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滅明>第592章 沙柳城專賣市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92章 沙柳城專賣市集

小說:滅明| 作者:藍盔十九| 類別:都市言情

大明崇禎十年三月,楊嗣昌終於來到京師,接任兵部尚書。

數日後,朱由檢召見的時候,他侃侃而談,「……天下大勢,好比人的身體,京師是頭腦,宣、薊諸鎮是肩臂,黃河以南、大江以北的中原之地是腹心……」

聽到「京師是頭腦」這句話,朱由檢大喜,京師是皇城所在,他正掌握著這個最重要的大腦,於是不住點頭。

楊嗣昌見皇上高興,心中暗喜,看來這段時間的準備,真對了皇上的心思,便繼續道:「如今形勢是烽火出現於肩臂之外,乘之甚急;流寇禍亂於腹心之內,中之甚深。外患固然不可圖緩,內憂更不能忽視,因為它流毒於腹心,如果聽任『腹心流毒,臟腑潰癰,』精血日就枯乾……」

朱由檢欣喜異常,為何不早日召見文弱呢?他幾欲離座,「以文弱看,要如何根治這『腹心流毒,臟腑潰癰,』?」

楊嗣昌見已經吊起了朱由檢的興趣,方才提出「四正六隅、十面張網」的圍剿計劃,將流寇立為第一打擊目標。

這樣的目標,與朱由檢的心思完全一致,朱由檢大加讚賞,當場任命他為剿匪督師,總督天下所有的剿匪兵馬。

楊嗣昌見朱由檢高興,便提出要五省總督洪承疇、五省總理王家楨的配合。

朱由檢一口答應,「文弱節制所有剿賊兵馬,這兩人自然是要配合,朕給他們傳旨,一切以文弱的大局為重。」

「臣多謝皇上,」楊嗣昌拱拱手,「不過,據臣觀察,五省總理王家楨,不具統兵之才,留下他……將來肯定要壞事……」

朱由檢想了想,自從王家楨接任盧象升為五省總理,的確沒有多少佳訊傳回,便道:「依文弱看,那五省總理,由何人接任為宜?」

楊嗣昌道:「這兩年臣雖然在家丁憂,但無時無刻不關注局勢,只盼能為皇上分憂,據臣下觀測,兩廣總督熊文燦,為官清廉,更為重要的事,他統兵有方,連茫茫大海上的海盜,亦能以微小的代價予以殲滅……」

朱由檢想了想,熊文燦的確剿滅了廣東沿海的海賊,這樣的人物,自己怎的忘了?

幸好有文弱提醒!

他有些愧疚,卻還是保持著面上的平靜,「文弱之言甚是,朕立刻下旨,傳熊文燦接任五省總理,至於王家楨,就讓他巡撫河南吧,他對剿匪一事比較熟悉,平日也好幫襯些糧草。」

「皇上聖明1楊嗣昌要的是熊文燦,至於王家楨去哪任職,基本上與剿匪沒有什麼關係。

他忽地斂了喜色,臉上一片肅然,眯縫著雙目,卻是不說話。

「文弱還有何求?」朱由檢知道,他一定還有什麼需求,便道:「只要能滅了流寇……朕賜你尚方寶劍一口,五省的大小官員,一定會鼎力支持。」

「臣多謝皇上厚愛1楊嗣昌見朱由檢意會錯了,遲疑片刻,終是道:「皇上,原有剿匪之兵,多與流寇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讓他們剿匪,千難萬難,所以臣向皇上請示,增兵十二萬,其中步兵七萬四千人,馬兵三萬六千人,並增加餉銀二百八十萬兩……」

「十二萬……礙…二百八十萬?」朱由檢像是屁股被火燒,勃然起身,指著楊嗣昌的鼻子,「你……你……」卻是說不出話來。

增兵十二萬,問題不大,大明有的是兵源,現在到處都是饑民,就是募兵,也沒什麼難度,可是這二百八十萬餉銀……

戶部早已一貧如洗,上次韃子入塞,連勤王士兵的餉銀都發不出,這二百八十萬……難道他不知道體恤上情嗎?

楊嗣昌見朱由檢發怒,心中誠惶誠恐,不過話已經說出來了,若是改口,那便是欺君之罪!

他離開座椅,匍匐在朱由檢的面前,「皇上,請容臣一一稟來1

「說吧1朱由檢背過身,也不讓楊嗣昌起身,他只是勉強壓住自己的心火。

「皇上,這二百八十萬兩餉銀,乃是兩年的支出,每年是一百四十萬兩!士兵每人每月一兩,一年就是十二兩,十二萬士兵,每年就是一百四十四萬兩,臣這樣算,實際上還有四萬的虧空,士兵戰死了,就不用餉銀了……」

朱由檢在心中默默嘆口氣,以十二萬士兵計算,這些餉銀實在不算高,問題不是銀子太多,而是根本沒有銀子!

現在國庫完全空虛,讓他如何弄來兩百八十萬兩銀子?

大明的賦稅,基本上都填在遼東了,難道要裁減遼東軍的銀子?

不,絕對不能,如果裁減了遼東的銀子,一旦遼東發生變故,韃子越過山海關……朱由檢默默搖搖頭,不能,絕對不能!

楊嗣昌見朱由檢仍然在猶豫,便急中生智道:「皇上,臣在來京師的路上,已經合計好了,這些銀子,朝廷一文也不用出……」

「不要朝廷出?」朱由檢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轉過身,惡狠狠地盯著楊嗣昌,恨不得一腳踢出大殿外,你思慮好了,為何不早說?

「剿餉,」楊嗣昌道:「剿匪不僅是朝廷的事,也是百姓的事,沒有朝廷的大軍,百姓何來安定的生活?所以臣建議,在流寇出沒的北直隸、山西、陝西、河南、湖廣、四川等省,加收剿餉,總共二百八十萬兩,分兩年徵收……」

朱由檢大喜,銀子總算有了出處了,不過,他很快就皺起了眉頭,「這些省份,連著災荒、匪患,銀子怕是……」

楊嗣昌見朱由檢出現鬆動,心中大喜,忙道:「皇上,流寇肆虐數省,地方官難道沒有一點罪責?他們不能維護一方平安也就算了,如果連賦稅都無法徵收,還要他們做啥?」

朱由檢轉了愁容,雖然明知加賦不易,好歹這些難題轉嫁給了地方官員們,他們吃著皇家的俸祿,替皇家分憂,也是應當的,難道要自己做他們的奴婢?

他思索片刻,終於點點頭,道:「就依文弱的,文弱先起身吧1

………………………………………………………………

蘭州,李自成剛剛入了書房,何小米便趕來彙報:「大都督,虎騎兵和狼騎兵回來了,現在就在城外。」

「奧?」李自成笑道:「那就讓他們在城外駐紮吧,讓高一功和王俊卓進來1

「是,大都督1何小米出了書房,轉身去傳達命令。

高一功與王俊卓下了戰馬,邊走邊說著笑話,有何小米作陪,他們一路暢通無阻,進入大都督府,見了李自成,翻身便拜,「屬下叩見大都督1

「起身吧,你們遠道而來,不必多禮,看座1李自成又讓何小米奉上茶水,「看你們紅光滿面的樣子,這次收穫不小吧?」

王俊卓「啪」的一聲,猛地從座椅上起身,「報告大都督,狼騎兵這次北出狼山,除去路途的消耗,俘獲女人二百一十六人,三尺以下孩童三百六十五人,牛三百二十頭,樣二千五百四十六隻,大小戰馬四百八十匹,還有……還有白銀三百餘兩……」

「這麼多?」李自成心中一陣鄙視,連女人、孩童都是戰利品,也只有游牧部落的人才能做得出來,要想完全收服察哈爾部,還是任重道遠。

王俊卓站得很筆挺,像是接受檢閱似的,「大都督,這些財物,依照先前的約定,上交大都督府的,屬下一點也不敢少,」頓住話頭,左右看了看,方才壓低聲音道:「屬下這次出征狼山,得到一個角色美女,屬下和勇士們都要送給大都督……」

這算什麼事?

李自成看了眼高一功,他可是正牌小舅子,但他很快就釋然了,這個時代,別說高一功,就是他姐高桂英也無法阻止自己納妾。

不過,蒙古女人,除了娜木鐘,都是一身的羊肉膻味,又是水桶腰,雙手都環不過來,這樣的女人……他淡淡一笑,示意他坐下,「俊卓有心了,不過,女人就免了。」

「大都督,」王俊卓似乎有些失望,臉色變得灰白,咬了咬牙道:「屬下這次還得到一匹良馬,不僅看起來十分雄壯,腳力也很快,屬下的心意……希望大都督能收下……」

「良馬?良馬好呀1李自成拱起雙手,行了一禮,笑道:「多謝俊卓了1

「哪裡那裡,能為大都督效命,是屬下的榮幸1王俊卓這才轉憂為喜。

高一功也是彙報了這次出征的斬獲,雖然比狼騎兵稍稍差些,卻還是差不多的水平,主要是俘獲的孩子少,也許與高一功的性子有關。

上交天命都督府的那部分財物,兩人都已經準備好了,天命都督府只要派人接受便行,高一功要去看看望姐姐高桂英,王俊卓便獨自留在李自成的書房。

閑聊片刻,王俊卓露出羨慕的眼神,「大都督,這蘭州城,簡直像是傳說中的大明京師,貨物多,十分惹眼……」

這就跟京師比了?看來王俊卓應該沒有去過京師,李自成哈哈一笑,道:「俊卓是羨慕蘭州的富足?」

王俊卓恬著臉道:「還有寬闊的什麼大道,大都督,什麼時間也給沙柳城建一條這樣的大道,聽說雨雪天都不會泥濘……」

李自成心中一動,狼騎兵雖然歸了漢籍,但身上還流淌著蒙古人的血液,短時間內性子不會有多大的變化,但王俊卓似乎對漢人的物品、文化十分崇尚,上次在海南府,他的長子王鵬,就是在他的影響下,學會了漢話。

如果抓住這個機會……

對西寧,對青海省來說,沙柳城實在太過偏僻,如果讓狼騎兵遷往內地,也許能加快漢化,錯過了王俊卓,下一任狼騎兵的統領,會不會還是喜歡漢人的東西?

李自成沉思良久,方道:「俊卓,狼騎兵和他們的家眷,都是太喜歡牛羊,即便給你們這些好東西,恐怕你們也不會使用……」

「大都督,現在的沙柳城,都很嚮往漢人的東西,只是無錢購買……」

「真的?」

「真的,真的,屬下要是敢欺騙大都督,便會被天主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翻身……」

「既然如此,」李自成道:「本都督可以幫你將沙柳城建設得像蘭州城這樣富裕、美觀,不過,你要依本都督幾個條件。」

「大都督請說,無論是什麼,屬下都會答應1

「其一、學說漢話,特別是孩子,自小就要像王鵬那樣,學會了漢話,才可以和漢人通商,掙漢人的錢,購買漢人的貨物。」

「我們已經是漢人了,大都督放心,這次回去之後,屬下就會讓他們學說漢話,無論是勇士們,還是他們的孩子……」

李自成笑道:「對了,勇士們的婆姨,平日應該不忙,讓他們先學會了,也可以再傳授勇士們1

「大都督說得是1

「其二,你們每次出征,都會帶回不少牛羊、財物,牛羊多了也不好,就會需要大量的牧場,如果將多餘的牛羊賣給漢人,就可以換得銀錢,奧,天命都督府的治下,現在使用的是紙幣,就是這個,」李自成掏出一張一元的紙幣,向王俊卓揚了揚,「只要是這種紙幣,就可以在西寧、蘭州購買你們想要的任何貨物。」

「紙幣?」王俊卓將紙幣接過去,仔細看了看,似乎不慎明白。

「沒關係,如果不用紙幣,銀錢也可以,反正作用是一樣的,」李自成道:「只要你們將牛羊出售了,就會得到這種銀錢,然後再用銀錢購買任何你們想要的東西,就這麼簡單。」

「大都督……」王俊卓還是一副茫然的樣子。

李自成暗笑,在戰場上,王俊卓是把好手,但對於經濟學,恐怕就是睜眼瞎了,當下將物物交換的道理,詳細說個他聽,順便告訴他,在漢地上,大家不需要掠奪,想要什麼喜歡的物事,只要努力掙銀子,然後用銀子購買。

王俊卓連連點頭,不知道是否真正懂了。

懂不懂都沒關係,只要會用牛羊,甚至羊毛換錢就行,不過,李自成發現,除了牛羊,似乎他們也沒什麼東西可以去交換銀錢。

如果只靠這些牛羊,能換多少銀子?牛羊一旦買完了,蒙古人靠什麼生活?

如何給他們開發財源?

像漢人那樣,開家庭作坊,小旅店、小飯莊什麼的,肯定不行,但李自成很快想到了一點,就是人口!

狼騎兵每次出征,都會帶回來許多年輕的女人,女人越多,生的孩子就會越多,消耗的社會財物就越多,只要將這些女人充分利用起來……

要麼將這些女人納入人口市場,要麼將這些女人養起來,開一些小型的家庭勾欄,沖著「蒙古人」的名頭,或許生意還不錯!

李自成將這些想法說出來,王俊卓很是吃驚,「女人不就是生娃,還能賣錢?」

「這你就不知道了,」李自成用手比劃著元寶的模樣,道「你的手中,現在不是有二百一十六年輕的女人嗎?三十兩一個,你們可以去市集上試試1

「三十兩?抵得上一匹戰馬了……」王俊卓欣喜異常,隨即就是扳著手指計算銀兩的數量。

「六千四百八十兩1李自成脫口而出。

「六千四百八十兩?這麼多?」王俊卓的雙目,瞪得滾圓,幾乎要脫框而出,他這次出征,總共才掠得三百餘兩,沒想到女人還能賣到六千多兩,這簡直就是意外之財,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當然,這只是大致的價格,如果買的人多了,價格可能會上漲,反之,買的人少了,價格就會下跌,關鍵是要看女人的年齡、模樣,還有……」李自成無法向王俊卓解釋雛兒,便道:「還有她們是否生過娃、嫁過人……」

李自成並不擔心王俊卓他們會將西寧有限的資金吸引走,沙柳城也是屬於青海省,也跑不出外地,銀錢流通的次數越多,市場就會越活躍,賦稅也就越多,如果計算GDP,也會隨著增加。

「不需要三十兩,十兩就夠了……」王俊卓哪裡能將女人分成如此多的等級,能賣銀子,已經是天上掉下餡餅了,「大都督,還有這些孩子……」

「孩子恐怕不太好賣,奧,如果會漢話,女孩子也許能賣個好價錢,」李自成道:「俊卓在蘭州,明日不妨帶著他們去市集上看看,如果能賣掉,不但省去了糧食,還能得到白花花的銀子1

「那是,那是,」王俊卓恨不得立馬就帶著這些人口去市集,怎奈在大都督府耽擱了很長時間,現在恐怕不行了,「屬下明日就帶著他們去市集碰碰運氣1

「如果賣不掉也沒關係,先帶回沙柳城,暫時養在家中,」李自成倒是想到,將來在沙柳城、永固城開設專賣市集,加上牛羊、羊毛,市場發達了,光顧的漢人就會多起來,為了讓狼騎兵的家眷們早日融入漢人之中,他真是豁出去了,「將來漢人去沙柳城購買你們的貨物,你們可以讓這些女人陪#睡,也可以賺取少量銀子……」

「礙…還有這樣賺錢的……那屬下的家中尚有四名女人……」王俊卓馬上就盤算開了。

「這個,隨你的便,女人是你的,便由你做主,」李自成道:「當然,沙柳城的繁華,不可能一日而就,只要你們能抓住機會,沙柳城一定會繁華起來1

「屬下明白,屬下明白1王俊卓一疊連聲。

「還有一點需要當心,」李自成道:「在漢地上,都有嚴格的律法,如果違反律法,官府不但要處罰,甚至沒收貨物、抓捕犯人,所以,在出售人口、牛羊之前,須得先熟悉律法,而且,所有的買賣都是自願,不得強求,如果動不動就拔刀子,不但會被驅趕出城,而且再也不會有你和你做買賣1

「屬下明白,屬下明白1王俊卓恬著臉笑道:「狼騎兵的彎刀,永遠不會對著漢人兄弟1

「和氣方能生財1李自成笑道:「本都督好不容易給你們開闢了財路,你們自己千萬不要斷絕了。」

「不會,不會,」王俊卓笑道:「誰和銀子過不去呢?」

李自成點點頭,「最後一點,就是商稅,所有的漢人,包括你們在內,每次出手貨物,都必須向當地的官府納稅,十五稅一1

「納稅?」王俊卓眨巴著雙目,似乎不太情願,也許是擔心無法說服城內的百姓。

「這一條不可更改,」李自成凜然道:「官府要協助你們維持城內的秩序,天命都督府要保障你們不受外敵的入侵,你可以著人去蘭州城打聽打聽,百姓、商戶,有誰不照章納稅?」

王俊卓見李自成生氣了,忙拱手道:「大都督莫要生氣,都是屬下的錯,屬下不知道天命都督府的規矩1

「所以本都督剛才說過,你們要發財,得先學會天命都督府的律法。」

「屬下明白,大都督這是幫助屬下呢1

李自成點點頭,道:「你們這是第一次來蘭州出售人口,不用賣完了,只賣一日,然後將剩餘的人口帶回沙柳城,本都督會著人去幫助你們籌劃,讓所有的漢人都知道,要想購買奴婢,沙柳城有最好的,漢人去得多了,沙柳城也就繁華起來。」

「屬下明白,屬下明白,屬下一定將大都督派出的人手,當做貴人看待1

「總算是個明白人,」李自成笑道:「漢人對買賣一道,已經積累了數千年的經驗,有他們的幫助,必會事半功倍1

「屬下多謝大都督,大都督就是屬下的大汗,不,大都督就是天命汗……大都督……」王俊卓激動得語無倫次,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急得額頭上上都冒汗了。

「哈哈,」李自成用手遙遙地點著王俊卓的腦袋,笑道:「過段時間,我會著人去查看,如果沙柳城的市集,平日井然有序,常有買賣人光顧,我就會在沙柳城內,修築像蘭州的那種寬闊大道,保准雨雪天都沒有泥濘1

「屬下多謝大都督1王俊卓忙叩拜在地。

  • (快捷鍵:←)
  • 滅明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