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一百六十五章 殘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 殘圖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武長宏通體虛弱的氣息都強硬下來,就直接就爆衝過去,根本沒有絲毫留手,拳頭一下子就打向他的頭顱,看樣子要震死他。.

能殺掉在鍛體境鎮壓武帝的道,武長宏自然極其的得意。

這拳頭即將頭顱的時候,道陵緊閉的雙目睜開,袖袍裡面有一種令人如墜火爐的熾熱溫度宣洩開來

大戈壁本身就酷熱,而這時候有一陣極其熾盛的溫度誕生了,似乎一口火山開啟了,噴吐的火焰燃燒的真空都在塌陷。

這是一個爪子,繚繞奪目火光,由符文組合而成,給人一種心顫的感覺。

「不好1武長宏大驚之色,他距離朱雀爪太近了,血肉都感覺開始乾枯,嚇的心肝劇顫,腳步連忙後退。

「來了就別走了。」道陵冷哼一聲,隨著他心神閃動,這個由符文組合而成的爪子,頃刻間暴掠到他的胸口上,打了個正著。

嗤的一聲,朱雀爪勢如破竹,一下子裂開武長宏的胸膛,後者驚懼的大吼,體內的血氣匯聚,要把朱雀爪打出去。

然而這時候,朱雀爪內蘊的火焰,一下子爆發出來,琉璃色的丹焰,在他的體內瘋狂燃燒而起。

「啊1凄慘的吼聲,在寂靜下來的天地中,開始喋喋不休的爆發出來。

武長宏渾身被火焰籠罩,皮膚都焦黑,差點被燒成人棍,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宏哥1一男一女嚇壞了,臉色蒼白如紙,他們根本沒有猶豫,掉頭就跑。

「都留下吧1道陵一個縱躍暴掠而去,袖袍抖動之刻,一大片金色符文衝擊,打的兩人躺在地上咳血。

他的指尖掠出一道刺目金芒,一下子洞穿一男一女的額頭,兩個人喋血之處。

在後方,武長宏發出凄厲的慘叫聲,他體內的本源之氣爆發,兇猛不絕的要湮滅在體內瘋狂燃燒的火焰。

道陵怎麼會給他這個機會,舉拳砸去,打的武長宏胸口炸開,血液狂奔。

武長宏躺在地上發抖,發出慘叫聲:「我竟然敗了,我不甘心1

道陵大步走上去,他盤坐下來,托著下巴看著武長宏。

「你,你想怎麼樣?」武長宏的軀體焦黑,他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有些驚疑不定的問道,難得對方不準備殺他?

「馬上你就知道了,好好體驗體驗吧。」道陵淡淡笑道,雙目也散發一縷縷的寒氣,他的手掌微微一晃,這丹焰便是被他收回。

「我知道什麼?」武長宏驚慌失措的咆哮,不過很快他的神情恐懼下來,感覺一直引以為傲的本源,這時候在消散!

武長宏嚇的心臟都快炸開,王體是他引以為傲的資本,失去了王體他都不知道結果會如何。

「怎麼樣?偷了別人的,遲早要還的。」道陵看著他的樣子,笑了笑:「好好體驗這種感覺吧,你會一點點老死。」

摘掉他的虛空袋,道陵起身離開,留下都快嚇死的武長宏,他說什麼?老死?

「不會的,不會的1武長宏失控的咆哮,雙手抓著身上的皮膚,很快他發現皮膚在枯老,大片有皺紋出現,似乎是個遲暮的老人。

「這是幻境,幻境1武長宏發出難以置信的吼聲,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道陵快步來到封印的大山面前,目光也匯聚在交戰的人身上,很明顯乾瑤佔了上風,乾玲已經岌岌可危,體內的能量越來越虛弱。

道陵通體氣息內斂,鬼鬼祟祟的溜到門戶中,這裡面的場面出乎他的預料,只是一個小空間。

中間一個骷髏人盤坐,不知道死了多少年,就剩下一身金色骨頭,上面有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似乎一碰就碎開。

「不會吧,這裡面難道什麼都沒有?」道陵的嘴角都是一抽,他的目光不願意放過每一寸空間,掃視完之後,就看向一個沾滿灰塵的石板上。

道陵疑神疑鬼的走過去,把破舊的石板拿出來,吹乾凈上面的灰塵,他疑惑的眼神看著石板上面的路線,這是一個殘破的石板,上面跡斑斑。

道陵皺眉,看了幾眼后,目光就落在一個破碎的印記上,這一看嚇一跳。

耳邊似乎有龍吟炸響,這是一個真龍印記,給人一種恐怖絕倫的波動,裡面似乎存在一條真龍,昂揚咆哮,震動天地。

「這是什麼玩意?」道陵的心臟砰然劇顫,時隔無盡歲月,這石板上面的殘破印記依舊那麼可怕,很難想象石板是何種東西。

「難得和消失無盡歲月的真龍有關?」

他也沒有多看,把石板收起來,就鬼鬼祟祟的溜出去,要是乾瑤看到裡面的畫面,絕對會認為寶物都被他拿走了。

「嘻嘻,小賤人,你往哪裡跑?」乾瑤銀鈴般的笑容傳來,她裊裊娜娜,雙眸散發靈氣,戲虐的眼睛看著嘴角淌血的少女。

「你這個賤人1乾玲美艷的臉頰看起來有些猙獰,咬牙低吼道:「你也就會偷襲,用一些下三流的手段,得意什麼?」

「哼,你這個小賤人,在宮裡就天天擠兌我,上一次你還偷襲我,這些都是給你學的。」乾瑤的手指曲卷著肩頭上的青絲,嬌哼連連。

「你到底想怎麼樣?」乾玲的臉色陰沉,擦乾淨嘴角的血跡,冷聲喝道。

「你說我想怎麼樣?」乾瑤體內綻放一股殺氣,邁著小碎步走來,看起來優雅而又端莊。

「你好大的膽子,你竟然想殺我,要是這事情被族內前輩之道,就算人皇都護不住你1乾玲的臉色難看,臉色猙獰的嘶吼。

「哼,小賤人你多次想殺我,這事情要是被族內知道,你都死了幾百次了1乾瑤的俏臉上溢出冰寒之色。

道陵聽著一陣頭大,看樣子大乾皇朝內部也不平靜,估計是為了爭奪大權,皇子和皇女都內鬥,動輒就是滅殺血親啊,這也太狠了。

「怎麼?沒臉說話了1乾瑤走到近前,冷聲喝道:「要不要我把你的醜事一點點道出來?」

一直沉默的乾玲,雙眸中爆射刺目的寒氣,她袖袍內陡然爆射出一條條紫色閃電,頃刻間就爆衝出去,刺向她的眉心。

「小心1道陵大驚之色,這丫的太狠了,真下殺手埃

乾瑤的眉心被洞穿了,不過卻是一個虛影,這一幕讓乾玲的臉色難道到極點,她嘶吼道:「人皇竟然把這門神通都傳給你了,你真該死1

「呃。」道陵也錯愕無比,剛才他都被騙過去了,實在想不通這是何種的神通。

一聲冷哼聲劃破天地,乾瑤的軀體在她身後出現,她低沉道:「剛才你要是求饒,我或許能放你一馬,可是你竟然還想殺我,休怪我無情了1

「哈哈哈,求饒1乾玲哈哈的狂笑:「我會給你求饒?你別做夢了,你以為我就這點底牌了嘛?」

倏地,她的眉心陡然裂開,一尊五寸高的紫色小人從裡面走出來,透出一種可怕的神魂波動,騰躍間竟然在虛空跳躍,一點點的小拳頭砸向乾瑤的眉心。

「什麼,元神1道陵吃了一驚,這是元神,極其恐怖,她竟然修成了元神。

元神的攻擊力極強無比,對於造氣境來說,這就是致命的殺手,可以和虛空融合!

元神攻殺的速度快的無比,在虛空中跳躍,乾瑤臉色微變,她的眉心也走出一個金色小人,一點點大,往打來的元神對轟上去。

這是兩尊元神纏鬥在一起,碰撞間爆發的神魂波動,讓道陵的神魂都一陣驚悚。

「哼,你的元神才剛孕育出來,小賤人你死定了1乾玲的元神冷笑,她的元神比乾瑤的強悍好幾分,要是長期對轟下去,絕對能滅掉她的元神,到時候就能徹底殺死他。

當然,元神爭鬥異常的兇險,對於她們而言,誰都不想這般爭鬥。

「哼,你高興的太早了1乾瑤的元神快速說道:「道陵,看看我給你找的小妾怎麼樣?她現在元神出體,不能掌握,你快去把他就地正法,說不定給你生一個大胖小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