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407章 為什麼要跟蹤他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7章 為什麼要跟蹤他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他也不靠近夏拉,到底想從夏拉身上得到什麼?

難道他的目的是我嗎?

跟蹤夏拉,就是為了抓到我?

很有可能。

這裡讓一群小混混打了架,有很多警察,不好下手了。

我給王達發信息,讓他把人帶到公園裡面去,而且不要從正門進去,而是從側門進去。

公園晚上還是會開放的,有燈光,很漂亮。

王達回複信息:我已經到了,那我從側門進去,找個地方埋伏好,你把人帶進來。

我回複信息:ok。

幾分鐘后,夏拉又給我發信息:好多蚊子。

我回復:很快就好。

又過了兩分鐘,王達回複信息:好了,我們在紅心湖邊的紅心涼亭,這裡沒人,把他帶過來吧。

我回復:好。

我給夏拉發信息,讓夏拉進去公園,帶著那傢伙到紅心涼亭。

夏拉站了起來,然後走進了公園,那個男的也站了起來,跟著進了去。

夏拉帶著他,東拐西彎的走到了公園裡紅心湖邊。

那裡燈光紅黃藍綠紫,看起來挺不錯埃

這個點也沒什麼人。

等到了紅心亭,夏拉站住了。

我看過去,咦,沒人啊?

正想要給王達打電話,只見紅心亭不遠處那個跟蹤夏拉的男的身旁花叢中,跳出來七八個人,七手八腳制服了那個傢伙。

是王達他們。

我趕緊跑過去。

我看著王達,說道:「媽的,兄弟,又要麻煩你了。」

王達說:「這沒什麼1

我仔細看了這跟蹤夏拉的傢伙,看他這穿著,跟之前揍我的綁架謝丹陽的大雷請來的那幫人,一個系列的。

我說:「把這傢伙的手機給我弄來先1

我拿了跟蹤夏拉的那傢伙的手機。

這時候,夏拉看到我就跑了過來,抱住了我。

我沒空理她,看著手機,逼著那傢伙解鎖,看著手機信息,他沒發信息,手機也沒有qq和微信功能。

都在通話記錄了,他是和他的隊友用的打電話的方式。

我逼著他說道:「打電話給你朋友!剛才跟蹤這個女的那個,騙他來這裡!否則,打死你1

他死死盯著我。

我直接抬腳就踩,一腳踩在他臉上,頓時,他的鼻血冒出來,我兩個巴掌下去:「你信不信我踩斷你的腿1

我想到,大雷曾讓這幫狗腿要打斷我的腿,這幫狗腿還下手了。

我舉起腳:「你打不打1

他急忙出聲:「我打我打1

我按了號碼,最近通訊記錄的第一個號碼,然後放在他耳邊威脅說:「耍花招,我打斷你兩條腿。」

他急忙唯唯諾諾給那邊人說道:「蟹黃,我是蛋撻。我已經看到了那個女的和那個男的約會,你趕緊過來,我的手機拍照功能壞了!公園裡紅心湖紅心涼亭。」

那邊那個叫蛋撻的說道:「馬上到馬上到1

然後那邊掛了電話。

我說道:「行啊蟹黃?蛋撻!你真名叫什麼1

他不肯說。

我直接抽出他的錢包,看身份證,是個九零后的小子。

叫謝東生。

我說:「叫謝東生埃」

他看看我,低下頭。

我說:「我們先埋伏起來,等那個蛋撻的到了之後,一起抓起來。」

然後幾個人把這個外號蟹黃的傢伙用他的運動鞋鞋帶綁了起來,接著,我們藏著到了樹叢後面。

夏拉緊緊抓住我的手臂:「我好怕。」

我說:「你怕個毛怕,咱們人那麼多你還怕?」

她死死拖著我的手。

沒過多久,最先那個我見在小區里跟蹤夏拉

的人出現了。

我跳了出去,王達幾個人也跳了出來,然後那個蛋撻在驚愕中,已經被我們抓了。

如之前那個蟹黃一樣,我們用鞋帶把他綁住了。

我上去一腳踢去,他嗷嗷叫了兩聲,我問道:「說!為什麼跟蹤這個女的1

這傢伙明顯心理素質不強,顫巍巍的說:「有人讓我們跟的。」

我問:「那你說啊1

他顫巍巍看著我:「不要殺我不要打我。」

我一巴掌扇過去:「到底說不說了1

他哭喪著臉,說:「是,是一個女的。」

女的!

果然是女的。

是彩姐,還是康雪!

我問道:「叫什麼的女的1

他說道:「她,是我們公司的老總的女兒。是她說讓我們來做的,會給我們錢。」

我奇怪了:「你們什麼公司?」

他說:「樂力公司。」

我說:「沒聽說過埃」

王達說道:「樂力,房地產公司,你沒聽過樂力嗎?」

我搖頭:「不知道埃」

王達說:「那樂力在這裡做的幸福花園,銀河花園,歡樂花園這些樓盤小區,聽過嗎?」

我說道:「我知道了!這些都是樂力做的啊?」

王達說:「跟蹤你的人很有錢埃為什麼要跟蹤你。」

我說道:「我不也在問嘛。」

我又踢了蛋撻一腳:「說不說!你們老總為什麼要跟蹤我1

他顫巍巍的說道:「是他的女兒要我們跟蹤這位女孩。」

我說:「對,為什麼跟蹤她1

他說:「就是跟蹤,看她和哪個男的約會。」

這時候,王達翻著之前抓的蟹黃的錢包,錢包里竟然有一張我的照片。

王達拿給我看。

打開手機手電筒,我看著這張照片,確實是我。

這是在哪裡拍的,怎麼那麼眼熟啊?

後面是柵欄,白色的欄杆,然後好像海邊,這個是很大的房間。

我靠我知道了,這是我在海邊富華酒店的時候。

這誰拍的?

那天我和安百井,金慧彬,林小玲一起去的。

看這裡,那時我好像和安百井在聊天,然後又和林小玲在聊天。

剛才蛋撻說是老總的女兒。

我問道:「你們老總的女兒,她叫林小玲對嗎1

蛋撻說道:「我不知道她叫什麼,我只知道她姓林。」

靠,果然是林小玲。

尼瑪。

林小玲幹嘛要跟蹤夏拉!

還說什麼跟蹤夏拉和誰約會。

我問王達:「開車來了嗎1

王達點頭。

我說道:「先把他們帶出去,帶到車上去,然後慢慢問,如果不說實話,扔進海里去餵魚。」

兩個傢伙急忙喊:「求求你們,不要啊,求你們!我們不敢了1

我踢了一腳:「讓你們喊1

一下子兩人不敢喊了,安靜了。

我們把這兩個傢伙帶上了王達他們開來的車。

讓人把車子開到偏僻的地方,開到了郊外的大圓山上。

上去后,把他們兩個拉下車來,拉下來后我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我搜出那個叫蛋撻的手機,問了手機屏幕密碼。

然後問他都拍到了什麼。

他說拍到了很多。

我拿出來看看。

照片。

都是夏拉的,上班的,回家的,回小區的。

我問蛋撻:「說!你們老總女兒讓你們拍這個幹什麼1

他說道:「我們,她,她就是讓我們拍她和別人約會,見面的照片。」

我翻了翻,指了指山下說道:「信不信不說實話把你們扔到下面去1

他們慌了,喊道:「我們哪敢不說實話啊,你放過我們吧,你要問什麼1

我想,最好不要讓夏拉知道林小玲,否則又是一堆麻煩。

我對夏拉說:「我要暴打他們一頓,你去車上去吧。」

夏拉搖著頭,我說道:「快去!別看了1

說著就踢了蛋撻一腳,蛋撻嗷嗷叫,夏拉回去了車上面。

我翻著蛋撻的手機,突然。

我愕然愣住,因為,我在他手機里,發現了彩姐的照片。

我急忙往後翻,是的,真的是彩姐,他們還跟蹤了彩姐,林小玲讓這幾個傢伙去跟蹤了彩姐。

看來,是在酒吧跟蹤去的多的,我問道:「你們還跟蹤了這個女人?跟蹤多久了1

蛋撻說道:「跟蹤了一個星期。後來差點被她的保鏢發現,我們就再也不敢跟蹤了。」

我急忙問:「怎麼差點發現的。」

蛋撻說,他們受到林小玲的指派,去跟蹤彩姐,跟蹤前面幾天都沒什麼問題,是在酒吧開始跟蹤的,每次彩姐都上了一輛黑色商務車走了,有一次他們開車跟著後面,去拍到了彩姐去原珊區的照片時,因為想拍彩姐和誰在車上見面約會,就靠近點,結果被敏銳的彩姐保鏢發現,徑直追過來,幸好他聰明,直接跑進公共女廁所翻牆跑了才脫身。

我翻了翻照片到後面,我看到,彩姐果然在車上和誰聊天。

我放大看,彩姐和康雪,對沒錯,是康雪!

彩姐果然和康雪在車上聊天。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戲劇性的是,我竟然是在林小玲找的人跟蹤彩姐的人身上得到的彩姐和康雪是一起的確鑿證據,看起來,康雪對彩姐是畢恭畢敬埃

媽的,彩姐是康雪的大姐大埃

我把這些有用的照片發到了自己手機上,我又問蛋撻:「你們老闆女兒有沒有跟你們說為什麼讓你們跟蹤這兩個女的?」

他們兩搖頭,都表示不知道,反正是老闆女兒給的任務給的錢,不做也不行,做了還有很多錢拿。

我又問:「還跟蹤了誰?」

他們回答就這兩人,我翻了翻照片,果然是就這兩人。

我也沒必要為難這兩個傢伙,就把他們的外面褲子衣服脫了沒收,然後鞋子沒收,然後收走他們的手機卡,然後給回他們手機和錢包,我們上車走了。

兩個傢伙穿著三點式,在山上被我們扔下了。

上車后,我心想,不對啊,即使是沒有卡,好像也能打報警電話吧。

算了不管他們了。

王達問我道:「到底怎麼了,誰派人跟蹤你們的。」

我說:「一個女的,估計是喜歡我,然後想知道我每天跟誰在一起約會,就想出這麼個爛招。」

王達說:「喲不錯啊,還有那麼執著極品的女子。」

我說:「介紹給你吧。」

王達拍手:「成啊1

我說:「跟你胡扯的,介紹給你,她還會害死我。對了,你拿去請兄弟們一頓飯,給大家一人一個紅包。不能出來白幫忙啊,一點意思。」

我塞了三千塊錢給王達。

王達急忙推了回來:「我這裡有1

我塞給他:「拿去1

他塞回來:「,拿來就不是兄弟,我自己有1

我只好收起了錢,問:「最近公司運作如何?」

王達說:「跟以前一樣。那欠那女的的錢,我們還是要還吧?」

我說:「看以後吧,如果以後公司混到千萬規模,不差錢,就還,沒錢,就不還。」

王達問我:「那沒事吧不還錢給她?」

我說:「沒關係。」

王達重重的用力錘了我一拳:「真有你的,你這混的才是人脈埃小白臉就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