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二百二十四章 危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 危機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深淵古礦裡面爆發通天的地脈之氣,狂霸無匹,掃向石殿,打的這尊石殿在空中翻滾。

這其中地脈之地不斷掃向石殿上的紋理,導致石殿爆發天地大勢,不斷橫掃,破滅了一切。

石殿裡面傳來震吼聲,武王渾身染血,石鍾都被天地大勢震碎了,他也受傷了,皮膚上有裂紋出現。

強如他的**,都難以抗拒這種可怕的攻勢,這一聲大吼震的石殿搖顫起來。

他張口一嘯,吐出一座金色殿宇,朦朧一種恐怖波動,這是一種武道意志,令人發顫。

這是武殿的器物,金色殿宇宏大,不斷震蕩開來,抵住諸多天地大勢,同時他往外面衝去。

石殿大門衝出毀滅氣息,武王差點被活活震死,但是他殺了出來,仰天怒吼,徹底發狂了,武殿十尊強者全部都死在裡面了。

一尊王者震怒,場景可怖,就算深淵古礦外面的人物,都感覺到驚世波動爆發了,不知道是因為何事,引起武王的震怒。

很多人都在觀望,可是結果讓他們膛目結舌,武王逃出來了,渾身都是血,差點飲恨在裡面,可是就他一個人逃出來了,其他的人全部都折損在裡面了。

「天哪,武王親自出馬,祭出一尊古礦中挖出的石鍾都差點死在裡面,這深淵古礦果真可怕。」

「不知道他們遭遇了什麼,不過武殿這次死了那麼多強者,這是一次天大的事件,必將震動整個玄域。」

場面議論紛紛,對深淵古礦多了很深的畏懼,連武王都差點損落,可見裡面的危險。

武王的臉色陰寒,事情超出他的預料,他低估了地師詭異的手段,甚至連人都沒有看到在何處。

武殿一群強者的臉色也不好看,誰都沒想到武王親自出馬,這事情也會失敗,一座石殿就這樣沒了,他們非常不甘心,可是深淵古礦的地勢已經復甦,要進去太難了。

「你太魯莽了1蒼老的聲音傳過來,這是一個老人走過來,瀰漫一種可怕威嚴,雙眸中有諸天星辰沉墜的恐怖異象。

看到來的人,一群武殿強者都是滿臉敬畏,這位是武王卿,乃是武王洞的二哥,在武殿的地位奇高,而且還是武帝最親近的幾人之一。

「二伯,是我魯莽了。」武王面無表情,這次的事情他也有責任,不怎麼了解深淵古礦,感覺有石鍾在就可以橫掃,所以吃了一個大虧。

「說吧,在裡面遭遇了什麼?」武王卿擺了擺手,詢問道。

武王把事情的經過來來回回說一篇,武王卿的臉色陰冷下來,他冷冽道:「道嘯天這小子不在這裡,哼,你們這是上當了,他現在正在逃跑,被我族族老追殺,消息是剛傳遞迴來的。」

「不管如何,對方也是地師,要不然他跑不掉的。」武王淡淡道。

「會是誰呢?敢這麼下套給我們武殿1武王卿的臉色陰晴不定,他森冷的開口:「對方能變成道嘯天現在的樣子,分明是他的熟人,可是他哪裡還有熟人,我估計是當初那個孩子還活著1

武王皺眉,他不怎麼相信,一個毛頭小子坑死武殿那麼多強者,說什麼他都不會相信,如果是真的那就是奇恥大辱。

「是了,就是他,他竟然還沒死1武王卿捋了捋前因後果,神色陰冷,起因就是武殿在追殺一個叫道陵的人,一切都是因他而起的。

「當初真應該摔死這個小畜生1他恨得一陣咬牙,根本想不到十幾年後因為那天的事情,發生這麼多的變化。

「二伯,此事你無須擔心,就算他還活著,也翻不起多大的風浪,以帝兒的實力,殺他如屠狗。」

武王淡淡說道,沒有絲毫的擔心,他太了解武帝的實力了,讓他都為之失色。

武帝自從崛起開始,越發的深不可測,難以揣測他真實的戰力,他現在只是缺少一些時間,徹底成長起來只是時間的問題,所以武王一點都不擔心。

「哼,當初就是斬草未除根,現在才會出現那麼多隱患。」武王卿冷冰冰開口:「死幾個人沒關係,可是我武殿現在正處於昌盛之日,這是在打我們的臉面,應當早點抓到這個小畜生一雪前恥。」

青州城外面,森林密布,古樹聳立,有龐大的獸影在穿越,一副蠻荒氣象。

一個影子疾奔過來,道陵早就出來了,沒有從人群裡面走,而且來到深林深處,準備繞幾圈再回去。

道陵的雙腳落在一座大山上,四下看了看,辨別一下方位,正準備離開的時候,他的臉色豁然一沉,緩緩扭頭看過去。

那是三個影子走了過來,正用冷笑的目光看著他,其中一個氣息虛弱,嘴角時而溢出血絲的青年,他的神色極其怨毒。

「麻煩大了。」道陵在心裡苦笑,千算萬算,沒有算出青族會在自己身上下那麼大的手筆。

那件事情雖然做起來隱秘,但是對於青州的地頭蛇青族,查起來不算困難。

「哈哈哈,沒想到吧1青逸俊在獰笑,他渾身氣息非常虛弱,笑了幾聲還吐了一口血。

那天在戰台上,青逸俊差點被一拳打爆,多虧了青族珍藏的奇珍多,再加上他是星辰霸體,本源可怕,這樣才沒損落,不過受到的傷勢非常嚴重,需要很長時間調養才行。

青逸俊都恨死道陵了,恨不得親手宰了他一雪前恥,他的崛起之日全部被這個人毀了,而且是那麼華麗的毀了。

他的拳頭緊握,青逸俊這麼會善罷甘休,把隱藏的秘密通報出去,青族可以說上下巨震。

一個天地孕育出的寶物,竟然落在一個少年手裡,青族的高層直接推算出,道陵之所以有如此的戰力,完全是因為這件寶物,所以青族對此物那是志在必得。

為了這件事,青族還花費了天大的代價買來了事情的經過,青族這次下了血本,可以說傾巢出動,在深淵古礦四周布置了大批人馬,就等著他出來。

所以很不幸,道陵直接撞上了青逸俊一行三人。

青逸飛的雙目深深的看著道陵,真的無法去想象,這小子有能力把武殿的王者坑殺在深淵古礦中?

「是沒想到。」道陵的目光環顧在他們身上,最後定格在一個冷幽幽的老者身上,忍不住苦笑,這下真是麻煩大了。

「如果我猜測的不錯,那塊五彩石板上,應該記載的是地書,對不對?」青逸俊冷聲問道,他感覺對方的戰鬥力,應該是藉助地師詭異的手段,才把自己一招擊敗。

「是又如何?」道陵緩緩道。

「如何?你今天要死1青逸俊哈哈的大笑,恨不得現在就得到地書。

「別給他廢話了,讓我一掌劈了他,以絕後患1老者冷幽幽的目光巡視在道陵身上。

「等等,我想和他打一常」青逸飛拍了拍手,攔住老者的腳步。

「這,逸飛,這小子太詭異了,我建議…」老者皺眉,不過話沒說話就被青逸飛打斷了。

「放心吧,他還不是我的對手。」青逸飛淡笑一聲,和老者爭執起來,像是在分割豬肉一樣。

青逸俊的神色一沉,他其實不希望青逸飛勝利,要是他贏了豈不是代表比自己強?

可是他太清楚青逸飛的實力了,要鎮壓道陵,一隻手足以。

「我們還要一戰未曾履行,現在就開始吧。」

青逸飛走來,帶著一種冷意,雙目俯視過來,冷冽道:「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一拳把你打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