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蓋世帝尊>第二百五十章 一滴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章 一滴血!

小說:蓋世帝尊| 作者:一葉青天| 類別:玄幻魔法

這尊元神的修行太可怕了,隨意演化出一隻大手,就駒走他們三個。

這是一隻陰森森的大手印,看起來像是一座小山,把他們三個捏在手中,威能絕強。

道陵三人已經感覺到烏黑大手的可怕,傳來一陣陣澎湃的神能,恐怕只要稍稍用力,就可以把他們抹殺在天地間。

「怎麼遇到這個老變態了1道陵在心裡苦笑,這下有些麻煩了,恐怕要受傷了。

這尊元神矗立在虛空中,他冷漠的眸子看了幾人一眼,便是陰寒一笑:「看來你們幾個也不簡單啊,恐怕剛才的虎精和你們有些關係。」

「前輩,那條虎精和我們沒有絲毫關係,我們可是您手底下的曠工了,任勞任怨工作一年了,您看看我都瘦了一圈,我可以忠心耿耿啊,您萬萬手下留情。」

小胖子滿臉餡笑,馬屁狂怕,說的要多凄慘有多凄慘。

古泰也是忙到:「是啊,您趕快去追殺那條虎精吧,我看他還拿了一口白玉小鼎,那裡面肯定裝了聖物,要是去晚了那條姦猾的虎精肯定就溜走了。」

元神桀桀一笑:「無妨,剛才我就得知,這條路外面有我天演宗的高手鎮壓,這條虎精已經是瓮中捉鱉,他跑不出去的,反而你們,哼,竟然敢洗劫我們宗內的源石,好大的狗膽1

道陵的麵皮忍不住一抽,神情恐慌下來,炸吼道:「不好前輩,天地大勢在素亂,有妖邪發生,速速離去1

「什麼?」元神強者的臉色大變,眸子掃視在四周的地勢,臉色豁然間陰沉下來,他感覺這天地大勢真的要素亂。

只是一剎間,一尊赤霞寶扇豁然間爆發了,內部交織的天地大勢宣洩出來,往四周狂涌。

古礦內若隱若現的天地大勢,直接被這股氣息激怒了,這裡只允許存在本土的天地大勢,決不允許有外界的大勢干擾這裡的運轉!

因此一剎間,這裡全面爆發了,天地間出現暗紅色的紋理,密密麻麻的密布整個天地,看起來好似諸天星辰沉墜下來。

「怎麼可能?」元神強者嚇壞了,這種強度連他的**都無法應對,更何況是元神!

而在後方,一道黑色影子爆衝過來,渾身烏黑透亮,像是綢緞子的毛髮在炸立,它跑的比兔子還快,嗖嗖的又折回來。

大黑虎本來想獨自溜走,誰知道在外面遭遇一群老不死的,追著它喊打喊殺又要抽筋又要燉肉,這不大黑虎又跑回來了。

可是誰知道剛跑回來,就遭遇這種大變,凄厲的咆哮道:「你這個混蛋,是不是想害死本王1

大黑虎看出這片地勢的變化,就是道陵引動的,他是藉助赤霞寶扇才引得這片天地的地勢在動亂。

此時元神強者哪裡還有心思鎮壓大黑虎,現在保命要緊,他都感覺到這種災禍可不好躲,

道陵瞬間炸吼道:「快前輩,往後面走,注意腳底閃爍的紋路,要是一旦踩中,天神都救不了你1

「對對,言之有理,言之有理1元神強者連忙吼道,心裡把道陵給喜歡上了,心想著要是能活命,非得好好獎勵獎勵他。

「槽1大黑虎扯著嗓子大吼,此時元神強者早就飛跑了,大黑虎的四個蹄子狂踹地,但是它哪裡有哪種可怕速度。

這裡徹底覆滅了,被打的開始狂暴,恐怖的紋理破滅天地,欲要把這裡打沉。

「石旗,石旗1大黑虎瑟瑟發抖的祭出一口石旗,嘩啦啦的搖動起來,旗面把它的身軀包裹住,欲要躲避災禍。

這方古洞崩塌下來,一方方的崩塌,元神強者在飛遁,帶著道陵他們三個瘋狂的往外面逃走。

他剛消失的軀體,古洞就崩塌了,一層層的欲要崩斷整條古洞。

「快前輩,往右邊走,快,這裡馬上就要徹底崩塌,慢一步就是死亡1道陵不斷指揮。

元神強者頻頻點頭,他飛行的速度非常快,不斷在虛空中跳躍。

「這個老不死的運氣怎麼那麼好,竟然沒遇到虛空陣紋?」道陵皺眉,他一直在催動赤霞寶扇引動地勢動亂,不過虛空中的事他就無能為力了。

一尊赤霞寶扇一直在地底下穿行,通體瀰漫一層古老的文字,似乎和大地紋理融合在一起,不造遇阻礙,但是每次穿行一會,就稍稍釋放出一種天地大勢。

如果這種事在深淵古礦裡面,道陵斷然不敢這麼做,這龍之地的地勢只是覺醒一點,還不是特彆強。

當然要是這尊元神強者掌握一尊交織天地大勢的器物,或許能抗衡,但是那種寶物太可怕了。

「這老傢伙的命怎麼那麼大?」道陵看著發狂逃竄的元神強者,內心有些不自然,這傢伙以元神大搖大擺的在這裡穿行,要是換了其他人估計都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兀的,元神強者的軀體僵硬下來,這枯寂的虛空中,冰冷無比,而這時候出現可怕的變化。

道陵他們三個渾身寒毛都在炸立,有種不祥的預感。

「殺殺殺1

恐怖的殺音豁然間降世,宛若天界的強者在血戰,爆發隆隆的殺音,透界而下,崩裂天地。

恐怖的大變爆發了,道陵似乎聽到無數個喊殺聲在天地間炸響,他感覺另一界在大戰,戰鬥非常慘烈,都透界傳了過來,直讓人發休。

「怎麼回事?」元神強者嚇壞了,感覺大禍臨頭,似乎有無上的存在透界鎖定了他。

這是一滴血,緩緩的從虛無中垂落出來,似乎從上界滲透下來的,鮮艷無比,璀璨而又刺目,這一滴血似乎一個小太陽在燃燒。

這裡面爆發驚世的殺氣,道陵都如墜冰窟,感覺整個人要被這一絲殺氣抹殺掉了!

「一滴血,好可怕,我好像看到有無數強者在血戰,打穿了天地1

小胖子瑟瑟發抖,看到這滴血有一剎間的畫面綻放,似乎從另一個血戰滔天的大世界中滴出來了!

「哪裡有畫面?我怎麼什麼都看不到,胖子你胡說什麼哪?」古泰皺眉。

道陵也皺眉,他看到混沌一片,萬法未開,什麼都看不清,到處充滿了迷霧。

「你們別嚇我?」小胖子的臉色發白,他的確看到血戰的一幕,可是他們竟然什麼都沒看清,他感覺太邪門了。

這一滴血來的太詭異了,在虛空中誕生,小胖子看到慘烈大戰的畫面,似乎從未知區域滴下來的一滴鮮紅的血。

而這滴血不是針對他們的,元神強者則是瑟瑟發抖,感覺到大禍臨頭。

「不好,快跑1道陵的臉色豁然間大變,這滴血雖然不是針對他們的,不過一旦滴下來,要是造成詭異變化,到時候很可能波及他們。

元神強者徹底被震懾住了,渾身發抖,他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這一滴滴落下來,猶如一座太古年代的太陽沉墜下來,直接把他壓爆了!

這滴血當真有絕代威能,可壓塌一條山脈,虛空都被洞穿了,氣息驚世。

道陵他們三個跑的非常快,但是依然能感覺到虛空中傳來的滅世氣息,他們的臉色都是蒼白,不知道剛才經歷了什麼。

「這裡太可怕了,我們快走,去道城躲一躲1

「沒錯,天演宗不會善罷甘休的,死了一位太上長老,這是天大的事,傳出去會把天捅破的1

道陵也是點頭,剛才那位絕世是天演宗的太上長老,他的元神被滅掉,**也無法長存世間,這可不是一件小事。

古礦中充滿血腥氣,地面上有很多屍體,損落了很多人,再加上大批礦奴暴·動,天演宗的損失可以說非常慘重。

最重要的是天演宗的強者有不少在深處,導致他們開採的源石被掠奪,這讓天演宗的人震怒無比,最可氣的是最大的藏寶庫被三個小修士奪走了,讓他們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現在嚴家基本上都撤退了,差不多都被剛才的詭變驚走的,感覺古礦深處發生了什麼大事。

就連蹲守門口的一群高手都心驚膽顫的撤走,這讓道陵安心不少,不過他沒有從唯一的洞口撤退,而且觀摩四周的地勢,從新打開一個小通道。

古礦的出口就一個,此時一群渾身染血的人物立在這裡,臉色皆是不好看,這條古礦是天演宗最大的一處礦源,鎮守此地的弟子也非常多,可是大多數都損落了。

「必須要滅掉嚴家,他們太囂張了,竟然敢攻打我們天演宗的礦脈,這是死罪啊1

「不錯,一定要斬草除根,這些年我們族內的強者都把目光放在道城上,忽略了這些小螞蟻,這一次他們竟然敢在我們的地盤上下手,還殺了我天演宗那麼多人傑,都活膩了1

天演宗很多高手都在議論,氣得渾身發抖,感覺這是在老虎身上拔毛,不知死活。

「哼,這群雜魚也囂張不了多久,老祖隱隱已經推算出源頭的重要方位,通過天譴圖必然能為我天演宗謀奪無量造化,只要到那個時候,我族強者就可以分出身把嚴家連根拔掉1

在他們議論的時候,道陵一行三人從旁邊開啟的一個小礦洞竄了出去,都沒有猶豫直接就跑了。

這一次雖然經歷一些危險,但是收穫非常大,足足萬斤的源石被他們一掃而光,這些東西足夠他們把修行增強起來。

遠行了幾十里,他們的速度才開始放慢,重見天日的古泰師兄弟非常高興,他們已經過了二個月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現在忍不住大笑起來。

「上次收穫太大了,一萬多斤源石,再加上數百斤純凈源,這些資源運用得當的話,可以節省數載的苦修。」小胖子哈哈大笑。

每一個修行者,自然渴望在年少有成就,那時候正處於生機勃勃,血氣旺盛的層次,修行起來也輕鬆。

在這個世界上雖然有大器晚成,老年一朝頓悟的人,可是這種人都太少了。

「這次天演宗損失的太大了,源石被洗劫趕緊也罷,他們可是死了不少人,更可怕的是一位太上長老極有可能元神炸開,我估計天演宗這一次元氣大傷了。」

古泰大笑,憋了兩個月的怨氣總算吐了出來,一位大人物死了,這就是割肉埃

「不錯,這件事足夠天演宗肉疼的,我們先不要在這裡議論了,抓緊時間回到道城,我感覺天演宗這次不會善罷甘休。」道陵快速道。

「快走吧,天演宗這一族精通推演之道,雖然一些人上不了檯面,但是天演宗以此道成名,我估計族內有這一行的老怪物,我們快走吧,我道城躲一躲,那裡面有天地大勢匯聚,應該能擾亂推演之道。」

道陵他們三個人飛快往道城趕去。他心想著一定把這件事情泄露出去,他不清楚凌燕是否安然無恙,但是把這事情捅出去,估計天演宗會把目光轉移走。

可是道陵沒想到來到道城的時候,這事情已經炸鍋了,到處都在議論。

「聽說沒有,天演宗在青州城百裡外有一處珍惜礦源,僅僅一個月的功夫就開採了五萬斤源石啊,這是多大的礦源才會產出那麼多源石啊1

「我們家族有一處礦源,每月才開採不到千斤源石,可是和天演宗比較起來那是天壤只差埃」

「嘖嘖,怪不得人家天演宗能一舉成為道州的霸主,原來掌握這樣一處礦源,估計再有一些年頭,整個道州都在天演宗的掌握中。」

到處都是議論天演宗如何如何了得,這引起道州很多勢力的不安,要是天演宗野心勃勃,到時候可沒他們的好日子過。

這事情很明顯是嚴家放出來的,有些誇大其詞,但是效果很好,他們說的有理有據,而且把礦源的位置透漏出去。

這事情引起很大的動靜,這礦源的儲藏量太可怕了,源石對於修士而言是必不可少的,可是天演宗掌握這樣一處珍惜原礦,這是要大興的徵兆埃

「道州的各大勢力雖然對礦脈眼熱,但是起不到太大的作用。」道陵摸了摸鼻子。

「你想怎麼樣?」小胖子的眼睛一亮,感覺可以坑天演宗一把。

「聽說那片源礦是龍之地,地勢在崛起,龍抬頭的場景啊,一旦孕育完成,就是一條龍脈1

沒一會,道陵嗷嚎一嗓子,人就消失在原地,震的這條街上的人瑟瑟發抖,眼睛都紅了,剛才有人說什麼?龍脈!

龍脈乃是大地元氣匯聚而成的,這是逆天的產物了,一旦某個勢力掌握一條龍脈,可就是一方聖地啊!

龍脈可以常年噴吐海量的源氣,而且還可以吸納天地之氣,這等於是一個取之不盡的源礦!

這消息太勁爆了,讓很多人發獃,感覺這不是假話,因為龍之地就距離這裡百里,只要看一看就知曉了。

這事情太重要了,一些大勢力的掌權者都動心了,恨不得現在就佔據那條龍之地。

在另一條街上,小胖子嗷嚎一嗓子:「聽說,天演宗在龍之地深處挖掘到一些神料,但是挖出了妖邪,死了很多強者,不過他們的收穫非常大,因為有太上長老出馬了,鎮壓了妖邪,挖走了大量神礦1

轟的一聲,這條街上爆發滔天喧嘩聲,遠遠比龍脈更加有吸引我,對於強者而言修行太緩慢了,可是神礦不一樣,可以祭煉成至寶埃

「真的假的,挖到了神礦?難道是太古時代的礦脈不成,如若是這樣的話,應該有神礦存在。」古泰點頭,對四周的人說道。

「說的不錯,都有龍脈誕生了,神礦必然存在,而且初生的龍脈會誕生大量的神礦,看來天演宗這是要大興,制霸整個道州啊1

道陵也是點了說道,讓四周的人呆泄,有人開吼道:「大事發生了,天演宗在龍之地尋到一株聖葯,不過有神州來的強者殺了進來,把這尊太上長老的元神斃掉了,我聽說天演宗震怒,一尊老祖出馬又把這個強者抹殺了1

像是說書一樣,一連串的消息讓他們呆泄,不過效果非常大,一個太上長老損落了?這是什麼徵兆?只要查一查就清楚是真話還是假話。

太上長老對於一族來說都是頂樑柱,倒塌一根就是有滅族的兇險,這事情哪裡捂得住,天演宗裡面就有這位太上長老的元神燈,恐怕他的元神燈一旦炸開,就是徹底的恐慌,估計現在都議論紛紛。

果然有一些強者證實了,他們在天演宗安插了該族的人物,得到一個驚人的結論,天演宗損落的不是一個太上長老,而是有一個頻臨死亡,元神燈忽明忽暗,這也是要炸開的節奏!

這事情引起巨大的波瀾,當天演宗的人得知外面的消息,已經為時已晚,現在已經徹底傳開了,龍之地恐怕有散修強者要打主意了。

「混賬,這消息是誰泄露出去的,狗屁的聖葯,還神州的強者,明明是一頭虎精奪了我族的造化,到底是誰要把我們天演宗推倒風口上,這是污衊了,血淋淋的造謠,污衊1

「查,火速調查,嚴查這消息是誰外泄的,我估計不是嚴家,就是古礦中的礦奴,亦或者是那條虎精1

「應該和嚴家沒關係,太上長老的元神是在深處炸開了,我估計和那條虎精和那三個少年有關係1

「十九八·九是那條虎精,火速調查,一個都不能放走,請出天機台展開大推演1

天演宗一群族老震怒,話語同樣驚人,他們竟然要請出天機台,這可是重大決策,以前都需要老祖首肯的。

這天機台的來頭太過可怕,存在的歲月非常久遠,這數百年天演宗只是動過過一次,還是十幾年前道族要封山,天演宗通過天機台展開推演,結果道族除了祖地安然無恙,各大凈土都被橫掃了。

這就是天機台的可怕,可以推演出種種不可預測的事情。