男回去了,然後我去轉賬給了賀蘭婷。

打電話給賀蘭婷,告訴她我已經轉賬了五萬給她。

賀蘭婷說道:「哦。」

我問道:「那,什麼時候能把我這個事給解決?」

賀蘭婷說:「已經解決了埃」

我奇怪的問:「已經解決了?什麼意思?」

賀蘭婷說:「昨天我得知消息后,打電話讓人把資料給我,跟一些領導說這個張帆是我的內線,在幫我調查這些事,不讓他們插手來調查,就行了。」

我說道:「就這樣就行了?」

賀蘭婷說:「對埃」

我氣道:「那你為什麼還要搞我五萬塊!還說什麼幫我走關係1

賀蘭婷說:「我想買個包包,不想自己掏錢。」

我氣著罵道:「你這不是落井下石嗎1

賀蘭婷說道:「別那麼生氣,相比起來,你現在該高興才是。」

我說:「呸,我高興個屁!你說如果我給你打錢,你就告訴我一件好事,就這個嗎?」

賀蘭婷說:「對埃」

我氣得掛了電話。

媽的,怎麼會這麼無恥。

不過還好,好在我沒事了,我可以放心的繼續去玩樂喝酒。

就是一下子間讓她整了我五萬塊,心中難免憤憤不爽。

手機剛放回口袋,響了起來。

我拿出來看,還是賀蘭婷,我沒好氣問道:「還有什麼事快說1

她說:「很生氣?」

我說:「是心疼我的錢。你明知道我很窮,還這麼對我。」

賀蘭婷說道:「哦。告訴你另外一件好事。」

我問道:「什麼好事?難道把錢還給我嗎?」

她說道:「你的情敵已經被有關部門批捕。你無憂了。」

我高興了一下,大雷這傢伙,自以為有錢,整天要搞死我,這下好了,有錢的也玩不過賀蘭婷這樣有背景的,真是活該。

不是他也是不作不死。

我說道:「那廝就該被判個七八年的!媽的想到我還不能揍他一頓,我心裡還是不爽。」

賀蘭婷說道:「放心,他會有該得到的懲罰。你沒事了。」

我說:「沒事才怪,自從替你幹活辦事,我每天就在不停的得罪人,這裡冒出一個綁架我打我砸我東西,那邊又冒出一個告我的,然後過幾天又出來幾個圍著要我殘廢的。唉,這份工作,比打仗還要緊。」

她不聽我廢話,掛了電話。

我拿著手機,看看,然後自言自語說道:「真沒禮貌。」

第二天,我找了朱麗花。

我問朱麗花:「你為什麼知道有人要告我?」

朱麗花問我:「有人告你了嗎?」

看來,我被人告這個事,完全的被賀蘭婷壓下來,監獄里沒人知道這個事。

估計如果是康雪指使的孟秋芬告我,也想不到賀蘭婷如此輕而易舉的把這事給壓住了。

問題是,康雪難道不知道賀蘭婷手大能遮天嗎?為何還要想出如此計策對付我?她完全會想到,賀蘭婷背景一定很深,那她這麼整我一出,沒必要啊,完全是沒用,無效攻擊,楊白勞。

我說道:「告了,媽的,還告到了紀檢和管理局那邊。真惱火,差點沒整死我。」

朱麗花問:「那怎麼沒整死你?怎麼沒人來查?」

我說道:「我靠花姐,你沒搞錯?你就想我死了是吧?」

朱麗花說道:「人做了什麼事,都有報應的,你的報應是遲早而已。如果現在報應來得早,你或許懲罰輕一點,別等到將來,被無期徒刑。」

我呸呸呸說:「你能不能講點好聽的?咱們好歹是朋友一常」

朱麗花說:「我說過,永遠不會跟你這樣人做朋友。」

我點了點頭,說:「好,很好,不做就不做。那我們可以合作吧?那我們可以討論剛才的那個問題嗎?」

朱麗花說:「健康積極向上的,可以合作,傷天害理道德敗壞違反法律紀律,我不會合作。」

我問道:「那我想問你,究竟你是如何得知有人要告我的?」

朱麗花說道:「這算健康向上的話題嗎?」

我說:「怎麼不算?我靠人家背後捅我,不論是真是假,都是小人行為。」

朱麗花說:「你本來就違紀,她告你用的是實名,怎麼是小人呢?」

我說道:「好,看來你是要保護告我的人了。你和她一起的?還是你覺得她這樣做很好呢?」

朱麗花說道:「我不是和她一起,我覺得她這樣做很好,可惜沒有把你弄倒。」

我威脅朱麗花道:「你可以不說,但是我告訴你,從今天晚上下班開始,我會像以前一樣,賴定你,天天跟著你屁股後面,告訴所有人你是我女朋友1

朱麗花說道:「無聊。」

我說:「我就無聊。我會追到你家裡去。」

朱麗花說道:「隨便你。別被打死了。」

想到她那個極度能打的男朋友,我還是有點顧慮的,要是跟著跟著,被她男朋友跳出來,三招兩式的,真會被打半死。

我說:「那這樣吧,我告訴你胡珍珍進來監獄的秘密,我已經查到了,然後作為交換條件,你告訴我是誰向你透露孟秋芬要告我狀好吧。」

朱麗花忙問道:「胡珍珍進來做什麼來的?是針對我嗎1

我說:「作為交換條件,麻煩你先了卻我這樁心愿,ok?」

朱麗花說:「可以1

多麼爽快。

她帶著我,去了她們部門。

然後找了她的一個同事。

朱麗花把她的同事帶出來,說:「這是董春,她告訴我的。這是b監區的張帆。」

董春問我道:「你就是我們監獄唯一的那個男的吧。」

我說:「是的,我是男的。你沒看錯。」

她笑了。

朱麗花說道:「董春你別跟他說那麼多話,這個人道貌岸然披著羊皮的狼。」

我說道:「有你這麼介紹人的?董春,沒事,是花姐還沒有徹底了解我。哎董春,我來找你是找你問一點事,你對花姐說說孟秋芬要告我。你怎麼知道的?」

董春說:「那天去巡視,到了你們監區,無意中在監室走廊門后聽到的。聽到她和別的獄警說,她要去告你。」

我急忙問:「她和誰說的?」

董春說:「那個女的,好像姓沈還是姓陳?」

我忙問:「長什麼樣,編號?」

董春說了尾號。

我馬上知道,是沈月。

我靠,沈月!

孟秋芬和沈月說的這些事,沈月知道她要去告我,卻不和我說!

沈月安的什麼心?

等會兒我一定去找她問清楚。

我又問:「那你還聽到什麼?」

董春說:「就聽到這幾句。」

我對她道謝,然後轉身就走。

朱麗花急忙拉住我,問道:「你答應和我交換的呢1

我說道:「那你等我去問完沈月那傢伙先可以嗎?」

朱麗花道:「不行1

我只好告訴她,胡珍珍是為了幹掉冰冰而來,她是被別人雇傭為了打手,因為冰冰手拿著關於那個僱主的犯法證據。

我沒有說是什麼黑衣幫什麼彩姐,只說是僱主,僱主是做犯法的。

朱麗花說道:「那我明白了。」

我說:「所以我現在想著設個圈套,讓胡珍珍跳進來。你有空幫我想想埃我走了,去找沈月去了。」

我去找了沈月。

我和沈月出來了外面放風常

我點了一支煙,吸了一口,說道:「我想問你一點事。」

沈月說道:「張隊長,我知道你想問什麼。」

她有點欲言又止。

她是我的屬下,一直和徐男跟著我,不敢說忠心耿耿吧,至少也不會想到有一天她會知道別人告我也不跟我說。

我說道:「不敢說,是吧?還是不好意思說,沒臉說。」

沈月說道:「其實我想過要把這件事和你說的。」

我說:「對,只是想過,但是你沒說。你是要眼睜睜看著我死啊1

我有些生氣。

平日我待她不薄,遇到我有危險,她卻不通知一聲。

沈月說道:「對不起。」

我盯著她看了好久,然後問:「就這句話?就一句對不起?沒了?」

沈月說道:「沒了。」

我問:「能告訴我為什麼嗎?為什麼不和我說?你是不敢,害怕,是嗎?」

沈月說:「不是。」

我說:「還是你知道什麼內幕,你怕別人找你麻煩。」

沈月過了一會兒,說道:「她是我好朋友。如果告訴你,就是對朋友不義,不告訴你,就是對你不忠。」

我說道:「你知道埃那你寧願選擇不忠了,是吧1

沈月說:「我勸過她,她沒聽,她堅持要告你。」

我說道:「哦,說吧,我想知道為什麼。是她被人指使,要挾,威脅,或者別人給她利益去干,是嗎?」

沈月說道:「實際上孟秋芬她猶豫了很久,沒人指使她。是她自己想要這麼做。」

我問道:「她想這麼做?為什麼1

沈月說道:「以前你沒給她名額分配,就是選拔演員的時候,她對你已經懷恨在心。」

我說:「對,我是沒有給她,就這樣,就去告我?」

沈月說:「還有別的方面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