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七十八章 拍賣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 拍賣會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靈山腳下,來來往往人流不息,非常的熱鬧,這樣表示星辰學院的繁華與昌盛。

有人聽到風聲在頭頂上出現,他抬頭看去,呆泄的目光高空飛下來的七人,失聲興奮道:

「快看,天外飛仙1

眾人呆泄,而後齊刷刷的看上去。

「不會吧,我們學院什麼時候來了那麼多騰空的強者,而且那麼年輕,竟然還有七個人,太可怕了,這是哪裡冒出來的高手1

一群人猛地抬頭看去,臉色驚變。

「砰砰砰…」

然而結果出乎他們的預料,七個高手

「噗噗」的摔在地上,差點把肉體砸爛,要不是他們是韻靈境界的人物,這一下都能摔成肉餅。

「咦,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掉下來了?」

有人驚愕,這七個人竟然這麼凄慘,這是高手風範?

「兄台,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從上面飛下來了?」

一個小胖子錯愕。

聞言,七人的臉色猙獰,不過變臉非常快,臉上的寒氣轉為笑容,笑了笑:

「沒事,意外意外,沒啥大事,我們在練一門合計陣法,出了些意外。」

要是剛才的事情說出去,還不被人笑掉大牙?活活輸了三千萬金幣啊,窮的都當褲衩了!

四周的人聽到這句話,皆是肅然,合計陣法太珍惜了,這些人必然是高手,估計是星辰學院不問世的奇才。

「你看看這風度,都摔成這樣了,依舊氣定閑神的走路。」

小胖子看著他們的背影,鄭重說道。

七人一個趔趄差點摔倒,狗屁的風度,明明被人扔下去了,一時間淚流滿面….

青永寧的臉色則是陰冷,和他同族的幾人沒多大事,只是輸了一點金幣而已。

可是他完了,剛才他給青族一個長輩借了二千萬金幣,現在全部都輸了,這可是三千萬,不是少數目。

「寧哥,這可如何是好?」

壯實少年凄慘無比,被打了也就算了,但是身上的積蓄都沒了,這簡直是奇恥大辱,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大虧。

「我會宰了他1

青永寧的面龐猙獰的都快扭曲,竭斯底里的低吼,眼睛都紅了,輸了三千萬金幣啊,要是傳出去,會被人笑掉大牙的。

「這事情暫時保密,千萬不能傳出去,我一定會讓他付出慘痛代價1

青永寧森冷無比,手臂上的青筋都在暴起,根本就想不通一個名不經傳的小人物,竟然敢設計陷害他,他這是在惹大禍!

「不錯,他攤上大事了,惹上大禍了,誰都救不了他1

壯實少年也是狠狠點頭:

「我們青族在青州誰敢招惹?這小子是自己找死1

「等著瞧吧,我的金幣可不是那麼好拿的1

青永寧獰笑,在心裡陰森森的說道:

「我倒,你能高興到什麼時候。」

此時三千萬金幣正安靜的躺在道陵手中,林詩詩眨巴著大眼睛,喜滋滋的拿走了五百萬金幣,嘿嘿笑道:

「賺大了,這些人竟然有這麼多金幣,都被贏來了。」

道陵也是嘿嘿一笑,這些金幣在一些強者手裡或許不算什麼,但是對於他就非常豐厚了,也算是一筆巨款。

「對了,聚寶閣好像有拍賣會,要不要過去看看,這些金幣應該能買到一些好東西呢。」

林詩詩挺翹的瓊鼻抽了抽,輕聲說道,眼眸流盼。

「我差點忘了,估計拍賣會都快開始了,我們快走吧。」

道陵點頭,二人往山下行走。

這次拍賣會非常熱鬧,聚寶閣深知道青州來了很多強者,把拍賣會的檔次又提升一分,不少強者都被邀請了,規格極高。

遠在青州城中心,一座宮闕豎立,莊嚴肅穆,牆壁上流光溢彩,泛著寶輝,這座宮闕的造價必然不菲。

宮闕四周人來人往,門口排起了一個長龍隊伍,這裡非常熱鬧,都是來參加拍賣大會的。

林詩詩和道陵走過來,二人看著長長的隊伍,臉色都有些黑,都沒想到都快開始拍賣,還有那麼多人在排隊。

「喔,人好多啊,能不能混進去呀,我不想排隊。」

林詩詩的眸子閃動,嘀咕道。

「混進去?」

道陵的心神一動,自己不是有供奉令牌嗎?這種令牌在聚寶閣應該有用,他看到有人用令牌直接就進去了,但是和供奉令牌有些不一樣,也想去試一試。

「咦,這不是詩詩小姐嗎?」

一聲驚異的聲音襲來,這是一個白衣青年快步走來,極具愛慕的目光盯著林詩詩的臉頰,驚喜道。

「武雨澤。」

林詩詩偏過頭看了他一眼,玉手微握。

「沒想到詩詩小姐還記得我的名字,我真是太榮幸了。」

聞言,武雨澤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沒想到自己在她眼裡留下那麼深刻的印象,便是滿臉驚喜說道:

「上次在劍州一別,差不多有一年了,我們真是有緣埃」

林詩詩秀氣的黛眉微蹙,說道:

「是啊,不過我們現在還有事,先不說了。」

武雨澤聽到『我們』的時候,內心微微一沉,目光看了一眼道陵,神色微微一愣,感覺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他?不過一時間也想不起來。

「應該是林家的人吧,估計是她的下人。」

他在心裡暗道一聲,就打了哈哈道:

「詩詩小姐是來參加拍賣會的吧?你看現在這麼多人排隊,我正好能帶你們直接進去,我們武殿還是有這個權利的。」

「武殿1

道陵的眸子微沉,他給林詩詩使了個眼色,後者的嘴角一撇,非常不情願的說道:

「那好吧,麻煩你了。」

「哈哈,不麻煩,這都是小事,小事而已,快請,快請1

武雨澤頗為豪爽一笑,就帶著他們往裡面走去,內心開始振奮起來。

武雨澤拿出一個令牌遞給守衛,他們就暢通無阻的走進去,引起四周人的羨慕。

「我有聚寶閣的貴賓令牌,在這裡還有個包廂,這是我自己的令牌。」

武雨澤還笑著解說,那意思就是不是靠著武殿威名,而是憑他自己的地位就能直接進來。

林詩詩微微點頭,有些嗔怪的眼神看了一眼道陵,非常不解跟著這個牛皮糖進來幹什麼。

這一絲目光非常隱晦的沒武雨澤撲捉到了,他的內心都是一冷,看來他們的關係沒那麼簡單。

以前在劍州的時候他就追求過林詩詩,可惜還沒等他下手對方就離開劍州,沒想到在這裡碰巧遇到了,武雨澤都感覺自己洪福齊天,可是卻遇上一個對手,讓他有些不爽。

不過他僅此而已,他也沒放在心上,這種對手還上不得檯面,表情更加熱切的帶著他們往裡面走去。

聚寶閣裡面非常寬大,這是一個環形建築物,下面是一個巨大空間,座椅上都坐滿了人,上面是三層的包廂。

武雨澤帶著他們來到第一層某個包廂裡面,這裡面足有一百多平方米,裡面有一些酒水擺放在桌面上,幾個氣質非凡的人物圍繞坐在一起談天論地。

「哎呀,雨澤兄你出去一趟,竟然帶著一個美女進來,艷福不淺啊,真是羨煞我了。」

一個神色輕佻的青年打趣說道,目光還多看了一眼林詩詩,眼睛有些發亮。

「天辰兄,這話可不要亂說,這是我朋友,你可要慎言。」

武雨澤一副動怒的樣子,板著臉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小弟真是口誤,先自罰一杯,雨澤兄萬萬不能責怪小弟。」

王天辰似笑非笑的說道。

道陵的眸光環顧在這幾個公子哥身上,不得不說幾人的修行都不弱,估計來頭都不校

「不知道妹妹是哪裡人呀?看起來非常面生。」

一個衣著華貴的貴女走來,笑著問道,目光看到道陵的時候微微一愣,感覺這個人有些眼熟。

「我星辰學院的。」

林詩詩淡笑回應,對她俯視的眼神有些不自在。

「原來是這樣。」

上官雨臉色的笑容收斂,就不再說話了,這種小地方的人還沒資格和自己認識。

隨後,貴女的神色頗為好奇的看著道陵說道:

「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你,你也是星辰學院的嘛?看著有些眼熟。」

道陵點頭,說道:

「我是星辰學院的,不過小姐認錯人了吧,我在星辰學院沒見過你。」

聞言,上官雨頗為不屑道:

「這種小學院我可沒興趣加入,我們仙塵院的,不過你們星辰學院的星辰殿堂還不錯,算得上一方寶地。」

「不錯,星辰殿堂乃是上古秘境,到時候武帝表兄都會過來。」

武雨澤連忙說道,臉上也不由得浮出一絲傲氣。

「到時候你一定幫我引薦引薦,都說武帝是人中龍鳳,雄姿一定很是神武。」

上官雨翹著嬌艷的紅唇,偏頭笑道。

「那是當然的,到時候一定給你們引薦,我估計他快來了1

武雨澤哈哈大笑,得意無比。

「我聽說武帝修行很高,現在估計站到一個非常可怕的層次吧?」

道陵插了句話。

武雨澤連連點頭,注意到是這個少年詢問的時候,他的內心有些不喜,不過也不妨礙他彰顯一番,神色得意說道:

「那是當然,武帝表兄的實力深不可測,在同輩還沒有遇到敵手,這次在星辰殿堂裡面肯定會大放異彩1

「聽說去年武帝就修出了造化七竅,我估計他現在的實力非常恐怖,在同境界不可能有人打敗他。」

上官雨眼中異彩漣漣。

看到一群吹捧武帝的人,道陵在心裡冷哼,他一歲那年被武殿奪走體內的聖體本源,造就出現在的武帝,有什麼值得稱讚的。

不過,他的強大是毋容置疑的,玄域第一,這個位置太高,太可怕了!

「我聽說小武道碑的第一被人壓下了,那個刻下道字的是誰啊?」

林詩詩不冷不熱道。

場面都是一靜,武雨澤的內心有些陰冷,上官雨的臉色付出一縷怒氣,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她有資格談論武帝嘛?

對象是他眼熱的女人,武雨澤也不好發怒,很快調整心態,微微笑道:

「這點不足為懼,那個刻下道字的人藏頭露尾,都不敢刻下真名,必然是怕了武帝,他雖然在鍛體境的捏造奇高,但是在韻靈境界武帝足以無敵1

「為何?」

道陵的眸子一閃,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但是武帝表兄曾經在這個境界,鎮壓一尊白虎神獸,這種神威是何等的絕艷埃」

武雨澤飛快說道:

「那個刻下道字的雖然強,但是韻靈境界和肉體全然不同,或許道在鍛體境有特殊的天賦,但是後面的境界全然不能同論。」

道陵的心頭一凜,武帝鎮壓白虎神獸,這消息應該是真實的。

白虎可是天地間最可怕的幾種神獸,而且主掌殺伐!

「說的不錯,武帝現在的高度不是道可以媲美的,這個世界的天才太多了,但是也容易夭折的,武帝已經領先太多了,道在他眼裡只是一個小輩。」

上官雨頻頻點頭。

「既然武帝這麼厲害,那是什麼樣的體質?難道是神體1

道陵一副狂熱的樣子。

林詩詩內心無語,也不知道他搞什麼,怎麼老是打聽武帝的消息,她雖然不是特別了解道陵,可是對他的做法非常奇怪,總感覺他在打什麼鬼主意。

四周人也想知道,武雨澤先是有些動怒這小子不懂規矩,這事情能隨便問嘛?不過好不容易顯擺一下,就一笑而之。

他沉思一會後,說道:

「很怪,這事情我是不可能知曉的,我只是見過武帝渾身充滿道火,有時候充滿無盡生命氣息。」

「難道是兩屬性的神體1

上官雨震驚,失聲道。

以上內容由新鮮網小說頻道全網搜索轉碼

您可以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