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二百四十五章 天譴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天譴圖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道陵沒想到在這裡遇到熟人,古泰師兄弟都是來自古宗,修行的是體術,主修。

他們算是熟悉了,當日被火神殿的高手追殺就此分別,本來約好了下次在煉丹大會聚一聚,可是沒想到道陵在這裡遇到其中一個。

「難道這裡是古宗的礦脈?」道陵的內心驚疑不定,可是他感覺不是這樣的,這小胖子的天賦不錯,不可能在這裡看大門。

而且銀髮老者才是真正的掌權者,對小胖子都是呵斥,後者笑眯眯的回應,顯得頗為受用。

道陵沒有表明身份,默不作聲的跟著小胖子往礦洞裡面走去,這裡面的人有不少,大多數都是挖礦的。

基本上都是一些五大三粗的壯漢,渾身虯筋暴起,揮舞著礦產開鑿岩石,當看到一個細皮嫩肉的少年走來,引起一陣大笑聲。

「笑什麼笑?」銀髮老者滿臉陰鬱的走進來,散發陰寒之氣,震的一群礦奴不敢說話,埋頭開始挖礦。

「哼,不老實,一群礦奴還敢給我笑,都給我老實挖礦,今天晚上你們要是不能把數量湊齊,下場就是一個死1

銀髮老者揮舞著一個蛟龍皮鞭,在裡面炸吼起來,這讓道陵一陣無語,感覺來錯了地方,這是黑礦洞!

「快走吧,要不然這個老不死的要咬人了,這老傢伙的手可黑了,不知道打死多少人了。」小胖子扯了扯道陵的衣角,低語一聲,就掉頭往裡面走去。

道陵摸了摸鼻子,跟上肉老傢伙怎麼如此霸道,什麼來頭啊?難道這些採礦的人不是他們族內的修士?」

「咦,你不知道啊?」小胖子一愣愣的,他知道這些礦奴基本上是被強行鎮壓過來的,可是這個少年看起來什麼都不清楚。

道陵搖了搖頭,剛才他看出有一些人都是採礦的老手,懂得躲避一些古礦的危險,這種人對於開採礦洞而言都是強者啊,可是這個銀髮老者卻如此對待他們,說明此事不一般。

看到他搖頭,小胖子四下看了看,就低聲道:「這個銀髮老頭是天演宗的族老,脾氣可大的很,已經弄死了不知道多少人,你可要小心點。」

「天演宗1道陵的眸子一沉,剛來到道州就得知天演宗欲要聊至寶,而且還在追殺凌燕,種種的消息讓道陵對這個宗門厭惡無比。

他沒想到這個礦脈都天演宗的,他的神色都冷了下來,恨不得掀翻這個古礦。

但是道陵還是壓制住內心的殺氣,這個礦洞有些不簡單,按理說天演宗和地師的傳承有些關係,他們應該能看出這種地勢的不凡。

可是天演宗卻召集外人進來採礦,這不是暴漏礦洞嘛?除非天演宗的腦子進漿糊了,要不然就是這事情有些不對勁,天演宗應該另有所圖。

「天演宗這麼強的勢力,為何召集外人採礦,我看這個礦洞有些不一般。」道陵試探問道。

聞言,小胖子的頭遙的像是個撥浪鼓,一副打死都不說的樣子,讓道陵一陣無語,這事情肯定有些不對勁。

很快,小胖子帶著道陵來到一個礦洞,這是一個新開採的礦洞,裡面有些曠工在敲敲打打。

道陵的眸子環顧在裡面,盯著岩石上的紋路掃視,一陣心驚,這個新開的礦洞也不尋常,有礦眼存在,紋理非常深,估計有很長的年頭了。

「你老實在這裡呆著,記住每日要繳納三斤源,要是數量不夠的話,會到大霉的。」小胖子叮囑他幾句,就疑神疑鬼的離開這裡。

道陵看著小胖子遞給他的礦產,沉思一會,就喃喃自語:「先看看吧,過幾日再說。」

「混賬東西,不抓緊時間挖礦,你在這裡磨蹭什麼哪1

一聲炸吼聲豁然間炸響,這是一個身材筆挺的青年大步走來,臉上帶著煞氣,冷冽的眸子盯著道陵,有一種王霸之氣在蔓延。

聞言,道陵的眸子掃了他一眼,就拎著礦產走上去開始開鑿岩石。

「哼,小兔崽子,不罵你兩句,你心裡不痛快1莫升榮冷冽開口,對四周的人不肖一顧,高高在上的盯著他們,冷笑不斷。

礦洞裡面有幾個中年人,一個老者,心裡都憋了一肚子的火,他們從進礦到現在已經一年了,根本沒出去過。

這等於是囚禁,但是他們敢怒不敢言,天演宗是什麼?道州現在的霸主,而且精通各種推演之道,要是得罪了他們一族,還有活路嘛?

「孩子,切勿放在心上,要是和他們爭鬥,就是死路一條。」一個老人好心提醒道陵,說話都是壓低聲音,不敢太大聲。

聞言,道陵問道:「老人家,你在這裡多久了?一直都是這樣生活嘛?」

道陵根本沒把這個莫升榮看在眼裡,反而這裡面的人非常凄慘,這個老人白髮蒼蒼,年歲已經非常大了,穿的是破破爛爛,渾身血氣虛弱,盡顯老態。

這種年歲的老人還在挖礦,而且承受一個青年的侮辱,道陵內心騰起一陣怒火,理應兒孫滿堂的他應該享清福,度過晚年,可是晚年竟然是這樣的遭遇,他憤憤不平。

「是啊,老頭我都來了二年了,一直這樣生活。」白髮蒼蒼的老者嘆息連連:「還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老人家,凡事都有轉機,切勿輕生埃」道陵安慰起老人,問道:「您是哪裡人士?家裡可有什麼人,為何他們要你來挖礦?」

「我就在青州旁邊的村部,家裡還有個小孫女。」老人嘿嘿笑著,滿臉的追憶之色,緩緩道:「老夫以前就是干這行的,粗通一些采源之道,以前靠這個維持生計,可惜啊,遇到了天演宗這群豬狗不如的人…」

老人越說越憤怒,他本是這條礦脈最初的開闢者,在裡面經歷很多生死危機,老人本來以為能得到不菲的報酬安享晚年,可是沒想到一直被囚禁在裡面,不允許外出。

「那就不反抗嘛?」道陵皺眉,感覺天演宗做得有些過了。

「反抗?」老人失笑:「孩子你知道什麼?道州已經不是以前的道州了,自從道族封山以後,天演宗就成為道州的霸主,人一旦有了權勢就徹底變了,這些年他們不知道奴役了多少採源人,一旦有人反抗不是殺了就是活埋,對了,一年前發生過一次大型的動亂,結果全都被天演宗的人打死了1

「前輩解多少?」道陵冷不丁的插了句話。

「道族我了解的不是很多,只是知道道族的傳承非常久遠,和道州有息息相關的聯繫。」老人搖了搖頭,知道的不是特別多。

道陵沉默了一會,就詢問道:「老人家,這裡可曾發生什麼特殊的事情?比如經常死人,過著無緣無故發生地震?」

他總是感覺這裡透著詭異的氣氛,讓道陵想知曉答案,天演宗的所圖竟然不小,果然老人的回答讓他吃了一驚。

「有1老人直接斷言:「我就是吃這碗飯的,可以斷定這個古礦的不尋常,內部竟然出現不祥之事,每一次都死不少人,特別是這一次1

老人壓低聲音說道:「就在幾日前,天演宗死了幾個大人物,據說都是來頭很大的傢伙,不過,死的真好啊,大快人心啊1

這事情就發生在前幾日,當初震驚過整個古礦的人,死了幾個天演宗的強者,這事情可不校

道陵的臉色驚疑不定,難道這龍之地天地大勢復甦了,把強者給震死了?

「難道他們已經走到深處了?」道陵追問。

老人思索一會,就低聲道:「不好說,我聽說天演宗打這個古礦深處的注意已經很久了,據說和傳說中的天譴圖有些關係1

「天譴圖,這是什麼東西?」道陵詫異,沒聽說過這種東西,不過感覺這東西有些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