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406章 因嫉妒而告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6章 因嫉妒而告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別的方面的原因。

我好奇的問:「你說。是什麼原因。」

沈月說道:「她一直很嫉妒你,恨你。」

我問道:「你說什麼?她嫉妒我?她嫉妒我什麼呢?我也沒搶她男朋友1

沈月說:「以前負責分配任務的,是孟秋芬。後來你來了,基本上有這樣的好事,都是你來做了。她心理不平衡。再後面,你又可以去分錢,她就心理更不平衡了。」

我說:「嫉妒,對吧?嫉妒真是人類第一大劣根性埃」

沒想到,孟秋芬告我,沒多大的陰謀,就是她自己而已,她自己嫉妒我,就去告我,僅此而已。

這人也太沒水平了。

我問沈月道:「那她為什麼不繼續做下去了?」

沈月說:「相親了一個男的,男的說結婚可以,但不能在監獄工作。她只能離職,重新找工作。」

我笑笑。

沈月說道:「隊長,對不起。」

我說道:「沒事了,不過,還好我沒事,我有事估計可能就恨你了。」

沈月對我無奈笑笑。

我說:「開你玩笑的。真的沒事,去忙吧。」

監區長找了我。

我們的監區長找了我。

我們的監區長,不像以前那個監區長,那個以前的監區長從沒找過我,找我的都是康指導,康指導員比監區長還厲害,管的事還多。

而我現在,只能監區長找我,指導員都懶得理我了。

我以為她找我有什麼要緊的事,誰知一過去,監區長都不說話,直接把出勤表扔給我看,我看了一下,我自己上個月的出勤表,請假,遲到,什麼都有。

我看完后,尷尬的說道:「是啊監區長,上個月的確是有點事要忙。然後,就這樣了。」

監區長說道:「那這個月呢?這個月開始才沒幾天,你不一樣遲到?」

我沒說話。

監區長有點發火:「我來這裡沒多久,去開會被點名的都是我們監區!都是出勤的問題!你們到底在想什麼!知道為什麼我只找你,不找別人嗎1

我搖頭。

監區長說道:「因為你是隊長!她們是獄警,是管教!你是她們的領導,你給她們一個最差的表率!從今開始,我覺得你最好別出去,每次回來都遲到1

我想,我不出去怎麼行啊,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辦埃

我笑嘻嘻說道:「監區長,其實吧,在監獄里,太無聊了,我就出去,可是你也知道外面的交通狀況很差埃然後就遲到什麼的。」

監區長問:「那請假呢?我知道有人幫著你護著你,你有什麼,讓上面一個電話打來就算請假了,你都不用出面了。對吧。」

她說的是我前兩天我被毆打受傷,然後謝丹陽找人幫我請假的事。

我說道:「有時候是有一點點意外的事情了。」

監區長說:「這個月有意外的事情,上個月也有好幾天意外的事情。你看看你這兩個月哪個月沒有意外的事情?你自己看看我們b監區的出勤表,最差的,就是你!每次我都再三重申,還是改不了,都是因為你們領導的不當一回事,做了最差的表率帶頭作用!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就是說你這樣的1

被罵了一頓狗血淋頭。

媽的,不讓我出去監獄外面,那怎麼行呢,唉,想辦法用點錢或者什麼的收買了她成了。

被罵一頓后,監區長打算限制我出行的自由,打算讓我一個星期只能出去兩次,這還怎麼行,老子還要出去幹活。

我回到辦公室,我就找來了徐男,叮囑徐男,以後分到我的那份錢,每天都多孝敬監區長一點,而且一定要讓她知道。

但這也沒用,監區的出勤什麼的評分落後,監

區長都是被扣工資的。

我得想個像樣的辦法埃

媽的,乾脆讓賀蘭婷取消這條制度,搞什麼評分制度啊,搞衛生安全這些方面就行了,搞什麼出勤啊靠。

下班后,我立馬跑出監獄外頭。

我想給監區長買幾條煙,孝敬一下,好讓她對我繼續寬大管理。

買煙票就好。

弄了十條中華煙煙票,我也夠下了血本。

然後去了青年旅社。

手機有好幾個未接來電,都是夏拉的。

我給夏拉回復了電話,夏拉說有事要當面找我談,急事。

我急忙問是什麼事。

夏拉說道:「我感覺有人在監視我,跟蹤我1

我心一驚,說道:「不會吧?有人監視你,跟蹤你?你發現了嗎?」

夏拉說道:「我每次回去出租屋,都好像有人躲著在看我!我好害怕。」

我想,是不是大雷那廝心有不甘,想要找人監視夏拉,目的是找到我,然後幹掉我埃或者是跟蹤夏拉,也就是像彩姐那樣跟蹤謝丹陽,目的也是我埃

我說:「這樣子,我們要確定,你呢,等下照樣回家。不過呢,我先過去,過去了后,你下班照回家,我遠遠跟著你,看你身後是不是真有人跟著。」

夏拉說道:「可是我害怕,昨晚我都不敢回去睡覺。昨晚我在朋友家睡的。是不是我表姐想要找人殺了我啊1

我說:「我們現在懷疑也是亂懷疑,等會兒我先過去,然後看看是不是真有再說。」

夏拉答應了。

我過去了夏拉的公司,天快黑了,夏拉下來后,和我電話聯繫,我說我已經躲在了一個好地方,讓她下班了照樣回家。

夏拉答應。

夏拉下了樓,然後出了辦公樓,出了門口后,就往家裡方向回去。

我遠遠看著,確定是夏拉。

然後我遠遠跟著,四處小心謹慎的仔細的看了一下,沒人跟著埃

等夏拉消失在街角,我才繼續過去,跟著。

也沒發現有人跟著。

夏拉是不是多想了。

夏拉給我打電話,問我看到嗎。

我說沒有,讓她繼續回去。

在小區里,夏拉開門進去,我在小區大門外,觀察了一番,然後進去。

等到夏拉穿過小區,在小區中央那熱鬧的一群小孩子老人和帶孩子的父母中間,有個坐在長椅上的青年男子明顯和他人不同。

他是看起來是等人的,而且當他看到夏拉出現,目不轉睛的看著夏拉。

當然,我只不過是懷疑他。或許他只不過來等別人,看到夏拉漂亮,就多看夏拉幾眼。

我就站在了一棵樹的後面,看著那個男的。

夏拉走過去之後,那個男的也走過去了。

難道真是他!

然後,夏拉開門進了樓棟,那個男的就坐在了樓棟外面不遠處的一個石凳上。

他就看著夏拉。

我還是懷疑,我不敢確定是不是。

夏拉回去后,給我打電話,問道:「你看有沒有人跟蹤我?」

我說:「沒有,沒有發現可疑的人。」

夏拉說:「可是我每次回來,特別是晚上,總覺得走廊這些地方,有人看著我,因為我聽到了聲響,經常的!你來陪我好不好1

我說:「夏拉你別害怕,這樣子,既然你覺得不安全,那我們去開房好了。你先出來,隨便走出外面,隨便走,我繼續遠遠跟著,如果真的有人跟蹤你監視你,也許他現在就在走廊過道,或許等你出來了,他就繼續跟著你也不定。」

夏拉有點哭的語調:「你不要嚇我,我好害怕1

我說道:「別怕夏拉,你下來,我就在外面的。你先出來,隨便往外走,我繼續遠遠跟著,看是不是有人跟著你。」

夏拉說:「那我現在就下去。」

我掛了電話。

我看著那個男的。

夏拉下來后,疾走,她是真的感到害怕了。

果然,那個男的盯著夏拉。

如果是看美女,不是這麼看的。

夏拉走出外面,他跟著走出去。

夏拉懷疑沒錯,真有人跟蹤她。

但我不知道他是誰,為什麼要跟蹤夏拉。

康雪,彩姐,大雷,都有可能。

當我遠遠跟著時,發現這個男的不跟了,他閃到了別的路上,可是,遠遠的我卻又看到有個穿著跟剛才那個男的差不多的跟著夏拉,都是運動鞋牛仔褲運動t恤。

媽的,看來是一夥的!

為了不暴露目標,狡猾的他們還互換人輪流跟蹤。

我不會暴露了吧?

我只能遠遠跟著了。

夏拉給我打了電話,問我她要走去哪裡。

我說道:「這樣子吧,你繼續往公園方向走,我繼續跟著,我估計你身後有個人跟著,可能真的是跟蹤你。」

夏拉大吃一驚:「啊!真的有嗎1

我說:「我也只是懷疑,所以你繼續走。如果他跟著你到公園,那真的是跟蹤你了。你盡量往人多的地方走。不要走人少的地方。」

夏拉說好。

夏拉繼續往前,我遠遠跟著。

接著,到了公園門口,公園門口是個大廣場,我見那傢伙還真是跟著夏拉了。

我給夏拉發信息,讓她找個長凳坐下,夏拉找了個長凳坐下。

接著,那個運動t恤的也找了個地方坐下,然後他掏出手機打電話。

我急忙找個大樹後面躲著。

我心想,我應該把那個傢伙抓起來,然後暴打一頓,接著逼他說出為何跟蹤夏拉,他到底是誰的人。

如果是彩姐和康雪找的人,應該是黑衣幫的,這兩傢伙運動t恤,頭髮也不像是黑衣幫的人。

我給了王達打電話,讓他找七八個人過來,我說有兩三個傢伙老是騷擾跟蹤我一個女朋友,我想要揍他們一頓。

王達說道:「媽的女朋友多也是個煩心事。」

我急道:「少廢話,老子急得很呢,在這裡等著揍他們,你到底來不來啊1

天已經黑下來了。

王達說道:「去啊,當然去啊,你現在是我的爺,我哪敢不去。在公園是吧?很快到。」

天黑下來后,好多人離開公園門口。

夏拉焦急的發信息問我:你在哪,天黑下來了,我好怕。

我回複信息:快點好嗎。

正等著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很多人的小跑過來的聲音。

我趕緊蹲在了大叔後邊。

偷偷往外看。

十幾個年輕人,小跑往前:「就在前面!前面1

媽的這不會是剛才那個運動衣搬來的人馬吧,我靠那麼多人埃

可也不會啊,他現在搬來人馬乾嘛啊,要打夏拉不至於那麼多人。

十幾個年輕人看上去都是小混混打扮,他們跑到公園門口對面后,穿過馬路,然後衝過去一家網吧門口,和網吧門口的另一批人打了起來。

不知道是為了搶女人還是搶地盤,或者是互相賭氣打了群架。

靠。

亂成了一團。

接著,警車來了。

那幫人跑的跑逃的逃。

我看過去,跟蹤夏拉的那個傢伙,坐在公園門口的路燈下石凳上,只看著夏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