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一百八十二章 地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二章 地牢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藏經閣裡面,聖潔氣息流淌,一根潔白如玉的竹子綻放霞光,竹身更是噴薄瑞彩,有神虹纏繞,異象非常驚人。

「青竹,你是不是要化形了1

道陵的神色異常激動,要知道青竹化形太艱難了,它們這一族想要修行可是難如登天的。

潔白如玉的竹子豎立高空,此時有虛影顯化出來,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女孩,穿著一身花衣,看起來非常嬌小,顏容如玉,大眼睛烏溜溜轉悠,帶著一股靈動之氣,對四周的一切充滿好奇,看起來鬼頭鬼腦的,對四周的一切也有些懼怕。

道陵錯愕無比,青竹真的化形了,雖然只是一道虛影,這說明青竹極有可能變成真實的血肉之軀。

最終,小女孩的目光鎖定在道陵身上,大眼睛散發開心的光芒,蹦蹦跳跳的非常活潑,說起話來柔柔弱弱的,還非常含糊。

「好好好像是…可是青竹感覺,好像要化形,但是非常艱難。」

小女孩開心的笑,非常的純真可愛,青竹的名字還是道陵給她起的。

「艱難。」

道陵皺著,仔細思索一會,猛然間想起什麼了,貌似要想化形,須要引動雷劫才行,這可是生死大劫,兇險萬分埃

這時候,孫元化也被這裡面的動靜吸引住,他走過來,當看到空中的小女孩之刻,蒼老的面孔上湧出驚色,他失聲道:

「這是神竹啊,竟然要化形了。」

有陌生人進來,青竹嚇得一哆嗦,跐溜一下跑到道陵面前,躲在他身後,小手抓著他的衣袖,且探出半個腦袋偷看這個老人,感覺這個人有些可怕。

道陵的內心也警惕下來,要知道青竹的來頭太大了,萬一被心懷不良的人知道,肯定會奪走青竹,把她祭煉成至寶。

「孩子你別急於化形,你目前還不適合化形,要想承受雷電的劈殺,你還需要潛修一段時間才行。」

孫元化連忙制止,老人沒什麼惡意,只是非常震驚。

要是這株神竹化形成功,日後的修行必然一番順水,很可能成長到通天徹地的強者!

似乎感覺這個老人沒什麼惡意,小女孩鬼頭鬼腦的站出來,不過還不敢離開道陵,在她的記憶裡面,道陵才是她唯一的親人。

「別害怕,害怕的話就別化形。」

察覺到青竹緊張的瞪著大眼睛的樣子,道陵咧嘴一笑,青竹連忙點頭,跐溜一下就消失,那根青竹也歸於平靜。

孫元化還有些震驚,也感嘆道陵的福緣,這可是一株神竹,足有八節的竹子,距離九節只有一步之遙,潛能太可怕了。

雖然現在青竹的實力還非常弱小,不過她的成長空間太可怕了,讓孫元化都非常羨慕。

「長老,剛才您說的化形和渡劫是怎麼回事?」

道陵走上去追問。

孫元化也沒什隱瞞,就耐心解釋,青竹這種生靈想要有人身,需要經歷一次雷電洗禮,說是洗禮,實則是一場大劫難。

草木也可以修行,但是太過艱難,特別是化形這一道門戶,不知道卡主多少生靈的腳步。

真正的雷電太強了,就算一些修行古雷法的人也不敢貿然嘗試,上次道陵就被一道雷神符擊中,以他的肉體都差點炸開。

那只是一道雷電,而要化形需要引雷電淬鍊,那就太險惡了,一個不慎就會損落。

「這麼艱難。」

道陵皺眉,他沒想到這一關會那麼難。

「你也不必擔心,小傢伙的潛能非常可怕,她渡劫是板板釘釘的事情,只是需要一些時間積累,到時候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孫元化咂嘴,也不知道他從哪裡弄到的一根神竹,而且是幼小的神竹,這要是傳出去肯定引起很大的轟動。

「那我就放心了。」

道陵點了點頭,內心鬆懈不少,旋即問道:

「那個印決的事情怎麼樣了?」

聞言,孫元化扔出來一個玉簡,他說道:

「這個白虎星宿印我已經摹刻完成了,不過我消耗很大,等我休息一段時間,就幫你摹刻玄武星宿櫻」

「那就多謝長老了。」

道陵點了點頭,強者自然有強者的尊嚴,可不會反悔的,再說他現在也不能修鍊這門造化秘術,所以不是特別著急。

「該回家看看了。」

他一步步走出殿門,抬首看向高空,滿臉的思念之色,離開家這麼久,道陵開始想家了。

道陵先去了一趟三長老哪裡,得到的答案讓他哭笑不得,靈貂的確是自己跑出來的,當時還鬧出不小的動靜,很多人都想抓住它,不過小傢伙早就跑的沒影了,他猜想靈貂應該去了它的出生之地。

隨後,他邁步來到住所,注意到一個半掩的房門,就走了進去。

推開門,那日光投射進來,灑落一片金輝,灑落在少女的身畔上,把她照耀的貌美無比。

林詩詩有些木訥的偏過頭,少女紅紅的眼睛注意到門口的少年之刻,她的心肝撲通一顫,嗖的一下站起來飛撲上來。

道陵的小臉錯愕,看著撲在自己懷裡嚶嚀的少女,他連忙道:

「你這是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林詩詩錘了他一下,她回來的時候沒看到道陵,就滿學院的去找,可是怎麼找也找不到,最後打聽到被執法隊帶走了。

林詩詩當時嚇壞了,她弄清楚是江陳海在找麻煩,她一直焦急等待,這一等就是大半個月,直到今天才看到安然無恙的他,委屈的忍不住想咬他幾下。

聞著一股體香,道陵察覺到懷中少女劇烈起伏的胸口,他喉嚨滾動一下,手掌忍不住落在她豐腴的嬌軀上。

林詩詩的嬌軀微微一僵,她滿臉緋紅掙脫出來,轉過身子來到床邊,收拾起來。

「你發燒了?大白天收拾東西幹什麼?」

道陵咧了咧嘴,快步走上去笑道。

林詩詩低著頭,低聲道:

「我要走了。」

「走?你去哪裡啊1

道陵的臉色微變,連忙道:

「出什麼事了,在這裡修鍊不好嗎?為什麼要走?」

和林詩詩相處的這段日子,道陵一直很難忘,可是現在她這樣離開,讓道陵非常不舍,也難以理解。

「不是的,家族讓我回去。」

林詩詩的俏臉上湧出落寞之色,輕聲道。

聞言,道陵捎著頭道:

「我還以為啥事呢?原來是你家族的人叫你回去,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我可能回不來了。」

林詩詩小聲道。

「什麼意思?難道你不準備在這裡修鍊了,為什麼要走?」

道陵皺眉,他知道林詩詩在劍州,距離這裡太遙遠了。

林詩詩搖了搖頭,站起來看著他輕笑道:

「我要是不會來了,你會去找我嗎?」

她身段挺秀,烏髮垂落腰際,大眼睛有期待之色,但是也因為緊張,兩個小手交織在一起。

「會的1

道陵看著她,點頭道:

「我會去劍州去看你,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離開這裡,不過你要是遇到什麼危險,記得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別藏在心裡。」

道陵一直對青色寶劍的事情難忘,不知道那口劍是什麼,不過林詩詩不願意說,他也不好追問。

林詩詩的嘴角翹起,大眼睛彎成月牙狀,笑了起來,露出晶瑩的貝牙,對他揮了揮手。

不過眼眸中卻有難以割捨的情意,她走了,頭也沒回的走了,就這樣一個人遠行了。

以上內容由新鮮網小說頻道全網搜索轉碼

您可以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