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一百五十四章 雙胞胎姐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 雙胞胎姐妹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readx 大峽谷裡面人聲鼎沸,喧嘩聲滔天,武帝以清淡描寫的姿態,至始至終都未曾主動攻擊,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自然。..

他的攻擊簡單,直接,但又不缺少強勢,給人一種別樣的姿態,但是毫無疑問,武帝的聲望再一次提升。

沉寂七年的武帝,開始初露鋒芒,這一切都表示,武帝已經成長起來,可以獨當一面了,要不然武殿絕不會讓武帝獨自出世。

而且他展現的實力,讓各族的奇才都看不出深淺,很難想象他的絕頂戰力是多少。

在這種場面下,三雙目光對視在一起,原先還平靜的雙目,開始掀起波瀾。

「好眼熟,我肯定在什麼地方遇到過她們。」道陵有些茫然的退走,不管她們是誰,可是和武殿站在一起,他還真擔心暴漏身份。

看到少年遠去,兩個女孩的手臂微微一顫,想抬起手,可以又放下了。

「姐姐,是小道哥哥嘛?我怎麼感覺這個人和他好像。」白雙雙的大眼睛微微泛紅,小手有些緊張的搓著衣角。

彼此小時候的一段相處的歲月,有時候總是非常難忘,特別是那件事情,讓她們記憶猶新。

「好像是…」白曉曉有些呆愣的喃喃自語:「我總是感覺小道哥哥不會輕易死的,總有一天我們會相遇,可是我們都長那麼大了,小道哥哥還會認識我們嘛?或許他已經忘記我們了..」

她們還依稀記得小時候的那段美好時光,雖然懵懵懂懂,但是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起,留下一段很美好的記憶,可是卻離別的太快,而且還是觸目驚心的離別,真的很難忘記。

「我們該怎麼辦?」白雙雙很認真的看著她,低聲道。

聞言,白曉曉沉默一會,搖頭道:「我不知道。」

「可是我想和小道哥哥說說話。」白雙雙眨了眨有些泛紅的大眼睛,很認真說道。

「我感覺還是不要,要是武殿知道小道哥哥還活著。」白曉曉也很認真的看著她說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嘛?」

「你說呢?」白雙雙攥著玉手道:「我們兩個本就心有靈犀,當初我們本來會被處死,可是因為心有靈犀救了我們,我真的很討厭這種天生的神通。」

在另一邊,武雨興當注意到快速走掉的少年,他的眸子中閃出寒氣,森冷一笑:「跑到倒是挺快的,不過你能跑出我的手掌心嗎?敢耍我,我會讓你付出慘痛代價的。」

距離這裡十幾裡外,是一片幽靜的山谷,這附近沒有人際,只有乾枯的草木。

道陵來到這裡,躍在一塊青石上,目光巡視遠方,安靜等待。

「他們到底有幾塊通靈神玉?」道陵咧了咧嘴,雙眸湧出期待之色。斷劍需要通靈神玉,只要有足夠的通靈神玉,這尊器物會越來越強。

斷劍和極品道器不同,他現在還很難發揮出極品道器的威能,不過斷劍是比較特殊的,根本沒有道紋存在,但是威能卻非常可怕。

要是能找到足夠多的通靈神玉,道陵相信這尊器物會大放異彩!

「小子,跑的挺快的1

幽靜的山谷裡面,陡然襲來一聲冷幽幽的聲音,那略微散發的一絲殺氣,直刺人心田。

道陵的目光巡視過去,便是注意到,兩個影子急速奔襲而來,其中一個青年正用冷厲的眼神看著他,內心也有些疑惑這小子怎麼不跑?

「你們的速度太慢了。」道陵聳了聳肩,淡淡笑道。

聞言,武雨興的神色一怔,他仔細感應一下對方的實力,就冷笑道:「自作聰明,別以為裝成一副了如指掌的樣子,你就可以藉機逃走,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是嗎?」道陵的腳步向前走去,淡淡道:「你們找了我很久了吧?」

武雨興的神色陰冷下來,他獰笑道:「是很久,你是第一個敢欺騙我的人,不過代價往往非常大,我現在也有些佩服你的勇氣1

「小子,我奉勸你把解毒手法交出來,要不然就是死路一條1少年冷聲喝道。

他們非常清楚解毒術的價值,很多人來到這裡面搜尋寶物,因為中了毒,而導致差點損落,大批人都在苟延殘喘,要是能得到解毒手法,毫無疑問是賺取源石最快的捷徑。

所以他們對解毒術志在必得,武雨興也是點頭道:「你連武殿的人都敢欺騙,我看你真是活膩了,不過你只要把完整的解毒術交給我,我可以考慮對以往的事既往不咎1

「就你們兩個過來?」道陵的目光巡視四周,漫不經心的說道。

「怎麼?我們兩個還不夠,莫非你還要武帝親自過來索要不成1武雨興譏笑,隨即他正色道:「想必你剛才也看到我族武帝的神威,我念你在煉丹上有些捏造,我可以給你一次絕好的機會,就是加入武殿1

武雨興深吸口氣,說道:「當然,有個條件是你要奉我為主,這也是你先前欺騙我的代價,我相信你會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千萬不要自以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不知道我加入武殿,你會給我什麼地位?」道陵往前逼來,且問道。

聞言,武雨興的內心浮出喜色,他對道陵的煉丹術自然看好,要是能把此人收為奴僕,那真是一件絕好的事情。

他非常大氣的拿出一個令牌,扔過去說道:「很好,你的回答讓我非常滿意,我也不是小氣之人,這是武殿的銀色身份令牌,現在就賞賜給你了1

「少爺,這..」少年的臉色發白,急切道:「不可啊,這令牌我都沒有,怎麼能給你個外人?」

他非常清楚,武殿的令牌劃分為:銅,銀,玉,金,紫,五個層次,武雨興也不過有玉令,而銀色令牌在武殿吸納的外圍勢力,則是最高端的令牌埃

「怎麼?你在質疑我的話1武雨興的臉色一沉,訓斥道:「你有本事也是給我煉個丹瞧瞧,沒本事就不要羨慕他1

說著,武雨興還讚賞的目光看著道陵,深知道用人之道,一定不能只顧著威壓,適當發放一些甜棗才可以,這才是駕馭奴僕之道。

「是是,少爺說的是,我一定抓緊提升實力。」少年嚇的驚出一身冷汗。

「哈哈,多謝少爺,不知道這個令牌該怎麼用?」道陵也非常熱切的說道,點頭哈腰的樣子。

「你只要滴上一滴精血就可以了。」武雨興笑了笑:「我已經在令牌裡面匯入我的印記。」

「這可是武殿獨有的令牌,無論在什麼地方都可以用,小子你賺大了,這種令牌只有少爺才有資格發放的,不受其他武殿分會的約束。」少年非常羨慕的說道。

「這麼說,我可以藉助令牌,進入武殿中?」道陵追問道。

「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我們少爺是誰,這裡面可是有少爺的印記,誰敢質疑1少年牛逼閃閃的說道。

「那真是多謝饋贈了。」道陵笑著收起來。

聞言,武雨興皺眉,有些不舒服的給少年使了個眼色,後者立馬領會他的意思,便是訓斥道:「小子,別以為少爺對你青睞有加,你說話就如此放肆,什麼叫饋贈,這是恩賜,你還不快些跪下謝恩?」

武雨興非常滿意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著這小子也挺機靈的,不妨重用。

道陵笑著走上來,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直接拎著他往地上摔去,炸吼道:「謝恩?我就好好謝謝你。」

碰的一聲,幽靜的山谷陡然傳來一陣慘嚎聲,喋喋不休的在天地間擴散開來,聽起來令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